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Sophie Marceau——巴黎人的秘密很靡靡

Sophie Marceau——巴黎人的秘密很靡靡

阅读数 1203

今日热度 18

评论
摘要: 感谢春天。身在以巴黎浪漫风尚为启发而塑造的澳门巴黎人综合度假村,我们不由自主地谈论巴黎人的迷人的……秘密。“我从未想到巴黎文化之于全世界而言如此具有影响力。”Sophie Marceau,最广受国人爱戴的巴黎女儿,她的述说闪烁着聪慧,她的述说引领我们迈过了不起的埃菲尔铁塔、香榭丽舍和红磨坊,探访秘密的靡靡,探访靡靡的秘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而巴黎之魅的精神内核,源自自由行走、无拘无束的轻盈灵魂,源自信马由缰、无所畏惧的生活和思索—今天,巴黎人的浪漫和时髦依旧如昨,潇洒率真的灵魂不死,诗意且恣意的思索随着纷涌升腾的香槟酒杯中的气泡一起,升腾。


Sophie Marceau

Versace藏青色连体裤、J.W. Anderson银色金属不对称耳环、Isabel Marant荷叶边高跟凉鞋、Piaget银色手镯


我们的谈论,像是无序地翻阅一部散文集,翻阅巴黎女儿辽阔的精神世界,无关始末。从她钟爱的无从超越的法国新浪潮影片、弗朗索瓦·萨冈年少任性的名作《你好,忧愁》、她最爱的尽管悲惨的文学人物安娜·卡列尼娜,到永永远远的波尔多的葡萄汁酿造物、托斯卡纳的永恒或无所谓永不永恒的阳光,乃至……持之以恒的paparazzi(狗仔队)。一切看似无序,一切又彼此相联、彼此牵系。如Jean-Luc Godard说,一个故事,有其始,有其终,有其中段,但一切无须按序。她,及至巴黎人的精神内核,源自自由行走、无拘无束的轻盈浪漫的灵魂,源自信马由缰、无所畏惧的生活和思索,源自继波伏娃以来巴黎女性对于自我的认可和强大的自信。


所有的……旧或新的碎片,某种意义上,以某种旨意,彼此衔接。一系列举世闻名的文化符号——象征建筑史奇观的埃菲尔铁塔,轻歌曼舞、莺莺燕燕的红磨坊,身为时尚之代名词的香榭丽舍,演绎着今时今日的巴黎之魅;而如若我们回溯历史,那超越世纪的曾经无与伦比的盛况、你我记忆中的崇高的山丘—以司汤达、巴尔扎克、维克多·雨果、大仲马为代表的鼎盛时期的法国文学、成为法国电影之骄傲的新浪潮电影和电影人,今天,承载着强烈的启发意义,担当着巴黎风尚的内里。里子很丰润,外套也一样。


我们的谈论,身在澳门巴黎人综合度假村,周围以巴黎之风尚为灵感的一切令她感到既熟悉又新奇。进而,像是摊开了一张关乎巴黎、关乎巴黎之前世今生的地图。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巴黎之魅,在巴黎女儿Sophie Marceau叙述中,也灿烂,也深邃。是秘密的靡靡,是靡靡的秘密。想一想,她的身后,是伟大的Jeanne Moreau、Brigitte Bardot、Anna Karina和Catherine Deneuve,她的述说,闪烁着聪慧,她的词句,绝对是通往巴黎人集体精神世界的……虫洞。凝望她的眼睛,你将获得体验巴黎的dress code——你进入巴黎人区域的密匙。


Marceau正在写作,为她的下一部电影。她一向热爱写作。写作,可以让她“思考,前往现实生活中永不可能抵达的地方”。写作中的她,无比自由,一如她在托斯卡纳阳光下自在驾行。有时,她孩童式般调皮——以一部低成本的影片《Sophie Marceau piège des paparazzis》,诙谐却强烈地回击了困扰她多年的paparazzi(狗仔队)。


