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江疏影 | 重返沪上

江疏影 | 重返沪上

阅读数 4691

今日热度 11

评论
摘要: 午夜时分,江疏影回到上海,睡着的上海、静谧的上海、适合回忆声音和味道的上海。作为洲际酒店品牌挚友,江疏影正是在这片梧桐树下生长的,她像这座城市:你以为她坚强,其实她柔软,我们都因行过的路、经过的事,成为了现在精致而复杂的自己。人生最大的趣味,最深的内涵不正是通过寻觅、捕捉及遇见那些迷人的细节所能带来的非凡感知和体验吗?然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你与这座城,这座城与你更深的了解与互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江疏影半夜才从三亚回到上海,是为洲际酒店宣传片的拍摄而来。那几天的上海,虽说是春天,但中午突然就热昏人,唯有晚上,温度回降,才有丝丝凉意。车沿着淮海中路开,转到瑞金二路—这便是夜晚的上海了,热闹、喧嚣、复杂都凭空消失,魔术一样—下车是118号。


瑞金洲际酒店设有摆渡车,江疏影一路上吹着小风,从瑞金酒店的东大门入花园,眼前两幢楼连成一体,建筑呈独特的L形。这里原是英国商人马立斯及其家族的私人宅邸,始建于1917年,与上海这座城市一样,真正历经过百年,但不孤独,拥有的传奇故事是一时间数也数不过来的。


江疏影在瑞金洲际酒店中餐厅馨源楼长廊漫步

江疏影在瑞金洲际酒店中餐厅馨源楼长廊漫步

漆皮长款风衣Chanel、白色背心Dsquared²


江疏影就是上海人。上海有句俗谚:“先有淡井庙,后有上海城。”“淡井庙”曾坐落在永嘉路旁,庙已不见,井依然完完好好地守在花园南边,有700多年历史,是上海最古老的淡水井,也是上海城区的根源。感觉又回来了。像诗人T·S·艾略特说的:“我们将不停探索,而所有的探索,最终都将归于我们最初的起点,并且生平第一遭了解此处。”


儿时声音和味道

江疏影无疑最适合成为这一支宣传片的女主角,她从小在静安区长大,能想起来的全是声音和味道:自行车“嘀铃嘀铃”声,小朋友在弄堂里的嬉戏打闹声,对门阿姨说隔壁爷叔“拎不清”的训斥声,哗啦哗啦的麻将声,走街串巷牛奶瓶子“当当当”的碰撞声……放学回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当然是油墩子、臭豆腐,想起来都馋到流口水。


江疏影每次回上海,都会给大家点大壶春生煎,三鲜生煎,肉馅里加了虾仁和鸡蛋,那才叫真正的上海好滋味。江疏影爷爷的房子在乌鲁木齐路上,平房,前面有个小院儿,“老房子没厕所,每次上公共厕所,都会去玩一下楼梯,从楼梯的把手上面‘唔’滑下去。现在再经过,常想自己怎么胆子那么大呀。”当年的孩子没有太多玩具,江疏影和小伙伴在近处的弄堂里,玩粉笔,跳格子,拿塑料袋装着布偶娃娃当排球学“小鹿纯子”。


也许在某个的夏夜,能听到吊顶风扇的“呼呼”声,能闻见绿色蚊香的味道,大人讲起过不远处的那栋奢华而神秘的建筑:“……呶,那是蒋介石住过的房子啊。都知道的呀,蒋介石与宋美龄在里面办过订婚仪式的。”如今,可以在瑞金宾馆的名人公馆内看到他俩曾住过的房间,屏风和壁炉保持原样,旧式窗户上的插栓也没变。时间像停止了似的,凝成了一张合照。


关于过往的记忆,成为不断离开、不断回来,不断游走世界,再不断回归故地的理由。每次面向广阔天地的探寻,都始发于家乡,每个人对它都再熟悉不过,每个人对它都有深深的迷恋。时光留给上海的,不止是凝结成乐章的历史风云,时光里那些高贵、理想、天真、隐忍,都留在了上海人的骨子里,让他们无论行走到哪处,都有一种予造梦者陪伴的力量。


