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乔·哈姆,人生红毯之路

乔·哈姆,人生红毯之路

阅读数 883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Jon Hamm曾在八年间都是电视节目最爱的、却不上不下主人公的人选。但当他以喜剧开始新的职业生涯后,尤其在《Mad Men》后,人生开始步入正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图集


印象里,那是洛杉矶一个天气格外明朗的晴天。为了去见一位极其在意男装剪裁与品质的大师,我决定换上一件质感不错的亚麻夹克,配一双带穗的乐福鞋——在他之前我没见过有哪位男性对于着装更为挑剔,也没有见过谁在《Mad Men》热映前已经把方巾作为惯常装饰了的。但那天Jon Hamm只戴了一顶NHL的棒球帽,红白格纹衬衫,深色无名的牛仔裤和一双匡威帆布鞋,胡茬荏苒,应该有几天没有剃须。“天哪,你看起来好精神!跟你相比,我就像一位要去接孩子,却半途迷路的乡下父亲。“


在经历了所有的波澜起伏后,他最近决定要花更多的时间待在洛杉矶。但在所有辉煌里,最值得细数的莫过于1960年代Matthew Weiner在纽约广告公司制作的喜剧《Mad Men》(2007-2015),一部声称要将其他同类型剧作都打成注脚的系列。因此,他已经背负盛名。


这是在电视的黄金时代,在最具特色的节目里扮演了最具特色的角色——Don Draper的人,他重新校准了男性气质的标准,重新定义了旧的传统。他是那样迷人,女人都为之欲火焚烧,男人视他为理想型,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推销的尽是谎话连篇。但他的确如此,按他自己的定义来说就是“彻头彻尾的人渣”。他同时也是这个星球里少数保持客观逻辑的存在。“一夜爆红,突然拥有巨大规模的名声,要习惯它并非易事。私底下我其实是个相当害羞的人,我喜欢跟人们一对一地交谈,而且我其实挺不习惯于人们在街头对着我的广告或者图片评头论足,更不要提拿着400mm的镜头对着我。我也感到困惑,为什么在我们的文明社会里会纵容这种现象发生。“


在整个剧的拍摄结束后,Hamm先生和他的拍档——演员兼导演Jennifer Wesfeldt先生分开了18年,因为他申请去了康复中心来摆脱酗酒的问题。在此期间,纽约时报曾经发问:“在演完Don Draper后,他还有自己的生活吗?”。


Hamm先生不愧是好莱坞少数可爱的明星之一——他说他能维系他的职业生涯,全靠为人谦和。尊重他人的时间,他们说的和他们为你准备的一切,他同时也是一名杰出的演员,哪怕《Mad Men》实至名归的艾美奖,拿得姗姗来迟。


而他本人也是典型的西方人。Hamm先生将个人生活列入讨论的禁忌(这是非常个人私密的部分,我认为人们特别容易以小见大或者画蛇添足),但其实他目前还是单身。不过对于这一切他倒是都坦诚以对,哪怕要去每周的治疗课程也都光明正大。“我觉得这些疗程非常有益,英国人往往比美国人来得更加谨言慎行,但当你经历完脱欧事件之后,你也许会改变固有的思维。”


至于在治疗所的生活,他说:“里面的生活五味陈杂,但这是一段额外的、发现自我的体验。人们因为各式各样的缘由来到这里,不单单只是药物上瘾的人。但这里据说有一种魔力,它将你拖出舒适区,打碎全部后甄选出一套全新的。适合你的体系。在这儿,通常人们都会恢复得不错。我认为很棒。”


哪怕只是戴着一顶不起眼的棒球帽,已经迈入45岁的中年,Hamm先生依旧风度翩翩犹如当年在甜心俏佳人里,那个坐在吧台边的乔治,你想象得到的样子他都有。曾有一本女性杂志描述他为“太空人般的帅气”,这里指代的太空人不仅仅只是说长相,呃,是那种令人安心,1950年代的气质跟机长感觉的特质。他的声音低沉温厚,暗示一切都在掌握之后。


