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北海道,一瞬间地老天荒

北海道,一瞬间地老天荒

评论
摘要: 十五年前的冬季,莫言在北海道纵横3000公里,和旅途中遇见的人们谈天说地,关乎过去的伤痕与悲痛,也关乎当下的反思与释怀,莫言用12天的时间认识了这片曾以为遥远而不可及的土地。这场难忘的旅行让莫言在随后出版的《北海道走笔》中用这样的句子记录下了他的思绪:“站在广袤大地,单纯的呼吸也变得纯净美好,那是一种涤荡心灵的力量。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一瞬间地老天荒。”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十五年前的冬季,莫言在北海道纵横3000公里,和旅途中遇见的人们谈天说地,关乎过去的伤痕与悲痛,也关乎当下的反思与释怀,莫言用12天的时间认识了这片曾以为遥远而不可及的土地。这场难忘的旅行让莫言在随后出版的《北海道走笔》中用这样的句子记录下了他的思绪:“站在广袤大地,单纯的呼吸也变得纯净美好,那是一种涤荡心灵的力量。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一瞬间地老天荒。”富有诗意的句子让人开始幻想那究竟是怎么一幅场景,当你真正在某个大雪纷飞的冬季和莫言一样踏上北海道之旅时,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一瞬间地老天荒”。


北海道


纯净北国,初见记忆

北海道旅途的起点,在札幌。作为日本北国的首府,札幌对于“首府”的头衔显出一丝云淡风轻的态度,和日本其他首府城市相比,它很少有匆忙而焦虑的人群,也很难看到与国际奢华匹配的城市硬件,但对于旅人来说,这恰能在与之相见的第一时间就拉近彼此的距离,莫名的熟悉感便是日常生活的延续。每到整点,札幌钟楼的钟声就会敲响,在寒风凛冽的日子里,美妙的声响穿过冰雪,带来了属于札幌的浪漫乐章。


其实在北海道开发前,位于日本东北部的青森地界被定义为最北端,而人们对北国雪景的记忆也停留于此,在颓废小说大师太宰治的作品《津轻》中,他用正经又略带自嘲感的文字微妙地解读了他眼中的故乡和故人,不止一次地描绘着青森津轻的雪,在笔触的行走间,好似又看了一次短暂年华里最美的故乡雪景。而当人们找到了北海道大陆,在此地盛产的粉雪堆里,彻底陷入了冬季的温柔与美好中,关于北国的浪漫故事也更多地转向了北海道,以札幌为中心向外延伸,在雪花纷飞的季节里,人们一次次从札幌出发,前往更隐匿的地方,拼贴关于北海道的雪国记忆。


北海道


雪原异境,安然相守

从札幌乘坐电车向西出发,窗外的城市景观逐渐消退,伴着面积越来越大的雪原和白雪皑皑的森林,许多生活的杂念也抛之脑后,只想静静观赏难得的纯净时刻。当电车驶过小站朝里,眼前的景致瞬间变得奇幻起来,电车的轨迹开始沿着海岸线驶去,明明前一秒还是雪原里的旅途跋涉,下一秒却进入了蔚蓝大海的世界。


改变的,是颜色;不变的,是纯净。无论是白雪还是海洋,那种犹如天空之境的透明感才是最打动人心的地方,这恰恰也是大多数成年人向往的境界,因此也更容易理解,为什么村上春树喜欢把北海道作为文学作品中的“异境”,《寻羊冒险记》和《舞!舞!舞!》都是以北海道为创作背景,由此而生的故事也拥有了值得追逐一生的信念。


文学作品如此,电影也不例外。当年岩井俊二将《情书》的拍摄地选在了小樽,不知他在经过这片雪原和海洋时,是不是也有某种爆发式的情愫,最终决定让那些凄美、悲伤、幸福、永恒的爱情瞬间像雪花一样落于此处。在中山美穗、柏原崇、酒井美纪的表演中,观众能感受纯白的雪温柔地与黑暗对峙,“如果当初我勇敢,结局是不是不一样;如果当时你坚持,回忆会不会不一般”。顺着电影里叫人舍不得错过的文艺情结,在小樽的街巷、坡道、转角,仓库房里的八音盒、玻璃制品,天狗山的丛林、夜空、雪灯,人们一遍又一遍地重走情书之路,即便俗套却也让人怦然心动,这不就是爱情最迷人的地方?


