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Pharrell Williams,眼望未来

Pharrell Williams,眼望未来

阅读数 881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Pharrell Williams,这位传奇音乐人,热衷探索、热衷突破固有界限的创作人,与香奈儿,这间时装屋的创始人、永远的缪斯Gabrielle Chanel女士彼时的突破精神何其相似。2017年,香奈儿将本年度命名为“Gabrielle之年”(The Year of Gabrielle),意欲重申其植根于品牌DNA的张力。同样,Williams,与香奈儿相交甚笃、数度合作的音乐人,正越发表现出蓬勃的创作欲望、勇于突破常规的开拓力和眼望未来的强大自信和欲念。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才意识到,那架火箭似乎和当年发射的火箭有着同样的形状……”Pharrell Williams指着香奈儿2017年秋冬高级成衣系列大秀中所设置的巨大火箭,恍有所悟地说道。Williams,这位杰出音乐天才、兴趣宽泛的多面手,于2016年以制片人身份完成了一部口碑极佳的影片《隐藏人物》(Hidden Figures),影片所述的是Katherine G. Johnson等当年为NASA太空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女性人物。


一切看似无关的碎片在某一时刻彼此联络在了一起:秀场中巨大的直指穹顶的火箭装置,秀场的曲目《Rocket Man》,Williams儿子的姓名“Rocket”,他自己的曲目《Rocket's Theme》,制作的影片中寂寂无名的杰出女性们所致力的事业……一切都指向外太空,承载着莫大的勇气和开拓的意志,指向我们未知的领域未知的未来。


继春夏季T台的机械人以来,香奈儿再一次以火箭表达了之于未来的探索力。2017年,香奈儿更将本年度命名为“Gabrielle之年”(The Year of Gabrielle),重申其植根于品牌DNA的张力——在NASA表明发现了可能存有宜居星球的Trapppist-1星系的语境下,在充满了焦虑、不安和愤怒的语境下,显示出了尤为积极、勇敢和富有感召力和向未知领域的拓展欲。


Williams与香奈儿相交甚笃,与这间举世闻名的时装屋之间的合作应了他的一位好友的无心预言。而如若我们回忆,这位热衷探索、热衷突破固有界限的创作人一直拥有一颗无拘无束的心,富有同情,又自由自在,与时装屋的创始人、永远的缪斯Gabrielle Chanel女士的彼时精神何其相似。Williams尤为敬仰勇敢的女性,“我觉得,不循规蹈矩的女性很让人敬佩”,事实上,Williams敬仰所有勇于开拓、勇于突破常规的女性,并乐于为女性一直以来的伟大却鲜为人所知的成就而喝彩。“这一直以来都是女性的世界。”他如此表述。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 羊绒针织外套、小山羊皮皮鞋、鳄鱼皮Gabrielle手袋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黑色银丝拉链外套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羊绒针织外套、层叠项链


MW =《周末画报》 PW = Pharrell Williams


MW:如何评价今天早上的时装秀?

PW:我觉得很棒。但你肯定要继续问我,为什么我觉得棒,对吧。因为刚好这场秀的主题关乎火箭、太空探索和超前意识,真的是很有缘分。这周,有一部新电影正在法国上映,叫做《隐藏人物》(Hidden Figures),我是这部电影的制片人之一。而我儿子的名字恰好叫Rocket(火箭),秀场放的最后一首歌的名字就叫做《火箭男孩》 (Rocket Man)—虽然我儿子不叫火箭男孩。最让人惊喜的,事情就是这一切事物都一齐到来,如此美好,对我个人而言,甚至可以说是魔法一般。单纯从审美角度讲,这场秀仿佛是对于未来的诠释,创作者能够把所有的灵感都如此这般呈现出来,他们所展现的那些衣服廓形就形同未来之物。虽然秀本身没有太长,但却令你感觉如同身在另一个时空,这很棒。


MW:确实,能够在一大早观赏一场这样的秀,的确很让人激动,不过,我们还是回到个人层面—你在成长过程中,可曾幻想登陆月球?

PW:我还没有想过要去火星探险什么的,但我很喜欢模拟体验,任何形式的体验我都很欢迎,比如VR一类的。因为,你现在身在地球,并不在外太空。每次有人说他们想去太空的时候,我都觉得,有太多的因素需要考虑。第一,太空是没有声音的,所以如果你听到了什么奇异声响,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吧。失重感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个小时还好,但是几个小时之后依然失重的话,我简直想象不出这有什么乐趣。你在地球上生活了几十年,重力对你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所以如果真的要经历,做好准备很重要。于我而言,模拟体验就已经足够了。


MW:这也大概是今天早上我们看到的虚拟火箭空间的原因吧。说起太空没有声音,我正好在跟一个朋友谈论。你知道1970年代Voyager Golden Record的项目吧?他们现在又在重新启动了这个项目,召集了全世界数百位策展人。这一次不仅仅只展示声音,还有别的物件,把它们一起发射到外太空。如果你是艺术家或者策展人之一,你会选择往外太空发射什么?

