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林彦俊 时间博物馆

林彦俊 时间博物馆

评论
摘要: 窗外绿荫蓊郁,街市的喧嚣与午后的光线一起, 穿过枝叶的缝隙落下来。林彦俊坐在窗台上,仰头望向天际,他穿着灰色正装的背影瘦削,平稳,带着一些少年气,和窗外的荫翳、简约的窗构成了绝妙的同框。成名之后的时间被接踵而至的各种工作行程塞满,少有的闲暇时间里,他喜欢一个人宅着,也喜欢去博物馆,看来来往往的人,看储存在那里的一个个故事。放松、思考、沉淀,这是暂时的escape,也是贯通连接过去与未来的时光隧道。这一次,林彦俊是我们这一间“ 奇妙时间博物馆”里的一个陌生来客。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一次奇妙的同框

某一次采访中,林彦俊被问到,如果没有当艺人,会从事什么工作。他回答说:“应该是一个博物馆管理员,一边悠闲地在博物馆内看管文物,一边观察来自全世界的形形色色的游客。”


所以这次拍摄的最初计划,是想让他当一天博物馆管理员,然而临到拍摄日,摄影师出其不意地牵出来一只萌得要死的羊驼,各家博物馆无奈之下纷纷婉拒了拍摄。最终,场地改为上海市中心的一栋百年历史建筑。


那一天,镜头前出现了一出颇为奇妙的场景:老房子、林彦俊,羊驼。长相清俊的年轻人站在充满岁月痕迹的砖墙前,手里拿着一根胡萝卜,悠闲地喂食旁边萌萌的羊驼。仿佛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事、物,却在摄影师的镜头前奇妙地发生了交集。现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


姑且称之为这是一间临时性的“奇妙时间博物馆”如何?上海市区上了年头的老房子,气息里总有一丝丝的沉郁,而眼前的林彦俊年轻,鲜亮,两者之间构成了一种奇异的反差,好像有那么一点跳tone,但主角还是hold住了全场:一边照顾身边的小动物一边在摄影师的镜头前耍帅,感觉身边的搭档累了饿了会马上轻抚喂食,察觉到拍摄师的反馈会马上检讨自己哪里没有做好,谈到自己的作品和音乐事业又马上变成用功少年一枚。


图集
浪琴表名匠系列月相腕表 灰色经典款西装、白色经典款衬衫、灰色经典款西裤 均为 Thom Browne


出道一年半,在NINE PERCENT的”限定的记忆”号列车即将到站之际,从《YOU》、《刚好的伤口》、《ESCAPE.》到《对手》,在告别了《偶像练习生》的舞台之后,林彦俊步履不停,经历了一段光速成长。而在流量效应的喧嚣热闹之下,他心里却有一些隐忧在涌动,“其实有时候我会怕自己失掉身上那些初心,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会被这个环境所影响,变得非常理性,为了要达到什么目的才去做。”


返璞归真才能享受音乐的乐趣,欣赏生命本身的真善美。所以他就像《头号玩家》里的Parzival,面对困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在家死宅,也喜欢去博物馆,去到那个仿佛平行时空般的所在,找回内心的平静,借此提醒自己勿忘初衷,用没有功利心的态度去完成每一项工作。“一直以来我给自己灌输的使命感,是希望在大家面前出现的时候,不要给旁人带来负担。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身上很积极的讯息、很乐观开心的状态,这是我追求的。所以当我没办法在工作时展现出这样的状态时,我就会去思考要怎么去补充能量。”


在博物馆这样的空间里,他放松下来,暂时隔离当下的喧嚣和紧绷,也有对工作状态、生活现状、目标和未来的反思。心中自有乾坤在,很多问题不是一夜想通的,积思顿释;功夫到了,总有一天会恍然大悟。


24岁的男孩

上个月,林彦俊24岁生日当天,新单曲《对手》上线,秒切百万销量,让粉丝直呼“上头”,清新唯美的MV也实力圈粉。这是他在初夏推出第二张个人EP《Escape.》、办完两场个人音乐分享会后,放慢脚步、沉淀内心、充电提升之后交出的功课。当然,也是给自己的24岁生日礼物。