历史的脉络在延进。巴黎街头的时髦絮语依旧如昨,巴黎街角的突如其来猝不及防的拥吻依然绵长。潇洒率真的灵魂不死,诗意且恣意的思索随着纷涌升腾的香槟杯中的气泡一起,升腾。


一切很好,只欠烦恼。你是否羡慕,她和巴黎人的信马由缰式的生活,自由的、了无拘束的生活。


Sophie Marceau

Carmen March 褶皱外套、短裙、Ann Demeulemeester 白色衬衫、Ambush 金属环扣耳环

(地点:澳门巴黎人—巴黎铁塔)


Sophie Marceau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棕色双排扣马甲、Esteban Cortazar 枣红套头针织衫

J.W. Anderson 银色金属不对称耳环、Piaget 戒指(地点:澳门巴黎人—巴黎轩)


# C'est Chic

MW:我知道你正在写作—为你的下一部导演作品。写作,是从1995年(《黎明之颠倒》)开始吗?

Sophie:我也不记得,一直在写作。小时候,我写一些诗歌,是很私人的作品,没有指望它们会被出版。两年前,我刚出版了一本书……


MW:成为作家,是小时候的梦想吗?

Sophie:不,写作比起梦想来,更像某种我的必需,我感觉,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但尤其困难,你知道,我没有完成学业,我中途退学了。


MW:写作,意味着什么?

Sophie:探索,向深处不断探索,去思考,前往现实生活中永不可能抵达的地方,万物易变,只你和一页白纸,一个自由的世界。它有关于回忆。每当回忆的时候,我总发现我没有什么现实生活中的记忆,我非常健忘,而只有写作的时候,记忆会真切浮现在我眼前。很神奇,就像是在现实里,你在“否认”,可写作时,一切恢复如初。我喜欢词汇,喜欢文学,基本上,表述是必需之事。尽管,我向记者讲述很多,我家庭也彼此诚恳,相互分享,但唯有写作能将我带到探索事物真实含义的境界,了解万事万物的本质。


MW:我想到了了不起的法国文学和法国作家……你我此刻身处澳门巴黎人综合度假村,很惊讶这里的,乃至全世界的人们如此向往巴黎风尚(Parisian Chic),乃至巴黎任何的一切。

Sophie:这让我前所未有地感到,巴黎的文化对于全世界而言,有这么重要的意义。


MW:当看到埃菲尔铁塔和香榭丽舍出现在澳门巴黎人综合度假村,是否会让你对巴黎的标志性地标有了焕然一新的感觉?

Sophie:我每天送孩子去上学时都会看见埃菲尔铁塔,每天都能看见埃菲尔铁塔的日出,很美。我不那么容易对美好事物产生厌烦,每每见它,我敬仰它,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日期,有着不同的心情。我想欣赏每时每刻的巴黎之美。来到这里,最好的就是看见人们是怎样看待巴黎,巴黎的影响有多深刻。这就是人们对于巴黎的敬仰。我可以理解,我也很敬仰巴黎,不过我每天都住在那里。但对于这样一个与法国相距千里的地方,看见人们的品味及意识都强烈地被巴黎影响,我觉得这很棒。这是一种与人们交流的有效方式,比如我在CCTV上唱Edith Piaf的《玫瑰人生》,人们竟然都很喜欢这首歌。这意味着文化是全球的,尽管我们说着不同的语言,却对于美好的东西有着同样的感受。


