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黄轩:自身的色彩

黄轩:自身的色彩

阅读数 1993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黄轩品尝了“演员”这个职业所有的希望与失望、愉悦与失落。如今黄轩回望过往,却不愿再重申几乎要将自己击垮的苦涩。“演员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被选择和等待,无论你到什么阶段,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并不是人群中一个特别好的例外,但也不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例外。面对未来的道路,他想要更清晰地聆听自己的声音。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感性的诗人


黄轩不止一次向别人推荐《海边的曼彻斯特》。在拍摄的电影《芳华》的时候,他和电影的摄影指导一起在剧组看完了这部有点丧的文艺片。他喜欢片中这种内敛、节制的艺术表达。“这么一个悲痛的故事,这么悲惨的一个人物,他没有用歇斯底里、很外放的表达,用的都是最节制、最内敛的一种情感表达。我反而觉得这种是很打动人的。”他用一连串的数字表达这种并不外化的情感反应。“比如说人的情感在一个不经意的爆发点,并不是说你遇到了一就一定是二,可能是你到六的时候才把一的反应做出来。导演的表达、演员的表演,一路下来都是那么的克制、内敛,但是深深地揪住人的心,时不时戳你一下,拳拳到肉,所以没有花拳绣腿的东西。我觉得这是在这个时代宝贵的东西。”


条纹衬衣 Sandro
红色西服外套 Valentino
条纹西裤、系带皮鞋均为Dior Homme

条纹衬衣 Sandro

红色西服外套 Valentino

条纹西裤、系带皮鞋均为Dior Homme


作为一名男演员,黄轩对于这种平淡中的人性流露格外敏感。他近来中意的另一部电影《母亲的手记》也是相似的类型。相较于感官刺激的商业片,黄轩更偏爱这些静水流深的文艺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妖猫传》里的白居易一样,黄轩也是一个感性的人。


在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里,黄轩饰演的白居易与大唐留学僧人空海一起,经历了一场探案与历险。黄轩用“禅诗般的电影”形容这部作品。“大唐的诗人与日本来的僧侣,两个人在寻找真相的同时经历了心灵的碰撞,但是最终两个人都得到了心灵的解脱。”


在原著小说《沙门空海》里,日本留学僧空海几乎独自面对幻术与阴谋,而到了电影里,白居易与空海几乎是戏份难分伯仲的双男主,他们性格南辕北辙,面对事物也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状态。


“遇到事情,可能以白居易感性的状态已经投入进去了,但是空海就会说你看到的是个幻觉。因为一些缘由,情感丰富的白居易已经生起了各种情绪,可是那个空海就非常冷静,因为他知道这一切情绪的背后有更大的真相、更可怕的事实。”

黄轩用“伟大的感性”与“伟大的理性”描述这两个角色。“感性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的、环境的、意境的东西就吸引进去,然后一下触及情感和情绪。”他非常爱自己饰演的这个“感性的诗人”。


“因为这样一个感性的人,是完全松弛的,我们在紧张的时候不容易把自己的情感表露出来的。他能这样肆无忌惮地抒发自己的情感,这样多情,他一定是非常的松弛。他身上的松弛并不仅仅属于个人,他展现的是那个时代的松弛。”


白色尖领衬衣 Dunhill
黑色西服 Sandro
腰封西裤 Sans Titre
圆形胸针 Dior Homme
领饰带Craig Green from 10 Corso Como

白色尖领衬衣 Dunhill

黑色西服 Sandro

腰封西裤 Sans Titre

圆形胸针 Dior Homme

领饰带Craig Green from 10 Corso Como


演员的起始


饰演白居易的过程,让黄轩体验了一次“完全的感性”、“彻底的松弛”,他感念于如此的境界对于自己完全像是一个奢望。从小他就是一个“比较内敛,比较拘谨,容易紧张”的人。而小时候随着父母不断在各个城市间停留的经历,让他变得更加内向忧郁。


黄轩的演员之路始于一次残酷的意外。这个一心想成为一个“艺术从业者”的舞蹈男孩,在18岁考学的当口意外受伤,不得不卧床休养半年,对于舞者,这无疑是空缺的、残酷的半年。没法动、练不了功,看着自己与同学的距离被日益拉大,黄轩的心中充满了沮丧。


