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摘要: 作为一名生在泉州、“身在其中”的泉州人,青年摄影师郭国柱借作品《泉州》系列,以摄影术重新认识这座城市,探索个体与处于衍变中的空间之间的微妙联络。沿着郭国柱的目光和叙述,我们审视涉过时间之河、在千年之间历经反复空间叠加的“忒修斯之船”。

“忒修斯之船”是一世纪时希腊作家普鲁塔克提出的关于同一性的悖论:“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头逐渐被替换,直到所有的木头都不是原来的木头,那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吗?”


摄影师郭国柱用“忒修斯之船”形容自己的家乡泉州,在泉州,你会觉得历史是一层层叠上来,旧的断桥依然留在江中,新架起的桥就在不远处,很多寺庙、古建都经过了重修,当它的零件都被换过了,它还是原来那艘船吗?它还是曾经那个泉州吗?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泉州》No.03 泉州现有三座钟楼,最古老的是建于 1934 年的西街钟楼,也是 泉州市民心中默认的钟楼。

钟楼高 13.8 米,由留英设计师设计, 具有欧洲风格。

泉州钟楼与东西塔、谯楼等成为古城独特景观。 目前,钟楼的钟由机械钟换成了石英钟。


泉州是闽南文化源头,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在这里劳动生息,周秦时开始经济开发,8 世纪的时候开始了它的黄金时代。从唐代开始泉州从传统农业转向海外贸易,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其大型港口城市的地位于宋元时期升至顶峰,被马可·波罗称为“东方第一大港”。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泉州》No.29 肃清门遗址


1271 年,比马可·波罗更早,意大利商人兼学者雅各·德安科纳(Jacob D’Ancona)曾经到达泉州并记录下了所见所闻,在他的笔下,泉州被称为“光之城”,那有一个很大的港口,城南“整个江面上布满了一艘艘令人惊奇的货船”。这里的居民种族、语言、文化多样,商人无数,“有法兰克人、萨拉森人、印度人、犹太人,还有中国的商人,以及来自该省乡的商人。”


1982 年,摄影师郭国柱出生在泉州永春县一个四周环山的小山村里,这时距离德安科纳笔下的泉州盛世已经过去了700 余年,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个昔日的“东方第一港”也成了中国一个普通地级市,也没有那么普通,这里依然是福建民营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但当年堪比今日纽约的各国商人云集的盛况已经不复存在,只有一些曾经的遗迹还留在这座不断更新的城市之中。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泉州》No.26 永宁古街,一位泥瓦匠家的院子里,摆满了他制作的泉州知名建筑模型;

每天晚上播放电影和街坊邻居共享是他不可或缺的生活娱乐。


郭国柱直到上大学才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往泉州市中心,“那时候更多的是仰望”,后来去外地求学、工作,成为了摄影师。他的摄影关注时间的流逝、空间的转变,尤其关注在城市化进程中被荒废了的乡村。


直到2019 年,受泉州古城办、洄流在地青年行动小组邀请,回到泉州进行驻地创作,他才第一次重新回过头来认真观察泉州,观察塑造了自己的身份和性情的家乡。“对于这座城市的认识,我自认为并不比喜欢泉州的外地人来得多。”在后来发表的名为《泉州》摄影集的作品阐释中郭国柱写道。


“忒修斯之船” —— 摄影师郭国柱 眼中的泉州

《泉州》No.04 泉州钟楼百货商场


他意识到自己对泉州的认识就像对父母的认识差不多,情感上的连接比较强烈,但事实上我们不会去研究他们从小到大的经历,我们只是和他们分享一些共同的记忆,有时听别人讲到关于他们的一些经历。事实上我们对他们既熟悉又陌生。


“我试图借着这段时间的拍摄,通过现有的建筑与景物,了解我这样一个‘个体’与一座‘城市’的内在关联:空间与时间是如何在我身上发生着作用,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决定了我”,我问郭国柱,怎么理解这句话里面的“时间空间”,他说,“我进入了城市,是空间的改变,而这个城市本身有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