今年,他在加利福尼亚的海岸跟他的姑妈一起过了圣诞节假期。很难想象我圣诞想要什么礼物。“我来自一个单亲家庭,节假日一般都是想起来过才过。”他说。他现在住在洛斯费兹,生活在搬去洛杉矶后已经正常了许多,经常可以看到他在当地颇具风情的意大利餐馆Little Doms用餐。


被问及“在一处定居,尘埃落定然后有孩子是在将来的日程上吗。”他摇摇头说无法确定。“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必要的步骤,我也不准备因此而接受一些心理辅导——不过,将来的事谁知道呢。我已经有了侄子跟侄女,我甚至还做过教师,我经常跟孩子为伴,有时候更像是他们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有了自己的孩子,突然远离这一切,会使得这段关系突然断裂,这是我不想成为的人。”


什么是不想成为的人呢?他说有很多人抱怨说,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当下真正渴求什么,然而自己却在社交媒体设置了一块挡板,阻隔了所有新的信息。“年轻的孩子很多想要出来,有些甚至得不到面试机会,除非你在Instagram拥有一定的粉丝基数。当然,粉丝数也不是硬性指标,现在随随便便都买得到10万粉,但当商业公司觉得这很重要时,它才会真的重要。同时,几年后我们回看这段时期的自己,应该会觉得自己很傻。”


在Hamm先生第一次视镜后,得到《Mad Men》的创作者Weiner先生的关怀。“这是个不靠父母,自己成长的男孩”。Hamm的父母在其两岁时就分居异地,他的母亲Deborah在他10岁那年死于胃癌。他搬去跟父亲Daniel一起住,但他为了追逐梦想而卖掉了卡车公司,最后Hamm是被自己朋友的母亲拉扯长大。“我曾经疯狂仰慕我的父亲,因为他跟谁都能畅所欲言。他不仅是个好的倾听者,他同时懂得很多,很会扯谈。我曾经也想变成这样的人。”


庆幸的是,Hamm被送到一所私人院校John Burroughs,那里传授一些董事会课程(他的母亲曾为了缴学费而克扣她秘书的薪水)。“在一开始的几年你需要参与所有的选修课:演讲、辩论、奥数、绘画、体育,滴水不漏。”他在篮球跟美式橄榄球方面相当有天赋,但没想到话剧却是最令他心驰神往的。


正是这种热爱,让Hamm在毕业后再次重返校园当了好几年的客座教授。而那个时候,他的父亲去世了,让他在20岁的时候就变成了孤儿。是他一个堂姐最终劝服他去咨询专业的心理辅导,从此之后他便定期参与一些治疗。“在我失去父亲后,我突然变得懒散,喜欢瘫坐在那儿无所事事,而我家人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所以此时你该怎么办?振作起来去咨询专业的建议。我在一座山顶接受传道,这是一种非常奢侈、常人无法负担得起的项目。但如果你可以,不要犹豫尝试它,必定物超所值。它有点像心灵的健身房。”


在24岁的时候,Hamm搬去洛杉矶,尝试进入演艺生涯。“我决定一直奉献自己到30岁。”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如同好莱坞津津乐道的传奇故事——人们也三不五时将《Mad Men》里的他与Don Draper做对比。Hamm耗费很多年,周旋于廉价薪资的剧本,服务生,甚至色情电影的穿衣工,他定义那段时间是他人生最为昏暗的经历。


当他到30岁的时候,他得到了第一个视镜的角色。我们曾是战士里的Mel Gibson一角。“虽然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我因此赚了很多钱。我觉得行,那我就做。我总算不用每天做狗屎一样的活了。”(本文来源于THE MR PORTER POST)


作者:Mr Richard Godwin、乌龙 摄影:Mr Tomo Brejc 形象:Ms Gaelle Paul 编辑: JJ

(文字、图片均来自THE MR PORTER POST)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