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创造是预测未来的最佳途径

创造是预测未来的最佳途径

摘要: 彼得·戴曼迪斯创立了奇点大学以及十几家商业太空探索公司,这位科技狂人相信,人类社会的未来正呈现出指数级变化,新冠疫情则推动着企业家创造有史以来最值得把握的创新机会。

彼得·戴曼迪斯创立了奇点大学以及十几家商业太空探索公司,这位科技狂人相信,人类社会的未来正呈现出指数级变化,新冠疫情则推动着企业家创造有史以来最值得把握的创新机会。


斯蒂芬·霍金体验太空零重力

斯蒂芬·霍金体验太空零重力。


大多数人都希望尽快离开2020年。但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过去一年全世界所经历的巨变让每一个人都能清楚地意识到,人类社会的未来已经被深刻地改变了。


正如传奇企业家彼得·戴曼迪斯(Peter Diamandis)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唯一不变的是变化,变化的速度正在增加。”


这是《周末画报》第二次采访这位享誉世界的企业家和未来学家。第一次采访是2017年,在上海,黄埔江边的高级会所,与会者临江谈笑、宾主尽欢;第二次采访是通过在线会议工具,与会者隔空对谈的同时,全世界新冠染疫人数再创新高。前后两次采访场景的巨大差别正好可以被看作一种隐喻,来呼应上文戴曼迪斯那句名言。我们所处的这个小小的星球变化之剧烈,可见一斑。


与全世界其他最优秀的人一样,彼得·戴曼迪斯也有一长串头衔:X奖基金会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兼执行主席、BOLD Capital Partners 联合创始人、零重力公司联合创始人及前 CEO,以及在医疗保健、空间科技、风险投资和教育领域的20多家公司的创办人、《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福布斯全球最伟大的50位领导者 ”、麻省理工学院分子物理学学士、航空航天学硕士,哈佛大学医学博士等。但是如果用一个称谓来概括他的成就的话,最合适的名词应该是:梦想家。


梦想家彼得·戴曼迪斯的2020年分外繁忙。“我认为2020年是我有生以来最努力的一年。”戴曼迪斯说。2020年1月到3月,戴曼迪斯在全世界各地演讲。疫情扩散之后,戴曼迪斯在3月与合作伙伴共同创立了一家名为 covex covaxx的公司进行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用了9个月时间完成了从零基础到疫苗进行人体试验的开发进程。除此之外,在新书《未来呼啸而来》 (THE FUTURE IS FASTER THAN YOU THINK)中,他探讨了指数型技术的融合将如何改变今天的传统产业和思维模式。


对于戴曼迪斯来说,新冠肺炎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大流行诚然是人类社会进入21世纪以来的最大危机,为全世界带来了重大的财务和健康问题。但是,作为企业家,戴曼迪斯认为应该善于将重大危险转化为重大商机,从而将世界变得更美好。


推动指数化转型

人们将戴曼迪斯称为“技术乐观主义者”,对此他这样说:“我的确是乐观主义者。我相信企业家是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人。世界上企业家越多,解决的问题就越多。”


培养企业家精神,利用科技改善人类困境,这正是奇点大学的使命,也是2009年戴曼迪斯创办奇点大学的重要原因。奇点大学的对外宣传很简单:忘掉那些官方认可的研究院,来我们这里一展宏图吧!(所谓“奇点”,指的是未来人类与机器融合的那一刻,奇点大学正是以此概念命名)。它高调地选中美国加州“硅谷”的核心区位,却又低调地把自己藏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埃姆斯研究中心(Ames Research Center)内的一隅。它称自己为“大学(University)”,却告诉它的学员们不必参加考试,也不用写论文,也不会获颁官方认可的学位证书。“奇点大学的出现不是为了取代当今任何一所大学,它本身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或许我们称之为全球性社区可能会更为精准,它的主要职能是教育、传播和孵化科技创业。”没有人比戴曼迪斯更了解这个由他亲手带大的“孩子”。


戴曼迪斯认为,对于任何领导者或企业家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创造你想要的未来,用创造未来代替预测未来。奇点大学的创立是戴曼迪斯创造未来的一次成功尝试。


