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评论
摘要: 尽管这看起来和天马行空的艺术,背道而驰。规则意味着稳固秩序的建立,冯德伦乐在其中。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自2004年起,冯德伦逐渐退居幕后做起了导演。那时他刚满30岁,于外界普遍的认知中,当时可以算得上是一个男演员“黄金时期”。事业上调转跑道,冯德伦并非刻意为之,但幕后的工作确实给了他与做演员时不同的满足感,也更符合自己的个性。一转眼,竟做了15年。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Ermenegildo Zegna 藏蓝色短外套、黑色针织衫


“我觉得拍摄时的创作是很快乐的,比如当我和演员沟通如何走位、和摄影师设计镜头运动等等。”当下的感受或许并不仅限于演员在表演时的状态,同样,作为导演在片场做的任何一个判断也同样适用,说到底都是“投入”两个字。当然,他也面对过一些细碎的问题,“一部电影写出来(反响)好,第二部已经做导演了,做导演就不会再回来做编剧。”冯德伦信奉的“专人做专事”的职业原则,也不得不在行业的变化和发展中摇摆,他不过是想要把一件事做好。


“可否说当你选择做了导演之后,就少了一个好演员呢?”

“我不知道。”冯德伦笑了笑。


在场的所有人都盯着时钟,露出喜悦又难以置信的表情— 拍摄结束比预估的收工时间早了近个钟头,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大概是做导演的缘故,冯德伦对于时间与成本消耗有一种近乎本能的留意。当日的工作餐,三明治配饮料,冯德伦的团队按人头报数,口味禁忌提前讲明,避免浪费;化妆间放着准备好的零食,冯德伦想要吃,只会从已经开封的食物里选择;离开前,他的所到之处早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Bottega Veneta 棕色长风衣

Ermenegildo Zegna 黑色针织衫

Hermès 黑色西裤

Givenchy黑色尖头短靴


在爱尔兰拍摄《荒原》的第二、三季,当地工作团队“10小时不放饭”的习惯起初让冯德伦有些不适应,“一开始会觉得这样行不行?好不好?” 现场每天都有备餐,冯德伦多半就是拿个便当“一边吃一边做”,事实上面对密集的拍摄需求,这样紧凑的节奏无形中帮助了他。“后来觉得这个方法不错,连拍10个小时,很早就可以收工,有足够时间休息了。” 他习惯进入到某种规律中。早先在TVB做演员时,他把车子停在停车场,没有自己戏份的时候就抓紧跑去车里睡几个小时,醒来继续开工。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Loro Piana 灰色外套、针织衫、长裤


“如果讲好按照一个方法去做事情,突然之间不守规矩,这样我就会介意。”他说。规则意味着稳固秩序的建立,让他得以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在专业层面上的选择和判断,这是时间教会他的事。


文化的符号

《五行刺客》由 Nomadic Pictures Entertainment与Flame Ventures 公司制作,播放平台选定为全球流媒体巨头Netflix。唐人街的厨师意外发现自己拥有超能力,却也不得不因此与父亲厮杀,Netlix 意在打造一个以功夫为核心能力,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首季共10集,冯德伦执导了前两集,已经上线。


2015年,冯德伦首次执导的美剧《荒原》第一季上线,入选当年福布斯十大电视剧排行榜。《纽约时报》曾评论称:“它是四十年来美国电视上唯一的一部功夫剧情类剧集,也是整个美国电视史上唯一真实地展现中国功夫艺术的剧集。它的出现,终于填补了美国电视史上的这一个功夫空白。”这部剧是令《五行刺客》制作方选择冯德伦的原因。“会是我一次新的挑战跟经验吧,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帮人家去开拍这个剧。还有就是这次是我一个人,之前拍《荒原》还有吴彦祖跟香港的武师班底一起去做嘛,这一次就没有。所以我觉得有趣就接了。”除了故事本身的吸引力之外,关于决定接受邀请的原因,冯德伦这样说道。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Louis Vuitton灰色上衣、长裤

