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陈钰琪 无畏之境

评论
摘要: 荧幕上的陈钰琪英气非常,眉目疏朗,眼神灵动,白衣配上长剑便俨然是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的模样。而生活中的陈钰琪,在爽朗大方的笑容之下,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自如,与孤独为伴,也与孤独释然。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这两年陈钰琪这个名字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了业界和观众的视野。在刚刚播毕的新版新《倚天屠龙记》中,陈钰琪饰演赵敏一角,一袭红衣策马扬鞭,端的是江湖儿女的洒脱不羁,圆满完成了这个颇有挑战、经典在前的武侠角色,也让观众彻底记住了这个眉目英气爽直的女演员。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黑色连衣裙/金属扣皮带/Gancini Logo 银色亮片手袋/高跟鞋和银色耳环 均为 Salvatore Ferragamo


戏里戏外,陈钰琪都有着一腔孤勇,以直面的姿态走上了演员之路,路漫漫,志远方。


一阵风

当天的拍摄在上海一处美术馆中进行。场地紧邻浦江,初冬的阵风褪去了温柔的姿态,凛冽借着水浪的助推扑面而来。一转头,陈钰琪也像一阵风一般来到了现场,迅速落座,采访开始,直接又舒坦的架势很像她第一眼给人的感觉— 英姿飒爽。


“我是很直接的性格,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出来了,不喜欢还要装对我来说特别难”。陈钰琪的眉眼有着年轻女孩少见的英气,说话也爽快直接。她的家里并没有人从事演艺工作,不过是凭着一腔热爱和勇气,就这么孤身一人外出求学,并在毕业后来到北京闯荡。陈钰琪的父母就像全天下大多数长辈一样期待女儿能有个踏实稳定的生活,但陈钰琪偏偏选择了充满未知的一条路。刚入行那会儿,她就这么一个个组去面试,跟着一个个城市去拍摄,“我不是容易放弃的性格,你越说我不行,我就越要做给你看”,就这么慢慢闯出了自己的阵地。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黑色连衣裙/ 棕色系带西装外套/ 白色Trifolio 手袋/ 蓝色雕塑跟凉鞋/ 宝蓝色耳环 均为Salvatore Ferragamo


陈钰琪 无畏之境

棕色皮风衣 Sportmax

白色短靴 Longchamp


很多女演员会更爱情感戏,那些细腻婉约的表演不仅能让她们在镜头前展现动人姿态,拍摄起来也相对安全和舒适,但陈钰琪却偏偏不爱红妆爱戎装。她喜欢骑马射箭的镜头,也丝毫不排斥威压和下水的武打场面,她愿意展示给镜头女演员的另一种姿态。


拍摄新《倚天屠龙记》的时候有一场溺水戏,拍出来的效果美轮美奂,但实际场地却是剧组在帐篷里搭建出的临时水池。棚里的水温很高,陈钰琪需要戴着负重才能沉到水底,“现场闷到连鱼都被憋死了”。更多的挑战还来自于表演,从喊开机到拍摄,光是闭气所需要的时间就已经挑战十足,而拍摄时还需要顾及表情和动作,艰难可想而知。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黑色连体皮衣/Gancini Logo 金色搭扣腰带/Gancini Logo 银色亮片手袋/ 银色耳环 均为 Salvatore Ferragamo


陈钰琪还笑着分享了自己骑马的“英勇事迹”。镜头前一马当先,而拍摄完毕后,已经摔在沼泽里的她却是被工作人员像拔萝卜一样拔出来的。“我是那种认定的事情就要去做的人”,镜头一开,全剧组等着,陈钰琪并没有那个时间去完成小女生那般的心理建设,只要是剧本需要,上天入地也没什么怨言,这对她是工作的一部分,这和拼搏这类字眼都无关,只是认定的道路就要走下去。


一池水

刚入行那会儿,陈钰琪的表演难点来自于哭戏。“我是天不怕地不怕那种性格,很乐天,刚开始根本哭不出来,只能拼命回想剧本里难受的情节”。机器开了,整个剧组等着,而她的情绪却迟迟不来,“急迫的时候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下”。


有段时间陈钰琪会用听歌的方式来给自己梳理情绪。悲伤的音乐一起,悲戚的情绪感染到自己,眼泪随之而来。但没几次之后她就发现,这不行。“这么哭太不舒服了,情绪不对”。陈钰琪跑去和导演交流,这才发现音乐带动的悲伤有时候并不是剧本所需要的,难过也分很多种层次,每一种都不一样。认识到这点之后,陈钰琪主动和导演说再来一遍,真正由心哭出来之后才有了“爽感”,觉得自己又多了一种表演方法。


陈钰琪 无畏之境

红色皮革外套 Balenciaga

黑色紧身裤 Longchamp

黑色长靴 Tommy Hilfiger


等到最新杀青的《月上重火》,陈钰琪的哭戏已经自如很多。陈钰琪一直记得导演和她说的一句话,“哭不出来,要不是你有问题,要不就是台词有问题”。她也不介意自己在镜头前的美丑,宁愿真情流露,有真实的表情,而不想去保持所谓的好看。“过去不理解别人为什么可以像水龙头一样演哭戏,现在拍多了才发现,理解了剧本,理解了人物,很多事情就顺其自然了。”