流行音乐是表达歌手个人情感的载体,林彦俊的歌里有少年意气,也有风格化的个人表达,即使是单纯地表达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的爱意,也有着“对手不是单向的喜欢,而是棋逢对手的互动”这样的非常规角度。事实上,在为新单曲在寻找灵感的那段日子,他回到了台南的家乡,“书上说,当你缺乏灵感的时候,可以回到一些比较熟悉的地方。我去到了以前的学校,然后在学校散步的时候,突然萌发了这个想法。”


对于儿时那个内心始终闪烁着小火花的自己,他是很怀念的。“小学时老师都会说,你以后想干什么?小朋友都会天花乱坠地去想,我记得我在同学录上写过我想当歌手,还有想当篮球运动员。”漫步校园,面对熟悉的环境,他思绪翻涌:“我已经毕业好久了,都快忘记我学生的时候是什么想法和感觉了,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觉得还蛮开心的,然后就把这个故事带到了这首歌,萌发了‘对手’的这个想法。”


他特别中意《对手》中“ 敢不敢试了再说”这句歌词。那时候的爱情炙热而勇敢,那时候的友谊纯粹而坚定,那时候的我们直率而认真,那时候的我们,拥有着世界上最美好的心意。长大后,我们变得越来越胆怯,越来越懂得责任的意义,也越来越了解,有些事不能去冒险,因为输不起。可青春的可贵不仅仅是因为那些时光那些记忆,而是那颗盈满了勇敢和热情的心,不怕受伤,不怕付出,不怕去爱,不怕去梦想。很多时候,勇气也许不能所向披靡,但胆怯根本无济于事。林彦俊说:“长大之后的我们常常少了主动性,缺那一句‘敢不敢试了再说’的勇气,所以我想要在音乐里面给大家一些这样的信息。”


做出有共鸣的好音乐

有人说,第一次听便爱上的歌就是好歌;有人说,反复听逐渐爱上的才是好歌;也有人说,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音乐就是好音乐…… 每个人心目中对好歌的定义千差万别,而在林彦俊心里,“最高标准的音乐,就是我在遇到那一件事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帮它配上我想的那首BGM,那个音乐对那件事情是最合的。”就《对手》而言,“我希望如果大家在工作告一段落喝下午茶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些校园的事情,想回到学校的生活,可以打开MV,或者点开这首歌,短暂地逃离现在的环境,回到校园的美好时光。这就是我做音乐最开心的地方。”


音乐对他来说,是一种纪录,是一本集结了一个个故事的记事本。“每次被别人的故事感动到的时候,就会想说我也要讲一个故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故事,去感动别人。并且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想法会越来越强烈。”这是一个输入输出的过程,他的输出目标,一直是做出能够让大家有共鸣的音乐,“希望能有被时代留下来的金曲,也是属于我的一张很漂亮的名片。”实现愿望,必须“要靠努力”,在他而言,努力不是一项项需要分配的工作,而是自然而然为之向上的过程。不管喜恶高低、状态好坏,随时能在过程中找到感觉和快乐。如果每天都有进步,“会比较开心”。每一次,听到录完音的成果,就有一种“非常大的成就感”,足以忘却各种创作瓶颈期的困难和纠结。


都说喜欢历史和考古学的人很严谨,并且多少带点理想主义,处女座的林彦俊也不例外。“我是一个比较追求完美的人,每一次工作结束之后都会去思考,今天这个地方好像可以做得更好,明天那一题好像可以答得更好,自己跟自己的较劲的过程中,希望可以让状态越来越好。”


不过,转念他又觉得“想把严谨丢掉”,“因为太严谨了就做不好音乐了。”这时,他适当放缓了语速,认真地思考,专注地凝视一个方向,同时用足以让手控们尖叫的纤长手指比划着,“而且,太严谨的人会给别人负担啦,我对自己严谨就好了,对周围人还是不要太严谨好了。”


时间教我回馈

这种似乎与24岁的年龄不相符的自律,是带来向上的自由。内里藏着的,是处女座的完美主义,和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


