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与充满魅力的Jeff Goldblum先生面对面

与充满魅力的Jeff Goldblum先生面对面

评论
摘要: 碰到现已64岁的Jeff Goldblum先生时,丝毫察觉不到岁月在他身上驶过的痕迹,在白人里不算出众的身高却显得苍劲挺拔。在一片开阔的露台,地处好莱坞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建筑之上,他离我们近在咫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是一位美国男演员,经常扮演“古怪”的角色。他的身高194厘米,是好莱坞最高的演员之一。曾经演出《变蝇人》、《侏罗纪公园》、《侏罗纪公园:失落的世界》、《独立日》、《猫狗大战》与《布达佩斯大饭店》等电影。除了电影之外,高布伦也是一位百老汇与电视剧演员。


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

出生:1952年10月22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宅基

职业:演员

配偶:Patricia Gaul(1980-1986)

Geena Davis(1987-1990)

Emilie Livingston(2014年结婚)


当天他踩着考究的乐福鞋,裤脚挽到恰好露出脚踝,波点西服套装配了一根若隐若现的领带。发丝整理得一丝不苟,颜色是介于老式的白蜡与北极狐深灰的毛色之间。他身上透着一股子劲儿,宛若长眠醒来,发现虽已经逝去20载年岁,但自己仍停留在当时。


Goldblum先生不出意料地成为了各大杂志媒体镜头下新的宠儿,引领着上了年纪却有造型意识的人们。“是的,我现在感觉还很年轻,甚至像个正在妊娠期的妇女。“他戏谑道。Goldblum的思想总是带有一种纯粹的魅力,他回答问题永远那样精简,却能命中要害,掷地有声,指引你新的方向,让你的思绪脱离一成不变的桎梏,令人在心中对他拍手叫好。


从1986年大卫柯南伯格先生的科幻惊悚片“苍蝇”里他题为《一只渴望为人的蝼蚁》的演讲,到90年代赫利斯特啤酒广告的文案,他始终是独白的大师。他独特的演绎风格,笨拙却充满魅惑;他对于幽默与严肃中间灰色地带的把控,让他成为古怪的男主人公。有时,他的才华会被同部影片中其他群星璀璨的阵容所黯然失色,但他独一无二的古怪还是被大导演Wes Anderson捕捉到,声称是他创作的灵感源。借助电影《海人生》与《布达佩斯大饭店》,Goldblum开始慢慢有形象上的转变,但无可厚非,这是一种演变与提高。


当他身处在剧组中时,一定倍感压力。“在拍摄布达佩斯大饭店时,我们接管了德国格尔利茨镇上一座妙不可言的旅馆,地处波兰的边界,当时正是数九寒天,”他说,“所有人每晚围坐在一起享用晚餐,Wes 对待拍摄,如同Robert Altman一般,整个拍摄的过程本身像极了一个行为艺术。”Goldblum先生现在致力于Anderson导演的一个新项目中,“关于狗的定格动画”在福克斯公司的分支下面,配音是由Bill Murray(惊喜)和Bryan Cranston完成。他最新的作品《雷神——世界毁灭》在1月已经上映。剧中他饰演漫威电影世界中最年长与睿智的宗师,我认为这个角色非他不可。


在2014年,他与33岁的加拿大籍妻子Emilie Livingston有了第一个孩子取名为Charlie Ocean Goldblum,而那天恰好是美国的独立日。他的妻子是一位体操运动员,曾在艺术杂技项目中获得全美冠军,并在2000年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她目前是一名空中杂技演员和柔术演员,从她Youtube的视频里可以看出她两方面均很擅长。天哪,她竟然还会说法语。究竟Goldblum先生是怎么追到她的?他默不作声,只是笨拙地一笑。他说见到他妻子时,她在他日落大道的健身房做头手倒立,而他自己都无法完成这个动作。


