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RICH BRIAN 音浪入侵

RICH BRIAN 音浪入侵

评论
摘要: 夏天属于音乐。五十年前的夏天,Woodstock定格为流行音乐史上最难忘的盛会之一,这场属于年轻人的抗议伴随着性解放运动,造就了影响力持续至今的时装文化,嬉皮、波希米亚、扎染……今夏七月,睽违近一年半之久,印尼歌手Rich Brian发行了第二张专辑《The Sailor》。他化身远赴重洋的水手,以音乐细述美国梦。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上个月26日,距上张专辑《Amen》近一年半之久后,Rich Brian终于发行了第二张录音室专辑《The Sailor》,他把自

己比作水手,讲述了赴美音乐梦。


cover-1.jpg

FengChenWang假两件 上衣, Dsquared² 印花长裤,

 adidas Originals HOC RIVALRY LOW 白色球鞋, Fendi 金属项链 


Rich Brian(也许更多人熟悉他的略带戏谑意味的曾用名Rich Chigga)来自印度尼西亚的一个华裔家庭,与在学校

不同,从小在家学习的经历给了他充足的时间和自由。“我可以利用网络了解、学习我喜欢的东西,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我明白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这个兴趣,便是音乐。但对于做音乐,他并不着急。


Brian一边利用自己的幽默感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搞笑图片以积攒人气,一边通过YouTube观看了大量音乐视频,Childish Gambino、2 Chainz、Macklemore、Tyler、The Creator…… 他通过这些歌手接触到了说唱,也在他们的律动中感受到了创作的灵活度,如此的熏陶之下,Brian提炼出他们的音乐特点,并在其中融入了自己的风格,2016年大爆的《Dat$tick》便是最好的证明。


单曲《Seventeen》是Rich Brian的转折点。“这是我第一首独立制作的歌曲,出乎意料的,大家的反应都很不错。”外

界的肯定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从这首歌起,他从以往出产搞笑视频时松弛、有趣的状态,转变成了保留幽默感的同时在

专业领域更为严肃的态度。“我想推出更多的作品,来向大家证明我对于音乐的认真和热爱。”


在家学习的经历不仅让Rich Brian找到了为之奋斗的目标,还给予了他在这条道路上前进不可或缺的条件—语言和人脉。“如果在学校的话,我应该不会像现在能这么流利地掌握英文。虽然它是我的第二语言,但从11岁起学习至今,我能用它表达的东西甚至比母语还要多。在音乐创作中,使用英语能更容易地表达自我,也能让更多人听到、理解我所想传达的概念。”


Dumbfoundead是最早关注Rich Brian推特的艺人,在推荐之下,Brian认识了其当时的经纪人、现在的88Rising厂牌创始人之一的Sean Miyashiro。“他们向我介绍了厂牌的概念和未来蓝图后,我瞬间就被吸引,加上我是Dumbfoundead的铁粉,恨不得立刻就成为其中一分子。于是当时还在印尼的我都没和爸妈打声招呼,立刻就和他们签了约。”签约之后,Brian远程工作了一年,第二年17岁的他,决定去往美国发展。


“在88Rising工作时,我很感谢团队成员们帮忙把我的想法实现出来,拥有大团队的支持也给予了我前进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与人合作的方法,也在一次次沟通中变得更加专业。88Rising就像一个有着不同风格歌手的平台,听众们能通过它认识其他优秀的艺人,与这些充满才华和野心的人共事是件了不起的事。”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之下,Rich Brian于18年2月初发行了首张录音室专辑《Amen》。正是这张他在88Rising推出的首张专辑、他的首次商业亮相,为Brian赢得了“首位获得iTunes 嘻哈榜第一名的亚洲艺人”的荣誉,他也在如此成绩之下入选了《滚石杂志》的“25 Under 25”名单。


Rich Brian的成功向美国音乐市场展示了亚洲力量,但成功的同时也免不了随之而来的负面评论或冷言冷语,嘲弄年龄也好,轻视成绩也罢,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觉得如果真正有实力的话,这是一个加分项。“作为亚洲人,我的确有时候受到冷落或感到自己的音乐没有被认真对待,但这些东西会成我的动力,促使我不断做出好作品去证明给别人看,也证明给自己看。”


