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现代建筑与爱情

现代建筑与爱情

评论
摘要: 建筑师是一个以空间为语言的职业。空间之于建筑师,就如同文字之于作家、绘画之于画家。建筑师的个人生活与感情,往往不见诸公众,但一个又一个建成的建筑空间,见证着爱情的不同时刻,伴随着人们的多样人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建筑师是一个以空间为语言的职业。空间之于建筑师,就如同文字之于作家、绘画之于画家。建筑师的个人生活与感情,往往不见诸公众,但一个又一个建成的建筑空间,见证着爱情的不同时刻,伴随着人们的多样人生。


结缘堂

结缘堂


丝带教堂

丝带教堂


结缘与爱恋

浙江桐庐,名画《富春山居图》的原型,在这个青山碧水环绕之地,有一座亦古亦今、以爱为主题的“神社” ——结缘堂。论古,结缘堂的存在与古代的土地神社很相似,似乎是漫不经意地出现在山间小径边。这座建筑摒弃了现代建筑常用的类型语言,也摒弃了木材、钢、混凝土等物质性的建筑材料,致力于营造一个抽象化、精神化的空间场所。结缘堂直溯建筑本源,以三角形这个最原始最本质的基础形态出现。与此同时,为了强调它的非物质性,它不同于一般被“建造”出来的建筑,它是被“编织”出来的。建筑师俞挺受到传统文化中“朱丝萦社”的启发,以一根7200米长连绵不断的红绳,“编织”出了这个纯粹的神社。红绳如同月老的红线,层层叠叠地缠绕与交织,形成了乡野间一处有着爱情隐喻的神化场所。


论今,结缘堂的成型使用的都是最前沿的科学技术。材料上,连续7200米长的红绳其实是一种强度高、质量轻的新型材料——碳纤维,它以每立方米18kg的质量密度实现了400kg 的承载力,是先进制造业中常用的一种复合材料。技术上,碳纤维红绳的编织全由机器人在工厂进行操作,而现场的人工安装仅需一天半的时间。场所上,碳纤维神社被架空安置在了一块完型的镜面不锈钢上,以镜面比拟水面,对枯山水进行了一种全新的诠释。再结合精心设计的照明,这座红色神社仿佛悬浮在了空中,更增添了一丝神圣意味。


“Under”是欧洲的第一座水下餐厅、也是世界最大的水下餐厅。它由北欧著名建筑事务所Snohetta设计,在2019年拉开了帷幕。Under坐落在挪威海岸线最南端的偏远村庄Båly 附近。在这个南北风暴交汇、气候变化不定海岸边,建筑的外观如同一块浑然一体的海岬岩石,倾斜着探入海中,逐渐为海水所吞没。这一整块充满北欧式简约风格的管体由混凝土构成,厚达半米的墙壁微微弯曲面,可抵抗任何恶劣的气候环境的同时也为建筑形体增添了一丝细腻。


和粗犷的外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它非常温和雅致的室内环境。一旦访客来到门前,他们会被优雅的橡木所包裹,瞬间忘却室外阴晴不定的气候。橡木和织物创造出一个温暖柔和的室内环境,避免产生幽闭空间带来的不适感。室内的环境颜色一看便是设计师精心推敲的杰作,色调浪漫而暧昧,随着人们逐渐下行,颜色会越来越幽暗,从入口处橡木的中性暖色逐渐过渡到粉色、珊瑚色、海绿色,直到最终的午夜蓝色——建筑师将这一颜色渐变浪漫地比喻为“海上日落”。


就餐区域在午夜蓝色的尽头,那里有着这座餐厅的高潮—— 一片11米宽的全景窗将人和海底世界连接了起来。设计师有意将人工照明环境调节地非常微妙,从而让窗外的海洋环境成为主角。海洋生物的活动、天气阴晴的光线、季节冷暖的色泽,都一一地映射进室内,成为了就餐的环境的一部分。在这里就餐,不仅有着独一无二的体验,还因为季节气候光线的不同,带来了“一期一会”的别样境界。


水下餐厅

水下餐厅


莫比乌斯住宅

莫比乌斯住宅


步入婚姻与生活

丝带礼堂位于日本广岛市Bella Vista Sakaigahama度假酒店内,这座由建筑师中村拓志设计的小礼堂坐落在半山腰,俯瞰着濑户内海,风景绝佳,是结婚地标。礼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简单纯粹的外观:整个建筑没有墙、没有柱、也没有冗余的建筑装饰物,建筑单纯由两个互相交织的螺旋楼梯构成(从结构上也互相支撑),形成了这个别致的形态。两个螺旋道在顶部连接在了一起,隐喻着婚姻中的牵手。顶部连接处的位置经过精心选址,可以越过树梢望见濑户内海的美景。螺旋楼梯之间的间隙则完全用透明玻璃围合,使得阳光和风景都得以进入礼堂内部。


这座礼堂的巧思全在这组螺旋路径。一般的婚礼堂都有一条仪式感的通道,新娘在父亲的伴随下走过,新郎则在通道的那头等待。而丝带礼堂的路径则独辟蹊径又富含深意:新娘和新郎分别从一条螺旋道向上攀登,最后会合于顶部平台,面向着山海和天空宣誓彼此的结合。随后,原来分别上楼的个体携手下楼,进入礼堂内部。 丝带礼堂的形体非常简单,除了双螺旋道以外的建筑语汇都被消除。但它的体验却非常丰富,在新人行进过程中,海洋、山峦、天空、远处的海岛等自然景色相继浮现在眼前,这是一条充满自然的仪式路径,给了新人一个纯粹的仪式体验。


走进婚姻,荷兰建筑师Ben van Berkel 在风景秀美的阿姆斯特丹郊外为一对从事着SOHO工作的夫妻创造了一栋独特的别墅——莫比乌斯住宅。由于夫妻二人都有在家兼顾工作和生活的需要,建筑师因借这栋别墅的设计机会,表达了对二人世界在住宅空间组织上的一种思考。设计从两条咬合的生活路径开始,探索了夫妻二人共同生活的一种模式:两人如何既在一起生活,又各自拥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的独立空间。于是,建筑师在别墅内设计了两个互相咬合的闭环,闭环表示二人各自生活路径,它们却又在一些空间相交。这些相交的空间便成为了两人共度生活的所在,比如厨房、餐厅和起居室。


这一概念被转化成为了相互交错的建筑空间,包含着起居-工作- 睡觉的24小时循环。它无缝整合了动线、功能和结构体系,也由内而外,从室内空间反映到了建筑外观上。它不仅反映在平面布置上,也反映在了竖向剖面上,将拥有高差的两公顷的土地连接在了一起。莫比乌斯循环状动线延伸到了场地中,成为了景观里的漫游步道。


在一些细节设计上,建筑师也应用了这种咬合闭环的概念。咬合的两条动线在材料上分别由混凝土和玻璃表达,它们交替出现并有时互相交换彼此的角色——就像莫比乌斯环模糊了正面反面一样。比如,一些分隔墙体由玻璃构成,而一些桌椅等家具却反而由混凝土构成。这种建筑师的小技巧,让这座住宅更具小趣味。


编辑— Echo 撰文— 张朔炯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