出生于1961年的戴曼迪斯对于探索宇宙和空间旅行的渴望世所共知。他的幼年正是美国进行阿波罗计划登月的时代,12岁时,他设计的“ 三箭齐发”发射系统获得了埃斯蒂斯火箭设计大赛大奖。求学时期他辗转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与他的同学共同创立的太空小组在35个学校中设立了分会。在1987年,他参与创立的国际宇航大学 (International Space University)现在已经从高成就学生的暑期课程扩展到了获得认可的世界级研究机构。


在引人注目的职业生涯中,戴曼迪斯将对于宇宙的好奇心扩展到对于海洋探索、基因组学、互联网、人 工智能、超高速电动汽车以及环境保护等更多领域的浓厚兴趣。这让他认识了在这些领域中几乎所有的杰出人士。


戴曼迪斯认为,美国政府在完成了登月计划之后就丧失了探索宇宙空间的动力。相比较而言,私人公司在坚持长期的、一以贯之的愿景方面要好得多。“如果我们可以在太空中为企业家开放盈利空间,那么这种发展会变得不可逆转。”他说。为了创造这种未来的可能性,戴曼迪斯在1994年创立了 X 奖基金会,用1000万美元激励和资助私人运营团队开发新一代载人太空飞船。戴曼迪斯说服了他认识的一半以上的各领域的杰出人士,成为该基金会的出资者,后来该奖项扩展到了包括太空和海洋探索、互联网科技、人工智能、电动汽车、环境保护和医疗等更广泛的领域。


为了实现太空旅行的商业化,戴曼迪斯又在1994年创立了零重力公司(ZERO-G),这家太空娱乐公司通过在波音727飞机上为顾客提供失重的体验,并为 NASA提供用于研究、教育和培训的抛物线飞行服务,迄今为止已经吸引了超过12,000名客户。2007年,零重力公司将物理学家斯蒂芬· 霍 金(Stephen Hawking)送入了高层大气空间。戴曼迪斯指出,降低太空旅行成本的投资可能是人类未来几年可以做的最重要的投资之一。他在1998年创立了名为“太空冒险”(Space Adventures)的旅游公司,自2001年以来已经向国际空间站进行了八次私人客户飞行任务。戴曼迪斯估计私人太空飞行市场将达到50亿美元的规模。


对于戴曼迪斯在私人空间旅行方面的努力,《福布斯》杂志评价道,戴曼迪斯“在向我们展示如何将最聪明、最富有和最有动力的人汇聚成可改变世界的可燃混合物。”而 NGO 组织火星学会主席罗伯特· 祖布林(Robert Zubrin)说,“戴 曼迪斯总是试图找到一件可以做的事情,需要做的事情,没有人在做,他知道自己可以实现。他做到了。”


戴曼迪斯希望能够在全世界招收最聪明、最富有激情的人才,帮助他们成为引领人类应对未来重大挑战的未来领袖。奇点大学在创立之初就得到了包括谷歌、英特尔、思科等6家硅谷科技公司的投资,通过与美国国家航空局(NASA)展开合作,在未来学、网络和计算机、生物技术和生物信息学、纳米技术、医学和神经科学、人工智能、能源、航天、自然科学、法律、伦理和金融等多个学科领域进行研究与教学。担任讲师的有 DARPA、NSF、NASA等机构人工智能项目技术顾问 Neil Jacobstein,“互联网之父”文顿· 瑟夫(VintonCerf) 等人。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评价奇点大学,“这才是我希望上的大学。”


戴曼迪斯表示,我们正生活在一个计算量正在以指数型增长的世界中。作为奇点大学的一名教师,他认为包括计算机、量子计算、传感器、网络、人工智能、机器人、3D 打印、合成生物学、虚拟现实和区块链等等的指数型技术正融合解决世界上最大的难题,包括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我没有预料到世界会因为新冠病毒而产生如此巨大的变化。不过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我们还是看到了很多非凡的变革。我想说的是,新冠病毒也会在未来3到4年内推动指数化转型,并加速未来的到来。”他希望奇点大学能帮助更多企业家创造一个新时代。


Peter Diamandis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

Peter Diamandis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


未来呼啸而来

新冠疫情对社会经济的破坏意味着,既有的商业模式正在被颠覆,甚至引发某些行业的全行业重新洗牌。戴曼迪斯认为,对于企业家来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值得把握的机会。


