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李健,心如蓝海

李健,心如蓝海

评论
摘要: 我们或许无法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然而个体的自律和发展确会实实在在地对环境产生影响。一个人如何能够找到自我身体的平衡,以及身体与外界的平衡,这是李健所思考的命题。如果说环境的改变并非一蹴而就,那至少还能守住心中的一片蓝海,在海浪间寻找自己的节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们没有时间了,20年后,海洋将成为没有生命存在的地方”,若不是这种“危言耸听”式的言论出现,我们或许都还在贪婪地向海洋索取资源中,即使当下我们依旧如此。但如果现在行动起来,一切都还来得及。


在时装界,许多设计师都在用自己的设计表达着对海洋议题的关注,比如出生于加勒比海库拉索岛的设计师Rushemy Botter 便从海里回收来大量的塑料袋、编织渔网和塑胶项圈,并进行改造转换,从而成为其系列中的服装拼接部件。越发严重的海洋塑料危机在设计师Cyrill Gutsch看来也可以是一种全新的商机,他成立了一家名为“Parley”的科研机构— 他们回收、拦截海洋中的塑料垃圾,利用科技手段把废弃物转化为难以降解的塑料的替代性材料,并重新投入到市场中……


其实,早就很久之前,身为“海洋公益大使”的李健在这次的采访中曾表达过,人作为个体难免会对自我产生误解,他说其实人们一直都在跟自己斗争,跟自己的偏见和误解作斗争,这种误解也包括对于他人的。事实上,面对80%的生物都仍是未知的海洋生态系统,我们是否存在误解,又是否需要重新审视呢?


李健曾听过大连的朋友向自己透露过生活里细微处的改变,比如“现在吃到的海鲜和小时候味道不太一样了,虽然品种可能更多些”。李健还特别提到,像渤海水域属于半封闭状态,自愈能力差,一旦污染了就很难得到恢复。我们的宝藏男孩对于海洋资源保护的了解令人惊讶,不仅如此,他更是多次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传大使的身份前往非洲,并创作了歌曲《深海之寻》。歌词中,李健让人与海洋对话,写出了人类对于海洋无度开采的不自知,以及海洋沉默着的,无限的包容。


图集
Junli 黑色印花双排扣西装外套、黑色印花长裤 Hermès 白色棉府绸趣致立体格纹拉链领口T恤 Fendi 胸针


“我们小时候写海洋的时候,都是蔚蓝的大海,但其实能看到那样景象的地方并不多,尤其在国内,证明污染其实是很严重的,但是人们往往又很难去吸取教训。”李健说。


李健对于环境变化最直观的感受,来自空气的变化。“在学英文课文的时候,我们知道欧美人喜欢谈论天气,觉得谈论天气是很乏味的,到后来发现谈天气其实是越来越不由自主的,像北京经常有雾霾,包括人们对好的环境的渴望,(这种改变)已经影响到你的生活了。”


“人是一种生物嘛,生物就是喜欢跟自然融为一体。”经历了千万年的进化,基因是无法改变的,而环境却已经改变了。李健会被这种更深层的问题触动,“发展跟环境又是双刃剑。” 任何一个地区,特别是拥有高密度人口的国家发展,在历史上都势必要经过这种“发展与环境的矛盾”,“如何找到平衡点?发展是为了让人们生活更好,当经济有所起色的时候,发现环境又不好了,似乎又违背了初衷,那其实就是如何找到一个平衡点了。” 李健说,这当中也有科技的因素,以及制度上的合理性,但在他看来,人们似乎对此越来越警惕了,当环境问题真正危及个体生存的时候,对于环境保护的意识也开始变得强了。《易经•文言》中提到: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意思是遵从大自然,以使行动符合天地化育万物的功能;遵从太阳、月亮以使行动符合光照规律;遵从四时季节以使行动符合四季次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李健认同于此。“人体也是一个微观的宇宙,宇宙是什么样,人也是什么样。” 李健认为这个道理很简单,像自然界中每一个细部的生态循环系统一样,人作为个体也是一样,说到底还是如何保持平衡,好比小时候我们常常听到的那句话,“ 不能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李健越来越多地从那些久远而质朴的道理中获得启发。


“自然给我的启发是越来越多,因为还是年龄增长,可能更容易体察和发掘这种所谓冥冥之中的一种启发,当然这绝对不是迷信,因为我们相信自然界所有的智慧是人类无法企及的,因为人类在整个自然界,地球中生活的时间,可是说是白驹过隙,一刹那一瞬间都算不上,那他所拥有的智慧远不及整个宇宙所拥有的智慧。所以人类常常会高估自己的能力,这也很正常。当人类尚且没有能力去治愈地球的时候,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不作为”便是一种保护,维持好每一个微循环系统,让它可持续运转,或许更可被视作一种实实在在的“保护”。


MW:你会如何保护自己呢?

