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刘诗诗美成这样子,却不自知

刘诗诗美成这样子,却不自知

阅读数 1498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一个女孩子,美成这样子,而她却完全不自知。”多年前,亦舒这样形容林青霞。而多年后,这句话被用在了刘诗诗身上。很多方面,刘诗诗一反人们对于身处娱乐圈的女演员的既往印象—并不属于让人惊艳的类型,耐得观看。她的眼神里总有种好像和现实的、世俗的东西无关的信息,她脸上的淡然,非常吸引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与沉静的外表相应,她在媒体和公众前似乎也并不善言辞,“长袖善舞”和“情商高”似乎也与她没有关系。胡歌曾在访问中这样说:“我觉得,诗诗是这个圈里难得一见的奇葩。她不像圈内人,没有很大的企图心和虚荣心。能在这个圈里生存的艺人,按照我们当时在学校的说法:都是人精,但诗诗不属于这一类,她是很纯的一个人。”而对于她的众多支持者而言,刘诗诗的可贵恰在于这份不同,用他们的话说,一股清流。


刘诗诗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三色拼接连衣裙、条纹连衣裙、橘色绑带高跟鞋、橙色针织短袜


长成

和很多明星的成名故事一样,刘诗诗走上演员道路,也是一场意外。和同学一起参加电视剧《月影风荷》的面试,同学没入选。站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她反倒被眼尖的导演挑了去。然而拍摄的第一场戏就是一场“灾难”。她去男主角家做客,没有什么表演,台词只有一句“伯母你好”。然而就是这么一句台词,她也不停笑场,把导演急得半死。


后来,回忆起这段故事,刘诗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也坦言,17岁的她并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甚至连电视都很少看。从6岁到19岁,她练了13年的古典芭蕾,一路练到北京舞蹈学院。小小年纪就住校,每天有固定的晨课晚课,让“电视”这个词几乎与刘诗诗的少女时代绝缘。


虽然外表柔弱,但是刘诗诗觉得自己的性格中有老竹子般非常有韧劲的一面,这也许是优美的身形和天鹅颈之外,芭蕾留给刘诗诗一生的馈赠。芭蕾是刘诗诗母亲的爱好。热爱文艺的妈妈从小带着刘诗诗去学芭蕾。最早从业余班学起,小学四年级时,刘诗诗考上了北京艺术学校。10岁的她开始住校,因而早早就独立。每日里绷脚尖、练旋转,汗水像雨一样洒在排练房里。她笑称,练芭蕾的孩子没有童年。在艺校里,刘诗诗当时每天的日常是早功、上课、晚功和至少6小时的专业课训练。考上北京舞蹈学院,训练量更是只增不减。


练舞的人没有不受伤的,腰、胯、脚踝,特别是脚趾甲盖,刘诗诗都伤过,但还是日复一日地坚持下来。磨到哪儿,哪儿破了就继续跳,对少女时期的她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学校实行封闭式管理,每次离开学校要找老师批假条,精确到分。“离开15分钟就写15分钟,一个小时就写一个小时。”在别人看来,这些练舞的经历苦极了,但是当时刘诗诗将其当作一种乐趣,甘之如饴。


如今回望自己从小小年纪就选择的艺术道路,刘诗诗觉得自己当时懵懵懂懂,并没有太仔细考虑过。是为了成名?为了利益?她自己摇了摇头。刘诗诗清楚地记得自己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习时,足尖鞋28块钱一双,基本上每天都要穿坏一双。光是专业装备的损耗量,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当时的同学后来也有去专业院团的,一步步朝着首席舞者往上跳。即便是成为了首席舞者,也不会有太高的收入,可能都不够从小学舞蹈的投入。”


即便在竞争激烈的舞蹈学校里,刘诗诗也并不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她甚至想好,如果跳不出来,就去当舞蹈老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自己不开心。”她将自己身上的淡然归功于遇到了一个好老师。在言必谈比赛和获奖的舞蹈学校,这位老师教会了学生们用不那么功利的眼光去看舞蹈。时至今日,即便告别芭蕾舞十几年,刘诗诗仍然将这段经历视为美好而难以忘记的一段经历。“不管现在跳不跳,它仍然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重要的是学习舞蹈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是吃苦。”


刘诗诗

Hermès 绿色连体泳衣、Loewe 蕾丝高领上衣、Max Mara 绿色高腰半裙

Tory Burch 绿色高跟鞋、AtelierAtelier 镀金耳环


成长

从一位跳芭蕾舞的女孩到荧幕上活跃的花旦,刘诗诗一走又是十几年。如果把这一切变换成电影画面,你会看见那个从芭蕾舞学校歪打误撞闯入纷繁耀眼娱乐圈的女孩,突然变成舞台正中心那个主角,夺目的灯光打在她身上,舞台下是粉丝们的尖叫。