每每推进一项新的工作,林彦俊都很愿意听大家的意见,并与他们讨论各种可能性。“因为我发现不管是在任何形式上的创作,你都会带着很多你自己的主观意识,如果有别人跟你一起碰撞出不同的火花,我觉得会更好。”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属于Idol 们的世界,粉丝和Idol 们来来去去,向这个世界大声宣告自己的存在,一切都来去如风。内心里,林彦俊不想走别人给他现成安排好的路,他想要创造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我想保持‘敢不敢试了再说’的勇气,所以常常会提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团队就会告诉我,如果这样做,哪些事情会有点困难,但我不会在心里面扼杀那些想法,而是会大家一起去讨论,如果你还是坚持想去试一试的话,会有哪些难题要去解决。”在24岁的年纪,通过一件件真实要面对的事情,一次次的情绪反应,他从不同的维度去进行自我觉知,逐步画出“我”的模样,了解到真实且多面的自己。


采访中,林彦俊常常提到“回馈”一词,这是心思细腻的表现,也是懂得感恩。用心去感受得到的爱,不吝于表达谢意,同时希望能给予力所能及的回报。问他,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你觉得时间给了你什么样的礼物?他的回答很实诚:“时间给了我越来越多的爱护,越来越多人对我的支持,某种程度上也在教我怎么回馈。小时候是家里人给你的爱护,然后读书以后有老师和同学的照顾,你越长大,就会考虑你要怎么回馈给他人,或许以后我有小孩,要怎么去爱护他?我觉得这是一个还蛮酷的过程。”


此时,窗外暮色渐沉,一整天的拍摄终于完成之后,林彦俊认认真真地坐在安静的房间里做这一天最后的功课—— 视频访问。他在纸上写写画画,有几个问题逗乐了他,把他的冷幽默天性又勾了出来。时不时开个玩笑,让周围的工作人员也跟着一起大笑。镜头前的他也开始放松下来。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坐在对面的不是镁光灯下的艺人,不是粉丝们崇拜的潮流偶像,他只是一个大男孩,为了一点点接近内心的梦想认真生活着。如同不在镜头前的你和我一样。


INTERVIEW

“我碰到了一个比我还高冷的哺乳动物,还是觉得蛮惊讶的。而且……我发现它每一张都有戏!”


Q :今天的拍摄主题是在“时间博物馆”里的奇妙探索。你之前提到过如果不当艺人,想要当博物馆管理员。为什么?

A: 因为博物馆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多故事的地方。有个电影叫《博物馆奇妙夜》,我很喜欢那部电影,有时候会想,如果真的这些东西他们晚上都活过来的话,身为管理员的我是不是也有机会看到(笑)。


Q:今天的拍摄中有一头羊驼,和它搭档互动的感觉怎么样?

A :事先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蛮惊讶的,一般来说在拍摄中动物会增加拍摄难度,而且今天这只它名气很大,表情包很多,吃东西的时候很可爱。在一个比较严肃的环境下,有这么一个动物朋友进来,我感受到了你们想要的那种创意。现场见到它以后觉得非常亲切,而且它很照顾我。工作状态也非常专业,任劳任怨,而且都不用补妆。


Q :在跟你一起拍摄的过程中,它有过让你意外的情形吗?

A :我碰到了一个比我还高冷的哺乳动物,还是觉得蛮惊讶的。我一直在跟它培养感情,问它的主人,它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是男生女生,平常喜欢干嘛之类的。即便是拿胡萝卜给它,它磕两下,就又不理我了。 不过它今天真的给了我很大的surprise,我一直以为动物在拍摄中是一个很不可控的因素,因为在拍摄时,摄影师每次按下一次快门就需要一个表情或状态。但我发现它真的很专业,我猜它应该在摄影界呆过一阵子。因为我刚才看了一下我们前面拍摄的那些照片,我发现它每一张都有戏!


Q :哈哈,希望这次拍摄不一定是让你最愉快的,但是印象最深刻的。说到博物馆,你记忆中印象比较深刻的博物馆和展品,可以分享一下吗?

A :最近我回去看了一个私人博物馆,里面有很多雕塑。进去的路上有一座石桥,石桥旁边都是古希腊的那些天神雕塑,有宙斯、雅典娜这些,我还和同伴讨论了他们的八卦哈哈。我喜欢古希腊神话,也喜欢他们的身材,可以说是我心目中的完美体形。


Q:上个月刚过了24岁的生日,对这一个本命年有哪些期待?

