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李宇春 / 哇!

李宇春 / 哇!

评论
摘要: 站在更高的维度上看,十四年只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一个普通的人类而言,十四年已经足够长,足以从涉世未深的少年变得沉稳沧桑,眼中的光由清澈变得暗淡,周身的刺逐渐脱落,成为圆润无害的模样,内心熊熊燃烧的火也在生活的一遍又一遍拍打之下熄灭了。但十四年之于李宇春,是一个能量不断集聚的过程。就像发光的胚胎,悬浮在浩大的母体中,吸取来自各处的滋养,慢慢成形,终于有一天破啼而出,对着整个混沌的世界发出一声响亮的“哇”!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退潮后,留下金子

喜欢李宇春的人熟悉她的每一次变化。


采访前找了一个女粉丝聊天。她抱来一大叠旧杂志,从李宇春出道第一年,到2019年,各个年份—这么说好像是红酒收藏家。她摊开这些杂志如数家珍:“这是2005年的《时代周刊》,葱(李宇春的昵称)第一次登上国际大杂志。拿到这本杂志的时候,我都激动得哭了。现在看那会儿的造型可能觉得有点儿傻,但我们就觉得她干净天真充满朝气。”


“这是葱第一次登上时尚大刊封面。”她翻出一本李宇春和时装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 合照封面的杂志。就是从那一次开始,李宇春和时尚界结下了不解之缘。2013年1月,李宇春第一次登上《VOGUE》意大利版开年刊,正式宣告了她接下来这些年势不可当的国际化路线。从此,她的每一次公开亮相都越发令人惊艳,而这些精彩的亮相,也让曾经戴着有色眼镜看她的人逐渐改观。作为中国第一位现象级的民选偶像,李宇春以一以贯之的安静少言,在后来民选偶像多如过江之鲫、娱乐热潮大浪淘沙的十几年里,像坚硬的金子一般留了下来,而且经过水和砂砾的反复摩擦,这颗金子发出的光澄明透亮。这十几年来,她经历过不同的标签、不同的眼光和不同的评价,但这些都成为了她往前走的推动力。


“俗气一点说,它推动我成为了今天的我,习惯观察、习惯提问、习惯思考。当我在被洪流、被这个世界感染着、影响着的时候,我也会冷静地观察着它们,‘近在眼前’与‘身在其中’,我会有视角上的切换,所以在音乐表达上有时候会有色彩上极大的变化。”


图集
李宇春:Balenciaga 绸缎衬衣及系带长裙,Yvmin 骷髅装饰耳环;乐队从左至右-Canblaster:Sankuanz 腰带装饰西装;Myd :Bottega Veneta 长风衣,Pronounce 印花衬衫,Givenchy 尖头皮鞋;Sam Tiba :Sankuanz 流苏皮夹克,Bottega Veneta 黑色圆领T;Panteros666 :Sankuanz 条纹大衣,Berluti 衬衫,Pronounce 背带长裤


她的表述客观得像个局外人— 似乎所有的评论、声音,都不是集中投射在她身上,而是投射到另一个人身上,她置身事外去旁观它们。它们汹涌而来,但她轻轻侧身而过,没有让它们留下一丝阴翳。


所以她从不想要努力去向别人证明什么,解释什么。和行动相比,一切言说都显得是苍白乏力的。况且,真实的行动给她所带来的快乐,让一切外界的声音都变得微不足道。她可以沉浸在那些快乐里,不受打扰。


我们问她,“喜欢你的人都看到了你的成长,曾经不喜欢你的人也逐渐接受和敬佩不断蜕变的你,你觉得这算是一种‘坚持自我’的胜利吗?”


她却略带玩味地一挑眉,笑道:“我每天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实在是太多了,足以让我和小伙伴们忙得四脚朝天,所以我好像也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这是她性格里超然的一部分。这部分超然,也影响到了她的粉丝们。曾几何时,李宇春的粉丝们还因为过于狂热,过于在意维护她,而被妖魔化,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变得越来越安静了。他们真正理解了自己的偶像,并且或多或少地学会了她的这种超然—不要和世界对抗,争吵,而是温和地、平静地、专心地去做自己所热爱的事情。噪音总会消失,噪音也总会随时升起,但它们都不重要。


宏大的时代,微小的人

李宇春发行上一张专辑是在两年前,她给那张专辑命名为《流行》。在那张专辑里,她试图描绘了她所观察到的,时代的洪流。


这张专辑直接打破了许多不曾了解李宇春的人对她的固有印象,甚至连支持了她多年的许多粉丝,都深感意外。因为在所有人眼中,“李宇春”就是一个流行文化的符号。而这个“流行”了十几年长盛不衰的偶像,却要严肃地审视“流行”,反思“流行”。


就像一个人,被万千人推上了神坛后开始思考:站在神坛上的人,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值得效仿的吗?


