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极端经济下如何生存

极端经济下如何生存

摘要: 最优方案是市场和政府相互配合的“中间道路”。

《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

《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

虽然极端情况不是经济研究中的主要内容,但是这些极端经济体中的生活在明天将可能成为常态。要想厘清这些问题,只从金融和物质的一般经济视角观察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极端经济学理论。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经济的韧性,并充分发挥人力资本——人们的思想、技能和知识的力量,这也被认为是过去30年来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来源。


理查德·戴维斯

理查德·戴维斯

(Richard Davies)

英国央行经济学家、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曾担任英国财政大臣的经济顾问,以及英国财政部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他的文章曾在《卫报》《星期日泰晤士报》《泰晤士报》《1843》上发表。他也是慈善机构CORE的创始人之一。本书荣获:2019年开明经济学人奖,2019年英国《金融时报》和麦肯锡年度商业书籍 。


极端经济在经济学中并非主流,但理查德·戴维斯却认为,通过研究世界各地一些极端的经济体,了解人类如何应对不同的危机挑战,并探寻极端环境下的经济发展轨迹,如今正变得至关重要。他预言,最晚到2030年,大多数人都将生活在极端环境中——人口老龄化、破坏性技术进步成为常态,以及不平等问题愈加严重。理查德提醒大家,要想妥当应对这些挑战,须考察各种极端情况以寻求借鉴。


理查德是英国央行经济学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更曾担任英国财政大臣的经济顾问,以及英国财政部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此外,他还曾供职于《经济学人》杂志,任该刊经济学编辑。而他的极端经济论述也在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后变得流行起来,人们便开始思考极端情况下的生活,以及危机过后,经济如何反弹复苏?如何吸取这次危机的宝贵经验教训?


在理查德所著的《极端经济:韧性、复苏与未来》一书,为上述问题提供了答案。该书提出了一种思考经济和社会的新方法——研究世界上的极端经济体。他行走16万公里,采访了500多人,走访了难民营、监狱、灾害突发地、工业革命发源地、不平等地区、人口老龄化地区、科技前沿地区等9个极端经济体,细致地观察和研究了个人和经济体如何应对突发的、恶劣的经济变化,探寻极端环境下的经济发展轨迹对未来有哪些重要的借鉴价值,引发公众对经济韧性更深层次的理解。


《极端经济》中所说的“极端”(extreme)不是简单的现象描述,而是对一种社会经济状况的特定指称,更可视为经济研究方法论。以社会经济状况来说,这里的“极端”也不应仅仅理解为金融危机、资产泡沫破裂等现象,还包括发生在特定经济体的突发情况,比如海啸造成的经济瘫痪、人口老龄化达到较高水平后引发的经济社会问题,以及腐败和政府低效导致的市场失灵。


《极端经济》的核心议题之一是不同经济体在面对挑战时展现出的抗击打能力或者说触底反弹能力,作者称之为“韧性”。其根基是一个经济体的“人力资本” ——人们的思想、技能和知识的力量,这也被认为是过去30年来世界范围内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动力源。


在极端情况下,经济韧性如何帮助人们谋求生存和恢复?作者以海啸袭击后的印度尼西亚亚齐、约旦北部的叙利亚难民营,以及美国路易斯安那的监狱为例,亚齐是2004年海啸中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当地村民几乎被灾难夺走了一切,但这里也成为经济快速反弹的地方。当地传统的黄金配饰文化,很快孕生出非正规、不受监管的黄金交易链,为急需重建的企业家提供了快速获取资金的渠道。在约旦北部的扎塔里难民营,难民在叙利亚内战中逃离祖国,在扎塔里这个难民定居点开始新生活。这里的经济韧性令人印象深刻,具体表现为各种隐秘的地下交易市场,人们以物易物,以贸易为生。扎塔里成为了世界上最大、发展最快的难民营。


反例如约旦的阿兹拉克难民营死气沉沉、巴拿马达里恩当地政府柚木树补贴计划反倒使百姓从贫穷走向新的贫穷、曾在全球首屈一指的苏格兰格拉斯哥造船业因循守旧如今一落千丈、刚果金沙萨充分展示了建立在非正规经济基础上人类韧性的局限性、曾享有拉美经济明星美誉的智利因严重不平等已经影响到公共空间的使用……


理查德相信,“许多复苏的崩溃都是善意的结果”。像阿兹拉克难民营表面看井井有条,实际上扼杀了难民的初创热情;达里恩的问题是因为政府应对外部负效应失策导致当地经济和环境陷入恶性循环;格拉斯哥造船业的衰落是因为政府介入过度未能顺应潮流;金沙萨的没落折射出政府决策违背了市场基本现实;智利深陷的不平等困局,本质上是片面追求经济增长率的结果。


在理查德看来,政府最应做的,就是坚决捍卫环境等社会底线,同时又不能大包大揽、越俎代庖。虽然强势行政力量在某一时段可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随着经济发展走向深入,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多,过于强势必然遏制个性化。金沙萨和智利历史上都曾出现过“铁腕”人物,改革之初,也都曾经历经济快速发展的高光时刻,但又都深陷发展“中年危机”无法自拔。


应对极端经济,理查德着重论述了经济中的左右派之分。理查德在《极端经济》中指出,研究极端经济体的另一个收获是如何对待“市场”的新视野。理查德认为,经济承压甚至遭遇破坏的地方,经济学回归到了一种简单而原始的形式,通常能够揭示出那些反映政治经济学核心问题的现代例子——自由市场的作用。如今,西方关于如何对待市场的观点变得两极分化。左翼政党希望国家发挥更大作用以控制公司和工程的效果,右翼人士希望给予企业家更大自由,他们认为企业家对利润的渴望将解决所面临的挑战。但作者在研究世界上一些最艰苦地区的真实状况后得出结论,无论是采取激进还是保守举措,无论是推行政府主导还是市场自由主义,理查德都不认为是最优方案,最优方案是市场和政府相互配合的“中间道路”。


书中提到的9个极端经济案例表明,没有任何一种成功模式可以生搬硬套。但所有案例又有同一指向:未来方向很可能本就隐藏于极端经济的各种韧性之中。也就是说,对于未来方向,许多时候我们不必绞尽脑汁推陈出新,只需练就一双寻找韧性,并甄别“先头部队”的慧眼,然后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理查德在该书结语提到,该书的写作动机就是寻找今天正在经历压力和紧张的人们,而这些压力和紧张可能与未来有关。面对未来,极端经济体如何应对?理查德提到了塑造未来的三种力量,分别是老龄化、高科技技术、经济不平等,以“银发之都” ——日本秋田、科技之城——爱沙尼亚首都塔林、经济不平等典型地区——美国圣地亚哥这三个典型案例为人们应对未来压力提供了借鉴。


撰文— 三方 编辑—万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