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万茜&张子枫 简约生命力

万茜&张子枫 简约生命力

评论
摘要: 上一次见万茜,是坐在台下看她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剧《默默》。她饰演的默默,和一群时间盗贼在秒分时之间展开了时间之战。初见子枫,她灿烂的笑眼一下就吸引了我。她比印象里腼腆女孩的模样要活泼许多,聊起天来,时不时地大笑满溢出来的少女青春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万茜:上班演戏,下班过日子


拍摄那天因为行程匆忙,万茜很早就起床妆发。窗外一抹晨曦印着她精致的眉眼,给人一股清冷疏离的味道,可当她一笑却又让人瞬间掉进柔媚里。一开口,你就能感受万茜身上独特的历练感,回答问题简单干脆,很有逻辑。前一晚她刚结束和葛优老师合作的话剧《默默》的演出。这是一部写给成年人的残酷童话:时间就是生命,那你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才不会蹉跎岁月?万茜的答案是:“作为演员拍戏就好,拍完就踏实在家里做想做的事,不想分心,就是我最舒服的状态。”


演话剧就像“回娘家”

上一次见万茜,是坐在台下看她在上海大剧院的舞台剧《默默》。她饰演的默默,和一群时间盗贼在秒分时之间展开了时间之战。默默对“时间”进行了反思:我们为自己、为人类的生命付出了太少时间,日益忙碌的日常生活却又不断夺走我们的人性和价值观。跟德国导演聊了5分钟,万茜就决定要接下这个角色。她很赞同戏里“灰先生”说的,“我们必须要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做那些可以让我们成为有用的人的事儿。”


对于演员万茜来说,有用的事儿最突出的大概就是演戏了。演话剧,不是所有演员都敢尝试。因为对台词、临场都有更高的要求,露怯破绽都得在观众面前,没法重拍。演舞台剧出身的万茜,演话剧就像回娘家一样自然。早年曾主演过国家话剧院年度话剧《怀疑》及《荒原与人》,这些舞台经历塑造了她对表演的信仰,“从舞台出去,让我有一颗敬畏心。”重回话剧舞台,被她喻作是回到大树根部汲取养分,“演《默默》让我找到了很舒适的状态,瓜熟蒂落,一切条件都像齿轮般卡上了。”


演戏就跟呼吸差不多

许多人被万茜惊艳,是在一部配音综艺《声临其境》。第一季收到邀请时,她拒绝了,后来觉得 “能够让观众看到演员特别专业化的一面”,被经纪人撺掇着去了。在复活赛时,万茜配了七只水产加一只飞禽。刚上手练习时,因为角色太多,声音衔接紧凑,很容易配混了。万茜自己找窍门,尝试把八种声音的声轨先分门别类地单独剥离出来,找到每个声线的特点和发声位置,像编辫子一样把它们编织起来。出色的表现也让低调的万茜,频频上热搜吸引了一圈粉丝。


身为金牛座的万茜,把对专业的“轴”发挥得淋漓尽致。万茜进组的要求不在酒店、吃喝上,只在乎如何把戏演好。为了让自己离角色更近,拍军队的戏时,她提前去军训,体会人物状态。“等到真正拍的时候,就要把自己脑子清空,把自己生活的这一面完全放下。”在《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里,柔媚长相的万茜却拿捏到伏寿的特点,用眼神说话,眉宇间气场强大。拍摄时,万茜怀孕了,有场戏是她陪同“汉献帝”走下台阶,马天宇本能反应去搀扶她,万茜立马喊停,“这是在拍戏,你作为皇帝,怎么能扶皇后?”她下意识地变成了演员的一面。我问她怎么能做到如此敬业?倒被她反问了个猝不及防:对喜欢的东西不认真,还能对什么认真?回头看再苦或再累,其实也觉得不算什么。演戏对我来说,跟呼吸差不多。”


演员要隐藏自己

在流量为王的娱乐圈,万茜像个“局外人”。不接真人秀,极少上综艺宣传新戏,下戏之后完全就是个失踪人口。在上海大剧院排练话剧《默默》时,万茜推了差不多20个商业活动,每天点半到剧场,先给自己泡杯茶,排练到9点结束,规律地如同打卡上班。


平日里的万茜不大爱热闹,短发示人,骑着单车,夹副眼镜就敢上街去买菜。不拍戏就在家里带孩子,趁着拍戏空当,她能静下心来花半年把6650块的《清明上河图》变成8.4米成品。私下万茜也不爱更新朋友圈,微博偶尔晒日常,粉丝们才发现她生了孩子,是个段子手、贴膜大神,还是《魔兽世界》的资深玩家。这是万茜的刻意为之,她直言不想过多分享私生活于大众,将生活和工作分得很明确。在她看来不过多的曝光是对角色最好的保护,也可以更好地塑造角色魅力。