6500万年以前,一颗小行星撞击了地球,改变了环境,从前居于统治地位的恐龙灭绝,哺乳动物迎来了里程碑式的发展良机。戴曼迪斯将新冠肺炎危机类比成第二颗“撞击”地球的“小行星”,在这次“撞击”之后,无法适应新冠疫情所带来的新环境下的商业模式和消费者行为改变的企业将会消失,这为具有敏锐商业嗅觉并且能够迅速适应变化的企业家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人类社会遭遇的每次危机都带来了海量的创业机会。正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全社会对大型金融机构的不信任催生了 Square 和 Venmo 等移动支付创业公司,同时技术的进步与人们对额外收入渴望的结合又创造出了共享经济,导致了爱彼迎和优步、滴滴等公司的诞生。与2008年全球的经济衰退相比,2020年新冠疫情造成的影响范围更广、持续时间更久。戴曼迪斯预测,从2020年开始的未来十年,人类社会将迎来创新的爆发期。


“2020年的资金投资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多的一年,我们很久没有看到这种现象了。大量资金投资了科技公司,受到疫情等影响,健康医疗、远程教育以及外卖送货服务等领域的投资尤其活跃,这些投资将会在2021年带来成果。”戴曼迪斯说。


戴曼迪斯认为,疫情之后,人们在家里度过的时间大大增加,整个社会被分成了无数相互独立的孤岛,增进联系的渴望日甚一日。与此同时,我们更加关注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对如何和在哪里教育自己的孩子充满担忧;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锻炼、冥想和学习,同时开始习惯在互联网上处理所有的事情;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也建立起了新的爱好,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


在以上的消费者行为转变之下,从前那些只是些微显出一些苗头的社会趋势被大大的加速了。戴曼迪斯指出,在疫情之后,进行线上工作的人数大大增加了。在美国,采用线上工作的员工比例相比疫情之前从15%跃升到了50%以上。这让 Zoom这种致力于远程办公的公司迎来突然的爆发性增长。与此同时,因为疫情流行,价值1000亿美元以上的公司会议和活动市场实际上被中止了。戴曼迪斯指出,未来的关键问题在于,我们如何合理使用 AI 和AR等技术创造更加辉煌的线上商业事件,同时在会议市场中引入诸如 Zoom等线上会议工具。


疫情给全世界带来的剧变不止于此。几乎在一夜之间,全世界超过10亿的学生遭遇了停课。戴曼迪斯指出,企业家还应该思考的问题在于,当这些学生待在家的时候,我们应该如何使他们的学习体验更加有效和个性化,从而带来更好的体验。而创造更有效的学习方案的机会不应仅仅局限于学校,在疫情之后,价值2400亿美元的全球在线教育市场还会继续扩大。


在疫情之前,在线医疗已经开始被很多国家所采用。疫情的发生大大加速了这种趋势的转变。麦肯锡(McKinsey)的数据显示,2019年只有11%的消费者使用了远程医疗。到2020年4月,这一数字已增加到46%。戴曼迪斯指出,2020年,美国价值2500亿美元的门诊就诊费用从线下转向线上。而对于希望掌握未来关键商机的企业家来说,解决问题的钥匙就在于,如何使用技术为处在隔离下的人们提供有效的医疗保健服务,如何使用 AI 和影像技术进行日常疾病的诊断。


戴曼迪斯认为,现在是创业公司的良机。疫情造成了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全世界数百万名合格且努力工作的人才失业或就业不足。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即使在社会经济运行良好的时期,人才的缺乏仍然可能成为遏制企业发展的主要瓶颈。而现在,大量赋闲在家的优秀人才等待被召唤,因为疫情而闲置的设备可以被重新使用。与此同时,疫情带来的线上工作趋势的加速以及数字协作工具的普及使得访问和调用全球人才库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容易。


面对呼啸而来的未来,戴曼迪斯鼓励企业家和创业者大胆进行开拓创新,“我一直认为,预测未来的最佳途径是创造未来。”他说。


戴曼迪斯认为,中国有很多有趣的机遇,政府与公司正合作进行试验,愿意更多地以更快的速度支持创新。“我仍然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创业引擎之一。但是我认为中国非常出色,在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领域都在努力。对我而言,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是世界上两个最重要的技术领域。”他说。


指数型技术


采访—万慧 撰文—王国梁 编辑—张古月 设计—丁燕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