这当然是非常具有戏剧性的一个画面。但她愿意直面这种戏剧性,甚至愿意深挖出隐藏在这一切表面背后的荒诞,去展示它,去剖析它,也让更多人开始回望自己的生活,看到自己如何被“流行”裹挟着蠕蠕前行。


而后她跨界玩起了艺术策展。她在上海策划了一个名为“菜市场”的艺术展,展出一系列她所欣赏的年轻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架上作品,装置艺术,行为艺术,三位一体。这个展,仿若是《流行》这张音乐专辑走得更远的一种尝试。她把触角伸向了更加宽广的领域。


两年后,她带着一张新专辑《哇》回来了。


“如果说《流行》是大浪、是生活的洪流,《哇》这张专辑则是具体到洪流之中的生命本体。在专辑筹备的前期阶

段,并没有具体的名字,但我比较清楚地知道,这张专辑我关注并想表达的焦点在一个个小小的‘人’身上,人作为一个不带有任何标签的生命本体来到这个世界所要面对的陌生赋予、人与人之间的爱、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人类从一无所有到开凿乐园,万象森罗、明灭交替……”


从宏观的整体,聚焦到微观的个体,她的视野收缩了,但也因此更有洞察力和穿透力。


就像刚出生的婴儿,眼睛里看不到后来外界逐步附加的一切标签,只看到最在乎、最爱的人和事,不会掩饰任何真实的情绪,也不必担心自己的行为“不合常规”。“我确实一直没有想到一个满意的名字用作专辑的名字,直到写出《哇》这首同名单曲,那大概是在去年月份的一个傍晚,我当时非常兴奋,还跟公司为数不多的几个正在加班的同事即时分享了一下。我觉得‘哇’这个拟声词有一种非常特别的破坏力,是一种对‘人’这个主题更为生动的表达,就像一个新生的赤子、一个婴儿,那么脆弱、需要保护,却仿佛比任何成人更加独立与自我,这个生命本体赤裸着来到世界上,不带有任何的标签,也完全不在意他人的眼光,纯粹地做着自己,用简单粗暴的一声‘哇’表达着对这个世界、对爱的好奇与向往。”


具体到《哇》这首同名主打,核心思想则是“不被标签束缚”、“不被驯化”。她与我们分享了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的观点:‘人是存在,不是对象!’在遗传基因、生物特征、社会头衔、宗教信仰等内因和外物的包裹下,首先是人性的光芒在独自闪光。”


音乐需要信念

作为创新的延续,李宇春在这张专辑里尝试了新的创作方式—和法国的一支电子乐队Club Cheval 进行共同创作主打歌。对方作曲和编曲,她负责作词。


“两年前我在东京的一家店里闲逛时,意外看到了Club Cheval 的一张黑胶唱片,当时我立刻被唱片封面吸引,一群穿着黑衬衣的光头男人齐刷刷看着前方。那个封面有一种冷静的秩序感,令我印象深刻。后来我上网查了一下这支乐队,发现信息并不多,乐队只发过一张专辑,但他们四个人都是优秀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我很喜欢他们的那张专辑,于是请我的团队联系了他们,并且在他们来上海演出的时候,与他们见面一起讨论了合作音乐的事情。Club Cheval 与我认识的很多法国、英国的独立音乐人一样,非常新锐,对音乐的理解也很多元。”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一切都极为便捷。就连创作,都可以通过网络的沟通而完美实现。整个过程顺畅而高效。她已经非常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一段音乐响起,她的脑中会自动升起画面。她会牢牢抓住那些画面,不让它们从眼皮底下溜走。


“比如听到Club Cheval乐队的音乐小样有一段电子机械化节奏的重复,它会令人联想到了一个巨大而封闭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有很多传送带,或者直线行驶的扶手电梯。”在后来的MV拍摄中,她将这个画面呈现出来。Club Cheval 成员回忆起共同创作的那段时间,“通过与李宇春合作,我们很快就能看出来,她有自己的风格和作曲方式,她在寻找一种与众不同,并且有非常强的信念。”