梧桐树叶下的地方

江疏影喜欢上海的落雨天,因为睡觉太舒服了,另外还有个原因,是当她从静安公园穿过去的时候,能闻到草坪的味道:“这就像是上海独有的味道,泥土的芬香。”


然后抵达静安寺,江疏影最熟悉的地方,再走个五分钟就是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记得香港作家黄碧云在《丰盛与悲哀》里写道:“他们说是张爱玲的旧居。公寓楼高约六层,电梯幽暗狭小,摇摇上升,犹听得人家的笑语,瞬间又消失。公寓房子毕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房子,门口堆满鞋子和自行车。后门有小露台,站在那里,可以看到上海的黄昏景色,起起伏伏。”


江疏影很喜欢读书,她读起书来特别费神,“喜欢看纸质的,花上半天时间,趴在那里读完。读完后一时间还缓不过来。”看张爱玲的《半生缘》,也看王安忆的《长恨歌》,关于上海的故事,故事里的女生穿旗袍,这多少勾起了江疏影的向往,“总觉得那时的人生像是一场戏,充满戏剧性。”


作为洲际®酒店皇家大使会员, 江疏影惬意入住房间后发现酒店特别准备的欢迎信, 不由地会心一笑

针织条纹背心、针织半身裙 均为3.1 Phillip Lim、

白色背心外套 私物配饰均为 Swarovski


故事中将时光凝结,读书的人置身于美轮美奂的梦境。周遭的一切将简单的事物烘托出满满的仪式感。你知道得越多,你走过的每条路越变得活色生香,它们会因故事变得熠熠生辉。只要用心,时时刻刻都可以开启穿越时空的旅程。


江疏影是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的,记忆最深的是上戏的红楼。


“我们在那里上课,学校请来外教教我们。”只要看到教室门口放了一堆鞋,就知道“表”上课了,“我们开先河的,之前都是戴帽、穿鞋进来的,每个学生带块抹布,先擦地,然后再练功。从我们这届开始,老师要求学生穿黑色形体服,不能穿鞋子,不许戴首饰,也不戴帽子去上课。特别的记忆是在红楼前的草坪上,每天喊‘八百标兵奔北坡’,从这块草坪喊到了那块草坪。”


上海瑞金洲际酒店

上海瑞金洲际酒店


最近常听人说这么句话:有梧桐树的地方才叫真正的上海。江疏影钟情上戏后面的安福路和五原路,是梧桐巨大树叶荫庇下的小马路,里面还藏了一间间旧洋房改成的、私密性极好的咖啡馆。即便在英国留学的日子里,江疏影也不断地怀念着它们。


如今每隔半年回一次上海,江疏影发现上海在变,不停地生长,近乎疯狂地生长,“变得我不太熟悉了,故地重游的感觉—是惊讶。”上海始终像是一本翻不完的书,你总会邂逅浪漫的故事,关键是在于拥有新眼光。


是坚强的,也是柔软的

一旦你决定潜入一个城市的生活里,你就很容易深入到一个城市里。清晨起来,江疏影打开窗户,面前就有小阳台,再前面是树和喷泉。“就像海边打开窗是海,这里打开窗就是绿,心情都不一样。我希望以后的家也有一个这样的小天地。”此刻瑞金二路上已是热气腾腾的烟火气,但转入酒店花园,却呈现另一气象。


拍摄宣传片时,用手就可以触碰到时间:“大理石历史悠久,是有故事的;连窗帘也充满年代感,维持着当年的感觉。它和其他酒店不一样,更有味道。”


建筑将时光浓缩,面对饱经风雨的建筑里,要学会感受、思考和想象,用全身细胞去感受分寸之间的秘密和逸事。才称得上真正有意义的旅行。


江疏影习惯独处,上海女孩从不似想象中的那么柔弱,“我觉得很多事情自己可以处理好的。我也不怎么怕孤独。一个人生活在国外,待在小镇上,那里非常安静,我反倒不喜欢闹,不喜欢吵。爱上这间酒店,也因为它闹中取静。”她变得越来越理智了,越来越清楚自己要什么,越来越懂得自己的感受,连感情的事也不必和闺蜜分享了,一切自己拿主意。


有人说,上海女孩精明:“可精明不是贬义词,我们只是懂得规划,有金融意识。我不愿把钱花在噱头上。这是我的观念。”一直以为江疏影是坚韧且坚硬的,却无意瞥见了酒店床上躺着她随身带的小熊—如今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会带着这只熊。小熊是她的变化,也是她的柔软之处。


