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怀抱斗士精神不畏冲突

怀抱斗士精神不畏冲突

摘要: 科技界是一个残酷的角斗场,唯有赢得所有产品,你才能继续生存下去。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夫向来不畏于冲突,现在,他决定走下角斗场。谢幕时刻到了。

高通(Qualcomm) CEO、斗士史蒂夫·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到了谢幕时刻。2021年1月5日,高通公司宣布,莫伦科夫向董事会提出他决定在为公司效力26年之后从CEO一职退休。


不过在2020年接受专访时,莫伦科夫并未透露他的退休计划。头发灰白的他,说话间不时展露笑意。当前全球经济面临的最大乌云来自疫情,他侃侃而谈疫情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也谈及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在见不到员工的情况下让大家保持斗志。“我最大的关注是如何保持公司文化,维持员工的团队精神,帮助员工在精神上赢得这次战役。”他这样说。


莫伦科夫今年52岁,2014年担任高通CEO一职,是公司历史上首位非家族CEO。《天下》杂志称莫伦科夫是全世界最不怕冲突的科技企业领导人。莫伦科夫在任职的年间,率领高通闯过了重重难关,包括结束了美国、欧盟、韩国等在内的全球监管机构的商业模式审查,顺利解决了与苹果的法律战以及竞争对手博通的恶意收购企图。高通董事长马克· 麦克劳林在一份声明中说:“史蒂夫在任期内驾驭了前所未有的全新环境,在担任CEO的7年里,他所面临的问题比大多数企业领导者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面临的全部问题还要多。”


高通并不直接面对消费者,然而它开发的技术与每个人的数字生活息息相关,是一家科技领域举足重轻的公司。短短20年间,人类所使用的移动通信设备从只能通话的功能手机发展到可以融合多种功能的智能手机,成为人类离不开的生活助手、生产力工具,背后有高通的巨大功劳——这家公司发明了众多重要的电子设备技术:调制解调器、移动处理器、射频前端、视频流格式等,通过提供集成解决方案、与手机厂商紧密配合,高通快速推进了行业的进步。“每一部手机多少都会用到高通的技术,”莫伦科夫在采访中这样说,“很多人并不知道手机中很多技术都是高通研发的。比如,如何在手机上播放流媒体视频,这些技术都需要有公司研发。现在大家可以在手机上看视频,除了手机厂商的功劳外,部分也归功于高通。”


由于在无线通信以及移动芯片领域保持着巨额研发投入,其掌握的14万项专利拥有着巨大的技术优势。高通与中国厂商也有长期深入的合作,国内的手机厂商小米、华为、荣耀、OPPO、vivo 等均采用高通的芯片,苹果手机中一部分蜂窝基带芯片也来自高通。


此刻,正值高通业务巅峰期,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设计公司,高通从5G等新技术中受益良多。从业绩上看,莫伦科夫作为CEO表现卓越。根据公开资料,自2014年莫伦科夫担任CEO以来,高通股价已经上涨了96.7%,其中2020年上涨了71.7%。从主要财务指标来看,高通过去5年的营业收入基本稳定在220亿美元至260亿美元之间, 毛利率基本在55%以上。2019年,高通占据了智能手机芯片市场33.4%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第一位。此外,高通还占据了5G 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的一半以上的份额。新冠疫情危机已使人们愈发意识到视频会议、远程教育的重要,证明了5G技术的必要。


虽然选择此时退休出乎世人意料,但莫伦科夫表示,“随着我们的商业模式得到充分验证以及目前公司在5G上的领先地位,现在正是下一任CEO领导公司的合适时机,他将带领公司把握我认为是高通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大发展机遇。”这位斗士为高通目前作为全球无线科技领导者的地位感到无比自豪。


高通处于5G技术的前沿

高通处于5G技术的前沿。


殊死搏斗

莫伦科夫为人低调,曾有“硅谷的安静人”之称,1994年他从密歇根大学毕业后就以高级工程师身份进入高通,20多年的时间莫伦科夫在高通立下丰功伟业。在担任CEO期间,“ 安静人”开始展现其不惧冲突、善于处理复杂的一面。他选择了对抗自己的最大客户苹果,和FTC之间也有法律纠纷;他还需要面对多国监管机构的审查,要应对维权投资者要求分拆公司的呼吁。