十几年来,这种对于音乐的信念一直贯穿于她的每一张专辑,并且越到后期,她的信念就越坚不可摧。


“我之前看过一篇采访,里面说的一段话,我非常认同。当我们还是小孩的时候,觉得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可见的,家人是可见的,学校是可见的,同学是可见的,每天的作业是可见的,我要去的地方是在地图上可以找到的。当我们慢慢长大,会发现这个世界真正重要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可见的,爱是不可见的,信仰是不可见的,勇气是不可见的……通过旋律、文字和影像这些人人可见的媒介传达不可见的精神,这是身为创作者的动力,也是我做音乐的信念。”


她跨界到不同领域的经历也反哺了她的创作。电影表演、舞台表演,都让她在情绪的传达上变得更加精确,而设计、当代艺术,则让她在音乐之外,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空间,虽然曾有人认为她“不务正业”,但她相信,这一切都会是值得的。


“首先,我对于音乐的热爱是始终没有改变过的,不管音乐行业处于什么样的环境,音乐都是我心爱的。成长上,我从演绎别人创作的作品到尝试自我写作,进一步梳理自己的风格和语境,尤其是近两张专辑《流行》和《哇》的作品,我感受到我的音乐视野已经从个体开始转向社会。”而这一切,都是曾经“不务正业”的结果。


它们让她成为了如今的她,更加鲜明,更加丰满。


MODERN WEEKLY/李宇春


MODERN WEEKLY:你和Club Cheval 是如何讨论同名主打歌曲《哇》的?他们提出了哪些有用的想法吗?

李宇春:在音乐的创作上,我们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负担,比如一定要创作出一首主打歌曲什么的,只是彼此不断地、自由地抛出自己喜欢的音乐、小样和很多即时产生的想法等,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断地加深了解,最终聚焦到我们要创作什么样的作品上。


MODERN WEEKLY:主打歌曲《哇》来回沟通打磨大概花费了多长时间?有过意见和想法分歧的时候吗?

李宇春:我发现专辑制作有时候会有比较奇怪的、难以解释的现象,有些作品诞生得非常曲折,有些作品却是一气呵成型的,《哇》的诞生就是属于后者。


《哇》的词、曲和编曲都没有经过太大幅度的修改,经历了几版,但都是小调整,可以算是非常顺利了。至于录唱上,我尝试了一些不同的效果,尤其是主题性的句子“哇哇哇哇哇”,我希望能把这一句人声录制成一个机械性、重复性的采样一样,这个过程中为了做到足够机械和电子,我和乐队讨论,在棚里也尝试了一些不同的办法,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和比对,最终呈现的“哇哇哇哇哇”我觉得非常有婴儿的破坏性,尤其是第一句,会有点儿噪,但让人过耳不忘。


MODERN WEEKLY:哪一句歌词最能代表这张专辑的灵魂?这句话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诞生的?

李宇春:专辑的灵魂隐藏在第一首歌和最后一首歌的歌词里。当专辑完全呈现的时候,你能感受到它们之间的关系。


MODERN WEEKLY:《哇》的MV也很有意思,可以说说你对于这个MV的一些个人感受吗?

李宇春:我们在筹备拍摄主打歌《哇》的MV时,几乎看了包括欧洲、美国、中国在内的几百位导演的作品,又从中选择了位导演进行深入沟通。我必须要说,我很感谢每一位愿意为这首歌的拍摄提供创意的导演,有很多方案真的非常特别。而最终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支MV,有两个元素是我个人在创作这首歌曲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一个是始终在规律节奏中运动的电梯,一个是躺在育婴箱里的婴儿。在拍摄中去实现这两个画面真的很不容易,为了安全,摄制团队在处理婴儿的画面时需要大量后期合成。看到这个脑海中的画面最终实现,我好像有另一种成就感,很开心。


MODERN WEEKLY:你的音乐里有哪些是一直在改变的?哪些是一直没有变的?

李宇春:首先,我对于音乐的热爱是始终没有改变过的,不管音乐行业处于什么样的环境,音乐都是我心爱的。成长上,我从演绎别人创作的作品到尝试自我写作,进一步梳理自己的风格和语境,尤其是近两张专辑《流行》和《哇》的作品,我感受到我的音乐视野已经从个体开始转向社会。


MODERN WEEKLY:在做音乐的时候,曾经陷入过茫然吗?比如,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了,或者,不知道要不要迎合当下,或者别人不接受你的尝试和转变之类的?