A :他们说本命年可能会遇到一些问题,我记得12岁的时候我在家里,面临着暑假尾声快要开学的那种焦虑,当时有想过我24岁的时候在干嘛。做梦都没有想到24岁的生活是这样,时间过得还蛮快的。而24岁的现在,我反而想要回到12岁暑假的那种感觉。嗯,等到了36岁的话,说不定在做奶爸,然后想说,还是想回到24岁。


Q :时间是个奇妙的存在,对它的感受非常个人化。你是个守时的人吗?平常有佩戴腕表的习惯吗?

A :有。我最喜欢的是爸爸给我的一块表,小时候我看到那个表,就说,哇,好漂亮的手表。然后我爸就开玩笑说,你长大了以后就送给你。后来我长大了,大概在高中的时候,他就真的送给了我。大概这是爸爸觉得你快成人的象征,所以我蛮喜欢的,也一直戴着。


Q :还记得自己人生第一块表是什么时候拥有的吗?

A :第一块表,大概是在幼稚园的时候,是那种卡通的表。但我小时候常常会把表弄不见,因为会玩嘛,或者拆开来玩。直到后来长大了以后,会想起小时候常常丢表这件事,反而会一直确认。


Q :人一辈子都在不断了解自己的过程中,你觉得自己身上的天赋点在哪些地方?

A :老天给了我一个很好、很聪明的脑袋,还有很好的成长背景,丰富的成长经验,也有过一些挫折,我觉得很感谢,让我能够从这些挫折中学习到一些新的经验。


Q :你居然没有提到自己的高颜值?

A :哈哈,比起颜值,我觉得每个人更需要发掘自己最重要的魅力。我?我最重要的魅力,大概是从这些事情中能够保持非常积极的状态,然后给别人呈现一个非常积极的状态。


Q :一般在哪些工作中,你容易跟自己较劲?

A :很多细节方面。比如发型从三七变成二八了,是不是会更好?再比如在舞台上跳得没有很好,就会一直想,那个时候我的眼睛看哪一台机位效果会更好。


Q :这需要你自己不断地回看自己表演的录像。

A :对,是不是非常自恋(笑)。我第一次拍MV的时候,自己看了就好想哭,因为觉得演得好烂,怎么会这么尴尬。后来看久了以后,你就会很理性地去看,会忘记这个人是你自己。抛开这个人是谁,尽量客观地看这段影片,他有没有给我感觉真的是一个这样的角色,他的个性是不是真的是剧情需要的那样。


Q :如果自我审视后意识到需要调整地方太多,你会要求重新再来一次吗?

A :现场的话会。但我后来发现需要去取舍,有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的考量。所以我后来更偏向于说现场我把它做到最好,如果还没有达到内心标准的话,我会回去检讨。下一次碰到同样的工作情况的话,能够有把握一次过。


Q :常常自省的人,可能会比较容易自卑,你会不会?

A :自卑的时候也会有,但更多的是停留在私底下面对自己的时候。在大家面前或者是在舞台上,你不能够退缩,然后你越来越习惯那样的感觉,自卑的时间就会越来越少,自信会越来越强。


Q :迄今为止,你觉得自己突破最大的表演是哪一次?

A:舞台上的表演印象最深的还是《偶像练习生》的决赛阶段,最后一次比赛的舞台。对我来说它是一个里程碑。我希望每一次站在舞台上都能够做到我自己希望的最好的样子,不会给自己找理由。


Q :在你看来,你的心理年龄有多大?

A :心理年龄我觉得自己其实蛮小的,应该是十七、十八岁吧。


Q :当事业道路开始起航,越走越顺的时候,身边会不会时常有个声音提醒自己?

A:其实是父母。就好像我现在,出道后很开心,每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给别人带来欢乐或其他,但是每次看到父母的时候,就会想到他们年纪越来越大了。小时候在家里一起看电视,我曾经想过,如果电视中出现了我,我们会是什么样,现在就发现,真的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我其实没有时间跟爸妈在家里看电视了。所以这一份焦虑让我觉得,时间真的是不等人,我就一直非常想要争取在节假日多陪陪父母亲。


Q-《周末画报》

A- 林彦俊


策划、编辑— 薛亚芳、刘思岑 摄影— 署名 艺人统筹—JU 撰文— 黎燕燕、牧云 形象—AF 化妆— Sin Nulee 发型—Jang Jiwon 制片— 山山 形象助理—Adam 摄影助理— 新元 视频—Nick 设计— Uni 后期— 董乐马 模特— Mila 场地鸣谢—Design Republic 设计共和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