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摘要: 从侧面看,这座建筑像一条船,停泊在港口静待出发;从正面看,它又像在流动的飘带,搅动一池春水;而唯有从天空俯视,才能看到它的全貌:像一个巨大的莫比乌斯环,将音乐裹在期间,任凭游走—又一次,法国著名建筑师克里斯蒂安·德·包赞巴克为音乐打造了一个“家”。

1994年,50岁的包赞•巴克成为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法国人。他极富想象力的建筑风格以其鲜明特色而著称,例如大胆的设计,艺术的表现手法以及他作为水彩画家的创造力。尤其作为音乐建筑设计师和城市规划师,包赞•巴克尤为擅长。现在他的最新作品苏州湾文化中心正式开放使用,其中包括了苏州湾大剧院、博览中心、以及一系列的公共空间。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主体建筑造型犹如神奇的莫比乌斯环


和苏州湾大剧院几乎同期的作品,是位于上海市中心黄金地段“法租界”的上音歌剧院。那里的街道细长,每当夏日来临,两边的法国梧桐伸展出宽阔的枝叶,架起天然遮阳伞;周围布满各具特色的保护建筑,歌剧院坐落于上海音乐学院东北角,文化氛围几乎弥漫在周遭的每一丝空气中。


在上音歌剧院的设计中,包赞·巴克围绕着历史街区做文章,让现代建筑与历史建筑在时空中对话,呈现出一种小而美、优雅诗意的风格。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主体建筑造型犹如神奇的莫比乌斯环


苏州湾大剧院则完全不同。八年前,包赞·巴克第一次踏上项目所在地时,他看到的只有一片荒地,和望不到尽头的湖面,“那时候开始,我们知道,一个体量巨大的城市规划挑战即将来临。”他这样回忆当时的感受。


相比起设计一座剧院,这更像是规划一片城区。在最初的城市规划版图上,可以看到东西线上的城市中轴线,是一条步行就能吸引人群到太湖边的轴线,仿佛是走进了城市的中心,又像一个艺术家做的雕塑景观。“我决定要利用这条中轴线,在湖面上留下一个使人印象深刻的建筑。”于是,包赞·巴克利用中轴线回应场地,通过创造一个“Arch拱门”,也就是最终呈现出的“飘带”,以此打造一个同时面向湖面和城市的窗口。“‘飘带’为行人提供了遮蔽空间,同时行人可以走到‘飘带’之上去发现城市。”他这样说。面向湖面,中轴线的左侧是大剧院,包括歌剧院、戏剧厅、圆形艺文空间,IMAX影院。右侧是博览中心,包括博物馆、展览中心、会议中心,购物中心等商业配套。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包赞·巴克的设计手稿


从顶视图可以看到,“飘带”就像一个连续循环的莫比乌斯环,这个独特的几何形体,构成三维连续的空间形式。在棋盘式的城市布局中,整个建筑似乎脱离了四方路网,漂浮于城市之上。设计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如何从地面到达湖面:当行人走近湖面时,中间呈一个巨大的露台,下沉露台涵盖很多商业空间,为观众提供便利。“通过飘带把所有的建筑连为一体。”这也是包赞·巴克在该设计中最核心的理念。“苏州湾文化中心是一座多功能复合型建筑,人们会问为什么有这么多功能?我想传递的是音乐与城市的关系,在城市里音乐场所是一个城市的象征,但更重要的是能保证市民的公共生活。”


最初在这里看到的那片湖面,给包赞·巴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最大限度呈现湖面景观,苏州湾大剧院并没有采用中国建筑最常见的南北向,而是选择了东西向—当落日西沉,夕阳西下,平静如丝绸般的太湖泛着金光,以最开阔的视野,呈现在剧院大厅高大的玻璃墙外,美不胜收。“我一贯使用连续的竖向的柱子来过滤阳光。”包赞·巴克,在大厅里,他使用了和另一件作品卢森堡音乐厅相类似的细柱,来保证大厅的环形走道同时兼具遮阳性和通透性,“当你走近的时候可以看到湖面,在建筑内部时又感到平静,这会让你产生迷惑:到底是在室内还是室外?走到大厅的露台上可以反复看到湖面,我不想把入口门厅隔离掉,或完全连在一起,所以我想让他们视线上连通,就像音乐一样,人们可以到处漫步。”他这样形容。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为了适应交响乐、民乐、古典乐等多种不同的演出需求,歌剧院内部使用了各种调控声音的设计