上海作家孙甘露在《一个人和一座城市》 中写道:“上海是一个城市,而不是什么人的故乡。或者按我引用过的话:‘它只是一个存放信件的地方。’”


城市留下了,建筑留下了,人们将自己的故事投递其中,从而酝酿出别样精致的佳肴。在熟悉的地方,愈深入愈热爱,才能发现由历史与文化练就的美好,其实无论我们去往哪一处,对待旅行的态度,都要是一种不知不觉下“知”与“行”融为一体的真心,全身心释放自己才能保持一份练达精致。也正如洲际酒店一直倡导的大理念 “知行天下,洲际人生”。当你沉浸于其中,便加入到一段全新的旅途,也开启一种未知的人生,甚至挖掘出的记忆都值得玩味。


在上海的百年建筑里,如江疏影所言:“邂逅了一篇从未间断的故事。处处细节之中流露出百年浪漫的印记。”也像她的故事一样,和这座城市同步呼吸。我们的脚步走过历史的印记,同时留下我们自己的痕迹,两者重叠,便是用已知照亮未知,知行天下。毕竟一辈子就是一场修行,短的是旅行,长的便是人生。


这样的迷恋是超越时间与空间的内心深处的一抹思绪,每个人的思绪都不尽相同。


洲际在全球超过180家酒店及度假村,让你的每一次旅程都能邂逅练达精致的真实体验,或许在戛纳的海滩边,或许在海德公园的数步之遥,或许在阿姆斯特尔河岸旁,或许与罗浮宫咫尺相邻……我们听到一段又一段人生的传奇,感知时光变幻,传奇让我们获得重新上路的动力,也让我们有了回到起点的勇气。


Q&A:

《周末画报》x 江疏影


MW:你常常会住酒店,会对房间有什么特别要求吗?

A:因为工作关系,酒店换得比较多,有时候换到自己“迷失”,不知道身处哪座城市。床总要舒服一点的,不能特别软。晚上待在房间里多一些,躺在床上是最舒服的时刻—还有一点,洗澡时希望有一面镜子。洲际酒店我住过挺多次,每一家都有它不同的风貌。


MW:这次回到上海,有什么一定要去的地方,一定要见的朋友吗?

A:其实在上海也是拍戏,从摄影棚回家,路上要一个多小时,也就不常回去了。很久没和朋友聚了,上海新开了哪些咖啡馆也不知道了。之后我会给自己放一个月的长假,在上海待一段时间。


在瑞金洲际酒店的行政酒廊里,江疏影一边品尝精致甜点一边翻阅上海的故事

条纹露肩上衣 Pinko、皮质长裤 Tod's、穆勒尖头鞋 Tabitha Simmons


MW:在上海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A:我喜欢一个人,晚上10点后,在高架上,边听音乐边开车,四周是高楼的灯光,特别安静。然后拍个照片发朋友圈。我在上海发的朋友圈最多就两样—一是晚上听着音乐开车的照片,一是爸爸烧了一桌菜。每次我回来,都要吃一顿爸爸做的菜,有鸭汤,里面放很多豆制品,有红烧肉、蚕豆、米苋、辣椒炒蛋……那是我觉得最好吃的!


MW:记得小时候的梦想吗?

A:做空姐,小时候看见她们穿着制服、拉着行李箱在候机楼大厅,觉得好美啊。不过前几年聚会的时候,我同学问我:“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说要当明星的?”我居然说过这话?我一点儿不记得了。


MW:如果回到过去,你会对曾经的自己说什么呢?

A:“还好你没去当空姐。”(笑)当演员是我最好的选择。我喜欢表演,演到好戏会特别过瘾,演得不好又会特别失落。


摄影—时邵原@studio 采访、撰文—赵典谦 编辑—Giselle Cao 造型—Rita Shi 化妆—田壮壮 发型—张骁 造型助理—LE、梦洁、Zhou 设计—YiYi

封面造型—白色西服外套 Dsquared²、镶钻连衣裙Temperley London、蜜蜂戒指、樱色耳环均为Swarovski 特别鸣谢 — 洲际酒店品牌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