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井柏然 PLAYISM LIFE

井柏然 PLAYISM LIFE

阅读数 3239

今日热度 3

评论
摘要: 演员、全中国最会穿的男明星、时尚家居设计师…… 哪一个才是井柏然真正的身份?在他身上,没有刻意强调的特立独行的酷,也没有率性而为的拽,只有一双脚走到哪里,便在哪里打开趣味新世界的勇气与执着。出道十一年,井柏然一路肆意纵横人生舞台,始终挖掘自己身上不同的可能性,向我们展示一个真实又魅力无穷的他。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北京南十里居一间家居店里,化完妆穿着紫色高领毛衣的井柏然,走去洗手间,他猫着腰在门口顿了下,搞怪地喊了一句“有人”,转过头做着瞪眼努嘴的表情,松垮垂着长袖子,去看家居品了。这是他的孩子气。他自我分析,孩子气是他身为白羊座的一部分。


离约定时间尚早,黑皮风衣黑裤黑皮鞋的他走进简洁如雪洞般的家居店,看起来清瘦高挑,极干净,也极讲究,带有一种精致的慵懒感,一进门就被右边靠墙陈列架上的杯子所吸引,脸上浮现淘宝的兴奋。我去打招呼,他愣一下,随即笑容在早上刚醒的脸上漾开,“哦,好突然哈哈哈。”这才看到他戴着金色的树叶状小巧耳钉。


孩子气和老灵魂都是他身上的ID。


他喜欢静,和热气腾腾的流量潮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鲜衣怒马、纵横人生的少年,从选秀冠军转做演员,从电影配角到20亿票房实力男主角,他知晓自己的位置、份量,亦有不做快餐的底气和追求趣味人生的自由掌控力。


井柏然 PLAYISM LIFE

蓝紫色麂皮外套及长裤、白色内搭


烈火烹油的时代,他是那个最会玩的人。


打破笼子的鸟

距离上一次拍电视剧已经时隔多年,2018年,井柏然又拍了一部大体量的电视剧《南烟斋笔录》。做男主角叶申的127天,从第一天到Last Day,他的工作人员一直在微博“叶申Daily ”上细腻记录他每一天的日常。


“DAY126,再次吊起了威亚,在一个诡异的山洞里……吊着威亚穿着厚长袍飞了一整圈。Cut后导演走过来拥抱了很久。拍下一场戏,绳子绑在手上,人被吊起来。需要把身体的重量都放在手上。豁出去表演完了之后,感受到手部剧烈的疼痛。于是开始冷静思考:不行啊!十五号还有活动,伤太惨了形象怎么办……好在没留下印记。”


“DAY125,和妹妹晚清度过了一整天。集中拍兄妹戏,情感也更集中。大家下了很多功夫在雕琢情绪上,每场戏都把每句台词,甚至每个字的情绪逻辑抠到位才罢休。”


拍这部戏,他一开始跟导演说:“我可能往多了去演,但是如果我真的多了,告诉我往回收。”多年不演电视剧,他知道电影抓的是演员的微表情,演员更克制,而电视剧则要求表演方式更“外放”。他享受电影的拍摄和表演,也很喜欢拍电视剧,“因为电视剧吸收的营养和电影是不一样的,且电影拍习惯之后,拍电视剧很刺激,很有挑战。”他对着化妆镜,坐在我的右前方,声音大部分时间都很轻柔,但说到这里高亢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是谁说我不接电视剧,每次都找我演电影项目,还会问井柏然是不拍电视剧吗?”他接着笑起来,“咱们今天的标题就写,井柏然拍电视剧哈。”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紫色麂皮外套、 粉色波点衬衫 Berluti


而就电影来说,他觉得在演娄烨的电影实现了自己的突破,自我迭代蜕变的感觉。他用极有天赋的语言形容这种感觉,“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一只笼中鸟,也从来没有想飞出去,但跟娄烨合作,他把我放出来,我可以自由地飞翔。”


因为娄烨不会告诉他怎么演是对的或错,只喜欢他的表演有自己的逻辑。这部电影的成品,他到现在都没看到,但配音时,有几个画面让一向看自己表演找毛病的他感觉到震撼。


票房过十亿的商业电影和小众文艺电影都收割在手,现在井柏然对事业的期许是,“电影方面,我希望是精神层面多一些的,有意义的,现实的,让人有共鸣的作品。”


《南烟斋笔录》杀青后他形容自己在慢跑, 待在家里每晚上看一部电影。“打动我的东西,会一直留在我的体内。对于演员我觉得最牛的地方是要学会自己骗自己。我就是把自己带入进去,这样自己的情感会变得更丰富一点。”


