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钟楚曦 寻路

钟楚曦 寻路

评论
摘要: 时间会冲淡很多东西,钟楚曦认为最重要的是认准前路,感受过程,她的人生终究是自己决定的。诚然,对于现阶段而言,钟楚曦或许也会遇到一些焦虑忐忑和不自信的时刻,但把问题交给时间,学会“自我调节”,这于她来说,已经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自《芳华》上映的一年半时间里,钟楚曦完成了电影《神探蒲松龄》、《八月未央》、《荞麦疯长》、《宠爱》和即将上映的献礼片《解放了》;电视剧《青春须早为》;以及成为陌生社交心理学旅行观察真人秀《各位游客请注意》的固定嘉宾。她马不停蹄,来对抗偶尔袭来的迫切。


“会有焦虑、担心,甚至不自信的时候,但这就是我选择的这条路带给我的东西。重点是,我的目标和我的初心是一样的,就走下去,因为人不可能一直是开心的。只要我觉得大方向是可以的,就看前方继续走。”晚高峰的北京,车子被迫停停走走。钟楚曦完成了几个小时的拍摄,偎在座位里,有一些坚硬的东西慢慢被卸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她处在一个残酷的行业,一边要面临极速迭代的现实状况,另一边作为个体,她又不得不学会安抚自己焦躁的心。说不想要,是骗人的。


图集
Louis Vuitton灰黑拼接短夹克、花色高领上衣、牛仔高腰长裤、B Blossom系列黑/白缟玛瑙黄K 金镶钻戒指、黄K 金镶钻印章戒指 设计— 吴忧


钟楚曦是一个容错率极低,又自称“纠结体”的人,喜欢极致和对冲,无论是在美学层面还是周遭的环境。在棚内的平面拍摄,几次能直观地感受到钟楚曦的风风火火,她说大概是很久没有休息过的缘故。抛不下和停不下来,有的时候只要一个念头,纵使存在一些阻力,钟楚曦觉得能让自己喘口气的,也只有自己了。


“现在这个阶段怎么说呢?也积累了一些作品,我更想要真正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感受我的工作和生活,以及希望这两者有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她的迫切,有许多时候是希望能更快地解决眼下的事情。


梅艳

5月初的青岛,晚上的气温只剩下十几摄氏度,没有恒温加热系统的室外水棚,钟楚曦和一众演员一遍遍地跳下去,再拼命游,那是一场逃命的戏。她穿一条高开叉的裙子,藏不住任何东西,力所能及的取暖也做不到。爬到岸上,钟楚曦觉得心脏不舒服。


这天的凌晨两点,钟楚曦杀青了,和《解放了》中自己饰演的歌女梅艳告别。


歌女,是钟楚曦在不透露剧情的情况下能给出的较为客观的描述,想来她应该是明艳动人的,又有股子视死如归的狠劲儿。“她的人物性格比较鲜明,这个角色在影片里也是标志性的,她可能代表了某一类的人。我觉得这个角色在这部片子里起到的调剂作用是不一样的。”钟楚曦说。一个曾经在夜场独活的美丽女人,在不平的年代于夹缝里找到了自己的使命,“要去完成一些需要完成的事情,有成长”,钟楚曦觉得梅艳背负着某种使命感,“到最后也放下了一些东西,完成了一些事情,那最后就是解放了。”


为角色做准备期间,钟楚曦翻阅了很多历史资料,同时也选择从自己感受力最强的部分入手—造型,她说一个人物,由外到内,“造型师很能帮助我找到角色的”。“还有就是歌女唱歌的部分,听了很多那个年代的歌,看了那个年代的女歌星、女明星的介绍和她们的生平,我就想看看当时的人的一种状态,当然也包括关于战争的一些东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从文字间的想象,到抵达拍摄场地,切身地感受环境给予自己的第一直觉,钟楚曦将其形容为“升华”。


战争场面势必面临大量的爆破场景,为拍摄进度增加了许多不可控因素。另一方面对于钟楚曦而言,跑炸点也令她记忆犹新:“整天都是灰头土脸,每天回去洗澡是压力最大的事情,因为每次都是洗出来很多土,到第二天鼻腔里还残留着灰尘。”


