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井柏然/还能聊些什么呢?

井柏然/还能聊些什么呢?

评论
摘要: 至今为止,井柏然依然最大程度地保留了自我和本真。对于以“偶像”身份出道的艺人来说,这并非易事,因为在成名 的过程中,总要面对许多过度包装和矫饰的要求。这是一个行业标准。但成为演员是一个必须不断抛开各种外在包袱 的过程。累赘越少身躯越轻盈,等到风起时,才能扶摇而上。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还能聊些什么呢?”


在采访井柏然之前,根本想不到他会说这么多话。在前期沟通的时候,大家还有些担忧:“他前段时间拍摄采访太多,该说的好像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感觉他已经被媒体榨干了。”这也正常。当红明星就这么多,而一长溜媒体在排着队虎视眈眈,等着来瓜分他们的每一点感悟和每一段故事。而每个人能说的感悟和故事其实也就只有这么多,翻来覆去地嚼,一遍两遍三遍四遍,再鲜活的字句也都嚼成了陈芝麻烂谷子,索然无味了。不过,有没有一些话是他们一直想说但至今没机会说的呢?也许有吧。但在那一扇门被某句话无意叩开之前,谁也不知道,眼前的这位明星,会不会突然说出自己从未对别人透露的真心话来。


怀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我们走向了化妆室里的井柏然。他比我们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样子要瘦一些,脸非常地清癯。下眼睑泛着一层隐隐的水光,看起来像是随时闪着泪花的样子,衬着略显忧伤的眼袋,显得感情很丰富。明星们在化妆室里大多会散发出一种舟车劳顿的劳累感,他亦不例外,但扬起来的脸并没有强作欢颜,绽开出来的笑容很由衷,不会让人感到敷衍。


“你好,请坐。”他微笑着轻声说,声音压得非常低,但很有礼貌,给人以如沐春风之感。没有人能够拒绝一个英俊男孩主动传递出来的友好信号。此前所有的顾虑瞬间飞到九霄云外。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温柔,以及,一种偶尔出现在年轻男孩身上的脆弱感。也许是因为几个月前上映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中他的角色令人印象太深刻,以至于让人恍然间以为他还没有从那个角色里走出来。


“拍完之后,确实过了半年才从那个角色里走了出来。”他笑着说。这是拍娄烨电影常有的后遗症。每一位演过娄烨电影的演员,都会有和他类似的经历,半年是个平均值。


“其实我没有跟其他演员聊过这方面的感受,但后来也听别人说过,好像娄烨导演会留给演员很多很多东西,挺折磨人的,但这种折磨你又会觉得,”他张开嘴“嘶”了一声,又疼又享受似的,“很有快感。这不是哪个角色哪个导演都可以给到你的。很奇妙的感觉。它的震荡期很长。”


那是一种痛苦又享受的感觉

三年前井柏然拿到《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剧本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我在看到这个故事时就感觉挺震撼的。这是我以前没怎么了解和接触过的题材。在三年前,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惊喜。那会儿没什么机会接触到这样的故事和导演,因为那时的我给人感觉也更偏‘偶像’一点。”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隐约的自嘲,“所以当我拿到剧本时吓了一跳,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刺激,也有犹豫,担心自己消化不了。但如果不接的话又觉得很可惜,毕竟是娄烨,这么好的一个故事。所以我就打破了自己一直很保险的接戏路线。什么路线,甩一边儿去吧。”他摊开手脚笑道。


娄烨一向善于最大程度地挖掘演员的情绪,要把最淋漓的感情全部榨取出来。而他又喜欢在展现的时候做减法,所以演员在现场时真实的痛苦,往往会比我们在大银幕上看到的痛苦要深重得多。