PW: 如果我早一点被问到这个问题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当然可以随机发射一样东西,不过很多人还是会经过深思熟虑。因为,你现在随口说的东西,可能会有人说“哇超酷”。但信息的接收者可能却不这么认为。他可能不觉得微波很厉害,也不认为电动车或者代步器很神奇,还有卡通片、棉花糖……很有可能这一切其实(在彼处)都不存在。那么你所提议和发射的这件东西,对于完全跟我们长相和思维方式都不同的物种及种族来说,不一定适用。


MW:我很理解你的想法。那么你又如何跟人交流呢?特别是有这么多人喜欢听你的作品。你认为他们怎么看待你写的那些歌呢?

PW: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接收到的信息是什么,因为大家都是人类,都有着特定的接收信息的方式。如大调音乐很欢快,小调则很悲伤。鉴于文化差异,有时人们会获得(与你预料)相反的信息。所以,你永远不可能知道。很多时候,我不过是写歌来取悦那些跟我喜好相同的人,有时候他们会大声播放我的歌曲,我心存感激。因为,给一群人创作音乐如同给信息打标签—不管你如何尝试,不过是空欢喜一场。这都是因为执念,有时我们不能确认这种执念究竟是什么,执念就是让事物疯狂传播的原因,你却猜不透这是什么。人们如同天气一样善变,就算天气预报员播报常常是准确的,总有那么一两座城市的天气不按照常规出牌。


MW:大概就是宇宙的旨意吧。

PW:或者海浪?也如此。我们总以为自己能够预测未来,其实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不能就此定论这件事会如何,那件事会如何,我是这样认为的。


MW:那么,你又是如何开始同香奈儿之间的合作的呢?

PW: The Notorious B.I.G.曾谈论香奈儿,那是一首歌曲《One More Chance》的混音版。有时是Puff Daddy,有时是Jay-Z,会跟我讨论这些,我也是由此入门的。(很有趣。)我一直观望着,我很喜欢“双C”的设计,有些时候自己也去店里边消费,买个帽子啊手机包一类的东西,然后,我开始穿他们的毛衣和外套,虽是女款的,不过我不是很在意,我就觉得这是我想要的东西。Nigo给我买了一条他们的男士短裤,很少见的款式,于是,我就开始越发想要更多。虽然香奈儿没有那么多男士单品,我很失望,因为我确实还想再买,我就想:好吧,那我就全都试一下,如果合身我又喜欢的话,那我就买。这就是我跟时装屋关系的渊源。然后,就失控了!我开始疯狂购买香奈儿,女款的。还有首饰,定制的。如果我喜欢的话,我会带去珠宝设计师那里,让他们彻底重新创作一个,有着珍珠、钻石一类的。有时我会拿一条珍珠项链,把它改成玉石的,因为我喜欢玉石的治愈功能。我特别喜欢研究矿石的功效,有些矿石的确对人很有帮助。再后来,我就开始在自己的鞋子上画双C图案,用色粉笔在外套上画图案。有意思的是,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总有一天你会跟香奈儿合作,一起做些什么的。我当时不信。我拥有自己的品牌,不过,当时我完全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请我过去。


MW:你与香奈儿一起合作过多少次了?你更多受到Karl Lagerfeld的创作启发,还是更加受到Coco Chanel本人的启发?

PW:这真是一个好问题。我所听说的关于Coco Chanel的故事越多,我就越喜欢她。她就是一个善于通过自己的双眼观察事物的人,比如,她想创造出一款外套,最后就有了标志性的香奈儿黑色外套。我觉得,不循规蹈矩的女性很让人敬佩,而且,她的品味太好,社会各界都相信她,尽管当时社会对女性仍心存芥蒂。当然,我更熟悉Karl的品味和做事风格,我们暂时尚未合作,不过我很乐意如此。我觉得他应该知道我很喜欢他的设计,他做的一切我都喜欢,我完全是个CC fan。如果他提议合作的话我绝对双手赞成,我自己也很想做珠宝。


MW:今年对于香奈儿而言是“Gabrielle之年”,与此同时,大多数人仍只知道Coco Chanel的时候。那么你是否了解她本人的性格和她的崛起呢?

PW:当然。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品牌带我去参观了香奈儿的故居,当然,他们跟我说,很多时候她都会住在丽兹酒店。她所有做事的理由。她从不做没有理由的事情,她做事有缘由,我很喜欢这一点。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运动外套、运动裤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套头衫、多股串珠项链、Gabrielle 手袋


MW:我并不知道《隐藏人物》由你担当制片,我真的很喜欢这部电影。你大概很有能力诠释这种坚强不屈的小女性?其背景是什么呢?

PW:我也不知道啊,我好像一直被这种女性吸引。很坚强,充满力量,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


MW:电影的故事非常有趣,作为1950年代的女性来讲,她们都属于时代的先驱者。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故事的呢?

