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挪威:“鱼”之远见

挪威:“鱼”之远见

摘要: 英国与欧盟终于就未来5.5年的渔权做出安排,虽然挪威期望中的三边谈判尚未实现,但毕竟因英国脱欧陡增复杂性的北海渔权,目前已有了更明朗的可预见性。

民以食为天,鱼,当然是餐桌上少不得的美食了。据悉,鱼虾蟹贝类目前共占全球可食用动物产品的17%左右,供应全球人口蛋白摄入量的6.7%。


或许,你会觉得海洋既然占了地球表面积的70%以上,是不是该为人类提供更多的营养才说得过去,对吧?


的确,科学家们对全球“可持续渔业及海产养殖”可是寄予厚望——到2050年全球人口将超过100亿,到那时候可得祈祷鱼虾蟹贝的产量比现在多出约四到七成以上,才有望满足因人口增长而额外增加的一到两成多的可食用动物产品需求。


30年后的事情,一般的家庭主妇恐怕就不管那么多了,“她”只操心平日里一家子的菜篮子问题,除非——“她”并非一般主妇,而是“顶级主妇”。


挪威为全球第二大海产食品出口大国,仅次于中国。

挪威为全球第二大海产食品出口大国,仅次于中国。


“顶级主妇”的“菜篮子”

挪威和欧盟就有三位“顶级主妇”,埃尔娜,安吉拉和乌尔苏拉。三人看起来一样和蔼可亲——如果你忽略她们的“铁娘子”称号,也暂不以其头衔尊称其为挪威首相索尔贝格(Erna Solberg),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的话。


“顶级主妇”手拎肩挎的“菜篮子”,肯定比普通人的菜篮子远为沉重也复杂得多了,估计埃尔娜、安吉拉和乌尔苏拉在这一点上也应该深有同感。


相对而言,埃尔娜的菜篮子或许要比安吉拉的菜篮子容易拎些,而乌尔苏拉的菜篮子尺寸最大。挪威人的菜篮子里有的是鱼,安吉拉要确保德国人的菜篮子里有够吃的鱼却难得多,而乌尔苏拉要为欧洲人把特大号菜篮子拎平稳也实在不易。


作为欧洲最大渔业国,挪威2019年向全球出口了共计270万吨,总额高达1073亿挪威克朗(约126亿美元)的海产食品。


挪威海鲜在全球各地老百姓的餐桌上可是很常见,据说全球每分钟都有2.5万顿饭,即每天共计3600万顿饭都会享用挪威海鲜。


据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数据,挪威海产食品年产量超过360多万吨,净出口量达270多万吨,国内消费80多万吨,而其人口仅有530多万,算起来人均每年要吃掉152公斤的海产食品。


德国人似乎更偏爱肉食,据德国鱼类信息中心(FIZ)数据,其人均海产食品消费量仅约为13.5公斤——这么说来岂不是连挪威人的一成都不到?


当然,德国人口8300多万,好在德国人不像挪威人般爱吃鱼,要不然以其国内区区30来万吨的鱼产量,鱼类产品进口的负担得有多重?


美国农业部就透露,德国对鱼类产品的需求是其国内产量的七倍以上,每年进口接近200万吨,约50多亿美元的鱼类产品。粗略估计,除掉供再出口的约一半之后,德国人每年吃掉的“进口鱼”接近100万吨。


至于欧盟其他国家,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及马耳他等国的人民比较爱吃鱼,其他沿海国家如法国、比利时、丹麦、荷兰及波兰等国的鱼类消费也较高。人均消费最高的属马耳他(约86公斤),而最低的则为捷克(仅5.6公斤)。


实际上,不仅是在德国鱼类供不应求,就算将视线扩大至欧盟(28国)来看,供不应求的问题仍然很显著——


据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数据,欧盟每年要消费1200多万吨海产食品,人均24公斤,但其年产量不过670多万吨,必须净进口570多万吨才能满足需求。2019年,欧盟鱼类及水产的贸易逆差就高达210亿欧元。