作为为数不多的在美国发展的亚洲音乐人,Rich Brian也似乎被赋予了一种改变亚洲rapper刻板印象的责任感,然而他并没有考虑太多,还是将做好音乐放在第一位。《Amen》之后,Brian跳脱出了舒适圈,开始尝试更多的可能。


“我近期才意识到音乐不应该被具体类型所束缚,而是放开讲述任何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早期处于摸索阶段时,写词时会纠结是否‘rap的东西’比重应该更多,但现在我觉得没有任何局限,它可以讲述倒霉的一天,也可以是完全虚构的故事,重点是独特、有趣。现在我在写词也会特别注意,尽量避免为了flow而牺牲内容。”此外,不同于以往基本只听Hiphop,这段时间以来Rich Brian也在尽可能多听不同类型的音乐,从Skrillex 到Queen,跨幅之大,均有涉猎。


Rich Brian把这段时间的探索和成长化作动力,将远赴重洋来到美国的自己比作水手,带着对这片土地的未知和憧憬,背井离乡来追求梦想。在改变未来的愿景和骨感的现实中,第二张专辑《The Sailor》应运而生。“不光是我,相信很多初代移民也一定经历过这段不安的日子。”


当被问到新专辑中最爱的歌曲时,他停顿了几秒,“要不我选两首吧”。一首是《Drive Safe》,它剔除了鼓点和其他乐

器,只有人声和吉他伴奏,干净清爽,是从没尝试过的类型。一首是《Kids》,四分钟的时长讲述了Rich Brian一步一个

脚印走到现在的故事,真挚动人。“当时我在纽约的酒店,晚上十二点突然来了灵感,边录边写时很多歌词自然而然地冒

了出来,写完回过神已是早上五点。录音时我没有用平时的低音,取而代之的是更饱满、更有激情的音乐。这是关于追寻

梦想的歌曲,我想告诉人们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显然,Rich Brian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那个曾经对着屏幕模仿唱歌的孩子,已然在生活的阅历和音乐的熏陶中成长为

有独立思想的年轻艺人。


“如果有机会回到高中,你最想体验什么事?”


“想被校园霸凌,想看看我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


话音刚落,现场笑声一片。可以肯定的是,与当初爱恶搞一样,现在的Rich Brian幽默感没有丝毫减弱。


图集
Gucci 印花短袖衬衫、条纹长袖衬衫、格纹短裤 Asics 运动鞋


SUMMER MUSIC

50年前纽约州的贝塞尔,持续近四天的Woodstock音乐节不仅点燃了1969年的夏天,也成为流行文化上最伟大的事件之一:Jimi Hendrix、The Who、Joan Baez、Jefferson Airplane、Janis Joplin等大牌音乐人均献上了难忘的演出;未能到场的民谣大师Joni Mitchell在次年的专辑《Ladies of the Canyon》中,用一曲《Woodstock》来描绘了一场精神上的Woodstock 之旅;就连看似毫无关联的《花生漫画》中的小黄鸟Woodstock,也是作者舒尔茨以这场盛会命名的。流行文化之外,这场聚集了将近50万人的音乐节也成为了嬉皮年代衣着风尚的缩影,解放乳头、无性别着装、古着、民族印花等如今仍在诸如Coachella 这样的音乐节上盛行的潮流,在彼时便已收获了自己的拥趸。流行音乐和时尚的交集并非个例,从爵士时代到摇滚黄金年代,从新浪潮到嘻哈,时尚与不同的流派及艺人之间展现出的奇妙化学反应从未停止过。当年同歌舞女郎一起演绎《Copacabana》的Barry Manilow,时隔四十多年,又在MichaelKors 2019秋冬系列的舞台上,与时装模特一起带我们回到了迪斯科时代的辉煌。