在美国企业历史上,很少有公司像无线通信芯片巨头高通公司需要面临如此多棘手的问题。高通陷入一系列冲突的原因之一在于其技术许可的商业模式。高通自90年代初开始授权其技术,向手机制造商许可蜂窝通信的标准必要专利。高通业务营收板块,主要分为三块,包括QCT(CDMA技术集团)、QTL(专利授权)和 QSI(高通的战略投资业务)。其中,高通业务营收主要来自于 QTL 专利授权和 QCT 芯片两大块业务。


高通技术许可模式曾引来不满,例如苹果就曾声称,高通采用反竞争手段,垄断了智能手机LTE 调制解调器供应链,同时苹果认为高通正在收取不公平的专利费,高通坚持收取的专利费比其他公司高出5倍。


反对声浪也让高通成为监管机构关注的焦点。在前任CEO保罗· 雅各布在位时,业界已经有了对抗高通的力量。这种对抗最终在莫伦科夫的任职期间到达高潮。


围绕专利费,苹果在2017年对高通开展全球诉讼,控诉高通采用“排外政策和过度的专利费”。随后,高通反击,在全球范围内起诉苹果公司侵犯专利。


在高通和苹果陷入诉讼之中时,随着公司不断走低的股价水平,让竞争对手博通(Broadcom)认为自己有了千载难逢的收购机会。2017年11月,高通竞争对手博通开出了1300亿美元的价格,意图收购股价持续低迷的高通。博通总部位于新加坡,其Wi-Fi 芯片已经占据了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在内的众多市场,但是在3G、4G和5G芯片为主的移动通信领域,该公司却处于劣势。与此同时,高通受到了全球监管机构的审查。包括韩国和欧盟等在内的监管机构,曾对其开出合计约20亿美元的巨额罚单。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就垄断问题于2017年起诉高通,2019年一名联邦法官作出的裁决认为高通滥用了其在无线芯片领域的垄断地位,并向手机制造商收取过高的专利费用。


不过莫伦科夫已经带领高通走出了这许多艰难。2018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博通按原计划收购高通。2019年,高通与苹果公司解决了诉讼,苹果在其iPhone 12中使用了高通的5G芯片,并向高通支付了45亿美元(约合291亿人民币)。在结束了和苹果的诉讼之后,莫伦科夫说道:“今天,我们把所有这些都看作是过去的事情。你知道,我们现在专注于产品,向前迈进,做我们必须做的每一件事。”


2020年8月,高通在与FTC的斗争中又打了胜仗,联邦上诉法院裁定高通的商业行为不属于反竞争行为,结束了高通核心商业模式受到全球监管机构审查的时代。


自此,莫伦科夫这位享受竞争和搏斗的管理者,带领高通进入和平时期。在接受《财富》记者访谈时,记者曾问他:“相安无事是什么感觉?周围不再有维权投资者向你发难。你也不必继续大战苹果公司了。这种感觉一定很奇怪吧。”


莫伦科夫说:“你必须得享受竞争。这意味着你会一直处于亢奋状态,从而能够在竞争中成长。现在回到和平时期,我都有点想念竞争了。但我很高兴能处于这样一种状态。考虑到公司其他成员的反应,我更喜欢和平时光——即使我有点怀念那种殊死搏斗的感觉。”


