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未来在城市中心

未来在城市中心

摘要: 大城市需重申自己最古老的功能,社会交往,包容接纳,互通有无。

大城市需重申自己最古老的功能,社会交往,包容接纳,互通有无。


城市:重新发现市中心

《城市:重新发现市中心》

威廉·怀特16年直接的和持续地观察城市公共空间的结晶。怀特使用录像机,记录下城市中心地区的广场、街道、小公园和市场里人的行为,然后再做具体分析,从整体上评估城市中心的健康。本书可谓美国城市思想核心中的一部分,其重要性堪比《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模式语言》和《城市史》,至今仍然是许多国家城市规划协会推荐给他们会员们必读的经典著作之一。


威廉· H. 怀特

威廉· H. 怀特

(William H. Whyte,1917—1999)

 《财富》杂志编辑,美国关于城市、人与开放空间领域最有影响力的评论家。通过他的著作,特别是《有组织的人》《最后的景观》和《小城市空间的社会生活》,威廉·怀特教育了一代城市规划者和设计师,应该把城市看作是人的居住地,而不是简单地作为经济机器、交通节点或巨大的建筑展示平台。


你所生活的城市是否正在发生着变化?


旧屋拆除,新楼宇拔地而起,外延扩张,城市的触角不断被拉伸……不断变换的街区却没有想象中的繁荣,往日熙熙攘攘的热闹也已寻不见,某些街头人流稀少,白日里街道两边的玻璃幕墙互相反射着来自对面的阳光,仿佛某部科幻片里的场景。而某些街头车水马龙,但沉默的来来往往的车流,也缺少了那种街头巷尾的日常生活环境。


最近几年,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年轻人更喜欢郊区了。中国如此,美国更是如此。美国的城市化水平超过80%,但美国绝大部分人口生活在郊区化环境中 ——带花园的独立住宅、私人汽车、高速公路网、高速公路旁的大型购物中心和办公园区,是大部分美国人的生活场景。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由于住房难以改善、交通状况近乎崩溃、公共教育每况愈下、犯罪率升高、空气污染和治理改革迟缓等问题,大批美国中产家庭迁往郊区。这次“逃离”给美国城市留下了负面影响,直至今日,大部分美国人仍然不想奔向城市,城市中心区域仍常常与贫民窟、不安全等负面印象联系在一起。在中国,年轻人因担负不起房租,以及对绿地、空间、优质环境的需求越来越高,促使人们远离喧嚣的城市而去寻找安静的乡村。


郊区与市区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郊区办公园区正在模仿市中心。市中心正在模仿郊区办公园区。大城市怎么了?美国关于城市、人与开放空间领域的评论家威廉·H·怀特(1917—1999)花费16年时间,对纽约中心区域的街头巷尾和公共空间进行观察,研究人和社交行为,以及与之对应的土地利用方式和城市空间要素,他于1988年出版的《城市:重新发现市中心》揭示了城市中心区域独有的价值和特点,也预言了城市中心区域的未来潜力。


这本书首要的贡献是对大量司空见惯的城市现象进行实验式的专业观察,得出一些与我们固有印象完全不同的新发现和新观点。比如,当两个人在一条主要大街人流中邂逅时,并不会像人们通常以为的那样,离开人流去街区人少的地方驻足交谈,而是在人流中驻足交谈,甚至边走边谈。这种不经意的行为特征与传统商业建筑开发需要街道人流的铁律,高度相似 —隐喻了作者对城市中心区域人口密度的态度。


在一众对大城市的批评意见中,怀特的贡献在于他挖掘了市中心跟我们日常生活的关联性,最起码让我们对大都市的复杂性、它的正面价值、它的友善性,有了更多的认识。


或许人们会以为小城市比大城市更友善。然而真的如此吗?小城市里,人与人之间没有纯粹聊天的空间,更不用说他们有过多的交谈。大城市则不一样。它给予人们足够的空间去偶遇碰面和停下交谈。


怀特的观察描绘了一个有趣的大城市。


观察人的行为最佳地点莫过于街头巷尾了。人聚集的地方就有交谈互动,或有交易。小贩们做着生意,生怕有人来检查(他们就得赶紧离开)。书贩则是安之若素,他们是不会被赶走的。街头艺人用偌大的街道当作自己的舞台,向陌生人展示自己的才艺表演。每天来观看的观众都不同。街头艺人通过这一天天的表演,锻炼自己的胆量和演技。


大街上,人们行色匆匆。有意思的橱窗顿时让他们驻足停留片刻。Window shopping是常态。橱窗里的真人表演、绚烂灯光或者诱人声音更能打动脚步匆匆的行人。如果橱窗足够吸引,人们就想着进去看到更多,是橱窗拉起了吸引顾客的红线。


拥挤城市的行人道,使得人们不得不向对面的行人侧身礼让。如果不让出一条缝隙,相对的行人就发生碰撞。怀特发现,城市中心的车道并未确实根据繁忙行车车流来设计。空闲的侧边行车道和拥挤的行人道,给整个城市扣掉了一些和谐。扩宽行人道,不要杂物和垃圾桶挡道,令行人多些舒适宽心。


应该很多人都深有体会,只有一家店售卖的商品红火起来,隔壁商铺就会迅速跟上,贩售同样类型或可替代的商品。这种功能结构相似的街道构成,并不有利于街道的繁荣。怀特也曾到过日本新宿。他赞叹那里的街道功能混合。功能混合的街道商铺设置,是相得益彰,相辅相成。怀特细心发现到,行人走在街道上,找到可以稍微休息歇坐的地方很难。若是人们需要歇歇脚、整理包袋或者绑鞋带之类的休憩,路边是没有可以坐的地方的。


整个城市的竞争力,我们可以从市中心里面拥有的企业窥见一斑。交通、税收、办公成本、是否有适当的员工以及其他明显因素都会导致公司搬迁。很多老的大型公司都纷纷外迁。而新的小型公司进驻城市。换句话说,人们获得工作机会的可能性会因为城市而变动。在城市中心,人们觅得的只有新的小型公司提供的工作机会。


一座大城市的魅力会因为其中少许的弊端而丧失活力吗?市中心会持续存在下去吗?街谈巷议过时了吗?怀特认为,就本质而言,现在的城市中心与古希腊的广场可以相提并论。古希腊广场是个社会交往的场所。人们在广场里走来走去,在树荫下靠着喷水池聊天。这里各种功能混合,生活要素也混合在一起。墙壁和柱廊的建造弱化了古希腊广场的中心地位。


怀特希望把现在的城市中心和古希腊广场进行比对,恳切希望人们一如以往那样在一个敞亮的明媚的空间里互通有无,交谈甚欢。他还期盼着,城市市中心依旧活力无限,还会继续存在下去的。


一个理想中的大城市必须得像古希腊广场,重申自己最古老的功能,社会交往,没有界限,包容接纳,互通有无。


美国和中国的大城市,有各自的历史、机理和细节,两国城市治理的机制也不尽相同,甚而有原则性的差异,然而,我们近二三十年的都市发展,有一部分确实也是以美国城市作为模板的,而且在急速城市化的过程中,我们的模仿显得异常仓促,因而,许多负面经验,可能倒有共通之处。在这个意义上,他们的反思意见,值得我们去思考。


撰文— 曲雅悦 编辑 —万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