这部戏拍了三个月,辗转横店、江苏常州和山东青岛,除却完成一些其他的必要工作,钟楚曦都留在组里。在这期间,她经历最多的就是等待。有时候化好妆去了现场,干坐一天,也没有拍。“这就要你去调节自己的状态,这部戏可能更多的是面临这一方面的自我调节。”她说。


记住这种忐忑

事实上,“自我调节”对于钟楚曦已经成了一件习以为常的事,她说:“我觉得这个是正常的,因为我才刚出来不久,才出来一年半,从《芳华》上映之后。所以固化的东西很正常,但是可能都会遇到这种东西。最重要的就是拿着作品说话,能走得远的还是作品。所以这些东西会慢慢被时间冲淡。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别人对我有固化的一种印象,也就是可能没有看到我的另一面,这就是一个过程。”


《各位游客请注意》的节目组找来时,钟楚曦一面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一面又开始忐忑,“特别忐忑真人秀,而且是去印度—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国家。有这么多的陌生人,从来没有这样的一个经历,就觉得试试吧,不管好与坏,去记住这个过程。我觉得会是一个挺难得、挺珍贵的一段回忆。”似乎并不能将这样的决定视作单纯的“勇敢”,钟楚曦在尽力挖掘“另一面”,把自己的可能性摊在桌面上。


身边很少有朋友去过印度,在出发前钟楚曦对于那个国度有着向往,也存有许多未知。“我现在特别喜欢印度,我觉得一定要再去一次。因为跟着旅行团,12天一共去了五个城市,时间太短了,有些地方还是再待一待,但是时间却不允许。有些地方也值得更深入地去了解。”钟楚曦说。


她喜欢泰姬陵和贫民窟,同样的震撼,却是两种极端的呈现,这就是她的偏好,方方面面都是如此。“印度是一个非常多元,很极致、很神秘的国度,到那儿长了很多见识。”她尤其记得那里人的眼睛,“大大的,很清澈”,那是渴望生的神态,“很努力的一群人。”钟楚曦回忆。


因为有摄影机的缘故,钟楚曦承认自己难免有些不够松弛,“但我觉得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就算在镜头前可能会拘谨,或者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怎么去说?但这就是真实的一个状态,记住它,所以我觉得这段旅行挺有意思的。”


MODERN WEEKLY  x 钟楚曦

MODERN WEEKLY:在时尚方面,你的偏好是?

钟楚曦:只要是有意思的、极致的,是可以抓住人的,我觉得就是好的。所有的东西不一定非得是合乎常理的就是对的,我认为是所有东西看起来好像不对,但放在一起又是成立的,那它就是对的。


MODERN WEEKLY:你的审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建立的,什么时候开始较为明确的?

钟楚曦:可能是从小也爱臭美,但是之前也都在摸索的过程,也有误区的时候,包括自身对时尚或者穿衣这些也会有误区的时候,但那都是一个过程,不能说是对还是不对,只是说它可能没有那么适合我。我觉得人找到适合自己的一种方式很重要。


MODERN WEEKLY:每次面临一个新的拍摄环境,无论是剧组还是杂志拍摄,和对手以及同伴的相处上,打破那个陌生的过程里,你是属于观察型的还是主动的一方?

钟楚曦:我会先磨合,先试着看。 慢慢其实会有一个,跟不同的对手的不同节奏,也要去适应不同的节奏。如果是可以的,能适应过来的,最后的结果能够是好的,没问题。那如果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沟通就可以了,这是很简单的事情。 


MODERN WEEKLY:这一次拍摄《解放了》,有遇到令你特别欣赏的合作伙伴,或者是给了你某些启发和帮助的吗?

钟楚曦:我觉得李少红导演有一点我非常佩服,她热爱和坚持她的事业。其实以她专业层面的资历是完完全全可以安享生活,舒舒服服的。但是她不,她就要坐在监视器前拿着对讲机,她就要去。我觉得她一直会奋斗在热爱的这个事情上。而且她从头到尾在付出,就是为了电影行业,为了好的电影,还有好的电影人,去付出自己的心血、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她真的是很慷慨的人。


MODERN WEEKLY:在片场的等待是演员的日常,但你其实需要面对在已经很疲惫的状态下一下进入角色,你会怎么办?

钟楚曦:对,会有这种,就是自己怎么去马上调整状态。但是电影就是这样子的,就是要去等待,可能一个镜头看起来好简单,就那么两秒,但可能耗费了好几天的时间。 而且人很多,你必须不是说你自己一个人的事儿,是很多人的事儿,也要去注意很多东西。


MODERN WEEKLY:做演员到现在,你对于职业有了新的看待吗?