旧岁新年交替之际,英国脱欧更是让欧盟人民的吃鱼问题平添了许多变数——


欧盟原本28个成员国中,只有英国称得上是“超级大鱼池”,其余27国的16多万名渔民每年多达42%的渔获都捕捞自英国海域, 估计约达70多万吨,价值6.5亿欧元以上。


如果欧盟“主妇”乌尔苏拉不能跟英国“主男”,首相鲍里斯(Boris Johnson)尽快在谈判桌上就渔权达成协议,她肩挎的欧盟“菜篮子”可是随时都有“鱼飞虾跳”的风险。


说起来,三位“顶级主妇”当中,乌尔苏拉算是最须郑重面对欧盟“鱼之虞”问题的一个了。


掌舵德国15年的安吉拉再过9个月就要挥别政坛;

7年前上台的埃尔娜首相任期再过10个月也将期满,虽然她将第三次竞选挪威首相,但毕竟会否连任尚未知;

而乌尔苏拉上任才不过13个月,其欧盟主席任期可是要到2024年才结束,未来4年都免不了为欧盟人民的吃鱼问题精打再细算。


如果不按照国家,而是按照海域来看的话,北海就是欧盟的最大鱼池,但是英国脱欧显然让北海的渔权问题复杂化了。


坐在北海渔业管理谈判桌上的主要角色,本来只有挪威和欧盟两个,但现在却变成了三个。


挪威和欧盟签于1981年的双边协议,在过去近40年来有效地保证了双方在共享鱼类储备管理,专属渔业区的相互准入以及北海乃至巴伦支海等水域特定鱼类种群捕捞限额交换等方面的良好合作。


英国脱欧,对挪威的利益到底将有何影响?据悉,挪威政府早在几年前就特别针对英国退欧问题成立了跨部门工作组,对于英国和欧盟的脱欧谈判进展也是密切关注。


北海渔权成为英国与欧盟脱欧谈判中的筹码。

北海渔权成为英国与欧盟脱欧谈判中的筹码。


脱欧虚惊后的可持续渔业

渔业及水产养殖业对挪威和英国来说,重要性完全不同。


2019年挪威GDP为35490亿挪威克朗,而捕鱼业的产值为210亿挪威克朗,养鱼业的产值为720亿挪威克朗,加起来在GDP中占比为2.62%(单计捕鱼业的话占比约为0.6%)。


若从出口来看,2019年挪威出口总额为13110亿挪威克朗,而鱼类及鱼制品占比高达11%,约为1040亿挪威克朗,其中60%出口往欧盟国家,以金额计的话,波兰、丹麦及法国是它在欧盟的前三大市场。


因此,2020年当英国和欧盟的脱欧协议迟迟无法达成时,挪威的焦急心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要知道,1~4月正是鳕鱼的捕捞旺季,脱欧协议老是悬而未决,挪威的渔船只好靠岸观望,虽然挪威希望能尽快就北海渔权问题来场三边谈判,但就是无法如愿,急得它甚至在2020年12月中旬时放话称,若脱欧协议无法在2021年1月1日之前达成,挪威经济捕鱼区将不再向英国和欧盟渔船开放。


只是,就英国而言,其捕鱼业14亿英镑的产值在其2.2万亿英镑的GDP中所占比例低至0.05%,加上其养鱼业的约16亿英镑产值,在GDP中占比也不过0.14%而已。


可以说,在脱欧谈判中,“鱼”是英国手中的一张牌,以“鱼”作为诱惑,它真正想谋取的却在欧盟在金融服务业方面的让步。与产值接近1300亿英镑的英国金融服务业比较起来,“鱼”对英国整体经济的重要性几乎微不足道。


当然,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在脱欧谈判重要关口,英国首相鲍里斯宣扬要收回英国海域控制权,的确也自有其象征意义,但或许也仅有象征意义而已。


12月24日,离脱欧过渡期结束仅剩一周之时,英国和欧盟终于宣布双方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