处女作《月影风荷》的导演曾经回忆过,当时他们为了寻找一个适合扮演女主角叶风荷的演员,跑遍了很多学校,然而都没找到合适的女孩。当他们看到了两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的刘诗诗,一下眼前一亮。吸引导演的是刘诗诗脸上纯净的气质,说话时稍稍抬头的姿态。特别是与人交谈时略带忧郁的眼神。与剧中的叶风荷的设定非常相似。


从《射雕英雄传》里隐忍坚韧的穆念慈到《仙剑奇侠传2》中冰冷又炙热的龙葵,再到《步步惊心》中淡雅倔强的马尔泰·若曦,直至《女医·明妃传》里灵动勇敢的谭允贤。刘诗诗在剧中奉献的经典角色大多既不妖冶,也不张扬。和刘诗诗自己的气质一样,她自带一种“人淡如菊”的气质。


她的第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聊斋奇女子》中的小狐妖辛十四娘。清丽脱俗、善良飘逸的辛十四娘让人怜爱。这部剧在四川卫视首播,创下了2007年最高收视纪录。


之后是《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刘诗诗演绎的穆念慈温柔又痴情,她自身的气质更将金庸文字里的淡雅诠释得淋漓尽致。


让更多人记住她是因为《仙剑奇侠传3》中具有双重性格的龙葵。龙葵是千年前姜国的最后一位公主。因姜国灭亡,哥哥龙阳战死沙场而生无可恋投身剑炉炼成魔剑,其魂魄化为魔剑之灵等待着与哥哥重逢。在游戏中,龙葵死时一体生双灵,一个蓝发龙葵,性情温柔,另一个红发龙葵,因怨气重而脾气暴躁。这个角色曾被玩家亲切地称为“小葵”。


在电视剧《仙剑奇侠传3》筹备的时候,龙葵一角就格外受人关注。这个角色具有很高的人气,然而也是最难真人化的。最后选定刘诗诗的时候,游戏迷们既放心又担心。放心的是刘诗诗散发出的优雅气质,与龙葵的公主身份十分契合,但一直给人文静印象的她要表现一个性格暴躁、善妒、妖媚的红色龙葵,对当时年仅20岁的她来说却是个不小的挑战。然而刘诗诗完成了这个困难的任务。一人分饰两角的经历,不仅了却了她想饰演一个“野蛮女友”的夙愿,更锻炼了演技。


《仙剑奇侠传3》还未杀青,刘诗诗就接到《倚天屠龙记》剧组的邀约。在《倚天屠龙记》中,刘诗诗饰演杨过与小龙女的后人“黄衫女子”。在金庸的庙会中,黄衫女子“约莫二十七八岁年纪,风姿绰约,容貌极美”。电视剧中,刘诗诗虽然出场不多,但每次都足以艳惊众人。她赋予角色一种安静的力量。


她在武侠剧《怪侠一枝梅》中与霍建华搭档,在剧中饰演燕三娘。这部剧当时代表了一种古装武侠剧的新尝试。燕三娘是怪侠团体“一枝梅”的成员,她轻功、开锁、过目不忘的功夫各是一绝,加入“一枝梅”前孤傲冷艳,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个人物与刘诗诗以往的荧屏形象相去甚远,明艳之余透着一股洒脱。有粉丝惋惜,虽然《怪侠一枝梅》在当时的播出成绩算是不错,但如果放到今天的平台,也许能让更多人了解刘诗诗的多样面。


好在《步步惊心》中的马尔泰·若曦一角缔造了一个机会,让更多人了解她。现代白领张晓穿越到清朝康熙年间,成为满族少女马尔泰·若曦,她看透所有人的命运,却无法掌握自己的结局,身不由己地卷入“九子夺嫡”的纷争。制作精良、台词华丽、造型用心、人物鲜明,《步步惊心》在2011年是现象级的热播,更在中国台湾、韩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受欢迎。而作为其中绝对的女主角,刘诗诗饰演的若曦更是一个外表平静、内心波澜的“暗涌型”角色。


