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奥地利:“雪”之迷思

奥地利:“雪”之迷思

摘要: 滑雪产业让奥地利赚了多年丰厚“白金”,但如今它既须应对新冠疫情的近虑,还得面对气候变暖的远忧……

滑雪产业让奥地利赚了多年丰厚“白金”,但如今它既须应对新冠疫情的近虑,还得面对气候变暖的远忧……


蒂罗尔州为奥地利滑雪重镇,图为该州首府因斯布鲁克景色。

蒂罗尔州为奥地利滑雪重镇,图为该州首府因斯布鲁克景色。


在刚过去的4个多月中,国际雪联世界高山滑雪锦标赛已有数十轮比赛完成了角逐,虽然离3月底真正结束尚有十多轮赛事有待进行,但我们不妨先来看看最近赛事中的个别亮点吧 ——


2月20日,在意大利科尔蒂纳丹佩佐,23岁的奥地利小将卡塔琳娜·林斯伯格以1分39.50秒的佳绩夺得女子回转赛冠军,击败了斯洛伐克“雪上公主”佩特拉·弗洛娃以及四连冠的美国“回转女王”米凯拉·希菲林,比弗洛娃和希菲林分别快了1秒和1.98秒!


男子赛事方面,2月14日,同样来自奥地利的文森特·克里奇迈尔也脱颖而出,险胜德国选手安德烈亚斯·桑德,以1分37.79秒的成绩赢得了速降滑雪赛冠军,而桑德仅比他慢0.01秒,落后27厘米!


听起来,比赛精彩之处的确扣人心弦!可惜的是,今年因为新冠疫情管控的关系,粉丝们可是无法亲临现场感受如火如荼的热烈气氛了。


其实,静悄悄的不仅仅是今年的锦标赛赛场,甚至是绵延1200多公里的阿尔卑斯山脉的群山 ——


全球参与滑雪运动的人估计有1.35亿,而阿尔卑斯山的滑雪场占据了全球总滑雪人次的43%。这里共有近800家滑雪场,缆车总数则接近1万台。


往年在各家滑雪场,放眼处皆可见各式缆车忙碌地穿梭于皑皑雪峰之间,把纷至沓来的游客陆续运送至海拔上千米的山上,让兴致勃勃的他们去尽情体验高山滑雪的刺激和乐趣,而在以雪后娱乐著称的地方各种活动更是热力迸射,仿佛让冰天雪地也跟着热闹喧嚣起来……


今年,不少依托滑雪产业兴旺起来的村镇或山城,却近似萧条空旷的“鬼城”了。


阿尔卑斯山东起维也纳盆地,西至法国尼斯,在欧洲共跨越了七个国家的国土,除了奥地利之外,还有法国、意大利、瑞士、列支敦士登、德国和斯洛文尼亚等国。


因疫情防控的需要,今年除了非欧盟成员国的瑞士之外,这些国家大部分滑雪场的缆车都被勒令关停,其中管控最严格的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据悉这三个国家的滑雪场重新开放的时间表已进一步推迟至3月初。


缆车不开放,雪后娱乐活动被禁,而餐馆、酒吧及木屋也有许多不准营业……往日欢腾的冰雪乐园骤然间变为孤清冷寂的白色幻境。


眼看着雪落纷纷却无法变成“白金”,怪不得滑雪场运营者叫苦连天了。尤其是在圣诞季这一每年收入最丰厚的时节,法、德、意三国的滑雪场却被要求在1月6日之前缆车不得开放,而部分滑雪场的圣诞季收入甚至占全年收入近25%,这怎能不让人心急如焚呢?


于是,在2020年圣诞节前夕,奥地利斗胆顶着欧盟压力向本地人开放了部分缆车,但此举马上引发了不少争议。


最近,在奥地利西部滑雪胜地圣安东,还闹出一起风波 ——100多位外国游客不顾隔离规定非法聚集,导致警方不得不声明要对违规者处以高达2000多欧元的罚款。


这一来缆车运营商更是胆战心惊了——如果外国游客因此被吓跑,滑雪场开通了缆车却又没足够客源,每日数万欧元的亏损额谁能扛得住?看来,缆车开与不开也成了让人进退两难的选择。


奥地利女将林斯伯格夺得今年世界滑雪锦标赛回转赛冠军

奥地利女将林斯伯格夺得今年世界滑雪锦标赛回转赛冠军。


被封城摧毁的“白金”

