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BELIEVE IN BELIEF-李淳 信仰淳真

BELIEVE IN BELIEF-李淳 信仰淳真

阅读数 17515

评论
摘要: 人的一生说到底是奋斗的过程,有些是看起来鼓舞励志的。还有一些就显得静默无声,错综复杂得交织与对比着,有明有暗。剥开了明与暗的表象,内里是缘由种种的信仰, 无关好与坏。生命因为信仰而被赋予存在的意义。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美国心理学大师威廉詹姆斯把信仰比喻成生命意义的基石,“我们要相信,每个人来这世上走一遭都是值得的,而惟有信仰助你领悟值得的所在”。


采访当天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李淳,其实并没有探讨起人生信仰这般沉重的话题。文质彬彬、随口而谈的他并没什么缜密的人生规划,却在提及“我想要,我想探索”这七个字时,语气变得笃定而诚恳。表演,缘于喜欢,却成了一门可以领悟人生的信仰,怀着敬畏之心的李淳,是演员,更是哲人。


拍一部戏就像是在经历一段不同的人生,这是当演员的好处,但更多的是考验。可能很多人在苦苦挣扎于如何把这般哲学化的思考转换为实际的、又接地气的表演,而在他眼里,却成了人生经历中的一种平衡。再多思考、再多想法,莫不过成了荧幕上的每一个动作,过程如何无所谓,结果才是客观所见,没有借口可以利用。有信仰、有执行力,能落到实处的李淳,是哲人中的表演家。


图集
白色衬衫 Gucci 蓝色针织衫 Givenchy 褐色条纹针织衫 ports 1961 棕色背带 Fendi


也曾经历过像“九饼”那样属于年轻人的信仰

与李淳访谈的过程是很舒心的,新戏《九饼、薄荷与夏天》上映在即,他很自然地谈起剧中角色,没有太多关于“要克服表演上的哪些困难”之类的老生常谈,他用九饼的信仰勾起了在场每个人对故事的期待,“九饼有阿甘一样的忠诚,但在别人的眼里,他的世界观有点傻。就是这样一部以真实而非新鲜感取胜的青春爱情电影,却成了科班生李淳嘴里“参与剧本讨论最多、收获丰富且深刻”的一次拍摄,“角色本身在爱情中不管如何都会被虐的这种状态,在某种程度上很有希腊时代的舞台剧观念,被虐的人性向观众提供了观赏的艺术价值。”


站在理论的制高点,回望剧本,结合自己的感悟,演出来的就不仅仅是角色,更是升华其上、极具感染力的信仰了。


花了很多时间去探索故事价值的李淳,坦言自己也曾经历过年轻人对爱情的信仰,用过来人的理解去演绎不顾一切的执着,希望大家在感动的同时亦能有所触动,“能为信仰付出努力,就一定会带来爱的学习、了解和成长。”而为了让影片呈现最佳的效果,他也一直跟随着剧本在调整表演,这又何尝不是源于信仰呢?


对表演的信仰,成了前行的动力

表演,可以是一门很有哲学态度的艺术,对于总是笑称自己“内心是个老人,却只经历了青春”的李淳来说,更是如此。“演戏就是跟观众沟通的一种状态,用什么方式去跟观众沟通是可以训练的,但如何通过沟通来传递人物的内涵却是关乎演员的直觉的。”而这份可以看透、摒弃“传统对与错”的直觉,最后还得具象化成“把褒贬空间留给观众”的实际表演,这套解释怎么听都像是哲人才会的说辞。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理想主义的空话,正是因为经历过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挫折,李淳才更明白眼光站在高度的重要性,“年轻人一般是无能去执行梦想的,即是追逐的过程也困难重重,但这是必经的过程。而理想与现实间的冲击,对一个演员来说既是考验也是锻炼,因为表演也是有收有放,你总得有一套‘万物平衡’的系统性想法。”所见即所得,没有借口可以掩盖自己在“平衡”上的失败。


因为喜欢,所以在高中里参加了话剧社团,大学也自然而然得选择了表演专业,“但从来没有考虑过职业前途,直到大三快要毕业了,才想着说那就继续做下去吧。”这份出于纯粹的喜欢,其实早就在李淳的心里埋下了信仰的种子,“在舞台上的感觉很棒,能把内心那些细小的敏感表现出来,把那份感染力传递给观众,是特别美好的一种状态。”


也是因为对表演的信仰,“名导演的儿子”这层身份反而更促成了鞭笞自己前行的动力。从之前很讨厌大家说他是名导演的儿子,到现在“不要影响到自信”的坦然,这层无法脱去的身份已然成为他“探索自我、完善自我”的健康的压力。这份观念转换间的平衡,又恰好印证了他对于演员在不同环境下的理解。