或许,“Relief”(“宽心”之意)一词,最适合用来形容许多密切关注者的心情了——能够达成协定不管怎么说都聊胜于无,至少英国无协议“硬脱欧”的最糟糕乱局不会真的出现了。


鲍里斯自然要欢欣宣称“伟大国家从此把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乌尔苏拉则用莎士比亚《罗密欧与朱丽叶》剧中名句“分别是甜蜜的哀伤”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诗人艾略特金句“起点常是终点,终点却是起点”更被她引用来标志这一历史转折点;

安吉拉表示,达成协定具有“历史性意义”,并强调自己“非常有信心”这是一个好的结果;

埃尔娜也为协定达成送上自己的祝贺:“协议达成,为所有人都提供了更大的可预见性,包括挪威在内。”


英国和欧盟的这份估计涵盖了价值7470亿欧元贸易额的自由贸易协定,确保了双方商品流通的零关税和无限额,这样就算英国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也能尽量减少英国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


就渔业管理而言,英国和欧盟也终于达成了解决方案——欧盟将在未来5.5年内逐步放弃其在英国水域捕渔量的四分之一配额(年平均值),之后双方再重新评估配额比重。


也就是说,自2021年直至2026年,英国渔船平均每年可在英国专属渔业区多捕捞约价值1.4亿英镑的鱼。


虽然英国谈判方原本的立场是要在3年内收回80%的渔权,但就算让英国人多捕几亿英镑的鱼,若出口至欧盟市场时遭逢高关税的贸易壁垒岂不是得不偿失?


脱欧协定签订后,英国政府亦表示将以1.11亿欧元的投资增援支持其渔业,以助其渔业实现现代化进程。实际上自英国加入欧盟共同渔业政策40多年来,英国渔业长年缺乏投资,如今再谈复兴英国渔业恐怕也非易事了。


说起来,英国的渔业重地其实是在苏格兰,苏格兰占了英国捕鱼限额的60%。据说当苏格兰62%的人口主张“留欧”时,苏格兰渔民社区却积极主张“脱欧”,或许也是因为渔民们受了“收回海域控制权”的诱惑吧……


至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捕鱼限额,据了解已有近半数被法国、西班牙和冰岛等在英注册的外资渔业公司所收购。


苏格兰其实亦是挪威出口三文鱼的重要加工地之一。因为欧盟虽然对挪威三文鱼鲜鱼的关税低至2%,但对加工过的熏制三文鱼的关税可是高达13%,所以挪威就将三文鱼鲜鱼出口至波兰、丹麦及苏格兰等地再行加工。


另外,苏格兰近些年来发展三文鱼养殖业,年产量已达20万吨左右,但其实不少养殖场的所有者是挪威投资商。


就在捕鱼业随时可能变成饱含政治色彩的棘手问题之时,挪威的水产养殖业其实却早已超过捕鱼业,成为占鱼类出口70%的真正头号主角。尤其是挪威三文鱼,2019年其出口量高达110万吨,总额达725亿挪威克朗。


目前全球三文鱼养殖业比较发达的地区,主要是挪威、法罗群岛、智利、加拿大和苏格兰,挪威的三文鱼生意其实也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


养鱼也好,捕鱼也罢,如今都要强调可持续发展的维度。埃尔娜就呼吁挪威渔业在可持续发展方面必须做到三“P”并进——保护(Protection)、生产(Production)及繁荣(Prosperity)必须一起抓。


或许埃尔娜是欧洲各位顶级“主妇”和“主男”中,对渔业最有感情的一位了。她成长于挪威港市卑尔根,童年时代就有过在哈当厄峡湾成功捕捉鲭鱼的美好回忆。如今身处政坛高位,更可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做些实事了。


2018年初,她就发起成立了跨国界的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目前14个参与国已承诺直至2025年对各自的专属渔业区实行百分百的可持续管理。


全球人口每年要吃掉1亿多吨鱼类及水产,唯有锲而不舍地协力打造可持续发展的全球渔业生态系统,才能保证家家户户的餐桌上年年有“鱼”了……


全球海产食品养殖& 捕捞产量比较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