奥地利是旅游业大国。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旅游及旅游业竞争力报告中,它高踞全球第11位,在欧洲则仅逊于六个国家 ——西班牙、法国、德国、英国、意大利和瑞士。


旅游业在奥地利 GDP中的占比高达7.3%——2019年其GDP约为4000亿欧元,而旅游业贡献了近300亿欧元。实际上,若算上旅游业带动的如休闲产业等非直接经济效益,估计相关收入在GDP中的占比甚至高达15.4%以上。


作为“阿尔卑斯山滑雪四大国”之一(其他三国为法国、意大利和瑞士),奥地利国土总面积不过8万多平方公里,但却有多达62%的土地位于阿尔卑斯山上。


依傍阿尔卑斯山而生的滑雪产业,已成为奥地利一大经济引擎。以西部头号滑雪重镇蒂罗尔州为例,若该州所有滑雪季均停业的话,奥地利3%的 GDP也将随之“蒸发”。


每年在蒂罗尔州滑雪的人多达600多万。若以滑雪人次计,该州则占了奥地利全国总数的49%。据悉,当地每3欧元的经济收入中就有1欧元来自旅游及休闲产业,而每4个就业岗位中就有1个由旅游及休闲产业所开创。


蒂罗尔州估计也是全世界滑雪场开得最密集的地方了——这里共有79家滑雪场,大型缆车多达480台。


说起来,“007”电影《幽灵谷》中雪地追逐的片断,拍摄取景地也正是在该州奥茨山谷的索尔登滑雪场。


不过,最令人胆寒的著名雪道“Streif”,却是在同属蒂罗尔州但位于东北部的基茨比厄尔滑雪场。


在“Streif”滑雪,时速可能高达140公里,而在坡度陡至85度的“捕鼠夹”路段(Mausefalle),滑雪高手们在此弹跳至80多米的高空中再纵身落地的英姿,则足以让你在由衷惊叹中一饱眼福。


“Streif”之陡峭,正如其所在的哈南卡姆山的名字所示 ——“Hahnenkamm”意为“雄鸡鸡冠”。著名的哈南卡姆滑雪大赛也正是以此山命名,该赛事始于1931年,今年1 月25日刚刚结束的是第81届赛事。


若论(缆车超过4台的)滑雪场数目的多寡,奥地利有约200家,在全球排第5位,仅次于美国、日本、法国和意大利。


美国有300多家,日、法、意三国各有200多家。不过,奥地利国土面积可是比这些国家小得多了——美国相当于115个奥地利,单是一个科罗拉多州面积就接近奥地利了。日、法、意三国的面积则依次是奥地利的4倍多、8倍多和3倍多。


奥地利大型滑雪场多数位于西部,东部的滑雪场则大部分较为小型。


全球各国总滑雪人次 * 前10排行榜


实际上,全球唯有奥地利和法国两国拥有10家以上的超大型滑雪场。所谓超大型,指的是每季滑雪人次超过100万。而在全球仅有的52家中,阿尔卑斯山就占了80%。


另外,奥地利也是过去5年平均每年总滑雪人次超过5000万的三国之一,只略少于美国与法国。


只是,美、法两国滑雪场招徕的大部分是本国游客,外国游客在总滑雪人次中的占比,在美国是6%(约330万人次),在法国则为27%(约1400万人次),在奥地利却高达66%(近3500万人次) !


意大利和瑞士的对应数据则分别为35%(约970万人次)和46%(约1000万人次),同样比不上奥地利。


近些年来,由于瑞士法郎升值,去瑞士滑雪也成了越来越昂贵的消费,这无疑削弱了瑞士对游客的吸引力。许多德国人和荷兰人就转而选择前往奥地利——如果能省三成以上的钱,干吗要去瑞士滑“高价雪”呢?


实际上,构成奥地利滑雪产业最大客户基的,也正是德国人和荷兰人。就过夜夜数来说,德国人和荷兰人占比分别高达47%和12%。


德国虽有500多家滑雪场,但近半都是仅有1架缆车的小型滑雪场,而且雪况也经常不太理想;荷兰虽有滑雪文化,但其国内仅有室内滑雪场。因此,若想真正过把滑雪瘾的话,德国人和荷兰人一般会到国外去,而高性价比的奥地利滑雪场也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另外,奥地利也是许多英国人热衷前往的滑雪胜地。据悉,英国人出国滑雪的话,30%的人会选择去法国,而25%的人则会去奥地利。


