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龙母进击

龙母进击

评论
摘要: 新一季《权力的游戏》以无人可挡的气势主导了全球电视文化。与此同时,从在电话服务中心工作到在神秘的西方大陆争权夺利,Emilia Clarke如今已经成为了电视业最具有辨识度的女性面孔之一。在《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第7季不断打破更多纪录的同时,Daenerys这样坚定的角色,是否会超越男人们,成为统治王国的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与她那不似凡人的美貌、性感的光环,还有可以造成巨大破坏的能力一起,Emilia Clarke(Daenerys Targaryen)如今以《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主要演员之一的身份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大批的追随者。哦,也许有些人的心会为了饰演Jon Snow的Kit Harington而颤抖,又或是与Peter Dinklage的Tyrion Lannister一起挣扎受虐,但是没有什么能比得上Clarke那近乎神圣的“龙母”一角,还有她那对受压迫的人们来说救世主一般的存在意义。


而且,在了解到Clarke成名背后的奋斗史时,你会发觉她的魅力只增不减。要知道,刚从戏剧学校毕业就进入HBO的大制作是一回事—直接在史上最大的电视制作中空降为主角之一,又是另外一码事。但,这就是发生在Clarke身上了,2011年的时候,尽管没有多少荧幕经验,她还是得到了《权力的游戏》里Daenerys Targaryen一角。


从那时起,Clarke就成为了这突破历史的电视剧中“龙母”一角的同义词,甚至成功为此获得了两项个人艾美奖提名—对一个在成为权游主演之前,在电话服务中心上班的人来说,这绝对不是什么差战绩。


“有时候我很难相信我到底是有多幸运,” 她曾这样透露道,“这个电视剧给了我几乎所有演员都梦寐以求的人物。曾经我从未想过能成为《权力的游戏》剧组的一员,更别说成为其中的主要担当了。即使当我被告知要去出演Daenerys时,我也没想过这角色会变得这么重要。我真的很开心现在我能以我所爱的东西谋生。”


龙母进击


现如今,已经很难再回想起在《权力的游戏》开播前的电视业了。和它那200项获得的奖项还有无数忠实的全球粉丝一起,《权力的游戏》以无人可挡的气势主导了全球电视文化。从开播至今,它把一切竞争都扔到了脑后—就像飓风扫荡过境一般的无法逾越的评分、阴谋诡计、慑人的暴力元素,当然,还有那成就了Clarke国际性感象征名号的、被过分使用的裸身镜头。


第七季,也是倒数第二季开播—HBO这次将剧集分为了七集,不似从前都是剪为十集。今年的《权力的游戏》向观众保证会双倍那种混沌与内乱的程度,毕竟混乱与阴谋的意味一直是这个末世般的宇宙的重要特质;同时,保证会让大家看到剩下的最主要的三位演员在西部大陆彼此交锋:在君临城的Cersei Lannister、统治着临冬城的Jon Snow、还有在龙石岛的Daenerys Targaryen。


尽管比起大约第五季Dany三雄执政的群龙时期,现在的细节剧情要更瞻前顾后一些,但Clarke表示她敢打赌观众们会对这一季展现的血腥、欲望还有背叛的程度感到满足。


“上一季的战斗场景已经很难以想象了,” Clarke说,“但是这一季会更夸张。这次会有另外一战,(不过)他们还是把它做到了最好。”


她在Instagram上这样说:“我相信这(一季)将摧枯拉朽。”


作为唯一一位有权坐上众人向往的铁王座的女性人物,Clarke饰演的Daenerys必须周旋于整部剧中那些最坏的大男子主义权谋政治家之间。通过Daenerys在血腥残酷的男权社会从一个年轻女孩成长为一名坚定不移地夺回家族权力强势女王的征程,Clarke希望她在荧幕上的逐渐成熟可以启发女性粉丝们去效仿Daenerys,努力从胆怯害羞蜕变为自信自强。她公开称赞了剧中强势的女性角色们—其中包括她马上就要与之相对峙的狡猾女王Cersei(由Lena Heaey’s 饰演)。


龙母进击


新一季《权力的游戏》以无人可挡的气势主导了全球电视文化。与此同时,从在电话服务中心工作到在神秘的西方大陆争权夺利,Emilia Clarke如今已经成为了电视业最具有辨识度的女性面孔之一。在《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第7季不断打破更多纪录的同时,Daenerys这样坚定的角色,是否会超越男人们,成为统治王国的人?