尽管外部纷争不断,高通公司仍然在莫伦科夫的带领之下继续一路往前。这也源于这家公司的基因在于步履不停地追求创新。创新的基因根植于高通公司之中,其成长历史是一部典型的逆袭史。高通创始人艾文·雅各布(Irwin Jacobs)是位传奇企业家,51岁从麻省理工大学教授的职位上离开并从自己创立的第一家公司Linkabit退休后,1985年他创办了高通,并凭借着对未来的大胆设想,在此后的20年中打造出一个年收入超过50亿美元的CDMA帝国。其赖以起家的CDMA技术诞生于二战期间,出自好莱坞女明星海蒂·拉玛之手,起初是军方用于增强鱼雷信号的抗干扰性,但战争过后就被人们所遗忘了,不过雅各布创立了高通,面对早已被市场认可的其他技术路线,坚信CDMA技术在未来移动通讯的巨大发展潜力。1989年,CDMA实现了历史上的首次演练,到1991年11月,在一场技术演示中CDMA的高保真通话音质深深地震撼了到场人员,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高通从此一战成名,再到1993年7月CDMA成为了全球通信标准,标志着高通通过CDMA正式叩开世界大门。自此之后,每一代蜂窝通信网络的演进中,高通都成为了技术研发的领导者。


在艾文·雅各布的带领下,高通拥有了数千项CDMA相关专利,连续三年保持超过90%的营收增长,年利润达到18亿美元。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1999年,高通的股价曾在一年之内暴涨25倍。2005年,艾文·雅各布退休,其子保罗·雅各布继任高通CEO。2014年,莫伦科夫接任CEO职位。


高通的创新为无线行业乃至整个世界都带来深刻影响。尽管是第一位非家族成员CEO,莫伦科夫同样有着对技术创新的执着和对实现技术引领的勇气。2019年,在和苹果达成和解协议后,在一次采访中,CNBC主播卡尔·昆塔尼拉(Carl Quintanilla)曾问莫伦科夫,如何应对重大的政治形势、重大的法律形势,以及如何做到始终关注工程技术领域?莫伦科夫回答道:“我有一个强大的团队。他们对技术感到兴奋。高通大概有30个人在担心外部事务,而整个组织中的其他人都专注于研发优秀的产品。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做,这些和苹果的纠纷问题,尽管看起来很戏剧化,但其实很容易解决。”


Steve Mollenkopf 参加商业论坛

Steve Mollenkopf 参加商业论坛。


角斗士谢幕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并未让高通受到多大影响。莫伦科夫在接受《财富》专访时曾表示,高通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学到的一个经验就是,在衰退期间所做的投资支撑公司度过了下一个十年——当时高通在智能手机技术、LTE调制解调器等领域的投资,推动了公司后来的发展。


“科技界仍然是一个残酷的角斗场。唯有赢得一个产品,你才有权利开发下一个。唯有赢得所有产品,你才能继续生存下去。”他这样说。


目前高通是全球5G产业最重要的技术动力来源之一,5G技术将把手机的智能化推向一个新的高点,也会让移动技术进入千行百业。在智能手机上,人们就已经广泛使用高通的技术。高通希望同样的故事将发生在自动驾驶汽车、智能医疗、工业物联网等各个领域。“高通坚信,5G将带来颠覆性的深远影响。从汽车到制造、从医疗到教育,甚至对于那些我们从未想象过的应用、机会和业务来说,5G都将释放出无限潜能。同时,它也将世界内几乎万事万物、甚至是我们每一个人,以虚拟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帮助我们构建具有韧性的社会和经济。”莫伦科夫这样说。


谈到2020年,莫伦科夫充满信心。“2020年称得上是出乎意料的一年,也为我们提出了新的警示。但只要通力协作,我们仍然可以乘风破浪,一往无前。”莫伦科夫这样说。2020年11月,莫伦科夫就宣布高通在美国实现了首次5G NR增程毫米波数据呼叫,通信距离超过5千米,速率超过100 Mbps。这一里程碑式的项目,展现了毫米波助力缩小连接鸿沟的价值,帮助运营商经济高效地扩展网络覆盖。2020年6月和2021年1月,高通还先后发布了骁龙690和骁龙480 5G移动平台,迅速将5G带至中低端芯片市场,并直接与联发科在该细分市场展开竞争,抢占更多的潜在市场。