少年时代的黄轩喜欢迈克尔·杰克逊,也瞄着身为舞蹈演员的母亲的身影,因而也选择了舞蹈。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置身其中的舞蹈行业。“我突然觉得舞蹈这个职业非常短暂,很容易受到外力干扰。这个职业很脆弱,也很危险。”


为了打发时间,黄轩买来一个影碟机,一套一套地租碟看电视剧。《橘子红了》、《人间四月天》都是在那段时间走入了黄轩的生活。“当你整个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很容易陷进一段故事里。”走出这些故事,黄轩觉得自己找到了新的目标—做一名演员。


波点衬衣 Berluti
波点苹果领西服Dior Homme
毛皮翻领风衣 Cerruti 1881

波点衬衣 Berluti

波点苹果领西服Dior Homme

毛皮翻领风衣 Cerruti 1881


他的妈妈并不觉得这是一个现实的梦想,她觉得儿子瘦、脸小,站在台上都看不见。而在电视台工作的姑姑给予了截然不同的反馈。她觉得黄轩的小脸、瘦身材,正是镜头青睐的对象。她给黄轩寄来一套练台词的书。那时候黄轩刚能下床,同学白天上课练功,他练不了,就跑到男生宿舍的天台上练声。读书、念散文,时间长了,黄轩整个人着了迷。


为了应对艺考,他找到当地话剧团的演员为自己辅导。一周上两节课,做表演练习。紧接着就是马不停蹄考试。考北影、考中戏,黄轩都落榜了。还没踏上演员道路,前方的激烈竞争已经尽数铺陈在黄轩面前。


“那么多演员,那么多人,加上我又是一个各种表演学院都没考上的人,其实也是失落、迷茫的。但是,我跟自己聊天,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个职业,不能自拔了。我就觉得只要能从事这个职业就很幸福了。”为他辅导的老师则鼓励他:“黄轩,别担心,你只要当演员,一定会有你的舞台。可能这个舞台不一定是多么大、多么光鲜的舞台,但是一定有你的舞台的。”


这番话带来的鼓舞是巨大的。“当时觉得,哪怕到北京,哪怕没有什么戏拍,将来也会有我的一个位置。哪怕是一个小剧团里,我当个演员也挺好。所以我就坚定地去做这个职业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招生,黄轩听说音乐剧也学表演,就稀里糊涂也去考。“反正哪能学表演我就去。”这一次,他考上了。


黑色衬衣、背带长裤、领带、皮手套、厚底皮鞋 均为 Dior Homme
格纹西服 Thom Browne from 10 Corso Como

黑色衬衣、背带长裤、领带、皮手套、厚底皮鞋 均为 Dior Homme

格纹西服 Thom Browne from 10 Corso Como


原来可以这样演戏


命运和事业最初似乎并不特别眷顾这个满怀热情的年轻人。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黄轩品尝了“演员”这个职业所有的希望与失望、愉悦与失落。他曾经与无数次机会擦肩而过,也曾经意志消沉企图流浪于世界尽头。如今黄轩回望过往,却不愿再重申几乎要将自己击垮的苦涩。“演员这个职业本身就是被选择和等待,无论你到什么阶段,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他用了很长的时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并不是人群中一个特别好的例外,但也不是一个特别糟糕的例外。


拍摄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时,黄轩第一次体会到,“原来可以这样演戏”。娄烨给予了他极大的自由空间。黄轩习惯性地与导演讨论人物,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导演都说,我不知道,这是你家,你随便,你是这个人物,你想怎么演就怎么演。”虽然最终黄轩在电影中只保留下一个背影,但在电影拍摄中,他体会到了表演的真正自由和快感。“没有束缚的,完全即兴的。在演的过程中,我就一直在感叹,原来可以这样演戏。”


文艺电影的拍摄让黄轩体验了表演的自由,电视剧则考验着他的快速反应能力。“电视剧有很长的篇幅,每天要拍很多戏,这其实锻炼了演员的应变能力,对台词和表演的组织和控制能力。你在摄影机前面站的时间越多,就越是有帮助。”黄轩一度非常惧怕古装剧,然而《女医·明妃传》帮助他克服了这一心理障碍。《女医·明妃传》拍到第三天,黄轩仍然感到手足无措。他问导演,觉得自己怎么样。导演说,就像一个现代人穿着古装站在那里。黄轩当时心灰意冷,甚至萌生退意。同组的刘诗诗、霍建华给予了黄轩许多帮助。“因为他们演古装戏很有经验,于是告诉我,首先你的手应该有几个支点,掌握古人大概的架式。还有你说台词的节奏和步履的节奏与现代人不一样,一散一泄就不好看了。”拍了十天,黄轩觉得自己找到了节奏,他开心极了,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演古装戏了。