在建筑内部,以红、黄、蓝三原色来标识区隔不同功能的大厅:歌剧院采用了黄色,戏剧厅使用蓝色,imax影厅则选择了红色。歌剧院的座席围绕着舞台,像花朵一样向不同方向绽开。仅从视觉感受,这个空间并不像是足够庞大到能容纳1600座的体量,“因为我们将所有露台挑出来近10米,拉近观众席与舞台的距离。”苏州湾文化中心法方项目总负责人、And Studio创始人建筑师王宁这样解释道。


在18-19世纪,剧院作为建筑形式,根据当时观众的社会阶层,而作了池座、楼座、包厢等分隔。此后,随着剧院的大众化,以及社会平等观念的普及,开始强调场内所有观众的视野一致性,观众席越来越平铺,同时也离舞台越来越远。“对于演员来说,和观众的互动越多,收到观众的反馈越大,演员的表演欲也会更加增强,”王宁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设计,找回观众与舞台的亲密感,就好像坐在自家阳台上观看一样。”


在歌剧院的观众席中,甚至可以看到好多个单个单排的座位—观众通常倾向于结伴观看演出,避免单个座位成为理所当然的剧院设计定律。但在这里,声音被放在首要考量的位置。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包赞·巴克的设计手稿


专注于剧院设计多年,设计过多个著名音乐建筑,在包赞·巴克看来,相比观众,他更在乎演出者的反馈—这个和“音乐与建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建筑师得到的最开心的赞扬,就来自于在他作品中演出后真心感到满意的音乐家们。那意味着,他为音乐打造的“家”,给了声音最好的展示空间,让音乐最大限度发挥出其无限魅力。在歌剧院的天顶上,一片点缀着星光的“大叶子”悬在正中央,美观与装饰仅仅只是它的附加作用,而它最主要的功能,是能够更好地调节整个剧院内部空间的声音流向。“在这片叶子上方,视线看不到的地方,有一个活塞一样的移动天顶,用来调整回声,为了适应交响乐、古典乐、民乐等不同风格的中西式音乐演奏。”王宁说。


因为新冠疫情,包赞·巴克相隔6小时时差,坐在巴黎家中的电脑前,通过网络参与他最新作品的落成—苏州湾大剧院的开幕。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期待丰富多彩的文化公共生活的回归,正像八年前他对这个作品的期许一样。


INTERVIEW

With Portzamparc


把音乐装进莫比乌斯环


在设计了如此多的音乐建筑之后,关于音乐建筑,认为最重要的核心是什么?

“音乐建筑”最重要的还是创造一个完美的声学环境,以满足使用者的需求。其次是建筑本身的地标性,音乐厅作为一个汇聚城市不同人群的公众性场所需要体现它的地标性以及城市个性。最后就是“音乐建筑”的场所性,我参与的所有项目都处在一个非常特殊的场所中,苏州湾大剧院目前是最特殊的一个,它见证了这片区域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放眼世界,只有中国才有这样的一个场所。


就疫情对公共空间的影响,特别是苏州湾项目建成后,有什么新的见解?

疫情期间可以让大家更深刻的理解公共空间的重要性,尤其我在巴黎看到很多商店的关闭,人们极度缺乏公共空间的交流,虽然人们用虚拟空间、网络信息交流,但这更深刻的使我们怀念城市的公共空间和公共生活。和家人、朋友聚在一起是不可能被虚拟空间代替的,疫情后更加凸显出公共空间的重要性。


关于苏州湾文化中心对城市未来的影响,有什么期许?

一方面希望建筑可以承担所有被赋予的功能:正式场合的会见,另一方面将来也可以产生很多非正式的活动,聚集,以及市民自愿或非自愿的产生更多公共行为。这种多动能复合型综合体,我们有很好的想法能把多种功能整合在一起。希望这些功能能够激发市民的非正式活动,从而真正激活城市生活。


编辑—杨扬 撰文—SZ 摄影—邵峰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