“我从(Daenerys)身上得到了很多启发,试着让自己在生活中变得更加自信、无所畏惧,” 她回想道,“我也比最初的几季里成熟了很多,我们(我和角色之间 – 注)有一种平行的成长轨迹。她的内心变得更强大了,并且她现在知道自己必须得往前进。”


从野蛮的西方大陆脱离出来,30岁的Clarke的个人和专业上的经历也许没有像她在权游中的另一个自己那样暴风骤雨, 却也有着不一样的深厚意味。这部在全球范围内享有知名度的大制作是她初为演员时擦出的第一星火花,而她在此之后一直在磨练、全面提升自己的能力—从和一直容颜不老、肌肉发达的阿诺德·施瓦辛格共同出演《终结者:创世纪》,到主演去年的催泪弹电影《遇见你之前》。


这个夏天,观众们会有机会看到Clarke在一部剧情惊悚片,《石墙中的声音》中的演出,本片场景被设计在了意大利的托斯卡尼区。而后,在明年,她将和从Harrison Ford手中接过Han Solo一角的Alden Ehrenreich一起出演新的星战前传电影。最近,Clarke还被命名为了Dolce & Gabbana The One香水新的形象大使—充分表明了在Daenerys成为王权有力竞争者甚至将铁王座收入囊中的同时,Clarke本人也将这个光怪陆离的娱乐产业征服在了脚下。


MW=《周末画报》 

EC=Emilia Clarke


MW:你前几年的时候说过,《权力的游戏》见证了你的个人成长。你能与我们就此聊聊吗?

EC:成功使你不得不去改变。在拍完前几季Daenerys的戏份、我刚出名的时候,我其实还是有种自我怀疑和焦虑不安的情绪在的。自我妥协并且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这对谁都不容易。如果你又正好特别敏感的话,那就更是了。

但是也就是在那些困难和低谷期,我开始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的生活并且成长为现在这个样子。还有,我想不停地去学习,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为了能更开放更融入到我所做的事(不管是什么)。


龙母进击


MW:第七季《权力的游戏》曾保证说,这一季会是对Daenerys以及其他所有主演来说都特别精彩的一季。你觉得,为什么你的角色被证明是观众痴迷此剧的重要原因呢?

EC:Daenerys是一个强大的女人。她是个领导者、 斗士,还是困境中的生存者。对她来说,最强有力的方面之一就是她结合了男性的力量和女性的感性敏感。她能从其他主角里脱颖而出是因为她的最终目的是纯洁而高尚的—她想要的是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


MW:你把她当成楷模吗?

EC:她对年轻的女孩儿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榜样。Daenerys持有一种高度的自信,能启发女孩儿们自强自立。她这几季一路走来,说的就是一个自卑胆小的女孩如何一步步蜕变成一个强大而坚韧的年轻女性。我认为她是一个很棒的楷模。仅仅从扮演她的角色到从她的经历中吸取经验,我本人就得到了很多的自信和决心。

MW:是否遇到你未曾预想到的好处?饰演Daenerys这样一个角色?

EC:就是有一点疯狂,这样一个我每天都要去了解的人物,就这么被远远地挪开了。(Clarke远远地伸出了她的手臂,表示她觉得Daenerys现在离她有多远)


龙母进击


MW:你有没有过感到很吃惊,在意识到你身为创作一员的《权力的游戏》可以被评价为电视史中最伟大的剧集的时候?

EC:这想起来甚至有点儿吓人!(大笑)我很幸运,当我在那个糟糕的电话服务中心工作的时候,我绝对没想到有一天我能成为像《权力的游戏》这样的大制作中的一员。就算只拿到一个小角色,我都会很欣喜。我从没想过能成为主角之一。这对我来说意味着很多,我也非常感激。


MW:现在还有人在看到你本人后发现你不是金发而感到惊讶吗?