dunhill 黑色皮鞋


冯德伦最先着手的,是在美学上破除一些固有的符号式表达。读剧本时,冯德伦看到描述旧金山唐人街的细节,依旧是餐馆里大片大片的红色以及龙凤图样。事实上,这也并没错,你依旧会在中餐馆的电视里看到1970年代初的港片,喝茶吃饭的老人在身边翻看着报纸,时间在唐人街仿佛是停滞的。“我并不是要推翻美术所有的想法,只是我希望可以试着在不一样的地方取景。”冯德伦不想要“典型做法”。还有一场戏,剧中人要和远在中国香港的父母视频通话,冯德伦看到香港家里的布景竟还贴着春联,剩下的也是破旧如唐楼里的陋室,冯德伦马上沟通协商,“你可以说是过年的时候,但我觉得这种事是没必要的,就尝试去改变。”东方的,现代的,冯德伦想要与当下现实同步的美学设计,当他看到祭祀用品被误当作厨房用纸摆上了桌子的时候,文化隔阂有了更为具体的表现,他想要一点点扭转这样的状态,“我说我有一个条件,就是我来做这个事情,配乐包括主题曲,我不要听到那首《Kong Fu Fighting》。”说着冯德伦竟开心地哼了两句,这是他内敛而不经意的幽默,“我说不能有这首歌。他们就笑了,说不会。”


相生相应

作为《五行刺客》试播集的导演,冯德伦的自我要求是为后面的故事留下足够的空间:“我对主角会有一些大致的想法,比如未来会有第二季的话故事要怎么发展,(前两集的叙事)不能占太多时间。还有不能够把那东西锁得太死,武术上面你都要给主人公进步的空间,如果我现在设置成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超能力就已经可以打50个人不受伤,这个不行吧。这个设想也不会想得太远,我只能把我自己开头的那两集弄好。”


事实上,冯德伦的侠义世界在《太极》系列电影中已经被构筑了,主人公杨露蝉是真正属于冯德伦的超级英雄。“以掌门的身份出现,大家都对我毕恭毕敬,看不到真东西。我穿成这样,大家对我视若无睹,我就可以看到真正的自己。拳法从生活而来,也融入生活中。人过日子,要师法自然兴衰,那才过得舒服吧。”电影里陈家拳掌门陈长兴这样说道。


冯德伦 - 相生相应 顺势而为摄


电影里的杨露蝉,“三花聚顶”,一般人练功数十载都不能达到这个境界,但他生来就有,好也不好。他有信仰,也守自己的道。


一场武打戏,场景设置于厨房操作间的屏风之上,对峙双方在两指宽不到的边沿间闪转腾挪,一招一式对应下头的食材形态,比方入了油锅的鱼不停翻滚,再比如展臂翻转时下头的面点师傅正抻着面。招式设计,美学统一,武术是形,内有深意,更不要说当中冯德伦放入了大量蒸汽朋克的元素,机械的冰冷与人情的坚守,“当然是用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方式,但毕竟如果你不这样,就很难实现,主要还是看故事。”当年这部影片收获了两极分化的评价,也有人严厉地将它归为“烂片”。


“但是这两年也有投资方在问想不想拍第三集,觉得可能现在会觉得比较好,就是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我觉得如果你再过几年我们真的有拍下去的话……可能我们拍《太极》的时候想法,2012年的时候,可能太(超)前了。”在电影的开头,主人公杨露蝉的母亲在死前嘱托儿子:“你这一辈子干好这件事就够了。”


“我当然希望有一天,我觉得对我来说,一个成功的电影人,作品是有自己的风格的,一看就知道是他的东西。比如王家卫的电影,就算你看一个画面,一两分钟你都知道是他的作品;比如说吴宇森导演一看到两把枪,慢动作,你就知道是他,那我觉得这种就是非常成功的,有自己的Style。”冯德伦说,“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最重要就是你至少要对你自己坦白,你做的事情,你要坦白地对待你拍出来的东西,不管好不好。我其实不太喜欢很做作的,不管是电影或者是表演,包括人也一样,我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很刻意的就不太好了。”


顺势而为

“你是一个顺着时代发展,从而在事业上做出选择和判断的人吗?”