他们夫妻俩互相称对方为Peaches跟Patches(跟他弯曲的胸毛有关)。Peaches一开始非常谨言慎行,“她不是好对付的类型”,当时他心想。同样,在遇到他妻子之前,Goldblum先生从未有过做父亲的打算。然而当她提起想要一个孩子的打算,这段关系开始变得踏实起来。“我觉得她对我说这些的时候,那份坦诚,是把全部的自己铺开在我面前,因此我要予以最真挚和热烈的回应。”


1952年,Goldblum先生出生在匹兹堡的郊外,西霍姆斯特德的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的父亲Harold先生,虽然后来成为了医生,孩童时期却藏着想要成为戏剧演员的渴望。他的母亲Shirley女士,一度曾是电台播音员。他有三个兄弟姐妹,Goldblum从小开始上钢琴课,青年时期疯狂在黄页上找寻需要钢琴师的酒吧。能成为一名爵士乐手是他的第二志愿。每天清晨,他都在浴室起雾的玻璃上写下“拜托上帝让我变成一名演员”的憧憬。在17岁那年,他搬去纽约,并报名参加了梅森尔类的社区剧场,那里的校友包括Messrs Dustin Hoffman和Sydney Pollack。


1971年,由于Goldblum的哥哥Rick死于肾衰竭,低迷的他吸了好几次致幻剂,一次LSD。“它让眼前的所有景致都充满瑰丽与曼妙,但随之而来大脑一片混乱。我不想因此变蠢,我想要与理智如影随形,因此之后我规范自己的言行,严肃对待戏剧生涯。“


他在百老汇一个名为“维罗纳绅士”的音乐剧的合唱中得到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突破,并在开幕式的夜晚失去了他的第一次。“现在想起来,也是祸不单行。”他嗔笑道。三年后他搬去了加州,不仅被Robert Altman先生选为《加州分裂》、和《纳什维尔》的主演,同时被Woody Allen在好莱坞的庆功宴上挖掘,主演《安妮·霍尔》。他也报名参加了一些提高自我修养的课程。“之后,我沉下心来,浸入真正的疗程中去。我过去十年都在与一个相当出色的女人约会,她是Luanda,是我生命中苦苦追寻的具有里程碑式的一页,从一段关系里出来,再进入另一段关系里去。


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


杰夫·高布伦(Jeff Goldblum)


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更适合具备做一个父亲的条件,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年轻。他享受在家的正常作息,九点入睡,并在早晨六点三刻醒来。他们现在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若是不在家中相邻的跑步机上运动,Peaches和Patches会边唱歌边流连杂货店,或者跟它们的爱宠Woody Allen,一只棕红色毛的贵宾犬——总之形影不离。一些都很简单纯粹,但其中却蕴藏着平凡的快乐。尽管接着利润丰厚的大片跟广告工作,Goldblum从不大手大脚。他试图过越来越不依靠物质的生活,他说他的衣服多数都是缝补过的。


Peaches和Patches会分享彼此喜爱的音乐。每天清晨,Goldblum先生通常会花一小时左右练习唱歌,并用钢琴弹奏他喜爱的Fender Rhodes或者Yamaha baby grand。他的儿子坐在他的腿上,戴着父亲发皱的宽檐帽,用他咿咿呀呀的声音伴唱。他童稚的声音,是一剂回春的丹药。“Peaches有着动人的嗓音,我经常听到她沐浴时的哼鸣,这种节奏感与她擅长的杂技应该也有关联。对于一个喜欢惊喜的人来说,她对我来说像是一座有待挖掘的宝藏。


“我期待的生活姿态是丰盈多彩的,而这极大程度上其实取决于我的工作,但你无法指望永远生活在高潮里。”有人曾说过,那让你妻子放弃她的职业生涯,从绳子上走下来,回到家里相夫教子。而我却不这么认为,“哪怕她愿意这么做。她的与众不同,正是我爱她的地方。她在家拥有一整套杂技用的装备,当时我有点吃惊,但我喜欢这种感觉。她的爱好,也会最终变成你的一部分。”(图文来源于THE MR PORTER POST February-March,2017)


作者—Ms Stephanie Rafanelli、乌龙 摄影— Mr Cedric Buchet 形象— Ms Julie Ragolia

编辑— JJ 图文—THE MR PORTER POST February-March,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