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马伊琍 直面自我

马伊琍 直面自我

评论
摘要: 二十年过去似乎是一转眼的事,马伊琍一转身,屏住呼吸回眸,灯火阑珊处看到的是自己。在影视小荧屏,她饰演一个个不同的角色进行百回千折的历练;而在人间大剧场,一次次成长阵痛后,她承认了脆弱,和那些力不从心的时刻,然后放松、放开,更加柔软。秉性中的锐利,看起来被岁月磨钝了一些,但在中场休息时间,她决定,下半场依然只为真实自己而活。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戏炼人生

远方到底有多远?热播剧《在远方》会告诉你,要走二十年时间。马伊琍在这部剧中扮演的路晓欧,从懵懂的校园女生,一步步蜕变为练达的职场精英,雨露风霜,都成了生命的营养。这是编剧为马伊琍量身创作的角色,出生年月一样,心路历程也微妙契合。她跨越了1999年至今两个时代,在峥嵘岁月中历经爱恨情仇—恍如红楼般的顽石幻境,看戏之人真假难分,而主角很快跳脱出来,谈起如同明日黄花。


马伊琍 直面自我

勃艮第色连衣裙 Max Mara


戏如人生。回到二十年前,马伊琍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来到北京闯荡,在这个适合“撒野、创作和享受欲望”的城市,正式开启演艺生涯,她一直记着大学第一课老师说的话:演戏就是学做人,不是哭哭笑笑就能做好。她没有偶像—不崇拜任何人,也不想成为任何别的人,于是此后,无论是《奋斗》中的夏琳,《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中的潘芸,还是《我的前半生》中的罗子君,这些里程碑式的角色,看上去都是她自己的影子,“我投入生命在演戏,角色看起来和我都相似,但每个都不同,正是过去所有角色成就了我。”


人生如戏。马伊琍说,在有限生命中,能够变成不同的人,释放自己的多面,是支撑自己坚持二十年的根本力量。而她感到是何等幸运,能找到演员这一路径。她在不同的故事中穿越,在一次次旅程中找到了莫大乐趣。如今自陈心迹,也如和过去的自己对谈:“男人一生可能渴望在不同女人身上实现多元价值,这不能道德审判;而作为演员,我选择用角色表达丰富、立体但每一面都真实的自己。”


“二十年,我最大的感悟,就是了解了真实的自己。”她强调真实,因为唯有如此,才会明了,人生下一场戏选择什么样的角色:“比如罗子君这么没用的角色,我二十多岁绝对看不上,那时觉得女人应该特别自尊,甚至高高在上,现在想起来特别肤浅…… 我正试着打破狭隘,更加放开,再柔软一些。”


直面自己

不惑之年,马伊琍推翻了“不惑”的传统认知:“这个阶段不仅有惑,还有执念,所有问题都是年轻时问题的延续,也意味着我们要为成长付出代价。这时最重要的,就是学会直面自己。”


马伊琍 直面自我

勃艮第色连衣裙 Ma x Mara

马伊琍 直面自我

红色西装套装 Helen Lee


阅读是马伊琍一面观照自我的镜子,也映射出二十年内心的转变。高中时她喜欢看西方经典小说,“因为情节曲折,有冲击感,符合青春期追求刺激、了解外部世界的渴望”;二十多岁时迷恋民国前后的文字,读杨绛、郁达夫、林语堂、老舍、巴金…… 则出于对那个风华时代的仰慕与想象— 这也为她后来演戏快速理解剧本深层含义打下了深厚基础;现在,她正经历一段“特殊时期”,曾经低潮,却偶然在一些“解剖道理”的书中找到了新方法论:“我不是佛教徒,但发现有些通俗佛教著作有一些道理,而且容易实践。最近看《人间是剧场》,讲禅修、打坐不要特别久,那怕两分钟,也不要刻意抛开杂念,只关注自己的呼吸,瞬间平静一下,逐渐成为习惯,就会慢慢放松,这可能是我们现代人渐悟的方式。”


放松下来,她学会接受和包容自己的残缺,也反对外界对自己进行想象性的完美塑造:“总有公众号拿我作例子,说女人应该如何优雅、勇敢地生活。我不需要完美的公众形象,跟所有人一样,没那么坚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不是每件事都能做好,包括家庭和演戏从来没有平衡过—正常人遇到的问题我都可能遇到。”所以她希望外界不要捧杀演员。