他打开手机查看最近自己的片单,有《看不见的客人》《爱在黎明黄昏前》《三部曲》《超脱》《午夜巴塞罗那》。让他最有代入感的是《超脱》,一个本身遭遇很惨的带班教师去拯救那些顽劣的小孩的故事,这个现实题材,让他看到人性的挣扎。“其实那些都会反射到自己。通过这种所谓的负能量,你会知道什么叫自救,那就避开乌云朝着有光的地方走。”


澎湃如火的冷静者

最热爱的工作,也只是一份工作,只要你走出这一步,你就有无限机会。朝着光的方向走,也可以看作井柏然一路成长的印记。


在一个造星迅猛、流量至上的时代,他能把烈火烹油的人气冷一冷,不更微博,不卖人设,和外界保持着一定距离,专注于自己的脚步,也是因为他不仅希望自己有工作,也要有生活里的光。


“我一直在控制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控制对自己的认识,对自己的要求和所谓的自由度,也会有一定的分寸在。我也不会胡来,但更多的时候,我不会违背内心去做一些事情。”尤其这两年他的自由度更大了,但他说自己并不是正面教材,“就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新人辈出,所以大多数人会有一种危机感。”


这样一个贩卖焦虑的快餐时代,他的底气来自于哪里?


他脱口而出:“我不是快餐。”他的工作人员插科打诨:“你是法餐。”他闭着眼睛一边任由化妆师夹着睫毛一边说:“不焦虑不可能。每个人都会有焦虑,只不过不会失控。其实没有什么底气,我觉得可能工作的态度跟过去不一样,我不是一个什么都想要的人。人生就是这么长。我不觉得我这个年龄,诱惑或者所谓的工作是我的全部。只要想开了这一点,你就会自由。”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粉色羊毛大衣、 粉色波点衬衫、白色纯棉长裤、 黑色0 CUT皮鞋均为 Berluti


问他何时开始有这样的想法和改变,他说“从得到了之后,你知道人有的时候很矛盾的,没有的时候你会想有,问题有了之后就会觉得,嗯,我已经得到了”。


另一方面,也来自于他对掌控自己的生活这种安全感的渴望。


从小他就是在自由的环境下成长,一直跟着心走,不强迫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目。起初他在一家饭店吃饭时被《加油!好男儿》节目挖掘,再到这些年一路拼到演技派小生的顶流,他一路寻光而行,不卑不亢。如今29岁的他,站在而立之年的门槛,多次调侃自己老了。“我很珍惜今年,因为我现在29岁,还是奔三,明年就奔四了。”


但得到时光眷顾的,一路追光的他,有着出道11年的老灵魂状态。“我觉得如果人生分上下两集的话,我现在是刚刚好的年纪。因为你经历了第一集的故事,对自己对生活对工作都有了一定的认知度。那剩下的部分,你可以做自己的编剧,去谱写产品。做人要潇洒一些,纯粹一些。还是会去尝试一些以前完全不会做的事情,更放开。”


是人生纵横了我

珍惜时间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探索不一样的生活,每天都要即兴尽情享乐,兴奋,热情。他的澎湃如火,体现在他对生活热气腾腾的无尽热情。无论是时尚、旅游、艺术、还是玩趣,都十分得心应手。


井柏然 PLAYISM LIFE

紫色高领羊绒衫 Berluti


“只有不断不断去试, 才会知道生活是什么样子,好的、有趣的是什么样子。”


我们聊起他曾晒出多种袜子而被称为“袜子精”这件事,他有点得意,“那已经是去年的事情了。”他的工作人员说,“现在他被称为耳钉精。”买了一个大盒子,自称给自己的耳钉置办了一个别墅,“有五六十对,有小小的,也有夸张的。”他耳朵上戴的叶子款,是朋友从美国带回来的。他喜欢金银的材质,私下自己戴小小的,夸张的就活动或拍摄的时候戴。说着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白色抽绳袋,先在桌子上垫了一块黑色的绒布,展示了大概十几对的耳环,有夸张的链条款、巨大的圆扣款,也有细细的碎钻款。


“全中国最会穿的男明星”亲自打造家,颇让圈外人感到意外。家居设计是他的一个爱好,去年这个身份几乎人尽皆知,性冷淡极简灰色调的家也在网络刷屏。他认为家是一个可以把自己的东西表现出来的空间,你可以不用再去扮演,或者不用再依照别人的期望去做。演电影演电视剧更多是塑造一个人物, 但是设计一个家,则是完全根据自己的心情喜好,没有对错。今天开心了,我喜欢的就是对的,无关于别人。


