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中式玄学,乌托之邦

中式玄学,乌托之邦

阅读数 12357

评论
摘要: 当人们踏足远在千里之外的维拉私人岛(Velaa Private Island),龟形元素无所不在,贯穿始末。岛屿设计出自捷克建筑师Petr Kolar之手,处处遵循大自然的既定自我规则,龟之寿以及诸多仿生元素仿佛是一道中华民族所共识的背书,和谐,圆润。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有趣的是,当人们踏足远在千里之外的马尔代夫维拉私人岛(Velaa Private Island),龟形元素无所不在,贯穿始末。事实上,维拉私人岛的名称确凿来源于世世代代栖息在这片海岛上的海龟。设计中微妙地融入海龟壳的颜色与图案,从远处鸟瞰岛屿,水上别墅好似海龟头部,岛屿便是海龟的身体。岛屿的设计出自捷克著名建筑师Petr Kolar之手,现代化的整体设计中不乏私密元素和马尔代夫的独特风情。


Tavaru餐厅的建筑形态形似蚕蛹

Tavaru餐厅的建筑形态形似蚕蛹


Discovery制作的首部依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炸弹追凶》(Manhunt:Unabomber)探讨了一位持无政府主义理念的恐怖分子的所作所为,当然,主人公绝对是罪不容诛的凶徒,但,他发表于《华盛顿邮报》的所谓宣言(manifesto)并不无道理:工业革命乃至今天的技术的突飞猛进,令人类陷入不可回头的桎梏,技术带来了便利,技术同样束缚着人类,规则化了人类。


Velaa Private Island

Velaa Private Island


阿迪达斯曾以巨大的广告牌劝说,Impossible is Nothing。是的,一切皆有可能。可是,今日的我已离不开iPhone。我离不开微信,我离不开表情符号,我离不开Apps,我离不开Starbucks,我离不开电梯,我离不开地铁或者出租车,我离不开Zara、H&M和Uniqlo。我,无可避免地,被规则化了,被体制化了,被Logo化了。一切是雷同的。一切是不断被复制的。一切表面正常,内里却荒谬。


Clarins水疗

Clarins水疗


Michael Caine在《星际穿越》中反复念叨着,不要温柔地走进那个良夜……可今天的体制,比从前的体制更为强大和严酷。不是吗?若对抗体制,需要勇气,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我犹如Matrix中沉睡着的婴孩。有那么一刻,问自己:继续睡着还是醒来?要么沉醉于美梦,要么做一个孤苦的叛离者。你,如何选择?


建筑细节

建筑细节


Velaa的设计和创立者作出了其回答。也许乌托邦式的回答并非终极答案,但至少,她依托于地球母亲,她足以让你恢复精神。 (http://www.velaaprivateisland.com)


潜艇

潜艇


撰文—周峰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