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周末 > 城市

城市与艺术的再次相约

2017年为期四天的艺术北京在热烈的讨论中结束了与北京这座城市的第12次相约,参展商、藏家、艺术爱好者、商业品牌、媒体等共同见证和参与了这场艺术盛宴。

干杯!夏日万岁

夏日酷暑难耐,六月才刚开始就已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热浪。想在炎炎夏日里悠哉度过需要怎么做?冰镇啤酒是成年人消暑的好利器,冰爽至极的口感和微醺带感的后劲儿,对此上瘾的不光是寻常人,政坛内贪杯的“酒鬼”也不少。

在真正的万籁无声中入睡

朴素恬淡的山居村落,和不愿喧宾夺主的天然景致,使人能够放下心来,裹着毛毯坐在露台对叙几分闲话,或围在火炉旁一边吃着信州特产的红苹果,一边欣赏电视里羽生结弦的后外结环四周跳,而不致因闭门躲懒而留下旅行不可挽回的遗憾。

去香港,赴一场现代法餐寻味之旅

当香港Pierre的29岁主厨Jacky Tauvry谈到对香港的认知时,他说香港应该是世界上唯一一座、完美链接了亚洲和欧洲饮食关系的城市。当我们谈起香港的时候,我们会想到些什么?这座聚集了中西文化的城市,在时尚、艺术、设计领域带来了很多风潮,而今天,我们可以跟随Jacky Tauvry,来一场香港现代法餐的寻味之旅。

欢迎乘坐Teddy House号轨道交通

不知有多少少女从小的梦想,就是希望拥有一只足够大的泰迪熊,可以每晚抱着一起入睡,仿佛它是夜晚里的美梦守卫者。那个身材浑圆丰满、毛发蓬松温厚,表情憨厚的小小玩具记录了无数孩子的童年。

关岛:从街道跑向海洋(下篇)

即使只是沿着海岸自驾而不下车,你也可以看到建筑于“皮提 炸弹坑”上的鱼眼公园,那是西海岸的一座地标。站在圆形的 瞭望台上,你可以清晰地看到海水颜色的不同,这里如今是 关岛最受欢迎的潜水点之一。

关岛:从凌晨跑到日光(上篇)

对于到关岛的度假客来说,虽说在鸟语花香中睡到自然醒充 满了诱惑,但在氧粒子充足的清晨醒来,舒展筋骨到杜梦湾的公路和海岸慢跑同样独具魅力

通往城市的优雅通道

那些将米兰视为钢筋水泥城市的人恐怕从没真正打开过米兰的大门。在一本名为 《Entryways of Milan – Ingressi di Milano》《米兰之门》的建筑书籍中,居住、生活在柏林的Karl Kolbitz经过长时间的研究与收集,收录了144幅独特的米兰的门厅照片,向人们展现了隐藏在城市深处的细节之美。

袋鼠国有一座心形岛,可以看企鹅秀恩爱

塔斯马尼亚,这座美丽的“心形岛屿”是澳大利亚唯一离岛州和后花园,有着无与伦比的灵山秀水自然奇景,去摇篮山徒步、比舍诺看星光下的野生企鹅、驰骋于狂野布鲁尼岛航海之中……在如此纯净之域,用美景、美食、美酒诠释着不同形式的极致浪漫。

宝莹家庭日在沪举行,汉高家用清洁产品正式入驻中国

2017年6月10日,德国汉高“Persil宝莹家庭日”活动在上海浦东新区世博大道555号宝莱纳餐厅举行。40多个德国品质的“粉丝”家庭、30多家沪上主流媒体以及汉高家清事业部合作伙伴,近200位特邀嘉宾共同见证了汉高家用清洁产品部门旗下Persil宝莹、Bref妙力等众多国际知名品牌正式入驻中国市场。

伊东丰雄的建筑冒险

极少有建筑师像伊东丰雄,所有建筑作品难以被归纳出一望即知的风格标识。没有库哈斯新奇炫目的体块造型,也没有扎哈般超现实感流动线条,也不似安藤忠雄对光线宗教般的痴迷,他的建筑似乎一直在顺应着具体的环境和时间而不断变化,如流水般没有固定的形态。正如他曾经对自己建筑做过的一个有趣比喻:“如果说整个世界是一条河流,那么建筑就是‘插在河流里的木桩’。但是我的建筑像是‘河流的漩涡’,既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也完全融合在河流的水波中。”

觅椰风碧海,享灵动双驱

3月21日,新款林肯MKZ H混合动力媒体私享会于三亚海棠湾启程,穿行于喧嚣的城市、幽静的海滨山路,途经美不胜收的沿海公路,最终抵达风光旖旎的蔚蓝海岸。

喜捨:有温度的茶书房

在杨高中路上,有一座刚正的“红盒子”,名为天物空间。在这座还未正式开放的铁皮楼里,藏匿着一座茶书房——喜捨。“喜”代表欢喜,“捨”代表房舍、屋舍,两个字结合起来就是“开心的地方”。同时“捨”也意为“舍得和放下”,店主人希望这个空间能成为一个让大家学会做减法的地方。

盛夏来临,住进世外桃源里

“为了拥有一个私家花园,他租下了一整座岛”,NOWNESS《伟大庭院(Great Gardens)》的影片里,摄影师兼电影人Howard Sooley用镜头捕捉了这块位于科雷斯科岛上的Abbey花园。Abbey花园由Augustus Smith于19世纪初期建造,岛上还有由他亲自设计并建造的居所。在这部短片中,我们能看到这座世外桃源的美好。

大胆猜测,未来家居生活的雏形会是什么样的

从古希腊开始,一直到19世纪末,人们对乌托邦便拥有无数寄想,无论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托马斯的《乌托邦》,人们总是在建构现实世界的同时一直在平行地虚构着另一个想象的世界,包括亚里士多德在内,都描述过对于一种完美时空的追求。到了近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再一次激发了人们对“城市”这一巨大人造物的想象,甚至有不少电视剧或电影大开脑洞,描绘未来科技背景下的都市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