几年下来,陈钰琪通过一部部戏积累着经验。很多人说她总演古装题材和英气的角色,这容易被限制和定型,但陈钰琪不这么觉得。在她看来,能有作品让她去打磨和积累,这已经是难能可贵的收获。在当下市场环境里,演员不免被动,选择什么戏,能有什么成绩,有时根本由不得自己,外界看到的或许是光彩亮丽的一面,但更多时候,演员只能抓住每一个机会,静下来一步步往前走。就如同水一样,有形抑或是无形,如冰坚硬,也可以自在流动。


两重天

新《倚天屠龙记》的热播并没有给陈钰琪带来太多直观的变化,她的日常依旧是看剧本、拍戏,再加上适度的放松。“我不觉得有什么改变,其实到现在都是一部部戏积累上来的”。


粗略一算,从去年一直到现在,陈钰琪几乎都泡在了剧组里,从新《倚天屠龙记》到《两世欢》,从《月上重火》到《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她忙得连休假的时间都是奢侈。采访间隙陈钰琪和工作人员聊到了想带父母一起去海岛放松,结果还是发现时间紧张。


一面是外界加诸的喧嚣和剧组日益繁忙的工作,另一面却是渴望能有独

处的空间和思考的余地。“演员是很孤独的”,陈钰琪不止一次提到这个话题,“现场镜头一开,这么多人等着你,半分犹豫和错误都不行,完成这个角色也只能靠自己”。


大多数时候陈钰琪都明媚爽快,有着这个年纪女孩的活泼,但谈及这些话题的时候,陈钰琪仍然没有避讳用了“痛苦”这个字眼。演完赵敏之后,她有很长一段时间仍然沉浸在角色中,她需要时间让自己进行舒缓,别人无法感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情绪。


“演员需要感受每一个角色,你不知道你是角色还是你自己,分不清拥有这些痛苦和喜悦的是你自己还是角色”。演戏讲究共情和情绪代入,生活中遇到的压力可以转化成为下一部戏的情绪积累,拍戏中感知到的喜怒极易在关机后都如影随形,这种挣扎感也存在于陈钰琪的生活。


同样苛刻的还有如今年轻演员面对的大环境。陈钰琪分享了一个故事,说有次她拍完戏收工回酒店,还没走几步就有人跳出来把镜头怼到她眼前拍,一边说着“钰琪辛苦了”,一边却大有一路跟着她回酒店的架势。面对这些的时候,她如果不搭理,说不定隔天就会被指责耍大牌,但如果微笑回应—“我自己都憋屈”。陈钰琪不习惯向外界抱怨,但并不代表这些压力不存在,她只是愿意以自己的方式来达成消解。半是感性半是理性,这是她的演戏方式,也是自己的相处之道。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陈钰琪 无畏之境

黑色廓形大衣 Simone Rocha

红色衬衫 Balenciaga


Q&A:《周末画报》×陈钰琪

Q:什么时候感觉完全沉浸到了角色当中?

A:演《两世欢》的时候,有次哭戏我完全停不下来,导演喊卡之后都还在角色里。想要有这种表演体验,拍摄前就需要大量准备,提前看很多遍剧本,充分准备好。


Q:上一次看电影哭是什么时候?

A :《我和我的祖国》我就蛮感动的,还有《绿皮书》,很喜欢两个主角的互动和一些小细节。


Q:怎么看待现在演员面临的外界质疑和压力?

A:有时候觉得现在对演员有些苛刻,一张图片,一段话里的几个字,就被拉出来断章取义地说。也没有其他办法,就不去多想,做好自己的事情。


Q:演了这么多古装,会更偏爱武打戏吗?

A :我也喜欢甜蜜的戏份,其实是,我会比较喜欢武术,所以才喜欢打戏。因为女孩子在荧幕上很多时候都是柔柔弱弱的形象,那我想要硬朗一点的感觉。


Q:演员演戏都会有对自己性格的投射,目前为止你最喜欢哪个角色的生活方式?

A :我演的很多角色都是特别善良,有特色的,没有太多杂念,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很要强,我基本也是这样。我特别不希望别人说我不行,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想要做到它。


Q:你提到了压力和痛苦,那这些来源于什么呢?角色本身,还是外界的压力?

A :我觉得都有。演戏的时候,当你没有演好,大家都会等你,会觉得难过。别人说你不行、不好的时候,也会越想要去做好它。还有自己也会给自己压力。


Q:如果拥有和自己长相相同的分身,希望她来完成什么事情?

A :我不需要分身,自己就蛮好的。


Q:如果有一个月的假期,最想去做什么?

A :就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好好放松一下吧。



项目统筹—Yolanda、Ruby 监制—Carrie 编辑—La Fée 撰文—艾梦 摄影—韦来 制片—LE 化妆—谭新超Nan beauty 发型—金刚 造型—FF 设计—Lydie 道具&场务—其幻文化 场地提供—上海艺仓美术馆 封面造型—黑色连衣裙/金属扣皮带/Gancini Logo 银色亮片手袋/高跟鞋和银色耳环 均为 Salvatore Ferragam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