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瑞幸咖啡在纽约申请破产保护

瑞幸咖啡在纽约申请破产保护

摘要: 以“好喝不贵”为卖点的瑞幸咖啡以闪电战的打法填补了中国咖啡市场的空白,财务造假问题被浑水最先引爆后,瑞幸经历了退市、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和SEC达成和解等事件,最终走向了破产保护。

以“好喝不贵”为卖点的瑞幸咖啡以闪电战的打法填补了中国咖啡市场的空白,财务造假问题被浑水最先引爆后,瑞幸经历了退市、创始人失去控制权、和SEC达成和解等事件,最终走向了破产保护。


瑞幸咖啡


2021年2月5日,瑞幸咖啡在纽约根据美国破产法Chapter 15申请破产保护。根据彭博社报道,瑞幸对外的声明表示,公司正与利益相关方磋商债务的重组,中国所有商店都将继续经营;按照第15章申请破产不会对公司的日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并将继续履行日常经营的各项义务。


瑞幸咖啡于2017年年中诞生,当时正处于中国的科技投资热潮。彼时它从贝莱德、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以及一批中美投资基金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5亿美元的资金。其在创立18个月后于2019年5月即赴美上市,刷新中国企业近期赴美上市的最快速度。但浑水很快发现了其经营中的造假现象,并发布了做空报告。2020年4月2日,瑞幸发公告自曝财务造假,涉及金额近22亿人民币,当日股价就闪跌76%。随后停牌一个半月,在5月20日恢复交易后,股价跌至2美元左右,相比52周内的股价最高点,市值蒸发超过96%。


申请破产的消息出人意料,因为在2021年1月18日,瑞幸还在官方微信平台发布新零售合作伙伴计划,开放瑞幸咖啡的加盟渠道,相较于之前的小鹿茶加盟计划,此加盟计划依旧是“0加盟费”。瑞幸的财务造假事件也一度被认为已经完美“翻篇”,此前彭博新闻社2020年12月7日报道,瑞幸咖啡将支付1.8亿美元,就美国监管机构对它做出的会计欺诈指控达成和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瑞幸咖啡通过严重虚报公司收入、支出和净经营亏损来虚假显示录得了快速增长和盈利增加并达到公司的盈利预期,以此来欺诈投资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12月16日在一份声明中称,这家中国公司至少从2019年4月到2020年1月间虚构了超过3亿美元的销售额。瑞幸咖啡在和解中既没有承认也未否认监管机构的指控。


瑞幸业绩在2020年甚至仍在持续增长。根据瑞幸联合清算人在2020年12月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的首份报告,瑞幸在2020年前三季度的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元,仍在稳定增长,不过环比增速有所下降。瑞幸预计,2020财年的净收入在38亿~42亿元人民币之间。彭博数据则显示,瑞幸咖啡已背负29.8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和 / 或债券。


尽管和SEC达成和解,仍有两个大型诉讼压在瑞幸头上:投资者的集体诉讼与美国司法部的诉讼,若最终瑞幸需为这两个诉讼支付大额罚款,将严重影响到公司营运现金流,继而影响到公司的盈利能力、融资能力等。


财务造假事件之后,除了面临外部监管机构的调查,瑞幸内斗也不断。随着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摘牌,这家公司的“连续剧”重点正在向公司内部的权力斗争上转移。审计机构安永发现瑞幸财务造假后,投资人黎辉、刘二海二人支持将瑞幸的造假情况公诸于众,并一直在积极推动瑞幸对财务造假进行内部自查。经历了多轮董事会席位之争后,陆正耀本人以及反对陆正耀的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全部出局,陆正耀一方提名的曾英、杨杰两名独立董事任命均获通过,公司CEO郭谨一为新任董事长。由于在神州租车时期,郭谨一曾担任陆正耀的助理,他一度被外界视为“陆正耀的人”。


但平静很快被打破。1月3日,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各地分公司经理与核心业务总监签署联名信,要求瑞幸董事会罢免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1月7日,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他已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称自己会全力配合调查。


陆正耀与郭谨一的矛盾由此被摆在了台面上。联名罢免信提到了三个郭谨一的主要“罪状”:利用供应商舞弊、贪腐;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因其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 另一边,郭谨一的全员信中则提到,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


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的事业版图也因为瑞幸事件而七零八落。时任董事长的陆正耀在2020年7月的股东大会上被“洗牌出局”,不再在瑞幸董事会、管理层任职,失去直接掌控瑞幸咖啡的权力的同时,当年6月,陆正耀所持神州优车股份已全部被司法冻结,而神州优车则因迟迟未能发布2019年年报,最终被新三板强制摘牌;2020年12月,屡次传出卖身传闻最终都以失败落空的神州租车终于找到了下家: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第一大股东神州优车将以17.71亿港元的价格将公司20.86%的股份出售给MBK Partners,神州租车将按约定完成私有化、撤销上市地位。交易完成后,陆正耀与神州租车将彻底没有关联。


作为中国商业史上“to VC模式”或者说“to IPO模式”的巅峰之作,瑞幸在创立18个月之后即赴美上市,曾被认为是“中国之光”。然而,其所有的品牌故事、商业模式、战略布局,都是为了在路演台上征服投资人而生。快速增长的业绩背后,是管理层完全漠视道德和诚信,为了数字而走向了造假。


瑞幸咖啡2020年的丑闻导致美国对在该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重新严格审查。美国众议院月初通过一项议案,若华盛顿的监管机构无法审查财务审计底稿,包括阿里巴巴和百度等巨鳄在内的中国上市公司就可能被踢出美国交易所。


编辑— 李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