在他看来,演员道路上走过的路都是一步步累积起来的,没有《女医·明妃传》,也许他就无法演《芈月传》。大概是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电影《黄金时代》《推拿》和电视剧《红高粱》接连面世。媒体用“蛰伏”和“爆发”来形容黄轩,而黄轩却将其视为一场漫长行走带来的结果。“虽然这个步子迈得没有那么大,但是我一直觉得,无论是从业务的经验、能力上,还是从机会、业界的认可度上,我一直在往前走,我是有希望的。”


波点衬衣 Berluti
波点苹果领西服、黑色西裤 均为 Dior Homme
毛皮翻领风衣 Cerruti 1881

波点衬衣 Berluti

波点苹果领西服、黑色西裤 均为 Dior Homme

毛皮翻领风衣 Cerruti 1881


自我催眠


在《红高粱》和《芈月传》里,黄轩演的都是女主角的初恋,一时有了“国民初恋”的名号。然而他庆幸,并没有因为两部高关注度、高收视率的电视剧而早早被框定类型。“演员我觉得什么都得去尝试一下,不用给自己太早定了路,人的性情不断变化,连我自己都捕捉不到性格变化的可探索性和可能性,那又怎么能在自己的职业上早早规划?”


电影《非凡任务》里,黄轩演安插在贩毒集团的卧底林凯。练肌肉、枪战戏……这部电影一度被视为黄轩向硬汉形象靠拢的转型之作。然而让黄轩和剧组工作人员印象深刻的是林凯毒瘾犯了的一场戏。林凯在幻觉中看见妈妈站在床边,为了投入这个状态,黄轩在拍摄前喝了一点酒,躲在角落自我催眠。这个镜头拍得非常顺利。然而等戏拍完,黄轩还在抽泣,导演等了 一阵,觉得必须把他叫醒,伸手拍他,“黄轩,醒来醒来。”黄轩感觉到一种神奇。“不知道怎么可能那个情绪,一个长镜头,大脑一片空白,然后整个人就很在那个状态里。”


他将“自我催眠”视为演员工作很重要的一部分。“人是有这个潜力的,演员的情绪可能更丰富、更感性,他就是要自我催眠。而且我现在也认为演员一定要有很好的自我认知,就是你首先要了解你自己,你要了解你自己是个什么人、自己的性格里有哪些色彩、有哪些特质,一定要大量的时间观察自己。当你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了以后,你才去看剧本、看人物演绎的时候,你才能知道什么东西能够跟你的内在连接起来。然后去添加一些不足的地方,通过想象,通过你平时看到的书、平时经历过的事、别人的事,把它糅进来。这些元素都具备的时候,你就要自我催眠了。你逐渐地进入这个状态,你要相信你的规定情景,相信你的剧情,相信你的对手,相信你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肯定不可能完全相信—但是那一刻其实最基础的一种信念感还是要有的。”


在电视剧《创业时代》里,黄轩一个创业青年,他的理想是改变人类的沟通方式,即使所有人都认为他不可理喻,一次一次地去跟人辩论,一步一步实现。他也随着这个人物变得眼神闪亮,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这是原先并不属于黄轩的特质,然而演完这个人物,像是一抹色彩一样,留在了黄轩的身上。


这是黄轩今年唯一拍摄的一部作品。其余的时间,他都在家休息。他享受这段时光。“这是我刻意控制自己的节奏,我不能让自己一直在工作中不停地转,因为我觉得我就没有养分了。我还是得要有生活,我还是得平时从工作中抽离出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去生活、去感受生活、去旅行、去发展自己的爱好、去阅读,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这个曾经渴望机会的男演员获得了各种层面的认可,获得了工作上的某种自由,同时也忍受着生活中的某些不自由。他开始随时观察自己,提醒自己认清自己接下来的路。“现在的市场这么的多元、这么的丰富,你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演员,这是最重要的,跟别人无关,就跟自己有关。”


酒红色高领针织衫 dunhill
高领拉链衫 Sans Titre
银钉饰西装、字母项链 均为 Dior Homme

酒红色高领针织衫 dunhill

高领拉链衫 Sans Titre

银钉饰西装、字母项链 均为 Dior Homme


MW = 《周末画报》

HX = 黄轩


MW:你说到每个人都有自身的色彩,你觉得你自身的色彩是什么?