内心成长通常意味着一个艰难的挣扎过程。马伊琍相信,那些挫折体验会带来更深层的感悟:“现代社会一直讲成长,但成长必然伴随阵痛,小孩子长大过程会发烧、会哭,成年人的病在心里,体现在各个方面,但很多人不敢面对,去做准备积极应对。”她再次提到,演员和歌手也是正常人,会面对各种各样的心理困扰和问题;而对敢于分享内心黑暗时刻的同行,她深感钦佩。


城市剧场

近年,戏外,马伊琍频频以朗读者的形象出现,语调平静、温和,不卑不亢。在《朗读者》节目中,她读了杨绛的《我们仨》,并回忆了自己小时候在上海生活的温情时光。不久前,她回到母校,主要作为一个母亲的角色,分享自己喜欢的儿童绘本。上海是马伊琍的家乡,她在虹口区长大,对上戏周边也有很深情感。她一直关注上海的城区变化,因为她觉得不断适应新环境,在其中找到更多属于自己、也应该去扮演的角色,也是成长的应有之义。


马伊琍 直面自我

灰色拼色西装 Loewe


比如作为普通市民,她对上海二十年的潮起潮落,有自己辩证的理解。尽管会怀旧,希望生活过的街区保留着记忆中的模样;但也确信面貌革新会推动生活进步:“比如说石库门弄堂,里面生活不是很方便,人与人没有私密感;旧的地方推倒,建立新楼群,不如以前有人情味和生命力。整体上生活更现代、层次更多了。”


马伊琍希望城市能有更多剧场式的区间,让人们参与到多元化的生活场景,真实享受大都会的多面性。这是一种简- 雅各布斯式的美好期待:“上海需要高楼和商业,但也要保留小街小店,一转角就有卖生煎、锅贴的烟火气的小店,那是一些温暖的地方。”值得庆祝的是,时代让她这个期待变成了现实。


Q&A

马伊琍 × 《周末画报》


马伊琍 直面自我

红色西装套装 Helen Lee


Q :回顾过去二十年你所扮演的角色,哪些最令你满意?是什么支撑你一直在表演领域坚持?

A: 没有最满意,都很重要,总是上一个角色成就了下一个,有承接关系。记得我刚入行的时候不懂借力,不是由心而发,后来慢慢学会了自然,也从角色中感受到另一种人生的乐趣。坚持二十年,肯定是因为热爱。我依旧会热爱自己的工作,这是我确信而且能把握好的激情。


Q :从自我审视角度来说,这二十年你最大变化是什么?

A :了解了真实的自己。逐渐打开、接受、包容自己,包括哪些不完美和力不从心的时刻。


Q :你在“力不从心”的时刻,会如何调整?

A :那就整个人瘫着,什么都不做,调整呼吸。


Q :外界把你塑造成一个独立、坚强的成熟女性形象,围绕这点制造了不少“心灵鸡汤”,对此你怎么看?

A :可能很多人内心都需要有个完美世界,有个无瑕疵的榜样,但我还是希望不要参照他人生活,也希望媒体不要这么塑造我,这会造成误导,也会捧杀一个人。我觉得,做好演员本职工作是基本准则。个人生活方面,我不能样样都做好,满足公众期待,其实别人能否接受,对我而言特别没关系。


Q :你说现在是中场休息,这时的你是怎样的生活心态?

A :还是保持真实,放松下来,为下半场表现的更好。我是一个不太想未来的人,活在当下,有时很喜欢回忆过去—这是个汲取营养的过程,我们演戏就是靠过去生活的积累,让过去作为源泉启迪新的可能性。


Q :上海是你的家乡,你如何理解这座城市的文化?希望它朝怎样的方向发展?

A :上海是个大移民城市,但讲究规则,这是包容的前提。我就是很有规则感的人,这是上海赋予我最鲜明的烙印。对比来说,北京文化有它的魅力,适合文艺恣意生长;上海讲规矩,讲契约精神,适合商业和生活,我希望将来文化也更有序、有活力地发展。有多元的、新旧并存的生活区间搭建城市大剧场。


编辑— Giselle 摄影— 尹超 撰文— 刘大土 造型— FF 妆发— 壮志 艺人协调— Daisy 造型助理— Una 美术— FAZ studio 设计— HARU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