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李宇春的菜市场

很久很久其实倒也不那么久以前,画家、作家和音乐家们快乐玩耍在一起,不分彼此,爱戴彼此,分享彼此。不知何时起,范畴,或者说,藩篱出现并存在了。今天,李宇春发起的“菜市场”艺术展中所包含的有关“流行”的独立思考,由一位流行巨星的自我思索出发,显现着足以冲破藩篱的张力。从这一角度来看,不论展览是否刺激了艺术家、激发其对于流行或者消费主义或者自拍文化的反思,也不论策展人是否将此当成命题作文,将展览当作让大众认识当代艺术家的渠道,身为思索者的李宇春都成功了。因为,当一位干净、纯粹、学习能力十足的人物说,开始慢慢来,慢慢思考时,我们可以预见的是:一股带着一群人一起思考与拓宽知识与感受疆界的力量正在蓄积能力飞升。

MARINE VACTH 花容月貌

生于1991年的法国新生代女演员Marine Vacth,有着上天赐予的好身段,纤细高挑,棱角分明的娇小面孔…… 而如果我们熟悉她的作品形象,尤其是她在法国导演弗朗索瓦· 奥荣(François Ozon) 影片中的形象——从令人为之惊叹的《花容月貌》,直到遍布着浓郁惊悚和悬疑气息的《双面情人》。

叶晓薇:《MCQUEEN》

上周纽约翠贝卡电影节上,Ian Bonhôte和Peter Ettedgui两位导演用纪录片《McQueen》重新审视了这位以创意震动权威的时尚反叛分子的复杂生活。

邓伦 顿悟当下

日本摄影大师荒木经惟在 2018 年春天自己的摄影展开幕前接受采访时说,他越来越意识到,真正重要的东西一定会在某一刻消失,就在我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所以要拍下去,要做下去,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里。演员邓伦为此感同身受,他亦失去过 — 生命中重要的所在,那一刻的触动是,失去便失去,既成事实的事情不再追究,而当下的美好同样重要。

宁泽涛 出水,入水

宁泽涛的样子,看上去和从前没什么变化,但又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这种变化不只是年龄的增长,但他显然并不急于表明,那份明朗与安然已稳在眉间。

王子邱胜翊携首张个人EP《ATTENTION!》霸气“上位”!

还记得年少时迷恋的偶像剧《黑糖玛奇朵》吗?那时候,即使多么忍俊不禁的剧情都是我们津津乐道的,那时候的偶像组合“棒棒堂”也是多少人的青春回忆。而自17岁加入组合“棒棒堂”的王子邱胜翊,通过12年的历练,宣告成熟转变。如今,他霸气推出首张个人新EP《ATTENTION!》。无论是全程参与EP制作,还是在舞蹈、创作、填词等方面的突破,给大家展示了一个全方面“上位”的邱胜翊!

杜江21天魔鬼式地狱训练,调皮回应江疏影另类减肥餐

电影《红海行动》大年初一上映以来已突破20亿票房,作为主演之一的杜江为更好的接近角色,开启了21天魔鬼式地狱训练。练得一身好身材之余,遇见江疏影分享的另类减肥餐,还不忘友情的科普了一番,颇为调皮。

遇见赵又廷的甜蜜生活

关于赵又廷,和他的新电影《南极之恋》,总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与他和杨子姗的上一部作品 — 《致青春》(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简称)作比:彼时,一片氤氲的蓝色中,奔向被准许抚摸的海豚前,郑微回身对陈孝正扬起脸庞一笑;而在《南极之恋》中有这样一句台词被导演关锦鹏引用在朋友圈里:有人爱你如生命 — 为之佐证的是,她和他,曾经的郑微和陈孝正,天寒地冻,他们眼神中我熟悉的炙热执拗没有变。

