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潘山:春之轮舞

潘山:春之轮舞

摘要: 对于景观设计师潘山来说,春天是一个特别的节点。工作的特性使得他必须追随植物的脚步,耐心跟上自然交替的节奏。建筑、空间、道路,这些要素融于景观,从早春出发,开始一场春之轮舞。

“这是我一年里最忙的时段,因为在景观行业里大量的种植工作都是春天开工,”翡世景观合伙人、主持设计师潘山这样概括他的春天。“通常在春天要抢种一波落叶树,榉树、朴树、樱花……这类树种在3、4月开始爆叶,如果这个时候再种,存活难度很大,因此必须在3月左右就要种下。这也导致我们在春天要跑很多苗圃和工地,一旦错过这个季节就意味着错过植物生长最好的时间。”与其他设计行业相比,景观设计更顺从于四季的轮转,也更贴近自然的规律。我们的采访地点约在长乐路新乐路,时值二月中,道路两旁梧桐树的枝端冒出些绿意。距此不远的东湖路9号(图)也是翡世改造的作品,天气晴好的日子里沿街的平台和露台上总是坐满了人,望着来往的人流,神情怡然。潘山时常被问“翡世”和英文名“FISH”的说法,其实说来也简单,就是“Found In Shanghai”的缩写。潘山和他的合伙人生长于斯,又是大学同学,后来共同带领着团队立足上海,展开实践。


潘山:春之轮舞


采访的地点也是潘山心目中的“宇宙中心”,确切地说是从以田汉广场的三角绿地,沿着富民路、长乐路、新乐路、东湖路、延庆路向外辐射出去的范围,是他生活、工作的区域,因为过于熟稔,于是暗暗有了几条私人珍藏的路线。“延庆路大福里上有个漂亮的转角,从这里进,穿过弄堂就到了淮海中路,右手边会路过赉安洋行设计的淮海公寓,又叫盖司康,是一栋很优雅的大楼。”在潘山看来,他的“宇宙中心”什么时候都美,即便上海的春天稍纵即逝,也能在这几条路上寻到不一样的味道。他用北宋画家郭熙的山水画论来类比于微处容纳的四季,“春山澹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丘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这是古代文人画对设色的讲究。如何只凭黑白就能表达山景中四季的差别?就是靠对光线与植物细节的捕捉。冬天万物萧瑟,夏天枝繁叶茂,秋天的叶子大多丰美低垂,春天的叶子则是萌发的,小而向上,光靠笔法就能展现出这种差异,而郭熙的《早春图》最识其中趣味。如果像潘山那样仔细打量上海的街景,也能从细微处感受到差别,“春天里,巨鹿路上的槐树开始冒芽,每天的绿都有变化,刚开始是嫩绿,过两周是青绿,3月到5月是叶子颜色变化最丰富的时候,到了5月底6月颜色就没那么通透了。”不断地行走,不断地拍照,是潘山握住这些须臾片段的方式,同穿弄堂一样,构筑了他对这座城市体认。


潘山:春之轮舞



翡世新近完成的作品是位于长宁区苏州河畔的北翟路中环立交桥下空间(图),他们以“春风又粉苏河畔”这个应景的标题介绍了这个场地极其特别的公共景观项目。长久以来,桥下空间都给人以灰暗、杂乱、不可进入的印象,一面是上海寸土寸金的用地,另一面是高密度城市对公共活动场所的需求,中环立交桥下空间正是对城市空间复合利用的探索。借助专业的体育场馆运营,这片以火烈鸟为主题的场地已经在1月投入使用,也立刻成了社交媒体上的爆款。“粉”,是多数人到这片桥下空间的第一印象,这种强烈的色彩消解了立交桥的粗犷和冰冷,无论是从哪个角度看,热闹的粉色和火烈鸟生动的表情都与高架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比起列数这个空间受欢迎程度,潘山更愿意讲他对这片场地的策略,“其实第一次看基地的时候,脑子里已经飞快地把设计做好了”。在这样一个重新定义城市空间的项目中,需要面向三个对象:作为开发者的政府、作为使用者的大众和作为设计者的自己,只有当这三点交汇时才可能出现一个恰如其分的作品。但是这三者又有各自的考量,政府需要在效果与造价之间平衡,大众接受与否取决于其能不能理解空间的含义,而设计师当然希望创造一个有实验意味的作品,于是大面积的色彩涂刷成了最巧妙的策略。这片粉色的场地中集合了球场和配套设施、练功房、城市家具和景观,螺旋楼梯随尺度巨大的高架立柱盘绕而上,直达练功房的露台,高架恰好在眼前分支两路,苏州河又在下方静淌,这种高度和视野都是日常生活中不可得的体验,通过各种设计手法被呈现出来。粉色的火烈鸟是整个长宁中环立交桥下最先开放的区段,将来还有其他片区相继开放,同样选取了热烈的颜色作为都市中野性的意象。“既然这块场地以后是篮球场,那么打篮球的人,尤其是男孩子肯定会来。但是我更关心如何吸引这个稳定群体以外的人也能来这里看看走走,只有这样,这个项目在公共性上才是成功的。”


潘山:春之轮舞


同样是在长宁,翡世将近十年前在定西路、愚园路改造的华宁弘基生活中心的语境完全不同。项目所在的区域并不是最时髦的商业地标,但是经年累月也形成了自己的客群和调性。景观设计师对场地的重新整理更接近于“润物细无声”:广场内原有的高差依靠台阶与坡道化解,让整个场地更趋于平缓的变化,对于各种使用者更加友好,也自然地将人流向商场引导。星星点点的景观照明贯穿了整片场地,甚至在小片的喷泉水景中也得到了呼应。项目虽然不大,却无疑是妥帖细致的。除了私人庭院的项目之外,翡世在公共景观上的探索仍在继续。2016年,他们参与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前世博城市广场的设计,这是黄浦世博地块中最后一块未开发的用地,在潘山看来也是最难的一块,“既要延续整个世博地块的肌理,又要呼应黄浦滨江,同时又要保持自己的个性。”当时的方案中用波浪状的肌理创造出人工地形,空间变化丰富之余消解了广场内包括通风井在内的不利因素。这并不是翡世在浦江沿岸唯一的待建作品,目前他们正在参与徐汇滨江腹地的景观项目,在嵌入地块的楔形绿地中尝试都市农耕的构思,再一次地将四季的往复容纳在一枝一叶中。“世博城市广场的项目目前还没有启动,如果现在再做同一片场地的方案,很可能会得出和当时完全不同的结果”,潘山补充说,“做设计就是这点好,会永远向当下学习,顺应时间又对抗时间,所以永远年轻。


编辑 杨杨 撰文 周渐佳 供图 山间影像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