万茜希望成为像于佩尔一样艺术生命很长的女演员 “她每个角色都是极端的,但她从来不会在一个角色身上停留太久。结束以后,会迅速回到生活中的状态。”问及未来的期许,万茜的回答很逗趣:“我希望能够成为一个青年表演艺术家,如果时间来不及,成为表演艺术家也行。”


Q&A:《周末画报》 x 万茜

Q:你曾演绎了很多类型的角色,有没有最喜欢的?

A: 其实演员挺被动的,并不是说你想演什么角色就可以去演什么角色。我只是在能够选择的范围之内,去选择那些我没有饰演过的或者挑战难度比较大的,我会更感兴趣的角色。


Q:有没有哪个角色需要克服特别大的心理障碍?

A: 我演戏需要去学会很多没有学会的技能,但不叫克服自己,而是必须要去做。我去接触新项目,新角色时,会思考如何去掌握这些角色需要而我并没有的技能,怎么才能把角色融到我的骨血里面,我只是在做我喜欢的工作。


Q:你对自己做过最狠的事情是什么?

A: 在生孩子的前十天,我还在为《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配音。有些人觉得孕妇肯定会选择去休息了,但我认为自己的声音总归是最贴合自己的表演。


Q:大家都说你是演戏外的失踪人口,会刻意在社交平台保持低调吗?

A: 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太喜欢特别热闹的环境,基本上除了拍戏我不太喜欢出去。我喜欢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看电影,听音乐,玩游戏,也不太喜欢人际交往。基本上对我来说,拍戏就跟上班一样,白天工作,下班后收拾干净自己,让自己放空并且准备第二天的工作。


Q:很多明星都会上综艺增加曝光率,你怎么看?

A: 我觉得挺好的,看自己个人的选择。人气其实对于演员来说,可能也是一种加持。它能够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表演,并不是坏事。


Q:获得了许多奖却极少宣传,是有意为之?

A: 拿奖对我来说,就像一直往前开的火车,突然看到一片优美的风景,但不会让我停下来,流连忘返。好演技不该是演员的附加值,更多是本分。


Q:演员应该跟观众保持什么关系?

A: 应该是镜子的关系,大家都可以成为照镜子的人,也可以成为镜中人。我们的表演一定要来源于生活,来源于我们对生活的体验,观众也可以从镜子里面看到,从我们身上找到自己想要投射的情感


编辑— 吴笑言 撰文— 凯西 妆发—龙跃文 


图集


张子枫:小有刚刚好


初见子枫,她灿烂的笑眼一下就吸引了我。她比印象里腼腆女孩的模样要活泼许多,聊起天来,时不时地大笑满溢出来的少女青春感。子枫无疑符合年少成名的定义,11岁就拿下了许多人艳羡的百花奖最佳新人奖。当时她被选中也是因为“眼中有戏”。拍摄的第二天,是子枫的十八岁生日,正式成年。因为戏好,有人笑称许多的导演都在等着子枫长大。本以为是个“老戏骨”的她,做一名演员是水到渠成的事。在子枫这儿反而得到了有趣的回答:“我不想刻意地给自己下定义,也不想被固定住,平凡的日常就是向往的生活。”


松弛才会出好表演

国庆不少人看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子枫演的是女飞行员吕潇然的少年时期。虽然演过许多少女角色,子枫透露这一回有新挑战。她得演出女生的直率和豪爽,但又不能完全像个男孩样。为了找状态,那几天的子枫就连吃饭走路的样子都变了,甚至导演都问她:“你是不是平时一直就这么假小子的样子?”张子枫的表演似乎总有股让人相信的自然感。当有人问她眼泪是如何做到如此准确地流下,她回答:“情绪对于演员来说很重要,演员很需要强大的共情能力。”聊起入戏,她的回答似乎也有所印证:“如果你真的能特别在状态里,就完全不会考虑别的东西,就是一个特定的空间,给你这么大地儿,你想干什么都行。”


子枫透露自己其实不会刻意的看回放,她的表演更似一气呵成地在当下直观地表达自己的感受。表演时,子枫会尽可能地让自己感受角色所处的环境。拍摄《再见少年》时,拍摄地在云南的一个小城市,没有机场没有高铁,需要绕很远的路才到。子枫笑称“每天收工都能闻到煤矿、铁道的味道,这都和我的角色很贴近。”今年子枫有许多作品拍摄,密集的演戏更要求她及时调整自己的状态,“松弛”始终是她坚持的表演状态。