人们常常无法辨别是自我决定了信仰,还是信仰决定了自我。而在“决定”这件事上,性格慢热的李淳更是能顺其自然就先走一步看一步。唯独提起人生意义时,他却格外清楚“我想要,我想探索”的自我信仰。不拘于琐碎,有志、有恒,如此般简单纯粹的李淳,我们期待他在将来厚积薄发。


《周末画报》x 李淳


Q :《比利林恩》也好、《目击者》也好,以及《对风说爱你》这些电影里,你饰演的每一个角色都有厚重的沉淀感,“九饼”显然不是这样的一个角色,对你来说能算是一种挑战吗?如何领悟并演绎出当地青少年对待爱情的种种态度?

A :担心倒也没有,就是得把自己平时的样子和心态调整一下。他是个天真单一,没有野心,把重心放在爱情上的人。但又不能把他演的太傻,好像对爱情对友情的所有想法都要挂在脸上那样。电影本身无所谓国籍,沟通传递这种表演上本质是相通的。九饼这个故事是在讲青春、讲爱情,怎么透过爱来认识自己。我也曾经是个年轻人,也明白其中要表达的精神。他在成长的过程中才发现,他在这个阶段也只是一个年轻人而已。但爱是了解、学习和成长,也会带来责任。


Q :对于表演的追求是何时在你内心埋下种子的?来自家庭的影响大吗?

A :比较幸运吧,是很顺其自然的过程。高中里接触到话剧社团,在舞台上的感觉很棒,能把内心那些细小的敏感表现出来,把那份感染力传递给观众,是特别美好的一种状态。也从来没想过要靠这个为生,但到大三的时候才意识到必须做出选择了,那么好吧,就这么做下去吧。


家庭的影响自然是有一些,毕竟家庭氛围在那里。大部分ABC的父母比较倾向自己的孩子去商学院、医学院。但爸爸妈妈并不排斥我走这条路。况且我从小因为成长环境就觉得,艺术家是蛮重要的一份职业,对社会也有相当的贡献。


Q :《目击者之追凶》中饰演的角色还是很出乎意料的,你为这个角色做了多久的前期准备?有专门的心理学学习吗?

A: 有花相当一阵子去专门调整我和角色之间的状态。导演第一次见面甚至觉得我很烦,因为我问了太多的问题。第二次见面之后,我就开始看连环杀手的心理学的书,讲很多西方、欧洲的相似案件。我发现他们的脑回路跟一般人真的是不一样。其实做演员能展现各种各样的人格也是一大乐趣。这些我们眼中的异类往往不受传统的社会观念束缚,很是解放自我,只要抓住点就很要演绎他们。反而是常人最不好演。


Q :你的表演受谁启蒙多一些?

A :小时候每个礼拜六礼拜天会去妈妈工作的Medical School上班,然后她会带我去图书馆租DVD,把她认为必看的经典电影都挑出来。高一高二是我人生观影量最多的年纪,艾尔帕西诺演的《教父》、达内兄弟指导的《他人之子》等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很平淡的叙事风格,情感却很浓厚,演员也很低调,却在关键时刻爆发出难以置信的表演张力。


Q :在你眼里,表演的巅峰状态是怎样的?

A :我觉得,演戏就是跟观众沟通的一种状态,你如何用你的方式去跟观众沟通。当演员需要训练,最终你如何沟通传递人物是一种关乎直觉的。可能需要很强的直觉,能看透错与对的绝对权力,很有自我的、无关对错的、自由的表达方式。


Q :成长经历中,对你影响最大的几个决定是?

A :我是一个做决定很有压力的人,不太喜欢做决定。一般没什么大决定,就是顺其自然想要或者不想要的日常选择而已。一定要说比较大的决定的话,目前是回来这个决定比较有影响吧。


Q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希望停留在几岁?

A :停留在28岁就好了,在30岁之前。


Q :会如何打发赶通告、拍戏间歇这类碎片空余时间?

A :一般就是在台北爬爬山之类的,最近有学习跆拳道,上现代舞的课,会学习到舞蹈的基本功,核心控制柔软度之

类的,感觉还不错。


Q :最爱吃的菜?最爱听的音乐?最爱看的书?

A :任何有牛肉的菜、台湾的牛肉面 / 饶舌乐,特别喜欢Kendrick Lamar / 百年孤寂。


摄影— 徐晓伟、David Paige 编辑、造型— Rita 采访、撰文— Quincy 修片— Sanja 妆发— 唐唐、Terrence 服装助理— 梦洁、黑子&Lei 场地提供— FlowersGallery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