李健:我不太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你是说养生吗?


MW:不仅是养生。

李健:身体上就像你说的,离自然环境比较近一些,少吃一些垃圾食品,从精神上我觉得尽量远离这些不好的资讯,比如音乐和文学上,少听不好的音乐,少看废话连篇的书,少听一些毫无信息量的这些信息。


MW:在如今这个极速的时代, 你不会因此而产生资讯恐慌吗?

李健:我恰恰相反,人不需要这么多的消息,因为你本身又不是报纸,不需要知道那么多消息。就跟一个人不再需要那么多面面俱到的历史知识一样,因为历史知识有些知识它就是消息,比方说历史,我们会觉得什么是历史?你所知道的历史是历史学家告诉你的历史,历史学家如何知道历史的呢?他也无外乎就是得到了N重真相的变形之后得到的历史,我不太觉得一个人学那么多的天文知识、历史知识有太大用处,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环境当中,他需要得到最基本的世界构成结果就可以了,就是一个知识的体系,而不太需要知道那么多的细枝末节。我小的时候有一个获诺贝尔奖的人,对方被问到受到什么教育最重要?答案是在幼儿园得到的教育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人们会很奇怪,他没有说大学,没有说研究生。比方饭前要洗手,跟小朋友如何相处?知道到点就要睡觉,这样看似离经叛道的回答,现在想来似乎确实有道理,讲的就是最基本的,就好像本科生全是数学物理而已,研究生大部分学一些更细枝末节的,所以面对当下信息繁杂的环境,很多人害怕贻笑大方, 怕在谈话中出现空白的状况,对此有一些这样的恐慌和担忧,其实没必要,一个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东西。


MW:你如何看待人与人之间的交流?

李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其实是很难的,真正的交流其实很少,甚至是不太可能的。什么意思?通常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仅仅是依赖于一种情绪的宣泄,得不到真正的启发,其实一个人也很难完全依赖和信任朋友的一个指点,尤其在很多关键的事情上,大多都靠自己,因为大部分交流也仅限于浮光掠影,深层次交流不可能也没有意义,也不必要,我个人觉得。你比方说一个人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就是很多时候靠自己反而能更好一些,恰恰听朋友不切实际的规劝,反而适得其反,其实有些时候还是靠自己。


MW:所以在选择上,您一向信任自己的判断吗?

李健:首先人的选择没有那么多,人生就仅仅几个节点而已,比如说这个高考志愿,如果完全靠孩子自己来选,很多时候可能会更好一些,有些时候读完之后会后悔,恰恰是因为家长帮选的,大概是这样。


MW:您认为很多东西可以被迅速迭代,是因为本质中创造力的匮乏吗?

李健:好东西从来都是稀缺的,好东西需要天才,但天才如何能够应运而生?脱颖而出?他需要一个机会,这就两重了吧?都得赶一块,第三个还需要适当的一个媒体放大,还需要是不是具有普遍性。你比如说他是一个天才,他是古典音乐天才,他是爵士音乐天才,本来爵士乐,古典乐基本市场就很小了,你先天不足了,但恰恰有时候你是一个流行歌手,你写作品很好,你参加了很不一样的一个节目,你有观众缘,就是好几个因素, 这是很小概率的一件事。所以说一个好的东西出现是难上加难。


MW:那么在某种程度上推翻自己,去尝试或者挑战一些新的形势是可行的吗?比方一个原来唱民谣的歌手突然唱摇滚了。

李健:那基本都是失败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人们是不会从历史中吸取经验教训的。比如Lady Gaga,我开始对她印象一般,甚至说不太好,当然我对人家什么印象也完全不影响人家的事业发展,但我看到她那个电影,发现其实Lady Gaga是让人尊敬的,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因为首先你只看表象,没有深入了解,你没有耐心的去了解Lady Gaga具体是怎么样?当然这个电影所展示的,她写了那么多的歌曲,你才会发现她横空出世有才华、 被认可,是有道理的,所以其实人们一直在跟自己斗争,在跟自己的偏见和误解做斗争,误解包括对他人的误解,还有最可怕的误解是对自己的误解,认识自己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MW:误解有时候也会制造很多美感,比如说自我欣赏。

李健:那叫臭美,那太肤浅了。


MW: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

李健:最近主要在忙着2018~2020《不止是李健》世界巡迴演唱会,其余的时间在闭关做新专辑。


编辑— 高迟 摄影— 许闯 艺人统筹— 朱臻祺 制片— Emma 化妆— 邰凌轶 发型— Kim at UpperCut 造型统筹— LE 采访、撰文— 在安 造型助理—刘姝凝、王建丽、 恩赐 后期— Comma Studio 设计—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