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加拿大:“北好莱坞”的崛起

加拿大:“北好莱坞”的崛起

摘要: Netflix等流媒体巨头对加拿大的倾力投资,能否使之从美国影视制作公司的外包基地“质变”为更具独立性的“北好莱坞”?

5月20日,第届加拿大银幕奖揭晓,其中,堪称最大赢家的有两部影视作品——


电视方面,情景喜剧《富家穷路》(Schitt’s Creek)一举囊括了8项大奖,包括最佳喜剧、喜剧类最佳女主角、最佳编剧及最佳导演等奖项。


这部2015年开播的剧集,讲述一个巨富之家破产后不得不落脚土鳖小镇薛特溪,尝试融入普通阶层生活却闹出不少笑话的故事,目前已播到第六季。


加拿大:“北好莱坞”的崛起


最佳女主角大奖得主,今年已67岁的加拿大裔女演员凯瑟琳·奥哈拉(Catherine O’Hara)饰演起乖僻的“前阔太”莫伊拉·罗斯(Moira Rose)来,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了;而37岁的编剧及导演丹·莱维(Dan Lev)更因该剧集在主流市场的成功,成为炙手可热的娱乐业新星。


电影方面的大赢家,则要算《血量子》了。这部讲述土著部落僵尸复活并为白人群体带来瘟疫的惊悚片,收割了最佳男主角、最佳导演及最佳剪辑等7项大奖。


据了解,《血量子》的制作预算不过区区500多万美元,来自加拿大本土流媒体平台Crave (原名The Movie Network) 、魁北克文化事业发展局(SODEC)、加拿大影视管理局(Teleilm)、加拿大媒体基金等。


影片主要拍摄于魁北克省的Listuguj及蒙特利尔卡纳韦克的莫霍克人社区。


说起来,该影片的导演杰夫·巴纳比(Jeff Barnaby)和男主角麦克尔·格雷耶斯(Michael Greyeyes)均是印第安原住民。巴纳比从小在Listuguj 的米克马克族保留地长大,而格雷耶斯则是萨斯喀彻温省Muskeg湖原住民中的平原克里族人。可以说,这部影片也是加拿大原住民文化在电影业的一次创意致胜了。


加拿大:“北好莱坞”的崛起

加拿大电视剧集《富家穷路》经济效益接近2亿美元


只是,由于新冠疫情导致《血量子》的院线发行不得不延迟,不少观众只好先在恐怖片流媒体平台Shudder上一睹为快。看来,《血量子》虽拿了数项大奖,何时才能赚到钱却很难说。


电视剧集《富家贫路》倒是财源广进—据加拿大媒体制作人协会(CMPA)数据,该剧集投入的制作费用约为9800万美元,而开播6季以来的经济产值估计已接近1.98亿美元,为当地GDP贡献了近1.4亿美元,并创造了1800多个工作岗位。


这么说来,出品该剧集的“非一家真公司制作公司”(Not A Real Company Productions)倒成为其所在的安大略省的经济功臣了。


三足鼎立的影视“安全港”


近些年来,加拿大影视业的确发展迅猛——


据加拿大CMPA今年5月发布的Profile 2020报告(全称为《加拿大基于屏幕的传媒制作产业经济报告》),2019年4月~2020年3月一年间,加拿大影视产业制作量总计达93.2亿美元,产生的GDP达122.4亿美元,创造的就业岗位多达22.45万个。


制作量虽难免受新冠疫情影响,但其实也仅比2018/19年度创纪录的94.3亿美元略低1.1%而已。


若从人口数目来说,加拿大人口仅有3700多万,甚至略低于美国加州的3900多万人,但截至今年7月初,加州的新冠确诊人数已超过382万人,是加拿大142万人的将近2.7倍。


在不少美国影视公司眼中看来,比起位于疫情重灾区的好莱坞,“近邻”加拿大—自洛杉矶飞往温哥华不到3个小时,飞往多伦多和蒙特利尔也不过5个小时左右—就有若相对意义上的“安全港”了。


再说,从好莱坞移师加拿大拍片的确能节省下不少成本——


根据加拿大各省出台的政策,外国影视公司前来加拿大拍片,劳工成本可享受税收抵免优惠的幅度最低为16%,最高则可达28%乃至35%;而且,美元兑换加元经汇率折算后也能省下一些钱。


怪不得疫情期间加拿大各大影视基地虽有短暂的停工时段,但多数很快又重新启动,皆因好莱坞不少摄制生意北上前来叩门,需求非常旺盛,再说加拿大影视业人员的新冠感染率低至0.1%,只要做足安全防范措施,当然不该错过赚钱的好机会!


