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林允:蔷薇带刺

蔷薇,有别于玫瑰,浓烈直接,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丰沛的少女力,正像极了林允,这个野蛮生长的幸运女孩。自电影《美人鱼》中担纲女主角,今年已是她顶着“星女郎”光环的第三年,而林允恰若一株蔷薇,夹着轻曼的枝条盘级而上—《假如王子睡着了》、《战神纪》,刚刚杀青的电视剧《斗破苍穹》和正在拍摄的《彼岸花》,这一长列新作记录着她坚韧的前行。“有吗?三年?那一年我才十八。”一句意想不到的直呼惊叹,让人看到盛名之下的林允,这株带刺的蔷薇。

人满月圆

月盈为满,人和为圆,现下的陈晓,刚刚凭借热播电视大剧《那年花开月正圆》迎来自己演绎事业上的第二个“圆”:时而嬉笑怒骂、时而骄横跋扈、时而又幽默凌厉的“沈星移”一角。要求陈晓在娴熟呈现人物个性之余,就连演起初学的秦腔都要一板一眼甚有神韵,而这于他,依旧是自若处之。回想陈晓在事业上的第一个“圆”,那位《神雕侠侣》里意气风发的青年杨过仿若依旧在目。倏地,曾经的少侠已身为人夫人父,不再是当时青涩的模样,却正应了这月圆花开时分,人满天和的是情是景。

星装周

每年二度的“时装周春运”再次开启,无论是在拗造型的机场还是秀场的亲密互动,因为明星们的带动吸引了无数眼球。

少年映像

也许是明白了成长的不可逆,所以才会惊叹于那些一直葆有少年感的人是如何演绎一张张没有被生活欺负过的脸庞,它可能来自于乐天派的自我解脱抑或就是一种天赋。

李宇春:随意,随异

李宇春,至少,她的表皮是冷的,是静的。经历了最初的自我叩问:Why Me,经历了魔幻(幻灭)十年,经历了势在倾吞一切的粉丝声量,她成为了一位冷静的思考者。她拥有足够的智慧,她拒绝着千篇一律的轻松讨巧的娱乐模式和艺人模式,持守对于音乐性和专辑之完整度的近乎苛刻的追求,担当着创作人的社会责任;她拥有足够的能量,与自我和解;她接受和安抚内心中矛盾的、一度令她纠结的因子,与不完美的超现实的诡异世界握手言和。

自拍新“星”

一年一度的朋友圈摄影大赛即将拉开帷幕,如何突围而出,明星们自有妙招。

友达以上

男女之间有没有纯正的友谊?不管答案是什么,在看到那些多年后依然相伴的异性好友们总有些许感动,超越爱情和友谊感情总是那么动人。

宋茜:唱响新世代

音乐,为宋茜打开了一扇大门,让她成为万众瞩目的亚洲女子流行演唱组合F(X)的队长,让她能在全世界粉丝大喊“VICTORIA”的呼声中舞动歌唱,让她得以在包括表演、时尚、综艺等众多领域拥有自己独特的话语权……出道8年,现在的宋茜,回归了最初的自我。她,正计划用一张属于自己的个人音乐专辑,记录这扇大门之外的繁华与落寞,用旋律记录下真实的感悟:之所以能成为今天的宋茜,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选择”。

一鸣惊人

明明是靠颜值的演员们闲暇之余不忘发挥余热,展示对唱歌的热爱与激情,于是呈现了斑斓奇幻的效果。对于褒贬不一的评价他们不置可否,依然坚持如我。

无涩吴磊

如果说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那么长大的发生,往往是在一瞬间:就像年轻的父母总是错过孩子第一次独自行走的时刻;就像一直喜爱着吴磊的观众,无从回答具体是在哪一瞬,那个穿着肚兜的小哪吒变成了身手敏捷的小杨过,转眼间,又一个不经意,再变成眼前这个17岁的俊朗少年。诚然,吴磊从未离开过银幕,但他的成长,就像影视剧里角色不同年龄阶段的演员交替一般,一个飞快转身,只消一瞬,便已褪去了青涩。

星语心愿

生日对于人的意义可能不止于涨了一岁,也许是一次蜕变、一次新的尝试,或者是一次重生,明星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诠释了生日的意义。

有了baby的baby,并不那么baby

食指和拇指,扣着她的照片,从捏合到张开,拉出一道对角线,颗粒渐变粗大—你我他,是否真的面对,最亲爱的偶像?Angelababy,经年累月担当着偶像的女演员,其形象的无数次复制和抵达,意味着无数次主观视角的输入(误读)。这一刻,我们关掉电源,关掉虚像—见惯了华丽A面,不妨试试静谧的B - side。

宋威龙——颜的2.0时代

一切来得太快,全因宋威龙的颜,只在脱口秀综艺与大型时尚活动中的“一瞥”,就足以叫人难以忘却。这个18岁的少年还来不及细想,只消让自己快速沉浸到“明星”这个还有点陌生的身份之中。大众或贪恋或消费着他的外貌,反而激起他的志气,要证明自己的内在更“有戏”。他身处演绎大环境中,在适应的过程里,逐渐释放出前所未有的真实体验:“演员,演出来的东西要可以给他人情怀;明星的话,是受人瞩目粉丝多。而我,更喜欢演戏。”

星语甜蜜

有人说“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时值七夕季不禁要撒一把狗粮,那些爱对了的明星们是什么样的呢?

桂纶镁 执念

桂纶镁,是独特的存在,她是冷的,是锋利的,是聪慧的,勇敢的。她是粗粝滚落的岩石,是咸味的翻腾的海水;是不随便的花朵,是沿着时间轴流淌的变奏曲。今时今日的电影语域中,她无法被冠以任何标签,或被粗莽地归于任何类别—无论就她的形象或作品中的表现而言。她像一列孤独而全速前行的列车,追求某种去魅化的、去偶像化的演员式的工作方式,试探人性自古以来根深蒂固的复杂度和诸般难以名状,承载和持守着属于作者电影的创作气质……今天想来,她与20世纪初栖居巴黎的艺术家、创造者何其相似—创造,不知疲倦、永不停歇,凭着自由自在的心灵,凭着对于自由和真诚的执念而行走江湖。“我知道时代想要什么,我只是没有选择做在这时代容易成功的电影。”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