EC:(大笑)他们更多的是惊讶于我比他们预想的要娇小得多(她的身高是‘”,不到cm)。我很想在现实生活中试试金发,每过一段时间我承诺自己我会去做,但是每次我都临场退缩。我现在还有年少时染发的糟糕记忆,都是以失败告终。

我想我是注定要保持棕发的。不过,我是爱戴上金色的假发的。它完全改变了我的面貌,还有帮助我进入角色、进入Daenerys的世界。


MW:朋友有没有嘲笑过你的多斯拉克语?

EC:没有,因为真的很难去记住这门语言,发音也同样很难。第一季的时候,我就在记我的多斯拉克语台词时碰到很多麻烦。我贴了很多写着不同表达方式还有句式台词的便签在我的公寓里。瓦雷利亚语就要简单很多, 因为它更有韵律一些。当你在说多斯拉克语的时候,就好像被你说得词都呛住了一样。

第六季,我又开始要用到多斯拉克语,但是它是那种基本上你离开了片场就基本忘光的东西。但是有一次,我跟一个演员开玩笑,要站在他面前说台词。我说的就是些乱七八糟的多斯拉克语,他还得保持着严肃脸!


龙母进击


MW:你看起来是个特别积极向上的人。这是你自然的状态吗?

EC:我在生活中得到了很多好运,并且我很开心很兴奋我能花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剧组工作。为了新的一季到剧组报道的第一天是特别让我兴奋的时刻,就像是要开启一段新的冒险。

我在剧组交了不少很好的朋友。我很骄傲于我们到现在所做的,还有无数这些年为了这部剧努力工作的人。


MW:此前是否预感你会成功?

EC:我相信的是,如果我努力工作,好事就会发生。我被给予了很强的职业道德,特别是从我妈妈那儿继承的。她从当秘书开始到现在成为全球咨询公司的营销部副总裁。我妈妈每天都努力工作才站到她现在的位置上,而我也有着同样的动力和决心。

但是我也知道,无论你多有天赋,为了得到一部剧还是一部电影的角色,很多的运气也是必需的。父母在起初我十七八岁时告诉他们我要追求演艺事业的时候,就很担心。因为他们知道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不过当他们了解了我的决心,他们就很支持我了。


MW:你什么时候第一次觉得想做个演员的?

EC:我才三岁的时候。我爸爸当时是个剧院的录音师,所以他经常带我去看演出。最终触动我让我知道我想成为一个演员的是当我看到音乐剧《Show Boat》的时候。

从我记事起,我就总是在看剧、电影或是读故事。还有就是,表演是一种感觉非常自然而又有新意的让人满足的东西。


龙母进击


MW:Daenerys之外,有什么其他你扮演的、很喜欢的角色吗?

EC:我很爱饰演《遇见你之前》里面的Lou(Lousia)。我可以做自己,然后做我爱在家乡伦敦做的事情。这部电影的每个部分都做到了。再者,这电影里没什么龙啊、剑啊、大胡子、死亡还有想杀我的人!


MW:《权力的游戏》的日子里,是不是变得越来越难在伦敦街头不被人认出来了?

EC:没从前那么容易了,但是我还是可以比较自由地在公共场所活动的—这对我很重要。比起Peter Dinklage就算穿着泳裤在海滩上走都会被立马认出是Tyrion Lannister,我可要轻松多了。又比如作为Jon Snow的Kit Harington。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我和Kit走在纽约的第五大道上,有那么一大群《权力的游戏》的粉丝向我们袭来。


MW:《权力的游戏》结束之后你有些什么目标?

EC:我想继续在剧院里工作,因为那会帮助我进步,而且我喜欢在观众面前表演。我还会在什么时候去做个音乐剧什么的,因为我很享受唱歌。再看看吧。我大概会做数量相当的好的还有坏的决定,但是命运还有运气也是游戏的一部分。我会依仗我的直觉再看看那会把我带到哪儿。


采访、撰文—Danny Bowman/Interview Hub 图像— Trunk Archive 翻译—Georgina Jiang 设计—小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