据悉,2020年3月时,温哥华被喊停的影视拍摄项目有40多个,但2020年6月重新开工,到同年11月时在拍的项目已多达60多个,甚至超过了疫情暴发前的水平;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目前在拍的项目也已达80多个,有媒体甚至用“兴隆”来形容当地影视业现状;至于蒙特利尔所在的魁北克省,自去年夏季开始也已有不少项目重上制作轨道。


加拿大:“北好莱坞”的崛起

3.Net  lix 联合CEO萨兰多思透露,2017年以来该公司在加拿大的投资已超过25亿加元


较为紧锣密鼓的一些项目则已完成摄制,比如说——


1月底在蒙特利尔,营造“月球撞地球”噱头的科幻史诗大片《月球陨落》就已拍摄完毕。该片由罗兰·艾默里奇(Roland Emmerich)执导,哈莉· 贝瑞(Halle Berry)主演,制作预算高达1.4亿美元,为史上第二高预算的独立电影(仅次于吕克·贝松的《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出品方为AGC Studios及中心城邦娱乐公司(Centropolis)。


3月在温哥华,瑞安·雷诺兹( Ryan Reynolds)主演的另一科幻大片《亚当计划》亦已杀青。该片讲述了一个男人如何通过时空旅行回到过去,并得到13岁时的自己的帮助以执行一个秘密使命的故事,由Netflix出品。


蒙特利尔、温哥华及多伦多这3个城市正是加拿大影视产业的主要集中地。


实际上,这个城市经常在电影或电视剧中作为“替身”扮演其他城市——


《猫鼠游戏》中的马赛和蒙特里沙尔,《X战警:逆转未来》中的巴黎,《惊天危机》中的华盛顿,《布鲁克林》中的布鲁克林,实际拍摄地其实是蒙特利尔……


《碟中谍 :鬼影约章》中的西雅图、布加佩斯特及孟买,成龙电影《红番区》中的纽约,其实均拍摄于温哥华……


电影《环太平洋》中的东京,《芝加哥》中的芝加哥,《发胶》中的巴尔的摩,《心灵捕手》中的波士顿,其实均取景于多伦多……


迄今为止,至少有3000多部电影及电视剧均在这3个城市取景,而在全球影视作品中被拍摄得最多的3个国家,加拿大仅位居美国和英国之后。


说起来,加拿大3大影视制作基地其实各有偏重,而它们在疫情中受冲击的具体领域和程度也各不相同——


蒙特利尔在视觉特效(VFX)制作上是最强的,而其VFX行业已连续几年保持指数级增长,直到新冠疫情暴发让其喜人势头来个了“急刹车”。


据魁北克影视委员会(QFTC)今年2月初发布的数据,2020年魁北克省VFX行业的经济效益,已自2019年的6.22亿美元跌至3.9亿美元,跌幅高达37%。看来,VFX制作需要录制真人视频,疫情来袭,该行业也就首当其冲了。


相比之下,可以远程办公的动画制作行业所受冲击就小得多了,经济效益仅比2019年的1.93亿美元下滑18%至1.59亿美元。


温哥华的强项,则是为外国影视项目在加拿大的外包制作提供服务,也称为FLS业务(Foreign Location and Service Production)。


FLS正是加拿大影视业在2019/20年度唯一保持高速增长的业务。


实际上,这一年加拿大FLS制作量甚至创下52.5亿美元的新纪录,增幅为8%,保持了过去10年来的高速增长势头(自2010/11年度至 2019/20年度,加拿大FLS业务制作量增幅高达180%,而加拿大本土影视内容制作量仅增长了20%)。


其中,温哥华的FLS业务制作量高达23.5亿美元,占了加拿大全国的44.7%。


值得一提的是,2019/20年度加拿大FLS业务之所以得以保持增长,主要得益于电视剧制作的增多(总计224部电视剧,制作量增长11.7%至30.6%亿美元的新纪录),而来自电影的FLS制作其实下滑了1.25亿美元。


多伦多和蒙特利尔正是这一年加拿大电视剧FLS制作增长最强劲的两个城市,而温哥华的FLS业务则更多来自电影业,这也导致其所在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FLS业务下滑了16.7%。


多伦多所在的安大略省,2019/20年度FLS业务总计增长了5.56亿美元,创下15.4亿美元的新纪录。


其中,最强劲的增长引擎莫过于电视剧FLS业务了。该业务较上一年度的7.26亿美元猛增4.84亿美元至12.1亿美元,增幅高达40%,成功推动安大略省超越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成为加拿大影视制作量最高的省份。