“真的很痛苦,”井柏然惨笑,“但这种痛苦不是因为辛苦,而是因为情绪,心很累,因为他经历的很多东西是我都没有经历过的。我真的从来没有走得这么近去感受角色。尤其是跟着故事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感觉很无助。嗯,很无助。”他特意又强调了一遍。娄烨导演给了他许多空间来天马行空,为所欲为。“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你想得到的,你都可以在这个空间里呈现。这样就可以让你对角色有完全的把控。我觉得这是娄烨导演最突出的一点。”所以在杀青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去想电影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因为在当下我已经得到很多了。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让我对表演的认知更上了一个程度。体验很多,完全区别于以往拍戏的所有体验。因为这个体验是娄烨导演才能给的。给了我很多表演上的成就感和自信。因为拍完这个戏我真的觉得自信了很多,对于演员来说这个真的很重要。当然这也是后知后觉的。”


电影在拍完之后经历了众所周知的一波三折,最终顺利上映。在那段日子里,许多人的内心充满了焦虑和不安—尽管所有人都已经很了解,拍娄烨的电影很多时候就意味着“冒险”。但井柏然依旧坦然。


“其实我没有想太多,因为我拍这个就是冲着娄烨导演去的。我可以这么说,其实合作之前我各种心理准备都做好了。不管怎么样,毕竟我不是科班出身,那我就当成是一个学期的课吧。所以我不会去想,这个电影能不能顺利出来,票房会有多少。因为我并不把它当成一个常规项目来看。不管怎么样,我从这部电影这个角色里得到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曾经觉得自己是个临时演员

退回到十二年前,井柏然只是一个以偶像歌手身份出道的年轻艺人。那时候他懵懵懂懂,空有一副漂亮皮囊和还算动听的嗓子,却对整个娱乐圈一无所知,在一个令无数人艳羡不已的机会巨大推力下,一脚踏进了这个陌生的行业。最初他只想唱歌,也只喜欢唱歌,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我是一个只能专心做一件事的人。”他笑道。


但那时出唱片其实已经很难赚到钱了。刚好那几年国内的电影市场开始起飞,他不明就里之下,就被公司塞进了剧组里。“第一次演戏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演戏,就是迫于公司的压力,因为公司觉得你应该做,你应该会做,你必须得做。我就想,哎?不是说好唱歌的吗?”他揽眉笑道,“怎么让我去拍戏了?只好去了。一部两部就这样过来了。其实很多时候是要靠别人的肯定,你才知道,噢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可能性。也没有计划的,觉得多一条腿多一条路,就演了。这样一点点找到表演的乐趣,一点点知道做演员能给到自己什么,开始去享受。”


很多人年轻的时候似乎就是如此,脑子里一团糟,根本不清楚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


“就是这样。你来不及去想。很多时候你说不出原因,为什么去做,根本没时间。就把你扔到那儿了,导演说笑一个,哭一个,你看那个剧本看那些文字也找不到出口,看不到一个详细的方法。笑不出来哭不出来就会很难受,为什么要笑为什么要哭?我不懂。”那是他非常苦恼的一个时期。他被迫从缆车里出来,只能脚踩着钢索爬上山,而目的地是何处他尚不知道。


还记得很多年前在曹保平的《李米的猜想》里看到他一闪而过的镜头,青涩又无措,多少有些在状况外,能看出努力表演的成分。当时只觉得眼熟。跳回去再看回放,果然是他。他并非科班出身,这件事在很长的一段时期里让他倍感压力。“曾经压力特别大。总觉得自己是一个临时演员。”他笑得有些无奈,“因为那会儿接触的都是科班出身的演员,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差点儿什么。尤其是刚接触影视剧的时候,经常问自己,你都会些什么。”


直到前几年,他已经成为国内年度票房最高的男演员了,依然觉得自己没有真正进入演员的状态。“坦白讲,前几年我也没有觉得自己真的走进了角色,更多的是把角色的一些东西放在自己身上,演的还是自己。现在回过头总结真的觉得还不算是演员的状态。那时候希望自己只要不露怯,演得不要太夸张,就可以了。因为我对自己要求也不高,野心也不大,就觉得自己是个年轻演员,空间还很大。我记得那时候拍一部戏,我拍完了一条,导演说可以过了,但我还想再来一次,导演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可以让你再来一次,但是其实你要知道,再多演几条,也就是能到这样了。’这句话当时听了有些刺耳,但后来想想,确实是有道理的。因为我那时候水平就在那个位置,不是说当时多试几次就能再拔高的。”