缪斯与创造者

在1975年,摄影大师Robert Mapplethorpe为Patti Smith拍摄她的首张专辑《Horses》封面时,对她唯一的要求就是穿上一件洁净的白衬衫。最后拍摄出的影像与这张专辑一同,成为了摇滚史上的经典。同样在那一年,16岁的Ann Demeulemeester走进比利时的一家唱片店,被《Horses》封面上雌雄莫辨的Smith 深深吸引。或许那时Demeulemeester就隐约感受到这位男孩子气的朋克女歌手,将会成为她设计生涯中最为重要的灵感缪斯— 秀场上的那些蕾丝、羽毛还有模糊性别的设计,仿佛都是她对Patti Smith的致意。甚至在2006秋冬男装发布会上,Demeulemeester 还邀请了Smith 亲自登台走秀。


在强调风格和个性的时尚界,音乐人就是天生的灵感缪斯:他们有着鲜明的个性,用音乐和视觉构建出一个独立于自己的艺术人格。又不同于留存在银幕上的电影角色,音乐人们的成长经历、生活变化都直接体现在了作品之中。形象丰富又备受设计师喜爱的David Bowie 便是一个绝佳的例子:从华丽摇滚时期的Ziggy Stardust,到后来的Thin White Duke形象,再到柏林三部曲和之后的新浪漫主义时期,可以毫不怀疑地说David Bowie 这些时期都给予了时尚界充足的灵感。我们可以在Jean Paul Gaultier2016秋冬高级定制的秀场上看到Ziggy Stardust 发型的模特从后台走出,也能从Undercover 2009春夏成衣那些简单直接的人物印花中感受到高桥盾对Bowie 的热爱,甚至在Karl Lagerfeld离世后的Chanel 秀场上,模特们都是伴随着大皇宫里回响着的《Heroes》完成了对这位时尚大帝最后的致意。


不仅仅是Bowie,Grace Jones、Prince、Michael Jackson等人都是时尚的宠儿:在Louis Vuitton 2019秋冬男装系列中,Virgil Abloh 不仅用一副Michael Jackson式的手套作为邀请函,也将这位流行天王的元素运用在了秀场的方方面面;DonatellaVersace、Jean Paul Gaultier 等设计师曾在秀场上重现过Grace Jones 经典的修女服造型;Peter Dundas 执掌时期的Roberto Cavalli,那些无处不在的魅惑紫色,便是他对Prince 最为浪漫的告白。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正是在造型、服装以及摄影的多方面帮助下,那些风格显著的音乐人才得以最大程度地展现自我,创造历史性的瞬间:Jean Paul Gaultier 为Madonna金发雄心巡演设计的锥形胸衣,是女权主义一个强有力的宣言;Björk 在专辑《Vespertine》封面上穿着的由Marjan Pejoski 设计的天鹅装,也成就了奥斯卡红毯上的又一经典瞬间;Jennifer Lopez在2000年格莱美红毯上的那条Versace 长裙,为她博得关注的同时,甚至催生了Google 的识图功能。


前文提到过Ann Demeulemeester 视Patti Smith为灵感缪斯,但并非只有Demeulemeester一个人受益。在成为灵感缪斯的同时Smith也拥有了Ann Demeulemeester 这样一位了解她的“仙女教母”—两人相识后Smith 的演出服均为Ann Demeulemeester 的设计。对Smith 而言,Demeulemeester 的衣服给予她力量,也让她在台上表演更为自信。


好的音乐人不仅会制作出惊人作品,同时也很擅长运用时尚来诠释自己的态度。不仅仅是Madonna,冰岛艺术家Björk 同样也是将时尚与音乐完美结合的代表。她曾在专辑《Post》封面上穿着Hussein Chalayan设计的信封装;也与挚友AlexanderMcQueen以及Nick Knight一起打造了对称艺伎风格的《Homogenic》封面;为了演出效果,她与荷兰设计师Iris Van Herpen一同设计了一件可以弹奏的服装;Inez& Vinoodh、Stéphane Sednaoui、Jean Baptises-Mondino,这些大名鼎鼎的时装摄影师都为她创作过经典的专辑封面。Lady Gaga与造型师Nicola Formichetti之间的一系列合作同样也让人津津乐道,他们不仅互相成就,同时创造了流行文化历史上诸多的经典瞬间:早期令人惊讶的新浪漫主义风格造型,《Bad Romance》录影带中的喷火胸罩,VMA红毯上的生肉装。


