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 玩偶还是艺术品?

玩偶还是艺术品?

阅读数 628

今日热度 4

评论
摘要: KAWS是一名成功的艺术家,同时也已成长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件玩偶和一件艺术作品于他而言已不是理论上而是事实上并没有重要性上的差别。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957_D20-21_impact_输出-1.jpg

不同大小和姿态的COMPANION形象木制雕塑作品在2017年“KAWS: 始于终点”大展余德耀美术馆展览现场


波普艺术家KAWS(本名Brian Donnelly)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的个展“始于终点” (Where the End Starts)始于一场抢购。


KAWS x Air Jordan 球鞋据传全球限量2000双,售价350美元,需提前在Nike官网预订,美术馆获得特权早于全球时间3天发售,且首批中签者就有近千名。现场首发的两款KAWS COMPANION公仔,抢购场面更加火爆,潮人们放下身段排队数小时,因为这个系列共六款公仔将在展期内陆续推出,没人愿意第一轮就出局。


似乎从某一节点开始,像余德耀这样的国内大型民营美术馆,终于找准了定位,纷纷邀请明星艺术家、贩卖衍生产品,致力于将展览打造为城中时尚盛事。辨识度高、鲜艳明快又适合作为拍照背景的KAWS的作品,无疑是当代艺术界的大IP。


这次的展览被定性为KAWS近期在世界范围内最重要的研究性巡展,也是他在亚洲的首个大规模阶段性回顾展。艺术家不愿意接受专访,也基本不愿解读自己的作品,但是非常耐心地在开幕当天满足了几乎所有粉丝的合影请求。镜头前,他显得十分和善有礼。从街头到美术馆,从叛逆挑衅到和商业紧密捆绑,每一位成功的波普艺术家都脱不开这样的既定道路。

957_D20-21_impact_输出-7.jpg

展览期间限定发售的六款KAWS COMPANION公仔在线上开售当日实现了15分钟内完售,

粉丝们更期待着COMPANION公仔全球首发新色红色款的上线


Brian Donnelly从1990年代开始以KAWS之名创作涂鸦,随后,创作媒介逐渐拓展至广告、雕塑、素描、油画和版画等。令他爆得大名的是发表于2000年的商品“包装画”系列,金普森(The Kimpsons)。他用自己标志性的X形双眼和骷髅头骨符号重塑了著名美国卡通《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的形象,并把布面丙烯画置于透明塑料包装中呈现。在此次展览中,可以看到该系列发展出的两幅大尺幅丙烯画。KAWS解释说,“相比正统的政治,卡通对人们生活的侵入和影响可以如此之深,太怪诞了”。后来,他又用同样的方式颠覆了米老鼠、米其林轮胎人、史努比等形象。


尽管作品呈现出强烈的复制品特性,KAWS实际上拥有精湛的绘画技艺。1993年,他进入曼哈顿视觉艺术学院学习插画,那时他白天完成学校的作业,晚上则把街边的招贴画和广告印刷品偷回家,在上面画上圈圈叉叉—添加的笔触几乎不可见,令人们分辨不出哪些是真正的商业广告,哪些是被改造过的艺术品。1996年毕业后,他搬去曼哈顿,开始有计划地收集更多海报,带回自己在下东区克林顿街的工作室进行二次创作。他曾在以往的采访中说,自己使用的所有符号,人们对它们早有既定认识,但当这些符号被画在人们每天都要接触的广告中,时间长了,意义也就随之改变。他的叛逆恰到好处,人人都能领会,但又没有冒犯任何人。他也确实达成了目标,如今大家看到卡通形象上的X形符号,都会首先联想,“是KAWS的作品吧”。


“始于终点”展览的策展人Andrea Karnes说:“许多街头艺术家精神上是反体制的,但KAWS从来都试图进入体制之内,这是他与一般的街头艺术家不同的地方。”这话要是早说几十年,恐怕会被骂得狗血淋头,但当下的年轻人恰恰喜欢这种直指目的、毫不虚伪的态度。这便不难解释,随着“颠覆”广告行为的日渐成熟,KAWS反而越来越受到大品牌青睐,他创作的图像也随着全球化浪潮,乘载快消商品抵达数以百万计的消费者,成为陪伴他们的新的日常之物,形成一种日常的“再生产"。

957_D20-21_impact_输出-8.jpg


慕名而来的看展观众,大都熟悉作为商品的KAWS,通过展览,他们能够更进一步,感受KAWS作为最终目标的“雕塑和架上绘画方面的创作”。美术馆外的空地和宽阔的中厅里,伫立着数个材质和颜色各异的巨型雕塑,它们大头大脸,身体圆润平滑,比例合适,天然惹人喜爱。可是,与其说是尺寸、材质和肢体动作共同传递出这些形象极为统一的KAWS标志性人物的微妙情绪差异,不如说,那些感情色彩更为浓厚的作品标题,如Along The Way、BFF(Best Friend Forever)等,才是唤起温柔、疲倦、悲伤等不同情绪的真正原因。但情绪总归容易被收买,只要一句口号就可以,然而也稍纵即逝,还不如T恤上的印花持久,所以,如果不把衍生品带回家,看展的意义便大打折扣—这是我抱着“研究性”的态度看展时,最深切的体会。


据Andrea Karnes介绍,KAWS早年并没有经济能力来进行大型雕塑和加上绘画创作,所以他以制作玩偶作为替代方案。对他来说,COMPANION玩偶在情感上意义非凡,因为当第一个玩偶被制作出来的时候,他第一次看到了自己作品的三维效果。预期之外的是,玩偶的销售带来了巨大收益,使他得以制作大型雕塑,而大型雕塑在艺术市场上的表现也可谓卓越。2014年,作品Original Fake Companion拍出 128,940美元的价格,比预估价高出近一倍。这在KAWS眼中是一条连贯的线索,经过这些年,他不仅成为一名成功的艺术家,同时也成长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件玩偶和一件艺术作品于他而言已不是理论上而是事实上并没有重要性上的差别。你可以假装被策展人说服,“KAWS通过不同载体和形式创作,打破它们之间重要性上的等级差异;他也很喜欢这种与品牌的合作关系,通过这种方式他可以看到他的图像在不同的载体上被呈现”,但还不如直白一点,一个时尚偶像近在眼前,无论你是爱他的创造,还是爱他的成功,去追就好了。


KAWS用自己标志性的X形双眼和骷髅头骨符号重塑卡通《辛普森一家》的作品

UNTITLED (KIMPSONS), 2004,Acrylic on canvas,Private Collection,New York

随着“颠覆”广告的创作的日渐成熟,KAWS反而越来越受到大品牌青睐,

与越来越多的品牌碰撞出创意火花,在这次的展览中也展出了他的众多此类作品


展览“KAWS:始于终点”

时间:3月28日~8月13日

地点:上海市徐汇区丰谷路35号余德耀美术馆


编辑—张隽 撰文—littlerotten 图片—余德耀美术馆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