但他很幸运,除了那一次之外,他没有遇到过更多令他羞愧难当的时刻。“我很庆幸自己这些年遇到的都是比较好的导演和演员,这个真的很重要。而且我从来没有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把自己给怀疑和否定掉。更多的都是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的否定。我还是新人的时候几乎没有受到外界的伤害。这很幸运,因为很多人是从新人时期就开始一路受到各种折磨,后来演了很多戏之后,就会出现一些心理上的问题。我很能理解,因为做艺人做演员本来就都是很敏感很脆弱的。”


痛苦往往是源于自身

几年前,井柏然关闭了自己的社交网络账号,成为了一个在流量时代保持缄默的人。“可能就是一种任性吧。也不能说是较劲。我习惯给自己画一个框,比如我不喜欢这个朋友,那我在他眼前消失就好了。因为那段时间我觉得网络已经变得很不一样了,那个环境对我们的影响会变得比较大。意识到我不喜欢了,那我就远离。如果很多负面的东西可以消化掉,那当然是一个本事,艺人也应该具备这样的能力。但很多时候我还是很在意自己的感受,也觉得它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又觉得跟这个环境这样较劲也挺没有意义的。那我就远离。而且不玩了之后感觉自己还能更专注一些。”


那几年他也是所谓的“流量小生”之一,因为演了一些戏,又参加了一些真人秀节目,粉丝量骤增。不过因为他的安静,以及出来几部反响不错的作品,他似乎很快就从“流量小生”的名单中被剔除了,也因此避免了后来大众对于“流量小生”的一些责难,以及“流量小生”常见的转型瓶颈问题。


“人气、流量当然都很重要,但我觉得它们不能完全体现一个艺人的价值。就像我自己也经历过‘流量’的阶段,当时我就觉得作为艺人还是得有自己的职业感,得有一个技能,才能可持续发展。但现在这个时代‘流量’是一个现象。你不能说它对一个艺人来说完全没有用,也不能完全回避否定它。”


不过在他被认为是“流量小生”的阶段,他的内心仍然没有抵触过这个称号。“为什么要抵触?我觉得这个就像抵触‘偶像’这个词一样。我从来不会抵触别人说我是一个‘偶像演员’或者‘偶像’,我不觉得这是一个贬义词。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褒义词。”他对这些外来的标签并不在意。就像他说的,他内心的痛苦从来不是因为外界造成的,而是来源于他自身。几年前,他一度深陷于自我怀疑和自我否定的泥淖之中。“那段时间每天都在面对和逃避之间动摇。真的很难受。后来我就想,我一定要救自己。然后就在网上找了一堆类似心灵鸡汤的文字,”他哈哈大笑,“那时候一看就想,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能量。看了就觉得自己倍儿精神,就觉得我好了。然后就想分享给大家。刚好有个朋友说反正你以前也写过字儿,你就好好练个字儿,通过写字的方式传递给大家。我觉得,行,那就试一下。”他在网上发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的“手抄心灵鸡汤”。写了之后,发现自己平静了许多。却没想到自己的自救之举,无意之间也成了许多人在黑暗时期的一点亮光。“我那时没想到还是有很多人喜欢手写的这种方式。去年我去法国,在一个餐馆遇见了一个粉丝。


他说那几年是他很艰难的一个阶段,对他来说最有帮助的,就是去看我手写的那些心灵鸡汤,这是他最重要的精神支撑。听完他说的这些话,我觉得非常感动。”


图集
Valentino 红色印花针织衫、红色高领毛衣、黑色长裤 Yohji Yamamoto 胸针From Glossy Garçon By Gçogcn 中世纪狩猎少年帽


《周末画报》x 井柏然

MODERN WEEKLY:最开始是唱歌出道的,这些年逐步成为演员,现在还会有音乐上的规划吗?