HX:我自身的色彩五颜六色。


MW:其实你也是一个感性的人,但没有像白居易那么感性?

HX:我做不到他那样,因为我们的生活、工作给我们太多的束缚。可能美国的演员都要比我们更自在。可能他有一年、两年的时间就准备一个角色。


MW:就像《海边的曼彻斯特》里的卡西·阿弗莱克。

HX:对,在拍《芳华》,我和我们的摄影指导一起看的这部电影,看了我们俩都非常喜欢。然后,这个演员拿了影帝以后,我们都非常开心。开心是因为喜欢的演员被大家认可了,我们认为好的表演被大家认可了。同时,也给了我很多鼓励,就是说我们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关于演戏,我还在一个起步阶段,有太多的路要走,太多的空间还要去成长,太多的情感还要去体验。


MW:与冯小刚导演合作感受如何?

HX:他是一个极其感性的、真性情的人,他可能不会在理论上跟你说那么多,但是他心里非常知道这个电影要怎么拍,这个角色和人物关系他要怎么表现,有时候跟你开着玩笑或者是说着别的东西,他就把他的意思传达了,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一个松弛的导演。


MW:陈凯歌导演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HX:他是一个导师型的导演,会在拍摄中非常严谨、非常认真、非常投入,他的那种投入程度、对电影的热爱,真的是非常影响我们。可以这么说吧,五个多月哪都没去过,天天一大早起来,就安安静静很痴迷地盯着监视器,然后满脑子就琢磨着今天这个镜头、明天那个镜头,每天的喜怒哀乐都取决于这个镜头拍得好与坏。这种对电影的热爱和投入很影响我们年轻人。


MW:现在找到你的剧本是什么样的?

HX:我收到的剧本还挺多元化的,没有一定之规,有正剧,也有偏偶像的剧,也有电影、有反派,有高级智商犯罪的天才,各式各样的。


MW:这样看来以往的角色没有把你的戏路固定住。

HX:大概形象上会有一个大概的感觉,但是生旦净末丑都是以前的分法了。我觉得对于现代艺术、现代电影和角色塑造,这种形式感的东西或者是脸谱化的东西已经逐渐淡化了。你说当兵的,他也不一定都是很健壮的,也有很瘦、很精瘦的;你说英雄一定就是要长得一米八以上才能当英雄吗?不是啊,很多英雄也许就一米五几、一米六,瘦瘦小小,但是他骨子里的东西让他可以撑起这一片天,做出壮举,没有规定。


MW:所以你也没有想过自己未来的戏路?

HX:人的性情永远都在变,你都捕捉不到你性格变化的可探索性和可能性,又怎么能知道我一定只能演什么、我只要演什么?对我来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规划。人性的丰富性是无限的,我也不想早早给自己定一个戏路。


MW:在现在这个时代,作为一个演员要承受的要求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HX:你要想清楚你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演员,这个很重要,你的目标、大方向定了,其实很多东西你就知道怎么去选择和取舍了。因为其实做演员这个职业已经很难了,你要演好一个角色、挑好一部剧,投入进去其实已经很累了,其实没有精力去做别的太多事情。


MW:最近看什么电影?

HX:一部日本电影,原田真人导演的《母亲的手记》。朋友推荐给我的,很温情、很质朴的一种表达。


MW:你是偏爱这种舒缓的文艺片吗?

HX:我觉得商业片是一种观影体验吧。我本身就是做这个职业的,那我更需要一些能触动我、启发我的电影。从平淡中见到人性最深入、最内在的表达,对于演员塑造角色来说当然是更难的。这种从深层次去演绎角色的、深层次去挖掘人性的电影作品里,你能够提取到一些能量和营养。


摄影—许闯 造型—J 采访、撰文—水母 妆发—高建 制片—JJ 助理—Celine 编辑—唐卓伟 封面服饰—高领针织衫、红黑条纹背心、竖条纹西装、字母项链 均为 Dior Homme 设计—小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