MW:但我相信,不仅仅是标志性的埃菲尔铁塔和香榭丽舍,法国文学、电影、音乐,艺术,皆从不同角度描摹了巴黎风尚,或者说,揭示了巴黎风尚的根源。

Sophie:我想,法国人都是知识分子,喜欢思考一切,做什么事前都喜欢思考一下,比如,为什么要把草莓放在蛋糕上边。从思考出发,你有了设计,有了文化,有了充满细节、分析和含义的文化。我们总想知道什么是真实的。我们思考,我们描述无形的感受,我们做很多的比喻,比如“这男子看起来就像燃烧的星辰”。我们喜欢定义无形,我们确是一群知识分子,法国人都喜欢探索事物的真实含义,这是我们文化以及社会根深蒂固的一部分。这也是我们热衷创作艺术、喜欢赋予艺术某种含义、喜欢支持艺术的原因。我觉得,谈及巴黎风尚(chic)的秘密,是因为大家不喜欢让自己看上去与别人相同,我们非常自我。个体很重要,甚至比社会还重要。当然,要领导这样一个人人皆不同的国家,很困难,法国其实是很难统治的,每个人都会讲,“我不喜欢这个”、“我不喜欢那个”、“我的意见跟你不一样”、“我不想跟你一样”。而恰是独立性及个体性允许了可能性。


MW:最显要的例子,法国电影与典型好莱坞电影是如此不同。

Sophie:是的。中国电影也一样,只要他们不模仿美国。我觉得,中国观众应该很欣赏中国电影才对。全球化发生时,也许导演为了让自己的作品被全世界看到、 被接受,就不得不作出妥协。但我认为,艺术不应允许妥协。


MW:到今天为止,对于法国以外的人们,新浪潮时期的法国电影依然意义重大,那么,巴黎人又如何看待自己的电影传统呢?

Sophie:哦,法国电影人还没有从中完全恢复,依然受新浪潮电影的影响。对我来说,电影的黄金时期是在电影诞生的初期,到了1950年代到1970年代之间,世界各地都有着最好的导演与影院,日本、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那些大导演彼时正当年,François Truffaut、Jean-Luc Godard、Sidney Lumet、黑泽明、Luis Buñuel、Rainer Werner Fassbinder,太多太多。我也喜欢希区柯克,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那段时间的电影业一片繁荣。而今天的法国人太热衷于这一段时间的电影,以至于很难让他们从中脱离。比如 Olivier Assayas,他就非常热爱这段时间的电影,当然,与此同时,Assayas又很自由,你能看到他基于经典的“进化”和自我成长。


MW:你曾与很多伟大的导演合作过,也跟很多才华横溢的新人合作。你的上一部长片《La Taularde》的导演Audrey Estrougo,便非常年轻。你觉得,法国新一代电影人身上最棒的品质是什么?

Sophie:我相信不能一概而论,但Audrey非常具有行动力,作品与身处的社会问题联系很深——不是说艺术家就应该讨论政治,他们至少应该是自由的。她非常具有才华,我看了她的第一部电影,很浪漫,具有强烈的情感。故事千篇一律,重要的是讲述故事的人是谁。她有她自己的观点、自己的性格,我很喜欢。我曾与她见面,一位30岁左右的女性,非常聪慧,思想深邃。她与我谈论她的新计划,她的方式使我入迷,我跟着她前行,讨论她的电影的时候,她是自然而然的领导者。我当时就想说,我想加入你的作品,于是,我们就一起合作了这部电影。


Sophie Marceau

Chloé 白色西装外套、长裤、Isabel Marant 白色单肩上衣、J.W. Anderson 银色金属不对称耳环

Piaget 手镯和戒指、Balenciaga 黑色方头踝靴(地点:澳门巴黎人—巴黎轩)


# Me, Myself & Moi

MW:很开心,我们谈论了对于个体意见和独立的尊重。我相信,某种程度上,波伏娃所倡导的女性主义和独立主张成就了今天法国女性的心理特质。

Sophie:是,如果谈及法国文学,我们拥有很多杰出的女作家,比如波伏娃。我最喜欢的是杜拉斯,她的作品极具活力也非常感性。波伏娃天赋异禀,她更直接,善于解析,杜拉斯则更接近人性。


MW:回到文学的话,让你受触动的第一位作家是谁?