同样在缓缓的、淡淡的镜头中出现的,还有富良野。这个名字叫起来就足够文艺浪漫的地方,到了冬天就是一片被人类遗忘的白雪奇境,在望不到尽头的雪地里,唯有一排白桦树出现在画面中,它们寂寞地坚守着内心的执着,与落下的风雪温柔相对。而在以仓本聪(日剧温柔时刻的编剧)的小说中,下着雪的富良野也是如此温柔地善待生活,树林深处的咖啡馆、森林里的小精灵、夜晚亮起灯光的雪路,如果可以,真希望一直停留在冬季。


北海道


北海道


云淡风轻,理想岁月

“爱,以及无法化作为爱的那些情感,混成一团,在光芒中翩翩起舞。”出生于北海道钏路的樱木紫乃,习惯于在文学中描写女性对于爱情的不知所措,有人在她的文字中能看到些许渡边淳一的影子,但樱木紫乃明显更胜于游离于一般情愫之外的朦胧感,而这样的写作风格也与钏路的北境个性有关。作为道东第一大城市,钏路是北海道最主要的渔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船业和碳矿业的兴起让整座城市进入了“黄金时代”,而后日本全境泡沫经济时代的打击让这座北境之城回到了原点,而人们也在纸醉迷金中开始反思,钏路真正的价值是什么?在樱木紫乃的作品《Loveless》里我们也能读出一二,被生活所迫而自我放逐的女性,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寻找着爱的出口。


如今的钏路,褪去了工业时代的城市气息,年轻人的奋斗故事和梦想追求在这里很少被提及,当地人更愿意享受每一刻都会瞬间流逝的时光,安逸地与相爱的人度过云淡风轻的余生。对于暂居此处的旅人来说,这份云淡风轻令人羡慕,暂时体验一下这种心境也很难得。悠闲的生活气息在和商市场尤为可感,作为北海道三大海鲜市场之一(另外两个分别是札幌二条市场和函馆朝市),和商市场的交易感明显输给了人情味,名物海鲜盖饭“勝手丼”最能表现北海道海鲜食材的新鲜度,也最能让人体味北境饮食的随性和快乐。


比钏路市内的生活气息更胜一筹的,是阿寒湖宛若仙境般的浪漫气息,同样是爱情电影的取景地,和初恋般的小樽相比,阿寒湖更像相濡以沫的爱恋,它日复一日毫无波澜,只是安静地陪伴在侧,温柔地细水长流。实际上,很多人来阿寒湖就为了两件事:远观雪景、近享温泉。阿寒湖属于火山口湖,“雌阿寒”和“雄阿寒”是两座守卫湖泊的火山,听来似乎也是一个陪伴而长情的浪漫故事,当地居民阿伊努族对温泉的使用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寒冷的冬日,让身体浸泡在温暖的露天泉水中,眼前便是拥有透明蓝色的阿寒湖,雪花落在烟气袅袅的温泉池中,瞬间被暖气融化。到了夜里,绚烂的烟花在星空中绽放,所谓的岁月静好便是如此了。


北海道


交通

目前部分国内城市开通了直飞北海道首府札幌的航班,同时也可以选择经由东京、大阪等城市中转。以札幌为中心,北海道的铁道交通发达,基本覆盖了所有旅行地区,建议购买JR PASS通票。但要注意的是,由于冬季北海道会出现暴风雪等天气,铁路交通会出现晚点现象,需要做好时间规划。


冬季特别活动

11月中旬至2月下旬,札幌会举办白色嘉年华,包含了很多冰雪祭祀,其中2月上旬的札幌雪祭最为出彩,以大通公园为中心会堆起300多座不同主题的冰雕。在小樽,2月会有雪灯之路祭祀,400多盏渔灯漂浮在小樽运河上,场面浪漫至极。


编辑—YAO 撰文、部分摄影—Zoe Zhou 设计—Lydi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