井柏然 PLAYISM LIFE

棕色羊毛大衣、 棕色高领羊绒衫 均为 Berluti

井柏然 PLAYISM LIFE


他这种着深刻又高级的审美也体现在衣品上,在很年轻的时候,希望有一些很特别的衣服去装饰自己。但随着时间推移,反而觉得越简单的东西越有味道,丢掉多余的负担在细节上下功夫,才是对品味的最佳诠释。他挚爱的品牌Berluti 便是如此,全新2018秋冬系列继续延续沉静与匠心的静谧,免了一切繁复和可见装饰,以其独特方式展现精湛工艺、利落结构、隐秘细节和丰富的天然质地,一种介乎于雅与痞之间的收与放被演绎的恰如其分。


从炙手可热的选秀冠军到演技可圈可点的荧幕当担,井柏然有摊上机遇的运气,更有时刻准备着抓住机遇的动力和实力。总之,他的人生是有趣的,也有着无限的可能。


弗朗索瓦丝·萨冈曾有这样的名言,“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着平静、童年、杜鹃花。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梦想着乐队、醉生梦死和沃加特。”人往往都囿于自我经历中无法自拔,而像井柏然这样的男人,独当一面,乐于尝试,不曾被设限,只为自己活,是生活的沉静者,也是人生的行动派。在纵横人生的路上,Berluti一直陪伴他,用扎根于历史与工艺之上的创新一直贯穿于它古老而悠远的DNA之中,并打开了平凡生活里的一道裂缝,从这裂缝里涌出的精致优雅,和这钢筋森林里的温热孤勇碰撞,最终汇集成一个打破困局人生,带着灵魂出发的男人形象,在夜色朦胧里尽情驰骋与纵横。


Q&A: 《周末画报》x 井柏然


井柏然 PLAYISM LIFE


蓝紫色麂皮外套、 白色内搭、

蓝紫色麂皮长裤、 棕色ECLAIR皮鞋 均为 Berluti


Q :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

A :我是一个看上去很静,内心澎湃如火的人。毕竟太早进入这个行业,磨平了身上很多棱角,更有分寸感,但是骨子里的倔强,一直有。


Q :以往的演戏经历中,有哪一场戏哪一个人物让你觉得人戏合一?

A :我曾经拼命想演坏boy,到演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实现了。在那里,我演了一个刑警,他身上有一种坏的属性,很痞,脾气十足,但心里充满正义感。所以不完全是全坏的。


Q :你喜欢亲密还是更喜欢独处,对亲密关系有什么要求?

A :我更喜欢独处,两个人应该是心有灵犀的,情感不一定都要用嘴说出来。什么是亲密,就是在你发出信号,对方就会把手伸过来。


Q :最近最喜欢的家居物件是什么?

A :是一个白色毛茸茸的凳子,同样是个设计师的作品,是朋友送给他这个白羊座的生日礼物。


Q :这一次我们拍摄的主题是“纵横人生”,你是如何理解这个主题的?

A :我觉得人生是有趣的充满无限可能的,不要觉得什么都已经成型,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想开了这一点,你就会自由。当初我从烤肉店被抓去比赛,本来是学西洋乐的,然后成了歌手,以后也许会成为一个卖首饰的。去年,我就跟买手朋友冒充买手去巴黎家居展。


Q :Berluti 是一个结合法式优雅和意式的工艺的男装品牌,从早前初识Berluti 到现今成为品牌众多爱好者中的一员,Berluti 最吸引你的是什么?你对Berluti 品牌或者产品的体验与认识有何转变?

A :以前每次我在商场看到Berluti 的橱窗,所有的皮鞋都会让我迈不动步。我就想等我三四十岁的时候,一定要买很多。而现在我到了这个年纪了,Berluti 的单品却年轻化了,而我恰好也更喜欢年轻款。这就是很棒的缘分。


Q :作为Berluti 的忠实粉丝,你平时日常生活中,也时常穿搭Berluti 皮具或者成衣单品。对于此次全新2018秋冬系列,你觉得相较于过往的作品和穿着体验有何不同。你觉得日常时尚衣橱中最值得推荐的是哪些款式?

A :Berluti 的单品总能让我感受到一种多元化的完美碰撞,精致又狂野,优雅而不羁,今年新系列更加自在随性简约,反而让人能够找到最初的纯粹自然…… 有一种,确认过的眼神,你很懂我的共鸣。秋冬款式的话,大衣、毛衣、高领等等,Berluti 这一季的飞行员夹克,领子翻上来的样子很喜欢。


井柏然 PLAYISM LIFE


黑色羊毛针织上衣、黑色羊毛长裤 均为 Berluti


编辑— J 摄影— 许闯 妆发— 张哲纶 at OnTime 制片— 吕然/YUN 文字编辑— Giselle 采访— 细补

服装助理— 张静雯、张点儿 场地鸣谢— 拂一个山坡for sample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