Sophie:太多了。福克纳、托尔斯泰,我也喜欢加缪,特别是他的政治观点,他也是一位很棒的作家。也喜欢弗朗索瓦·萨冈的《你好,忧愁》。


MW:相较于你提到的托尔斯泰的规模宏大的作品,和杜拉斯一样,萨冈在非常年轻的年纪写出了个性强烈的自传体小说,非常精致,非常自我,非常法式。

Sophie: 或许因为作者是女性。今天似乎也不再有以前那种伟大的小说了,像司汤达创作的那般描述庞大历史语境的非常男性化的作品。文学变了,今天的文学也许更加个人。


MW:你最喜欢的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是?

Sophie:很难说,我现在依然喜欢安娜·卡列尼娜,喜欢克莱芙公主(La Princesse de Clèves)。那本书非常美,我很喜欢里边的人物,写于18世纪。其实,相比人物来说我更喜欢书籍本身。我最近读了些什么?Lydie Salvayre,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杰出的法国作家。我也看很多美国文学、斯拉夫文学、俄罗斯文学……可能比法国文学看得更多。幸运的是,我在电影里边扮演过我喜欢的角色。(MW:接受安娜的角色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吗?)不,我在第一时间就接受了,尽管我知道这意味着很大的承担,但当时我可没想那么多,我对角色有着强烈的热情,感谢托尔斯泰,赋予了角色特别的感性。尽管故事略显黑暗,但它拥戴爱情。


MW:和《包法利夫人》一样。

Sophie:《包法利夫人》可真有点儿无趣,我更喜欢于尔·巴贝·道勒维(Jules Barbey d'Aurevilly),他比福楼拜更棒,也许我不该这么说,哈哈。他写了很多作品,其中有一本叫《昔日情人》(La Vieille Maitresse),太美的故事,在法国,太多人读过它。


MW:除了文学和电影,法式香颂也为全世界的人们津津乐道。

Sophie:当然。其实,我对于音乐的接受程度很开放,喜欢各种类型的音乐。我年轻的时候接触的更多是摇滚,我买的第一张唱片是Bob Dylan的《Desire》。那时候我们还在听黑胶唱片。特别喜欢老鹰乐队的《Hotel California》,这些,我现在都还常常在听。我教会我的孩子们去爱音乐,现在,我们经常分享,他们会给我介绍那些我还没听过的音乐,我也推荐给他们一些老唱片。我们分享时间、音乐以及其他的东西。最近一次,他们送了我一张滚石乐队的最新专辑,他们回到了蓝调风格,非常棒,我很喜欢。另一张是Wolfmother,非常摇滚,我也很喜欢。还有一张偏爵士一点——我也是最近才喜欢上爵士,以前都不是很喜欢。


MW:你小时候有偶像吗?

Sophie:从没有。不过那时候我也不太接触文艺活动,我的父母来自底层工人阶级,我没有书可以读,也没有机会去电影院,直到岁之后,才有机会接触这些。


MW:有没有哪一部电影或者作品让你感觉你开始爱上电影和银幕了?

Sophie:我是在开始拍摄电影后才渐渐认识电影的,当我认定这就是我的职业生涯之后我才开始学习影院的一些东西。去认识电影,认识导演,认识不同的国家与文化,着实花了点时间,所以,不是说我很喜欢电影我才想去当演员的。我当时在找工作,偶然被选角导演发现了,他们打电话给我叫我去试镜,我当时还不知道试镜是什么意思。我就这样得到了这个角色,16岁参演一部获得巨大成功的电影。然后就拍了下一部电影,再下一部电影,再再下一部电影……那时候我还很年轻,还坚持去学校上课,如以前一样生活。现在新人都有经理、公关、经纪人、律师,甚至会叫你如何自拍和处理各种关系,和当时完全不同。我感觉自己像是上个世纪的人,那时并没有经纪人照顾我,在我职业生涯的前四年都没有人照顾。我生活在巨大的困惑之中,却要自己面对和处理一切。而我却做到了。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训练,尽管有些严格。今天,我觉得很自由,当新人辈出,我常想提醒他们,慢一点,不要想一步登天,认真思考一下当下发生在自己身上和周围的事情,不要让别人为你作出一切选择。


MW:很法式。

Sophie:哈哈,是的,很法式的做法。


Sophie Marceau

Narciso Rodriguez白色衬衫裙、Nehera 长款马甲、Isabel Marant 荷叶边高跟凉鞋

Missoni 圆形耳环、Eres 黑色内裤、Piaget 手镯和戒指(地点:澳门巴黎人—巴黎铁塔)


# Paris, je t'aime

MW:你能告诉我一些巴黎的秘密吗?比如,你小时候常去哪里游玩?

