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诚品敦南店熄灯,实体书店真的能被轻易取代吗?

诚品敦南店熄灯,实体书店真的能被轻易取代吗?

评论
摘要: 2020年5月31日,是台北诚品敦南店的最后一天。它是全球第一家24小时书店,自1999年全日营运之后再没有熄过灯,持续超过18万个小时。这么多年的时光里,敦南诚品俨然成为台北最独特的标志和风景,也是一代人的精神家园和避风港。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台北诚品敦南店


2020年5月31日,是台北诚品敦南店的最后一天。它是全球第一家24小时书店,自1999年全日营运之后再没有熄过灯,持续超过18万个小时。这么多年的时光里,敦南诚品俨然成为台北最独特的标志和风景,也是一代人的精神家园和避风港。


翻过一页台北:敦南24小时

敦南,是第一家诚品的落脚点。吴清友选中了面向仁爱路圆环的店铺,一楼卖代理的欧洲瓷器与玻璃,地下室则经营着艺术书店与画廊。红砖墙、黄铜把手、Cassina灯具,好一副标致的“贵族相”。这就是1989年,诚品最初的模样。


台北诚品敦南店


台北诚品敦南店“那是整个华人第一次具备中产阶级雏形的时代。我们有了那个雏形,有那样的经济,却没有那样的品味。”林怀民曾如此形容那个诚品刚诞生的时代。


至于影响了台北三十年,同时在书店业界开了先河的24小时营运模式,则源于老敦南最后一夜的18小时不打烊狂欢。不仅有小剧场、雷光夏、伍佰等接力表演,艺术家提供的小玩意儿也在画廊拍卖。那一晚,好像所有的同类都循着气味儿聚在一起,通宵达旦也觉得理所当然。


台北诚品敦南店


再后来到1999年,因着诚品十周年,敦南把全日营运的模式延长到三个月,一连串推出了许多深夜活动,譬如司马中原讲鬼故事,大学教授讲金瓶梅,来吸引夜猫子们的注意。结果,就算当天没有活动,晚上10点至次日2点的人流量仍比一整个白天来得多——这灯一开,就再没关上。


 那个年代,互联网还未走进家家户户,更别提通过一台小小的智能手机知天下。于是敦南诚品,成为了当年夜猫一族的落脚地。他们搭车来找资料与灵感,通过一家书店将自己与外面的世界链接,或是根本不为买一本书而来,而随处走走逛逛就能真的收获某些饱满能量,像美术馆一样。


台北诚品敦南店


台北诚品敦南店有人手捧外文书贪婪,有人为了给照顾的幼儿病患找一本童书而奔波,西装革履的公司高管提早出门一小时,往商业书架前获取每日营养。24小时的敦南,就像是包容着台北人任性的地盘,不论何时经过,总有一盏灯为你把心底的远方照得亮堂堂。


台北诚品敦南店


熄灯前的最后一夜,超过5万名读者来到现场。无数年轻人与大楼合影,他们在大雨中熄灯倒数,与敦南说着:“再见”。对于他们而言,逝去的不只是敦南诚品,更是自己的青春和回忆。灭灯之后,现场的双层巴士缓缓启动,载着读者前往新的24小时书店:诚品信义店。


 下一个阅读时代的开启

在电商平台与电子媒介横行霸道的今天,传统书店倒了一批又一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七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2019年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为79.3%,较2018年上升3.1%,且超过半数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同时,2019年31.2%的国民有听书习惯。


实体书店真的能被轻易取代吗?如果大家买书只需要在网上购买就行了,可是却又出现了另一种形态的书店。


台北诚品敦南店


诚品这三十多年一共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实验。首先,是循着快消行业的营销推广方式,通过下发工作单模版到店员手中,来规范门店的陈列标准化;热点营销也采用“总部统筹门店落实”的方式执行。第二代从敦南店开始,将非书商品引入书店,但书与非书之间的布局隔阂尚未被打破。三代店,则以成功拿下了24小时模式的信义店为代表,凭着“诚品生活”的品牌概念,将入驻的第三方品牌印记弱化,更以此突出了诚品所要建立的文化与生活美学指标。之后更是开菜场、开酒店,乐此不疲地将生活的方方面面玩弄于股掌之间。


台北诚品敦南店


诚品,让书融入关于生活的想象空间中,成为质感的一部分。相比起赚钱,培养顾客的阅读习惯才是首要目标——这也是诚品经营的核心策略之一。文化与商业的博弈,之于诚品,是内部面临的困境,也是引发外部讨论的话题。


 吴清友先生办书店,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要尊重每一个走进来的读者,让书店成为一个不歧视、公平的美好空间,也希望每个进来的读者在走出去的时候,能变得不太一样。走进来的这个人,他不只是一位顾客,他还是一个人,当能从看待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便是独立书店的思考方法了。


台北诚品敦南店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代官山的茑屋书店(Tsutaya Books)。这家书店已经成为许多人去日本旅行必然要前往朝圣的一家书店,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家书店几乎代表着一种独特的生活品味,即便不买书,在里面逛一逛出来也顿觉神清气爽。


实际上,茑屋书店的发展历史也很能说明各种商业模式不断迭变的有趣历程。最早茑屋只是日本一家最大型的DVD租借连锁店,掌握着货源和价格的优势。但是到了90年代末,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原本事业重心在DVD租借服务上的茑屋逐渐遭遇发展瓶颈。 


2011年左右,所有线下DVD租赁生意已是江河日下,这直接导致了茑屋的被迫转型,创始人增田宗昭便想重新回归到书店的生意。可能听起来会觉得很荒谬,做DVD不行,怎么会想要改回去做一项更古老的生意呢?


书店


增田宗昭在一次访问中提到过,为什么茑屋书店反而可以不惧怕网络购物的挑战?那是因为他相信,只要实体空间能够非常完整地传递出自身的品牌价值,那就不需要担心虚拟购物环境可能带来的挑战。


诚品、茑屋的特殊,或许就是让不同的人都在这里找到了一种亲切、一种安全和尊重。

 

编辑 — G

撰文 — LU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