刘诗诗

Chanel高级珠宝“Coco Crush”系列白18K金镶钻手镯、高级珠宝“Camelia Galbe”系列白18K金镶钻

搭配白色陶瓷戒指、高级珠宝“Plume de CHANEL”系列白18K金镶钻耳环、斜纹软呢粉色外套,粉色蕾丝半裙


刘诗诗

Gucci 印花衬衫、印花长裙

Burberry Prorsum 黑色针织短靴、AtelierAtelier镀白金圆形耳环


挑战

若曦与刘诗诗之间的关系像是互相成就。若曦的人设丰满真实但并不讨喜,但刘诗诗用表演征服了观众。刘诗诗柔和的长相和眼神让这个身处夺嫡之战中心的女子带有一种让人怜惜的温柔。因为这个角色,刘诗诗获得了一系列奖项,真正是“拿奖拿到手软”。


在刘诗诗看来,若曦内心中有很倔强的部分,这让这个看起来柔弱的角色变得立体而丰富。她自己的性格中也有这种很倔强的部分。因为从小练芭蕾,小时候家庭聚会时,经常会有大人说,“来来来,跳一段”。刘诗诗很不开心,冷着脸就走了。回家后父母就责怪她:“大家都这么开心,叫你跳一段你就跳一段呗。”但这个小女孩心中却有自己的执拗:“我这么喜欢的东西,这么珍视,你们却让我随便拿出来耍?”


她一再开玩笑说大家总是被她的外表骗了。虽然外表温和,但是她拥有典型的北京女孩性格。在《那年青春我们正好》发布会上,与她在剧中合作的郑恺说,拍戏中就能感受到,刘诗诗是个地道的北京姑娘。


然而她在生活中确实是个非常温和的人。说起舞蹈带给自己的好形体,她微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自己的状态也被人认为“太板”。不管是对于自己的外表、际遇还是爱情,她都懂得感恩。因为《步步惊心》,她与戏中合作的吴奇隆因戏结缘,并修成正果。婚后的刘诗诗越来越美。爱情是灵药,在刘诗诗身上更是添了恰到好处的火候。她曾经对媒体说,找到吴奇隆是她的幸运。他说吴奇隆演艺生涯走过来,一路沉沉浮浮,吃过不少苦,红过,也低潮过。而自己却一直很顺利,没什么挫折,因而觉得自己很幸运。


而对比《步步惊心》里的若曦,不难看出这种“幸运”背后需要付出的努力:任何时候,任何事件,都不断地去经历,去成长,因此才能“幸运”地避开一些雷区。而她在《步步惊情》中的一段台词大概也是她的人生哲学:也许有一天你会真的明白,你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给不了你的。


从舞者转型大众偶像,也许一部《步步惊心》做到了;但从偶像转型演员,刘诗诗说自己努力了12年。她在谍战剧《黎明决战》中扮演了出道至今最为复杂多面的一个女性。《黎明决战》中的宋红菱高冷、善良、固执。她有不同的侧面,是富家千金,也是医生,更是一个地下革命工作者。身份的多重带来了人物内心的复杂。而作为一个医生和革命者,她又不能太过外放。在整部戏中宋红菱内心的纠结,都流露在刘诗诗的眼神中:训斥手下时的生气,在生离死别时的动容。


说起这部剧的拍摄,刘诗诗坦言“挺难的”。谍战剧的节奏与古装剧不同,刘诗诗因而颇花了一段时间去适应。她因此特别感谢同剧组的王千源与曹炳琨,觉得这些有经验的演员帮助自己熟悉节奏,进入人物身处的环境和内心。她坦言原来自己台词能力并不强,但这两年,也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声音。《黎明决战》中,刘诗诗特意请教了台词老师,钻研年代戏中的人物,学习说话的语态和方式。她将其视为对自己的挑战。而这种挑战未知的经过也让她感受到作为演员的自我价值。


而在今年要上映的电影《心理罪城市之光》中,刘诗诗在影片中饰演女警察米楠,精通痕迹学,擅长通过追踪蛛丝马迹来剖析案情走向。虽然饰演了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饰演女警察对刘诗诗来说还是第一次。片中米楠的台词几乎都是各种术语,这让刘诗诗在拍摄结束几个月后,仍然难以忘记剧中的台词。几个月的拍摄让她与米楠难以割舍,在告别角色的时候,她写下了这样的话:“米楠,以后我不陪你去现场,我知道你也不会偷懒的。”


而在《如果可以这样爱》里,刘诗诗面对的则是更复杂的角色。她饰演的电台主持人白考儿性格敢爱敢恨。剧中第一场戏就是她的丈夫去世。丈夫与别的女人殉情而死,背叛对于白考儿来说已经是灾难。当以为不幸已经可以结束的时候,却不料悲剧才刚刚开始。白考儿与女人的丈夫耿墨池在葬礼上邂逅。面对同样的背叛他们同时选择报复但又同时爱上彼此,注定饱受打击和折磨。对于刘诗诗来说,白考儿是一个非常过瘾的角色。她其实只为追求一份纯粹的爱情,一场赴汤蹈火的爱情。不同于若曦的隐忍、宋红菱的高冷,白考儿的性格是大开大方流露在表面的。这是一个与刘诗诗自己个性反差极大的角色,然而她却乐于接受这种挑战:


“很多难关都是自己给自己设的,所以主要还是得自己克服,不管是压力还是来自于别人的认同感,相信自己能克服,才能前进。”


刘诗诗

Chanel 高级珠宝“Coco Crush”系列黄K细金手镯、高级珠宝“Coco Crush”系列黄K粗金手镯

高级珠宝“Plume”系列耳环白K金镶嵌钻石及珍珠、斜纹软呢外套、斜纹软呢连衣裙


MW=《周末画报》 LSS=刘诗诗


MW:你从小跳芭蕾舞出身,过程是父母为你选择的?还是自己选择的?

LSS:我从6岁开始业余学芭蕾舞,当时是因为妈妈喜欢,就带着我去学。后来学了几年,自己也有兴趣,于是考了专门的学校。从10岁开始,学了9年的专业芭蕾。


MW:当时选择这条艺术道路有没有考虑过,是不是一定能跳出来?与同龄人相比道路是不是变窄了。

LSS:这些当时都没有想过,但是你现在回头再看,学我们这个专业,真的是赔钱的。我们练得最厉害的时候足尖鞋一天要穿废一双,即便给到我们的已经是学生价,比外面便宜很多,仍然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足尖鞋一双块,一天一双。


现在我们班上的同学,真正跳到很高位置的也不多,跳到很高位置,收入也并不高。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喜欢才会学。


MW:当时在舞蹈学校没有去参加各种芭蕾舞比赛吗?

LSS:那时候还好,我觉得我很幸运碰到了一个很好的专业课老师,她会因材施教,不会让你一定要这样做。比如说我们往往会去追求开度,往狠了掰自己。但是这个老师就会告诉你科学的方法,不会让你用力过猛。也是她让我们不是特别功利地追求一些事情。


MW:你的电视形象一直给人温婉的印象,是因为跳舞所塑造的个人气质吗?

LSS:其实你要说起来,哪一个形象都不是真正温婉的。比如说若曦,那是因为时代和背景的限制,她的很多表现都是压着的。


MW:在刚刚播完的《黎明决战》里你演女主角宋红菱。这是第一次拍谍战剧吗?

LSS:我对这种题材没有尝试过,我会觉得很紧张,也很新鲜。就想着尝试一下,希望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MW:谍战剧的女主角一般都不太讨好,因为都是以男人戏为主,你接演这部的时候有没有担心过?

LSS:花瓶是吗?哈哈,没有,因为我看过剧本,觉得人物的设定很饱满,她是一个富家大小姐,也是一个医生、地下革命者。我们拍的时候自己也开玩笑,说太坑爹了把家里都败光了。所以当时并不担心“花瓶”的问题。


MW:如你所说,这是一个性格非常多重的人物,你如何去处理这种层次感?

LSS:更多是把握人物整个的感觉和线路。我觉得拍这部剧最难的一点不在人物,而在谍战戏的节奏感。因为无论是与古装剧还是现代剧相比,谍战剧的节奏都非常不一样。我是靠源哥跟曹炳琨两个演员带着走。


MW:和这两位演员是初次合作吗?感觉如何?

LSS:很照顾我,也体谅我是第一次拍这样一个题材的剧。大家都知道,在面对一个新的题材的时候会有一点不适应,他们就帮我把这种适应期减少到最短。


MW:《如果可以这样爱》里你又演了一个电台主播。

LSS:电台主播是她的身份,这个角色的特别之处在于她很直接,可以和婆婆对着喊的那种。而人物的情感和经历也很复杂,一开篇丈夫就去世了。但是这部剧又是很温暖的。


MW:今年要上映的《心理罪城市之光》里你又演了一个女警察。和你合作的是三个影帝,当时有压力吗?

LSS:没有,但是台词好难背。她是痕迹学家,台词里有犯罪心理学,还有各种术语,电影也就拍了三个月,但台词我到现在都记得。


MW:这几年你突破原来古装剧、仙侠剧为主的模式,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题材和故事,是有拓宽戏路的想法吗?

LSS:接的时候没有考虑那么多,没有想过要怎么样,有什么定位。当时都觉得好啊,没有尝试过,那就尝试一下吧。


摄影—许闯 形象—廖赫 采访、撰文—水母 编辑—唐卓伟 化妆—春楠 using Chanel 发型—陈涛 @东田造型 服装助理—郑小乐、小凇 场地提供—三克映画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