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

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

评论
摘要: 谈起建筑,总是让人产生理性、坚硬的联想;但同时,一座建筑从无到有的过程,又必然需要想象力的参与。对于建筑师来说,如何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往往是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座充满想象力的建筑,带来的不仅是安全感的空间,还有另一种感知体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谈起建筑,总是让人产生理性、坚硬的联想;但同时,一座建筑从无到有的过程,又必然需要想象力的参与。对于建筑师来说,如何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点,往往是他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一座充满想象力的建筑,带来的不仅是安全感的空间,还有另一种感知体验。


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

丹麦建筑事务所BIG设计的垃圾发电能源工厂


东京立川的富士幼儿园可能是近几年在中国最广为流传的教育建筑。在各种文案中,幼儿园因为标志性的大屋顶而被昵称为“甜甜圈”,其中传达出的可爱意向与孩童们在屋顶上尽情奔跑的身影结合在一起,成了对童年近乎完美的注解,也成就了它“前所未见的最好幼儿园”的称号。屋顶是幼儿园最重要的活动场地,场地中既有的百年大树从屋顶中伸出,围绕着树木做了大量防护网来确保孩子的安全;幼儿园的室内没有分隔,没有边界;不为校长设独立办公室,孩子们可以随时随地和校长交流……我们对这座建筑的喜爱与向往,很大程度上在于它打破了类型化幼儿园传达出的固定印象:各种扶手、栅栏维护下的尖顶城堡、卡通配色、塑胶材质、成人与儿童被区分对待;相反,这样一座幼儿园一定程度上还原了我们所在的真实世界,充满挑战的同时也充满小心翼翼地保护,所以才创造出一种对待孩童所少有的开放性与丰富性。


富士幼儿园是由一对夫妻经营的手冢建筑事务所设计的,他们育有一对子女,与孩子共处的日常生活触动了他们重新思考幼儿园的既有范式。富士幼儿园曾荣膺国际经济合作组织(OECD)评选的世界上最优秀的教育建筑,而更有意义的是,它的影响力改变了日本幼儿园建筑的设计标准,建筑师手冢贵晴开始参与设计标准的编修,这无疑激励着更多的人共同反思这一类型的建筑。建筑师马岩松在介绍MAD建筑事务所近期的幼儿园作品时也谈到,“我理想中的幼儿园,不应该是主题乐园或者宠物店,首先它应该是客观真实的,然后它还应该超越现实,提供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这座建筑用漂浮的屋顶连接了四合院、现代建筑、古树这些场地内看似冲突的元素,在保持各自真实性的前提下共同存在着,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们会更全面地认识城市为何,社区为何,历史为何。


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

横滨港项目将客运流线的推演融入了建筑设计


这两座幼儿园的共性在于为幼儿园—这一有着既定印象的建筑类型带来了新的可能,这不仅仅是建筑形象上的改观,而是对孩童、家长、教育者们在认识上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我们不妨将这样的创新进一步扩大到其他类型的建筑中,不去预设它们的界限,而是问哪怕最无趣、最功能性的空间中是否还存在别的可能?


1995年,横滨市为横滨国际客运码头组织国际竞赛,作为日本第二的人口大市,希望用这座建筑重新定义客运码头与滨水区。这次竞赛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660件参赛作品,也是日本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国际建筑竞赛。彼时年轻的西班牙建筑事务所FOA从数百件作品中脱颖而出,以形似地形的设计赢得了竞赛。FOA团队对客运流线的推演与剖面的连续变化生成了这座客运码头,这也使得它的外观不同寻常:复杂的表面缓缓弯曲、折叠,使客运码头成了漂浮在海中的一个岛屿,等候、休憩、闲逛等各种行为可以在这里自然地发生,在确保交通功能井井有条以外,这里更是一处可居可游的人工地形。建筑是一层是停车场,二层是客运码头的管理与运营空间,在大跨度的折板屋顶下容纳了海关、售票、出入境、候船大厅等各种功能。坡道取代了常见的楼梯,一系列倾斜的通道将人流引向三层的观景平台,屋顶、墙面、地面连为一体,如果在海浪中振荡起伏,也在各个方向上创造出形状各异的间隙。造访三层观景平台则是一种别致的体验,它具备了城市公共广场所应有的所有品质——景观、高差、植被,只有甲板般的铺地和四周一望无垠的大海在不断提醒游客所在之地与陆地的不同。另一方面,码头又敏感地意识到了滨水区的特殊环境,在视线上与岸边相邻的两座公园衔接,在形成更广阔的地景的同时,客运码头也以自身扁平的体量确保不会对地面景观产生任何遮挡。尽管在其中游历的体验充满了随机性,横滨国际客运码头的平面却是根据清晰的人流、车流运动生成的,因此有着极强的概念。建筑师通过形态的操作有意强化空间中的动感,也与客运码头、海浪本身流动的意向产生连接,这种动感被室内包括木板接缝在内的各种非正交细节进一步放大。这样一座建筑从中标、建设到投入使用的过程都伴随着争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正是这种在概念与技术上都不乏激进的设计挑战了人们对客运设施的固有印象,也引发了公众对城市公共空间、对大型建筑项目所应当承担的社会职责的讨论。


给未知和想象力一些空间

建筑师马岩松设计的幼儿园,漂浮的屋顶连接着现代建筑与四合院


与横滨国际客运码头相比,丹麦建筑事务所BIG更擅长用轻松、直白的方式解说自己的建筑,垃圾发电厂与雪山的碰撞下诞生了他们在建的新作—位于哥本哈根的能源工厂,也叫哥本山。这座建筑中汇聚了当下能够想象的所有时髦话题—能源转化、环保、滑雪雪道、众筹。这座位于哥本哈根市郊工业区的建筑在尝试成为垃圾管理和能源生产领域之外,更是一座全新的地标,引导这个工业街区向着休闲、住宅和工业混合的方向转变。BIG在竞赛方案中宣告:“我们想做的不仅仅是在工厂周围制造一个漂亮的外皮。我们希望增加功能! 通过功能创造附加值的野心与创造美感的野心并不相悖。它们不一定是非此即彼—是兼而有之!”于是,这座为15万个家庭供给热能、为55万人口提供低碳电的能源工厂有了另一个身份—世界上最大的全年人工滑雪场。直通顶部的电梯让能源工厂与周围的景色一览无余。在夏季,屋顶则变身为景观丰富多变的徒步线路。能源工厂将于近期完工,它代表了一种对环境介入方式、对基础设施外观的全新愿景,更重要的是,它把同类建筑中久违的幽默感与放松重新带给了城市。


在当下这个特殊的时期,让我们回顾手冢建筑事务所早期的作品—空之森治疗诊所。这座看似恬淡的建筑中隐含着战争、生育这样沉重的话题。二战期间投下的原子弹使冲绳岛的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而传统医院提供的封闭无菌环境并不是解决女性生育问题的最佳方式,于是手冢建筑事务所和诊所便有了这样的想法—一个推动自然植被重生、同时为女性和大地服务的诊所,这也极大地改变了建筑、环境、使用者之间依存的手段。手冢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执业的骄傲之处是否在于扩展了建筑的定义,使其成为一种疗愈的手段?手冢回答说,“这些项目的意义不仅仅是治愈。 最重要的他们帮助制定了新的标准,这意味着我们的项目将激励无数的其他项目,会有更多人将从我们的创新中受益。”


编辑: 杨扬 撰文: 周渐佳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