做演员要时刻自省

子枫很小就入行,她直言小时候演戏比较容易,大人说什么就信了就能演。长大之后反而需要克服的东西变得更多。对于演技的探索,子枫思考过许多,也做了很多尝试。“我其实一直在想,演戏这事到底是要笔头下功夫多一点,还是脑袋动得多一点。”很多人称赞子枫的演技好,对她来说身上也多了不少压力。为了丰富自己对周围事物的感知,她还曾开启过一场公车之旅,尽可能地感受观察周围的人。参加综艺《向往的生活》也给了她一个探索生活的机会。广袤的山野给了子枫很多的时间和空间思考。


拍完《唐探》之后,子枫爱上了摄影。看子枫的微博,爱摄影、爱画画,活脱脱一个文艺女孩的模样。子枫将演戏描述为一个认知自己的过程。 “你要学会感受这个世界,感受它的美好,让自己更快乐,把自己先稳住了,你的信念不会那么飘忽不定,这对我的角色塑造也会有帮助。”


无限可能的18岁

问起子枫,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她直言现在的自己还没有答案。童星长大的她,演戏也成为了她接触感知世界的一部分。多年演技经验让这个初谙世事的女孩多了些成熟的通透感。今年十八岁的子枫,在演艺的道路上,留下“寻找”两个字。对于未来的不确定,她积极地期待和汲取。“十年后我肯定会有更多的认知,现在能做的就是存储,到了某个时候开始整理。”常有人亲昵地叫子枫妹妹,和子枫聊天你会感觉有亲切的味道。聊起闲暇时光,子枫笑称其实自己和其他的女孩没什么两样,喜欢宅在家里做喜欢的事,画画摄影,逗逗猫狗,偶尔也发呆犯懒。对于演艺事业的期许,子枫坦言因为年纪小并谈不上野心,更多是渴望被认可。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慢慢充实自己,未来的路很长。聊起自己有一回爬香山的经历,下山时她看到亭子上挂着两个字“小有”。这两个字意外地契合子枫现在的心境: “有一点就够了,我觉得这样挺好。”


Q&A:《周末画报》 x 万茜

Q: 从小到大,演戏的心境有什么改变?

A: 我觉得共情能力如果你开了窍很多时候你都能感受到,但就看你能不能抓住它,在表演里表达出来。小时候可能别人让演这个,你就相信了,我可以一直演。长大之后你的内在个性出来了,你会有一个要说服自己个性之间的内心博弈。


Q: 拍戏如果找不到状态怎么办?

A: 我不太会逼自己,因为越紧张越没用。没什么特别能应急的方法,如果你真的没有这种感觉和状态,那你真的演出来,也是硬演,还是要努力调整自己的状态。


Q: 为什么喜欢摄影玩胶卷?

A: 玩胶卷其实是一种复古的仪式感,以及对你所拍照片的期待,能满足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对原来那个年代的好奇心。


Q: 对自己做过最狠的事?

A: 如果是拍戏会发生这种比较挑战自己的东西,私底下生活我还蛮乐意在自己的舒适圈里一直待着。


Q: 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A: 因为年纪小,我觉得我现在还在寻找的过程。我觉得每一个演员都希望被认可,现阶段是充实自己的过程,慢慢来,路还很长以后还可以有机会。 生活上有一些小目标,我想把我不穿的衣服给剪一剪,缝缝补补,看能不能弄一个什么小玩偶。


Q: 闲暇时有什么爱好?

A: 最近在看小林一茶的俳句,日本的俳句都还蛮有意思。有时候就是随便画画涂涂,当有比较强烈的表达欲时,不一定非通过表演的方式表达。可以是我自己制作一个东西,或是画一幅画,把它拍下来等。


Q: 配音《雪人奇缘》有什么经历可以分享?

A: 刚开始我其实蛮放不开的,因为你在配音,墙的外面有一帮人在看着你听你的声音。一开始我特别排斥配出那种打架的声音,恰恰这次配音有很多这样片段。这些镜头特别需要语气词来表达状态,一开始就很放不开,后来我就想当我在演戏。之后就变得手舞足蹈,配音的时候不可能是不动,还要加手部动作,表情也比平时表演要夸张。


编辑— 吴笑言 撰文— Kara 化妆—Lu Wang 造型— 文智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