李宇春:专辑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唱十首歌,它是一个完整的表达,像一个艺术品一样,而制作一张专辑,是复杂的。所以在情绪上,常常在兴奋、纠结、痛苦中来回,但这些都是创作过程中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不过很多人并不会去在意这些创作的过程和想法,他们只是会站在制高点去评判你、质疑你为什么没有一首烂大街的“金曲”,但我知道即使你拥有了一首这样的“金曲”,他们也会质疑你为什么没有一而再再而三地制造出新的“金曲”,可是这真的是做音乐的全部价值吗?


MODERN WEEKLY:“抖音神曲”之类的风潮出现,会让你对当下的音乐现状感到困惑吗?

李宇春:我一直是多元审美的支持者,所以对于某一类风潮的出现我并不会困惑,但我不希望那就是全部,就像电影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喜好,我和朋友、家人也未必喜好一致,但我认为要允许和尊重不同类型的存在。


MODERN WEEKLY:外界、粉丝给你的看法是“一个勇敢的人”,你是否也有过脆弱、失去勇气的时刻?

李宇春:“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爱它。”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勇敢的人也许恰恰是更先感知到脆弱的,二者并不是悖论关系。


MODERN WEEKLY:这些年,你尝试了许多新的挑战,有时尚的跨界,有电影的跨界,有舞台剧的跨界,有艺术的跨界,这些跨界,分别对你做音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李宇春:学生时代对于音乐的认知就是歌手,现在看来是浅薄的,以至于我非常想修改一下微博的签名。大部分人对于本职工作的认知就是日出而作、周而复始,可是艺术是最需要不断吸收不同养分的,虽然表现载体不同,但那个灵气是可以通的,尤其是创作型的人,丰盛眼界和扩大格局我认为是很重要的。我听过一些歌手和音乐人作品,也看过一些电影导演的作品,他们在到达一定阶段或找到有效的方法之后,就总是在重复和“收割”同一个年龄阶段的受众,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只是一种个人选择,但我知道这不是我的选择。


MODERN WEEKLY:此次合作是如何促成的?李宇春有发自己的作品给你们听吗?令你们印象深刻的有什么?

Club Cheval:我们了解过她的创作,她歌曲的体系,包括她与PC Music 合作的一些歌曲,这都是很棒的合作,不论是这部作品的呈现,还是她其他的作品……我觉得她所有的音乐都与新科技结合,是非常具有未来主义,非常风格化的。但其实我并不是很惊讶,因为这是我对李宇春一直以来的期待,她是一个非常棒的歌手,我们对这次合作的结果都非常满意。


MODERN WEEKLY:实际创作中,你们有产生过分歧吗?相互要怎么说服对方?有没有令你们印象深刻的火花?

Club Cheval:其实音乐是一种交流,重要的是能够感觉到对方是愿意理解和接受自己的观点的,而不是为了说服彼此。创作者之间最重要的是相互尊重,像李宇春这样水平很高的创作者,是我们一直以来期待的合作者,我们之间是一种真正的交流和分享。


让我们印象很深刻的是,李宇春和她的团队为了合作歌曲在视觉呈现上做出的筹备与创意。我们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阵势,为了一个短片,准备了这么大的摄影棚,而且表现形式如此丰富,比如编舞、背景装置、电梯、灯光与屏幕…… 通过丰富的舞台装置将这首歌中一种非常未来主义的时尚与壮丽的部分展现出来,确实太美妙了。这应该是我们有史以来最大的制作。真的让人印象非常深刻。


MODERN WEEKLY:对于中国的音乐市场有期待吗?有更长远的计划吗?

Club Cheval:说实话在欧洲,我们接触到中国的音乐的机会还是比较少,包括亚洲音乐,但在我们的认知当中,大体上来说,它有一些很前卫的元素在里面,我们可以说这是非常有创造性的。我认为李宇春的音乐更加现代,能和她一起制作音乐,与一个中国的艺术家合作是未来的趋势所向。


摄影— 许闯Trunk Xu 形象—Moka Shen 撰文—覃仙球 化妆—Qiqi Liu 发型— Chiao 艺人统筹— 朱臻祺 时装助理—Nono、Shu Ning、Cici、小塔、越华 修图—Comma Studio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