其实,若论加拿大本土影视内容制作实力最强的省份,也是安大略省。粗略估算的话,其本土影视内容制作量约相当魁北克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2倍和5倍。


目前,加拿大影视业制作量最高的3个省份为安大略省(33.5亿美元),不列颠哥伦比亚省(28亿美元)和魁北克省(23亿美元),而它们所占份额依次为38%、30%及25%——3个省加起来共占据了加拿大全国制作总量的93%。


流媒体颠覆好莱坞的基地


总体而言,加拿大影视业能安渡疫情,还是因为它吃到了外国流媒体平台影视制作业务的外包“馅饼”——


不管是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Disney+,还是AppleTV+、HBO Max或Hulu也好,似乎均不约而同地看好加拿大的影视制作实力。


在这些流媒体巨头中,Netflix可以说是最舍得在加拿大投入巨资的一个了。


早在2010年,Netflix就已进军加拿大市场,而自2017年以来,它在当地的制作投资总额累计已高达25亿加元!


今年6月,2021年班夫世界媒体节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举行,出席的Netflix联合CEO及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思(TedSarandos)也透露了Netflix在加拿大的不少新动向——电视方面,Netflix正在物色一位加拿大本土原创剧集内容执行官。


据悉,加拿大本土影视内容29.2亿美元的制作量中,九成是用于制作电视剧集(757部),而用于电影制作的不过占一成,可见加拿大本土电视剧的制作实力远胜于电影。



Netflix若要加大对加拿大本土内容制作的投资,尽早在当地为剧集内容创作找到理想“掌舵人”正是当务之急。电影方面,Netflix已为多伦多Collective Pictures公司开了绿灯,在今年开拍科幻惊悚片《8号警报:续集》。


动画方面,Netflix将为温哥华动画女子协会提供资金,助其扩张ACE动画职业卓越加速器计划。该计划为Netlix创意股权基金的一部分,该基金计划未来5年内在加拿大投资1亿美元。


另外,今年4月,Netflix还宣布将在多伦多开设办公室。该办公室将设立内容执行官的职位,并招聘十几位雇员。


据悉,Netflix每年在多伦多投资约亿美元拍摄影视作品。它在多伦多拍摄的电视剧集包括《伞学院》《致命钥匙》等。


至于它在温哥华拍摄的电视剧集,则包括《萤火虫小巷》及《维琴河》等。


应该说,温哥华作为加拿大与美国5年前启动的跨境合作方案—卡斯卡迪亚创新走廊(Cascadia Innovation Corridor) 的重点城市,在数字媒体制作方面的潜力极佳。


毕竟,该走廊旨在将温哥华与美国西雅图和波特兰更紧密地连接起来,打造出足以媲美硅谷和波士顿的数字科技中心。而且,高速铁路建成后,自西雅图到温哥华仅需分钟的描述也的确让人神往。


不过,温哥华对美加跨境合作固然重要,但多伦多的重要性则更多地与加拿大今年6月通过的C-10法案(又称《加拿大广播业现代化法案》)有关。


该法案新设了“线上企业”的分类,并首次对活跃于加拿大的传媒公司推出了管制措施。可以说,这是一个自Netflix、Disney+到抖音都不得不正视的法案。


依照该法案,Netflix等流媒体巨头未来有义务将其在当地收入的一部分用于投资制作加拿大本土影视内容。


估计到2023年,加拿大监管当局将能自流媒体巨头的“腰包”中掏出至少8亿美元,投资加拿大本土影视内容的创作。


据了解,目前加拿大影视业劳工大军中,13.9万多人(57%)其实是为FLS项目打工,而本土内容创作人员反而仅有8.1万人(33.2%) ;而且,FLS项目79%的版权均归美国企业或美国人所有。


或许,对原本已在加拿大投入巨资的Netlix来说,未来仅需配合C-10法案的推出,顺势而为就是了。


用萨兰多思的话来说,Netflix等流媒体巨头或许应思考的“不仅是将好莱坞出口至全球,而是应真正做到将全球各地的内容和本土故事,出口至全球其他地区”。


自诞生至今24年以来,Netflix一直被公认为好莱坞的颠覆者,而颠覆者的重要特点之一无非是反向思考吧。


或许,加拿大真的是好莱坞颠覆者的最佳基地,而这个长期附庸于美国好莱坞而生的“北好莱坞”,未来能否以更为独立的姿态真正崛起,还请拭目以待了。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