PW:她们确实超越了那个时代的大众,却没有超越那个时代的常识。女性一直以来就充满想法和干劲,关于干细胞的某个重要研究就是女性科学家完成的。远程通信也是Shirley Jackson博士,一位女性研究出来的。女性一直以来都在做着出人意料的事情。


MW:电脑的发明其实也有女性的参与,女科学家,如Ada Lovelace参与了第一代电脑程序的编排。实际上很多现代事物都有女性参与,不过人们避之不谈,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一个男性支配的世界。

PW:这不是男性支配的世界,而是女性的世界。这一直以来都是女性的世界,世界上的每个男人也都是自女性身体里诞生而出的。一个女性的世界!


MW:是怎么发现电影中的这个故事的呢?

PW:其实,6年前就跟Katherine Johnson见过一次面,当时尚不知道她的传说。她住在维吉尼亚。直到今天,她仍时常去拜访宇航员,一起工作,尽管已经退休。我们在维吉尼亚还有个组织,叫做“From One Here to Another Where”,专注于科学技术,数学和工程一类的。有些宇航员会过来跟我们的孩子交流,他们来的时候就带来了Katherine,我那时还没听说过她。六年后我的一位合作制片跟另一位制片人开会讨论某个别的话题的时候,在另一个剧本的某一页发现了这个故事。我立马就决定参与进来,因为这关乎好几件重大事物的诞生:第一。女性,三位女性。并没有互相抱怨婚姻不幸,离婚,而是三位在技术领域领先的女性科学家、数学家和工程师。与科学有关,与太空有关,与NASA有关。而我自孩提时代起就狂热痴迷于这些东西。这故事也有关1960年代早期,有关我诞生的维吉尼亚Hampton Roads,也就是说在我出生前年,就在这个地方,这个故事就发生于此。我诞生后3年,Katherine帮助他们发射了火星探测器,也就是说1976年我们就有火星探测了。他们有大概三四十台电脑,因为那个年代的电脑都还意味着需要一个电脑操作员在背后操作,后来才演变成现在用的电脑。所以,当我听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很感兴趣,随着制片人的深入发掘,我越发喜欢这个故事,我们开始到处招人、选角。回想20世纪50年代,Kepler已是奇迹,现在回顾起来都还觉得不可思议。


MW:你做过这么多有趣的了不起的事情,我最感兴趣的是你跟Bionic Yarn合作过,合作中你扮演什么角色?

PW:创意层面,我喜欢探索新方法、寻找不一样的合作关系,用纱线做出不同的小物件。


MW:还有你组织的“国际快乐日”(International Day of Happiness),是只打算组织一次吗?在这个人人变得越发愤怒的年代,我们又该如何庆贺快乐呢?特别是有这么多使人愤怒的事情正在发生。

PW:我们每年都举行。至于如何庆贺快乐,你应该问问你自己,每个人的定义都有所不同。这建立在你自己的个人经历之上。


MW:那么,“国际快乐日”的原初含义是什么?

PW:我觉得,不过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有权利感到快乐,而且每个人都想变得快乐。还有就是变得快乐的可能性,你只需要敞开胸怀,接受它。


MW:另一方面我觉得更多人认为这个世界有越来越多的问题和麻烦。我相信你也跟社会脱不开关系吧。

PW:我很希望自己不是,不过我可能确实是这样的。世界上有70亿人,问题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要做的就只是想办法让那些忧虑的人感到快乐,帮那些追名逐利的人想想除了功利之外的事情,想想他人,想想同情心。那些人的问题就是,除非有什么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否则他们永远没有同情心。如果我们能让这些人富有同情心,考虑事情的后果,这个世界就会变得不同,70亿人就能从此和睦相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半的人类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觉得我们都不应该考虑权利的问题,唯一要考虑的话,也就是考虑自由呼吸的权利。每天都有这么多人逝去,他们可能会告诉你,其实他们很希望继续活下去,当然也可能有的人不愿意回头。这个世界整整70亿人,每时每刻都有人出生、 死亡,如果有人此刻正受到永恒的折磨,你会问他们,他们如何才能苟活下去?这样的人才懂得,何为同情。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套头衫、多股串珠项链、Gabrielle 手袋


Pharrell Williams

Chanel运动外套、运动裤


采访、撰文— 叶晓薇 摄影— Daniel Sannwald 集团时装总监— Tim Lim 第一助理— Willow Williams

摄影助理— Niklas Bergstrand 数码— Jeanne Büchi 妆发— Akiko at Airport Agency

布景设计— Nicolas & Samantha Lanteri at Ofice Neochrome 布景助理— Philippe

制片— Pandora Graessl at Graessl Studio 制片助理— Marcelo Alcaide at Graessl Studio

特别鸣谢— Klaire Chen  编辑—Lulu、冯婧怡、唐卓伟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