在严冬,“偶遇”春夏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因为《奇葩说》才知道的春夏,节目里这个姑娘的眼神、她的倔强、她的坚持、她的思考和原则,她不经意间露出的落寞神情,一下子就打到了人的心里。为什么叫“春夏”?她说,因为自己的性格比较“秋冬”,叫“春夏”是对自己的一点期望。如此惹人怜爱的解释,让人禁不止想要进一步去探究,却又最后还是选择保持原地,因为不想要去打破那份距离,所以只在一旁静静的守护。

黄景瑜:蜕变行动

靠一部校园网剧《上瘾》走红的黄景瑜,不可避免地,被打上了“小鲜肉”的标签。然而经历了人气的急速上升,他却并没有“趁热打铁”,通过短平快的方式刷存在感,而是略带神秘地“消失了”——其实是“躲”进剧组,用10 个月的时间拍了三部戏:《枪炮腰花》、《红海行动》和《结爱 · 千岁大人的初恋》。一年过去,他回来了,有没有真正从“新人”过渡到“演员”,关卡就在眼前。

昔日“魔鬼”,今日英雄

在 2017 年以前,没有哪个观众会想到,以擅长饰演反派著称、保持精瘦身材、帅到 59 岁的加里·奥德曼( Gary Oldman ),能演史上最著名胖子 — 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 Winston Churchill )。这两个人看起来一点类似之处都没有。然而这个角色已为他获得金球奖、演员工会奖和伦敦影评人协会奖的最佳男演员奖或提名奖,预计本月陆续公布的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和奥斯卡奖提名名单中,也会有他的身影。

杨子姗 伊人之恋淡如水

杨子姗的出道之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就达到 7 亿票房,她是里面当之无愧的女主角,肆意飞扬,可谓起点颇高。但自那之后,细心的观众会发现,她并未“乘胜追击”地活跃在娱乐新闻里,而是沉淀下来,用一部部作品“消磨”自己的时间 — 先是 2017 年底的 48 集电视剧《红蔷薇》热播,春节前还有电影《南极之恋》即将上映,以及去年就让她凭借作品走上戛纳红毯、国内还没公映的《路过未来》 ……说自己是个演员,就真的只凭作品说话,是难得的勇气,更是不凡的耐性,而这令人在告别“青春” 5 年之后,依旧能摒弃一切包装出来的“人 设”,看到作为演员存在的杨子姗。

曾之乔首张个人EP上线,从心「亮了」

曾之乔是谁?她是《我的宝贝四千金》里的黎一弯,《后菜鸟的灿烂时代》里的钟雨棠,《必娶女人》里的郝胜男,《稍息立正我爱你》里的钟少曦……11年来,她坚持在戏剧领域深耕,以至于很多人都只记得她所扮演的角色,却忘了,她还是歌手曾之乔。2017年,曾之乔带着她的首张个人EP《亮了》回归歌坛,从心演绎她的故事。

曾之乔暌违十一年首度发片,《亮了》内地首唱在沪举行

14岁以女子团体Sweety的身份正式踏入了乐坛,2007年,以个人身份开始在戏剧领域深耕,转眼曾之乔出道已有15年,尽管有着亮眼的戏剧成绩单,但大家似乎都逐渐淡忘了她的歌手身份。2017年,曾之乔带着她的首张个人EP《亮了》回来了。1月3日,曾之乔在上海育音堂举办音乐分享会,首度在内地现场演唱EP中的歌曲,以歌声忠实真诚地诠释和表达自己。

陈飞宇:戏梦人生

短短半年前,陈飞宇还是电影《秘果》里的“段柏文”,一个待人接物、与人交谈都极安静内敛的男孩;而在新疆拍《将夜》的两个月,这告别都市、彻底入戏的两个月,让他突然开朗了,变得像“宁缺”一样乐于分享。陈飞宇说: “这不是演戏,是活着,像角色一样活。”他相信当下才重要,不用瞻前,不必顾后。在“星二代”的标签下,他拥有丰盛葱郁的灵魂,他带着一股独有的温和力量,面对所有的怀疑或羡慕:他要自己人生的每一秒都在自己的决定中,他要自己的十七岁精神独立。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