新冠疫情导致来自德、荷、英三国的客源骤减,奥地利滑雪产业自然免不了大所冲击。最近,奥地利统计局公布的旅游业最新数据就让人有点“触目惊心”——


2020年,奥地利游客过夜夜数甚至已跌回至1970年代初的水平!约9800万的过夜夜数,比2019年创纪录的1.5亿夜少了近36%。其中,德国人过夜夜数暴跌1800多万夜!荷兰人和英国人过夜夜数,也分别剧减了近300万夜和220万夜。


客源如此大“缩水”,怪不得不管德、法等欧盟大国再怎么义正辞严,奥地利当局也要稍为放松管制,让自家滑雪场开开门,争取抢赚点“白金”了。


要知道,滑雪场在滑雪季闭门谢客的话,为补偿各家滑雪场及相关就业人员,奥地利政府就不得不大笔地花纳税人的钱了——每关停一周就得多掏20亿欧元!


炮式造雪机正在造雪以缓解滑雪场因气候变暖缺雪的难题

炮式造雪机正在造雪以缓解滑雪场因气候变暖缺雪的难题。


雪地内外的生存之道

如果说新冠疫情是眼前必须应对的危机的话,从长远来看奥地利滑雪产业不得不郑重面对的另一个大难题则是气候变化。


奥地利与瑞士均有62%以上的国土位于阿尔卑斯山上,但奥地利没有海拔超过4000米的山峰,最高峰大钟山海拔高度为3798米,而瑞士却有49座阿尔卑斯山峰海拔高度超过4000米,包括与意大利共享的海拔4478米的马特洪峰。


法国有24座阿尔卑斯山峰海拔高度超过4000米,其中包括与意大利共享的阿尔卑斯山区最高峰 ——4810米高的勃朗峰。


比起瑞士和法国来说,奥地利滑雪产业在气候变化方面或许不得不面对更严峻的考验。


阿尔卑斯山变暖的速度据说甚至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自1900年至今100多年来阿尔卑斯山冰川的冰已少了约一半,而再过80年估计山上70%的雪也将融化无踪,到世纪末时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再无大型冰川可言。


目前,海拔高于1200米的山峰基本上还有积雪,但根据科学家的预测,若气温升高2˚C,再过10年则只有海拔1500米以上的山峰才能见到积雪了,而目前阿尔卑斯山约1/4的滑雪场均位于海拔高度低于1200米的山上。


阿尔卑斯山东部所受影响尤甚,若雪线升高300米,估计到时当地约1/3的滑雪场圣诞季时将面临“无雪可滑”的困境。


或许有人会说,把滑雪场往高处搬不就得了?


说起来,奥地利倒是有好几个位于3000多米海拔高度的冰川滑雪场,如上陶恩、伊施格尔、奥茨、施图拜等滑雪胜地的雪况基本上还算理想,短期内尚不至于有“无雪”之忧。


但是,6年前提出的一个扩建项目 ——联结皮茨冰川和奥茨冰川,打造面积大至184公顷的超大型滑雪场 ——却激发起当地居民和环保人士的极力反对和声讨,也让人重新审视搬迁滑雪场对高山景观造成破坏的后果。


反对者认为,高山天际线神圣不容侵犯,犯得着为所谓的经济效益移走上万卡车的岩石,夷平90个足球场面积的冰川胜景吗?钱可以不赚,但山毁坏了可是无法再造。


再说,就算把滑雪场往高处搬,到2050年可能也没用了——据预测,到这一年阿尔卑斯山4000多处冰川的冰将消融掉一半,届时不但德国、奥地利的滑雪场绝大多数得关门,连瑞士估计也有近半滑雪场得停业。


那么,求助于现代人造雪科技能否解决缺雪难题呢?据悉,德国、瑞士和奥地利近些年来花了不少钱购买炮式造雪机,2019年冬天这几个国家为此估计共花了15亿欧元以上。


或许这办法的确有点“人定胜天”的意味,但是精打细算之下你又会怀疑其可持续性了——


首先,炮式造雪机必须在低至零下4˚C时才能成功造雪,若气候持续变暖至一定程度,有造雪机也没用;

其次,每造1立方米的雪成本达2.5欧元以上,而且要耗掉半立方米的水和1~3千瓦的电,大力造雪也会造成环保问题。


看来,最少争议的出路只剩下一条 ——尽早着手发展阿尔卑斯山夏季旅游业。说不定到时候地中海旅游胜地天气太热,许多人会转而选择到山中避暑呢?


几十年后,奥地利等国靠阿尔卑斯山养活的旅游产业,或许真不能单纯指望冷冬的“白金”了。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