风格至上

相比起特定的音乐人,音乐流派及其相关的文化在音乐对时尚的影响上扮演着一个更主要的角色。那些个人风格显著的音乐人好比是灯塔,但要想让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这份光亮,则要靠音乐流派及其文化的力量。音乐本身就是一种人人都能接触到的艺术形式,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之中,而不同时期流行的音乐风格也带来了当时风靡的造型。就像是1920年代爵士音乐之于Flapper,1980年代迪斯科之于健美操风潮,1990年代Grunge Rock 之于法兰绒格纹衬衫,流派与风格对时尚以及大众的影响是作为独立个人很难比拟的。


这种影响不仅是形象的致敬,更体现在方方面面:Alexander Wang就曾坦言嘻哈音乐一直对他的设计产生着重要的影响,这样一个接纳了社会各个阶层人士的流派在不断给予他灵感。Vivienne Westwood也说过正是因为自己对朋克的热爱,让她想要为这个流派的风格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这种热爱最终也都被投射在了他们的设计之中:年轻的Marc Jacobs曾经在年代体会了Grunge Rock 的风靡和涅槃狂热(Nirvanamania)的流行,因而在Perry Ellis 任职时设计出了“臭名昭著”的Grunge系列。Kris Van Assche曾在Dior Homme中将自己的服装献给了年少轻狂的自己所热爱的锐舞文化,Alexander McQueen和John Galliano在他们的作品中不时透露着自己对新浪潮音乐和新浪漫主义运动的热爱,Raf Simons更是将Peter Saville 的专辑封面设计运用在了多个系列之中。


而设计师中最狂热的,还要数Hedi Slimane。这位明星设计师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与摇滚乐的热爱,他近乎执拗地想要把摇滚的美学融入近每一个执掌过的品牌之中,从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再到如今的Celine,你不难在秀场上发现那些背着吉他、穿着破洞牛仔裤的摇滚青年的身影。Slimane也从不拘泥于某一个特定的摇滚风格,在他的摇滚世界里,Debbie Harry 会戴着Courtney Love 的皇冠从后台走出,Serge Gainsbourg也可以是一个热爱Nu-Disco的少年。Hedi Slimane对摇滚热爱的体现,在Saint Laurent 时期得到了最大化。不仅在秀场之上,他还通过一个名为“Music Project”的系列广告,不断将那些影响过他影响过世界的音乐人推到了镜头之前。Courtney Love、Kim Gordon、B.B. King、Joni Mitchell、Daft Punk,这些极具分量的名字,都成为了每一次广告的主角。


另外一方面,时尚在音乐流派风格的塑造中也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以1970年代的迪斯科风潮为例,那时的Disco音乐并没有像1980年代那般偏向于新浪潮音乐,更多的保留了自己从Funk 音乐演变而来的痕迹,着装上也不同于1980年代的健美服,美国设计师Halston那些舒适又华丽的设计成为了Studio 54中的主角。亮片、吊带这些我们至今依然能与迪斯科产生联想的服装元素,便出自Halston之手。


同样由时尚塑造了风格的,还有1960年代的摇滚乐。在那个寻求和平反对战争音乐年代里,嬉皮士的着装风格成为了音乐人们的主流,那些来自二手商店的军装夹克、由碎布拼接而成的服装、便宜的古董衣物都成为了关键的元素。而后在1970年代诞生的反对嬉皮士的朋克音乐同样也与时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且不用说朋克乐队“性枪手”的成员便是在Vivienne Westwood与爱人Malcolm McLaren的店铺中相识的,朋克音乐当中反对一切的态度也呈现在了着装之上:曲别针元素、带有明显恋物癖意味的造型以及各种撕扯过的细节,都成为了朋克风格最初的标志。


新的可能

互相借鉴和引用,似乎是时尚与音乐的联系中最为常见的表现形式。在当下,除了这样的直白方式之外,也多了其他的可能。在Christopher Bailey 任职Burberry 的创意总监期间,他开启了一个音乐人项目,旨在发掘英国本土优秀的音乐人并给予他们一个推广自我的平台。一方面,Burberry在启动项目之后的几乎每一场秀上,Christopher Bailey 都会邀请一位音乐人进行现场表演。从获得全英奖的流行女歌手Paloma Faith,到水星奖得主Benjamin Clementine,从被乐评人追捧的民谣歌手Jake Bugg,再到获得国际认可的James Bay。这些人在还没有更为广泛的知名度之前,都在Burberry 的秀场上一展歌喉。Christopher Bailey 曾表示他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现场表演的形式,来让看秀的观众们感受音乐给他们带来的喜悦,一如音乐带给他自己的一样。