高通高层在近年变化不断。2018年3月12日,高通宣布执行董事长保罗· 雅各布将不再担任公司执行董事长,由独立董事长杰弗里·亨德森代之。对此高通给出的解释仅是“董事会致力于强有力的公司治理原则,并认为在高通历史上这个重要关键时刻担任独立董事是公司和股东的最佳利益”。“虽然博通和高通之间的这场双通并购案因多方原因告吹,但不可否认这场持续五个月之久的并购背后是幕后基金和看不见的手在博弈,而高通将保罗舍弃也是为保全公司大局的弃车保帅之举。”有媒体评论称。尽管雅各布持有高通的股权不到0.5%,但他曾寄望于私有化重新掌管高通。2018年4月,据CNBC报道,雅各布曾与多家战略投资方和主权财富基金谈判,以便在未来两个月内完成融资,将高通私有化。其中一家潜在的投资方就是手机芯片巨头ARM,而ARM背后则是孙正义的软银集团。2019年 ,雅各布对外宣布,不再对私有化感兴趣。


如今,高通公司在宣布莫伦科夫退休的同时宣布,公司董事会一致推选安蒙(Cristiano Amon)接替莫伦科夫出任公司CEO。安蒙于1995年加入高通公司,目前担任公司总裁。下一任总裁仍然面临潜在的诉讼风险和继续研发突破新技术的挑战。


将在今年6月30日退休的莫伦科夫则进入在高通的最后工作阶段。他相信,当很多工作的基础已经奠定好,很多人共同打造起来的企业文化,将继续带领高通在疫情中和在未来的挑战中熠熠生辉。


5G拉动产业产出(销售)


高通全球CEO Steve Mollenkopf

高通全球CEO Steve Mollenkopf


Q=《周末画报》

A= STEVE MOLLENKOPF


Q:很多不热衷于科技的人可能并不了解手机的构造,你能否介绍下高通的主要业务?

A: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全球领先的无线科技创新者。移动时代意味着需要有人把所有手机连接起来,实现随时随地打电话。我们是让这一切实现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们创造了蜂窝网络的基础技术,让所有人可以使用,并分别在3G和4G时代打造了生态体系,现在我们正努力打造5G时代的生态系统。

有趣的是,我们也涉足很多不同的领域。最初是手机行业,现在几乎所有相关行业都会涉及。


Q:2020年新冠疫情的暴发如何影响了市场对高通产品的需求?

A:在我看来,人们对于我们的科技产品需求最终仍会非常强劲。我们现在只需要考虑如何应对短期内需求不稳的状况。但在技术创新方面,以及公司的运营,即便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都不会有问题。


Q:如果给商学院演讲,你会分享什么?你学到了什么经验?

A:确保大家都能充分理解公司很重要,但无法见到员工的时候怎么做到这些?我最大的关注点是如何保持公司文化,维持员工的团队精神,帮助员工在精神上赢得这次战役。很多工作的基础已经奠定好,我们知道怎么做。很多人共同打造起来的企业文化,在疫情中熠熠生辉。


Q:你曾经和高通一起经历过多次危机,比如说“9·11”。高通在“9·11”事件中受到了什么影响?

A:对于一家公司来说,我们受到的影响比较小。当时我正在欧洲旅行,大家都在震惊中寻找应对方法,但对我们来说问题没有特别严重。


Q:发生在2007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如何影响你们的?

A:影响了我们的财务状况,但我们在基础科技领域有着长期持续投入。技术是公司未来十年发展的根基,我们需要清楚如何才能度过危机,于是投资了LTE(Long Term Evolution,长期演进技术)调制解调器,还有从此之后赖以生存发展的智能手机技术。


Q:你认为这次危机同以往相比大有不同,但你们的表现还不错。

A:是的,这次危机与众不同。过去的金融危机没能向世界证明技术的重要性。这次疫情尽管对世界造成了很大损失,但人们开始意识到视频会议、远程教育的重要。这些都证明了5G技术的必要。

我们处于5G技术的前沿,新冠疫情暴发前公司就形成了稳定的长期发展的模式,在5G等技术方面我们都走在最前列。


采访、撰文— 李好 编辑— 张古月 设计—丁燕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