Sophie:巴黎处处皆美景。我可不是什么旅行社导游,但这是真的。我开着车,到处走,我觉得,从18、19世纪起,巴黎就保持了现在的样子,从未被毁坏。我最爱之处,是巴黎之格局的人性化,它不是很大,人们可以从一个地方走到另一个地方。风景很美,虽然夜景也许不怎么样,但也很美。巴黎没有别的颜色,人说,巴黎的三种颜色是灰色、粉色和蓝色。因为有时候你从灰蒙蒙的城市中走出来,能看见夕阳粉色的云彩与蓝色的天空。因为,如果你仔细看看巴黎的话,巴黎是灰色的。建筑是灰色,街道是灰色。但灰色具有衬托其他颜色的品质,你可以在灰色的映衬中,感受到别的颜色。


MW:最难忘的一次旅行?旅行中,怎样的酒店特质会吸引你?

Sophie:每次旅行的开始都是离开你的房间,离开周围的人们,像打破某种规则。从自己的生活脱离,用新的眼光看待事物,你会意识到世界之大,体验不同观点的有趣。每一次我去到不同的国家或者地方,我总会发现和带回一些新的东西。对我来说,最好的生活体验就是四处旅行,到处探索,认识新的人,尝试新的食物,发现新的颜色,一切皆不同。


MW:上一次的旅行是?

Sophie:托斯卡纳,我跟我女儿去那里待了十天。我带着地图开车,尝试新事物,认识新事物,玩遍了托斯卡纳。佛罗伦萨,真的太美了。当时,在佛罗伦萨的斯特罗奇宫有个艾未未的展览——当代艺术与15世纪的历史遗迹的融合。我很喜欢艾未未作品中充裕丰沛的感觉,他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情,都有深刻的含义在里边。他很敏感,很自由。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艺术家,无论就颜色运用,还是概念表达而言。我能感到共鸣。


MW:更喜欢意大利葡萄酒还是法国葡萄酒?

Sophie:法国酒,绝对。我以前、现在也一直喜欢波尔多,但我最近尝试了一下勃艮第,嗯,也很不错。我爱葡萄酒,非常,对健康很有帮助。也爱尝试各地美食,意大利菜很不错,很美味,但通常吃过一周之后你就不想再吃了,太多面条。法餐才多变。


MW:在意大利旅行时,遇见狗仔队吗?

Sophie:意大利简直是狗仔队的国度!


MW:我想起你去年拍摄的影片,《Sophie Marceau piège des paparazzis》!

Sophie:是的,我小小地报复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帮助。是的,我不喜欢狗仔队,不能说因为你是名人,就要把你的一切展示给大众。现在的人们生活在自拍时代,就连艺术家都会在自己的公寓、浴室自拍,你似乎不太可能跟别人说“我不想讨论我的隐私”。也很难让人们信服,我的确需要更多的私密和隐私。其实,我们已经给得太多了。人们可以评判我的作品,我公开的作品,这是他们的权利,很正常,但也请给我们一点保存私密的时间和空间,好吗?(听译 - Morella Huo)


摄影—梅远贵 时装编辑—Alex Yu 采访/撰文—唐卓伟 造型—Jonathan Huguet 化妆—Anne Guilmard 发型—Bernard Friboulet 摄影助理—蒋堃、王磊 服装助理—贝贝  设计—小黑 场地—澳门巴黎人综合度假村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