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600亿女士”麦肯齐·斯科特,女性如何改变慈善规则

“600亿女士”麦肯齐·斯科特,女性如何改变慈善规则

摘要: 当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把亚马逊从一个车库打造成地球上最强大的公司之一,成为这个时代最富有的商人时,人们对他的妻子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知之甚少。但在两人的天价离婚案后,斯科特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她与贝佐斯白手起家创业,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位小说家、慈善家。

当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把亚马逊从一个车库打造成地球上最强大的公司之一,成为这个时代最富有的商人时,人们对他的妻子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知之甚少。但在两人的天价离婚案后,斯科特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她与贝佐斯白手起家创业,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也是一位小说家、慈善家。在离婚后,斯科特的慈善之举屡屡登上新闻头条,在2020年成为全球排名第12位的亿万富翁,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正在以一种可能改变慈善事业的方式将大部分财富回馈给创造财富的社会。


斯科特的慈善事业

2019年,贝佐斯与斯科特25年的婚姻宣告结束。尽管她仅保留了亚马逊4%的股份,但亚马逊当时的市值约为380亿美元,她也凭此一夜之间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之一。她立刻投身慈善行业,通过分享自己的资源为社会贡献力量,已经成为了她这一代人中最重要的慈善家之一。 


斯科特在2020年共捐出了近60亿美元,可谓是创纪录的年度捐赠额。她在接受采访时说:“去年是充满了心碎和恐惧的一年,生活揭露了社会体系中的不平等和不稳定。但让我充满希望的是,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反思自己能提供什么,就可能带来巨大的社会改变。”从满足人基本需求的组织,如紧急救济基金、食品银行;到解决长期系统性的不平等问题,如就业培训、法律辩护基金;再到种族平等、LGBTQ权利、公共卫生、气候变化等社会问题:她的捐款覆盖了全美50个洲,以及波多黎各和华盛顿特区的384个组织。


实际上,斯科特的慈善事业并非离婚后才开始的,早在2010年她便积极参与慈善活动,至今以亚马逊的名义捐赠的约72亿美元中的大多数都来自斯科特。她在2015年创立了反霸凌组织“旁观者变革”;2018年与贝索斯投资20亿美元成立“Day One 基金”,帮助无家可归的人;2019年离婚后,她签署了比尔·盖茨的“捐赠誓言倡议”(Giving Pledge),承诺在有生之年或在遗嘱中将大部分财富捐赠给慈善事业。


改变慈善规则

福布斯这样评价斯科特:“她捐款的规模之大、速度之快叫人瞠目结舌。短短一年中慈善活动所捐赠的款项已经远超许多慈善家一生的捐款总额。”


斯科特在捐赠前会与咨询公司合作,对一项事业或非营利组织进行深入研究,希望自己的捐赠能对社会、文化和社区产生切实的好处和影响。她倾向于选择由有色人种、女性或LGBTQ群体领导的组织,其中包括黑人学院和大学、社区学院等组织。作为女性捐赠者,她能感受到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影响,所以能够用另一种眼光看待相关慈善组织和他们所支持的事业,对不公做出改善。


在美国社会,财富往往等于权力,所以一个非常富有的捐赠者可以对一个组织产生巨大的影响。当捐赠者信任非营利组织的专家和社区中有最高需求的人时,这代表着权力的转移,斯科特正是这样有意识地避免个人对组织的影响。她的捐赠大多不设限制,这意味着非营利组织拥有巨大的灵活性:不需要申请赠款,不需要进行多年衡量,也不需要附和捐赠者的项目,这一举措赢得了非营利组织专家的赞誉。


西雅图大学(Seattle University)非营利组织领导学助理教授伊丽莎白·戴尔(Elizabeth J. Dale)认为这是慈善事业如何进行的一个巨大转变。作为捐赠者,斯科特后退一步,让人们做自己最擅长的事。她坦然承认自己不知道捐赠的正确答案,但作为公众人物,她可以引起相关组织和领导者的注意,促成改变的发生。


女性捐赠者的兴起

几十年来,女性一直在各行各业为争取一席之地而奋斗,随着女性在职场的崛起、女性运动的增多和快速积累的财富,女性的慈善事业已经成为专业人士和学术界的研究课题。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一项分析显示,到2023年,全球女性财富将增加到至少81万亿美元。针对女性捐赠者的组织也在规模和数量上有所增长,妇女捐助网络成员在20年内从80位攀升至270位。


有钱的女人捐出自己的钱和时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几十年来,大部分已婚的女性是以丈夫的名义捐赠的,她们自身比较低调,且不被广泛认可。“从事慈善事业的女性更像是幕后的志愿者,她们默默无闻地工作,男人则作为门面,在公共生活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 但在婚姻中,往往是女人引导丈夫捐赠。比尔·盖茨就曾在《财富》杂志的一篇报道中表示,如果没有妻子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就很可能不会成立基金会,妻子是让自己转向慈善事业的功臣。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的丈夫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因毫不关心慈善被人们称为“零慈善者”,但鲍威尔热情投入慈善,将自己价值280亿美元的资产全部捐出。


正是在斯科特、梅林达·盖茨、鲍威尔·乔布斯等希望被看到、被听到的女性慈善家们的改变下,未来将有更多女性愿意谈论慈善捐赠和自己作为公众人物创造空间的问题。


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研究发现,男性和女性从事慈善事业的方式非常不同,直接邀请女性并鼓励她们作为一个团队进行捐赠,会产生很高的效果。比尔·盖茨的妻子梅林达·盖茨(Melinda Gates)在2016年与挪威王妃梅特·玛丽特(Mette Marit)一起成立的由妇女组成的组织Maverick collective就鼓励集体捐赠,目前已向一个妇女健康项目捐赠了至少100万美元。有了这些捐赠机构,女性可以通过有创造性和影响力的方式为社会做出贡献。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