另外一方面,Christopher Bailey 也通过赞助音乐录影带拍摄的方式积极与音乐人们合作,这个长期的项目让很多歌手和乐队有了成熟的团队来协助拍摄,同时Burberry在官方渠道的曝光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他们的知名度。Noah and the Whale、Johnny Flynn、George Ezra、Tom Odell 等等,这些英国新民谣运动中的重要人物,都与Burberry有过长期的合作。对于Christopher Bailey来说这无关于收益,是自己热爱的事情。这样的合作,成为了当时Burberry品牌文化中独特的一环。


现任Gucci 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 同样也是一位热爱音乐的人,他不止一次地与音乐人展开合作:Jane Birkin曾在秀场上献唱《Baby Alone in Babylon》;Elton John的印花出现在单品之上;Florence Welch、Harry Styles、Lana Del Rey以及Baustelle都曾担任过Gucci 的广告面孔;还为Björk、Madonna等人设计过表演服饰。他们看似毫无关联,但在Michele 独树一帜的美学之下又都成为了Gucci的最佳诠释者。


在这些基本的合作之外,Gucci 也做了更多有趣的事情。作为英国青年文化运动的一个重要标志,第二次爱之夏(Second Summer of Love)在2018年迎来了它30周年的纪念,为此Gucci 与Frieze 合作,推出了第二次爱之夏主题纪录片。Frieze 邀请来四位导演,分别拍摄Italo Disco、New York House、Detroit Techno以及Acid House这四个与第二次爱之夏相关音乐流派的主题电影。影片中并没有品牌的植入,而是给予导演讲述故事的充分自由,用一种新的视角来重新解读这一个改变了都市青年夜生活方式的文化运动。


不管是Gucci 还是Christopher Bailey时期的Burberry,他们在这些项目上更像是一个文化推广者的角色,前者通过对一场30年前的青年文化运动重新解读来启发当下,后者则在品牌英国根源的基础之上,去发掘英伦音乐中的新鲜血液。这样做不仅让这些内容成为了品牌文化的一部分,同时也为时尚界对音乐抛出橄榄枝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合作方式。


对于音乐人来说,跨界操刀也成为了一种新的风潮。在与Dior 推出联名墨镜、与Puma合作了几个系列、推出了个人彩妆品牌以及开发了自己的内衣线之后,巴巴多斯巨星Rihanna与LVMH集团联手,创立了自己的时装品牌FENTY。在此之前,许多有野心的音乐人也都将自己的事业版图拓展到了时尚领域:Kanye West 成立了自己的时装线Yeezy ;Pharrell Williams 与Chanel 联手推出了胶囊系列;Beyoncé 拥有了个人品牌Ivy Park 并与Adidas 展开联名;The Weeknd与Puma 和H&M都分别推出了胶囊系列;Tyler, the Creator 的个人品牌Golf Wang不仅业绩喜人,与Converse 和Lacoste 的联名同样受到追捧。他们不再仅仅是充当缪斯的角色,他们转变成了创作者。


但同时,音乐人们的个人品牌几乎都是对自我风格的复刻与致敬,这种有迹可循的创作方式让原本那些偶然出现在秀场上的致敬带来的惊喜感变得不那么强烈。同时也让人不免担心,随着这种跨界频率的逐渐增加,时尚与音乐之间的那种魔力会不会随之减弱。但两者联手创造过新的亚文化,引发过社会运动,也助力许多有才华的人获得成功。两者之间一加一大于二的魔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都未消减,我们也乐意相信,在今后他们也将创造出更多的惊喜。


摄影— Ken Ngan 形象—Macci Leung 编辑—冯婧怡 采访— 李师傅 撰文—Mark Liu、Toby 视频摄影— Jeff Wang

化妆— Anna Hu 发型—XueMing Zhou 制片— Lisa 形象助理— Leslie、 木子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