井柏然:嗯…… 现在可能还会有一些想法,觉得自己挺喜欢音乐的,如果有一些轻松的音乐,比如电影电视剧的歌曲,还是可以尝试的,但不会再想花那么多心思去做一整张专辑。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吧,我只能专心去做一件事情,很多时候发现自己这些年一直在拍戏,拍了好几年之后想要再回去唱歌,就发现自己不会唱歌了。我发专辑那段时期也是一样,唱歌时间长了再去拍戏,就发现自己,咦,好像在镜头面前不会表达自己了。所以我还是只做好一件事就行了。可能我是一个单线程的人。可能我只能在一个方向做得职业,而不能成为一个全能的巨星。你看那些真正的巨星,唱歌啊,演戏啊,跳舞啊,不同领域都可以。


MODERN WEEKLY:你会比较崇拜哪些哪个年代的巨星?

井柏然:比如郭富城啊,刘德华啊。可能他们是经过比较严酷的培训和竞争出来的。可能那个年代作为一个艺人就必须具备这些东西,而且那个年代也会让他们能量比较大。


MODERN WEEKLY:哪一部戏开始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演员了,而不再是玩票的性质?

井柏然:其实每一个阶段都会给自己一些肯定。比如当你开始看得懂剧本的时候,不再去看剧本才能记住那些哭啊笑的戏,能看到文字背后的一些戏,可以看到另外一层意思,可以让导演不用再提醒你说“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时候,就会觉得我好像成长了,懂得更多了。跟导演打交道也开始有成就感了,可以让合作的演员觉得我也可以很专业了,都会给我很多鼓励。


MODERN WEEKLY:打算怎么继续提升自己?

井柏然:我觉得还是得多演,多看。多看好的作品。我觉得看好的作品可以开阔你的眼界,不光是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样的表演是好的,也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样的项目是好的,让你在选择的时候更有判断力。其实我也挺喜欢听别人讲各种事儿。因为我的生活其实是比较窄的,所以有时候听别人在那儿叨叨,就会觉得,还有这样的事儿?


MODERN WEEKLY:最近看的比较让你震撼的好戏有哪些?

井柏然:比如上半年看的《苏菲的抉择》,梅姨演的,还有《罗马》,很受打动。还有《何以为家》。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现在很喜欢看这类型的。就是根据真实题材改编的,一些比较容易温暖到我的。因为现在感动到你的东西太多了,但是能温暖到你的,还是很需要功底。


MODERN WEEKLY:现阶段会希望和哪些导演合作吗?

井柏然:以前会希望和大导演合作,因为这样履历会很漂亮。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我现在觉得很多年轻的新导演是很值得合作的。


MODERN WEEKLY:你会刻意回避自己的长相,希望别人关注你更多的东西吗?

井柏然:不会,我觉得回避那些显得很傻。如果你希望别人肯定你,就多接几部好的作品,演几部好戏就行了。为什么要希望别人不去关注你的长相呢?别人怎么想的不重要,你自己怎么想才重要。比如有粉丝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年接的都是些脏了吧唧的角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碰到喜欢的角色就是这样了,他做出来就是这个样子,那我能怎么办?那我就不接吗?没必要。


MODERN WEEKLY:前阵子大家还在讨论,好像有些影视作品人物就比较多元化,主要角色有美有丑,甚至有些怪异的恶的,但是有些作品就更倾向给大家看到一个美美的、毫无瑕疵的主角。

井柏然:我跟你说,我现在恰好就想演一个很有气质的,很贵公子感觉的角色。(笑)因为我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去演这样的角色。这几年的各种角色也大多是“脏了吧唧”的,有时候我都奇怪,是不是别人对我的认知和我对自己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但是我一照镜子,还不错啊。为什么净是这样的角色找我?(笑)不能洗脸不能上妆,毛孔那么大在银幕上所有人都能看见。但我后来也觉得那样的角色很帅,可能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帅吧。


编辑— 高迟 摄影—刘颂 艺人统筹— 朱臻祺 撰文— 覃仙球 妆发— 张哲纶 制片— Emma 造型统筹— 郑小乐 造型助理—刘姝凝、王建丽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