“我觉得是,因为我不觉得有其他的选择。”冯德伦回答。他经历了美剧的黄金年代,无论从资本还是市场需求来看,如今剧集的蓬勃走势大有赶超工业电影的势头。许多从业者也逐渐从大银幕转向小荧幕,因为自由度高,有更多机会交出精良的作品,也有能力被变成现实作品。“你说你自己再怎么样很努力去,我说,我今天要去好莱坞,先去找他们投资我,去找人拍一个美国片,我不知道成功的机会有多少,为什么会有人突然之间就给你很多的机会呢?”冯德伦在美国度过自己的大学生涯,他认为语言是他的优势。“我觉得如果在外国的华人,如果可以,尽量去跟不同文化的人交流,最好不要一直停留在自己的母语圈子里,第一英语会比较好,第二就是别人可以更多了解我们的文化,永远在自己的圈子里,别人也不知道怎么跟你沟通。”冯德伦耐心地说。


破除文化的壁垒,从来都不是一朝一夕,或者靠一人之力就能做到的,但所幸有人一直在坚持。


冯德伦曾经在采访里说过,如果一直做偶像,大概自己已经不在这个行业里了。拿这话问他,冯德伦说自己已经不记得了,但他确实抗拒成为偶像。


刚出道做艺人,冯德伦拍照永远只会听令摄影师,在其他人甚至会自己带着道具的情况下,他显得像个异类。旺角一带总会有人兜售艺人画报,冯德伦或许就是那个“滞销款”。“那我来做演艺圈(的工作),我没有想过做那种给你们卖照片的模特,我在性格方面有我自己的坚持。”为了角色他怎么都可以,但是为了曝光或者当年还并不存在的“人设”,冯德伦不愿意花什么力气,“对我来说,舒服比较重要。”


去年,《特警新人类》在颁奖典礼上重聚,“我们那个时候就说试试看,还有没有人想看我们继续拍《特警新人类》,后来出来好像效果都不错,所以现在大家说要不然就再拍一部吧,所以我还是会演戏的。”一个悬念,就此落下。


MODERN WEEKLY:以你自身的性格,在做导演或者监制的过程中,与不同的人沟通对你来说会是一个压力吗?

冯德伦:我觉得应该是说有某一些点,我觉得我沟通上是会比较好的,有一些点,就是最好找别人去沟通。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有一些地方可能不够耐心去沟通某一些事情,我更倾向于不要太多开场白,直接说重点。


MODERN WEEKLY:在经历了《荒原》的拍摄之后,你觉得自己在技术或者沟通层面有了一些变化吗?

冯德伦:我觉得最大的帮助就是在沟通层面上,毕竟《荒原》是我第一次去拍好莱坞的案子,所以并不十分明白怎么去跟不同岗位的工作人员沟通。在之前的拍摄经历里,大家各部门会互相沟通,具体工作的划分也没有那么明显,但那边就是各司其职,绝不会管其他部门的事。所以就是种种在外国工作的一些小技巧。人跟人之间的沟通很难去学的,要去靠你的经验慢慢得出来。有三季的经验去拍这部作品,好像就比较简单,尤其是这一次只有我一个人过去。


MODERN WEEKLY:你是一个在现场会发火的导演吗?

冯德伦:我记得有一次副导演不停地在催进度,但我还有镜头要拍,我就跟他说,你看那个剧本有写,有几点是重点,难道我不拍?那戏就断了。这种时候反正一定要讲,要不然你怎么样?憋在心里面不说出来,就是很不舒服。


摄影—曾无 形象—Alex 俞甬 妆发—吕燕@东田造型 场景设计—JXXX  编辑—朱臻琪 采访、撰文—在安 制片—Emma  摄影助理—何开拓、Nick  服装助理—龚婧茜、马多余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