钟楚曦:没有别的什么想法,还是一样的,跟最开始的想法是一样。因为我觉得怎么说呢?虽然外界这个圈会有形形色色的一些人或者事情,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自己怎么想,自己怎么看一些事情,怎么看一些问题,怎么去做事情。它的面貌,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想象,很多东西它不是只有一面,它有多面性。 


MODERN WEEKLY:人都是在用自己的局限看问题吗?

钟楚曦:对,而且整个世界本身就是多元的。


MODERN WEEKLY:当你的选择变多了的时候,你在这种选择中找到某种统一性,或者说渐渐明确了自己的目标吗?

钟楚曦:我没有说给自己画一个什么路,或者什么目标之类的。只是说在可选择的范围内,我会对比,说这个可能之前我演过了,可能这个放在我之前,就是再早一点也可能会更好,现在可能另外一个会更好。 会根据阶段,还有我自己的喜好去做判断,当然还有工作人员一起的一个考量。 


MODERN WEEKLY:平时如果没有安排工作,你觉得放松的一天应该要如何度过?

钟楚曦:其实我不是那种想要去给自己安排太多的行程计划、规划的,我喜欢跟着心走,我下一秒想干吗,可能我上一秒才知道。 


MODERN WEEKLY:你怎么看待角色会先于你个人经历一些人生?

钟楚曦:挺残忍,挺残酷,但同时也幸福。演员如果热爱的话,也享受这种残酷。 因为非演员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机会,概率没那么大,几率没那么大,去体验这么多的人生,但演员很幸福。但就像你说的很多东西,也会有一个提前,就已经经历过太多,有时候可能会有一点真正到生活里,真的在自己身上遇到的时候,不会来得那么惊喜。但是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看人,自己去调节。 就是说好像我今天笑,我明天就不会笑吗?也不会。 


MODERN WEEKLY:生活的不安定,比如突然间的工作安排,或者无法长时间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生活,会给你心理上某种不安定的感觉吗?

钟楚曦:倒不是不安定,这个也就习惯了,演员就这样,四海为家。但是这个不安定感是怎么说呢?我觉得人都是,反正我自己是纠结体,有时候会觉得知足吧,现在已经挺好了,一步一步走下去。有时候也会觉得还不够,也会有贪婪的时候,这种贪婪不是说金钱上的,可能是精神上的。还有自己不够好,这也是一种不安。


MODERN WEEKLY:听你说你有不自信的时候,其实挺让人惊讶的。

钟楚曦:都觉得我无比自信,不是的。我前几天听过一句话,不知道看哪个电视说:一个人有多自信,就有多自卑。我觉得这句话很对,是这样的,我觉得,但这也很正常。只要你不要一直是自卑的就行。


MODERN WEEKLY:表演现在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钟楚曦:我觉得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不能说它是最重要的,但是它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生活也是很重要。没有生活你没法好好演戏。你要积累,演戏都是演人,过的都不是人的生活,你怎么演人?演的是机器人,是假的,这不叫生活。


MODERN WEEKLY:你有没有那种原来叛逆或者拧不过来的劲儿,这两年顺过来了吗?

钟楚曦:其实都会有拧不过来的劲儿,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现在可能还没有悟到这一点,但是我觉得所有拧不过来的劲儿,最后能拧过来就没问题,拧不过来的过程其实也挺宝贵的。人的一生,你不可能只有甜,有酸甜苦辣的,所以其实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有时候我还想得宏观一点,可能自己会舒服点,但是话都会讲,有时候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你也是拧不过来,拧不过来就拧不过来吧,会有拧过来的时候。


MODERN WEEKLY:最近让你有幸福感的瞬间是?

钟楚曦:其实幸福感很容易,吃一碗螺蛳粉就好幸福,睡个饱觉我好幸福,出去旅个游我好幸福。幸福感其实很简单,逛个超市好幸福,淘到便宜又好的东西好幸福!


摄影— 梅远贵 形象— Alex 俞甬 发型— Nate Peng 化妆— 钟楚曦 编辑— 朱臻祺 采访、撰文— 在安 制片— Emma 服装助理— 刘殊凝、王建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