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安特卫普:“钻石之都”的数字化再造

安特卫普:“钻石之都”的数字化再造

摘要: 古老而隐秘的钻石行业亟待提升供应链的透明度,当数字化变革的转折点终于来临时,为维护“钻石之都”地位,安特卫普必须加快脚步……

说起比利时最名闻寰宇的钻石珠宝,肯定非九省王冠(The Tiara of the Nine Provinces)莫属了。


自1926年至今,它先后历经五位王后的顶戴,从它最初的主人阿斯特里德王后到当今玛蒂尔德王后,每次亮相总惊艳全球的王冠已经穿越了95年的沧桑岁月。


王冠上璀璨夺目的11颗重量共计100克拉的圆钻,分别代表着比利时王室、9个省份和当年比利时海外殖民地刚果,而为这11颗源自刚果的钻石切割抛光的人是安特卫普巧匠Van Bever。


“钻石之都”安特卫普的确曾是能工巧匠云集之地,据悉1950~1960年代当地打磨钻石的匠人多达4万人,但随着时代变迁,到如今却只有区区数百人了。


好些年前,人们谈论起全球钻石切磨中心时就已不再独尊安特卫普,只因三大后起之秀——以色列特拉维夫、美国纽约和印度孟买均各秉优势试图与安特卫普争奇斗艳。


实际上21世纪的今天,若以钻石加工行业从业人数而论的话,这些城市也都已比不上印度第九大城市苏拉特,该城位于孟买以北200多公里处,在当地共有65万多人从事钻石切磨业务。相比之下,孟买更像是印度的钻石交易中心,而苏拉特才是当之无愧的全球钻石加工中心——全球约80%钻石的切磨加工均在此地进行。


可想而知,当钻石加工业务开始大规模移师至劳工成本远为低廉的印度之时,享誉全球570多年的“钻石之都”安特卫普根基开始动摇也已是意料中事。


如今,它尚可捍卫的,也只有作为全球钻石交易中心的地位了——更准确的说法是,全球毛坯钻石交易中心。因为在抛光钻石业务方面,安特卫普已几乎提供不了多少附加值,自2011年开始其抛光钻石出口量就已逐年下滑,2011年尚有848万克拉,至2018年已跌至480万克拉左右。


安特卫普位于比利时北部,地处西欧中心,距北海仅有88公里

安特卫普位于比利时北部,地处西欧中心,距北海仅有88公里。


在线交易平台顺利起步

2020年,当钻石业因新冠疫情遭受重创时,无论是安特卫普还是苏拉特均难幸免——


今年前10个月,安特卫普的抛光钻石进口额同比跌50%至44.9亿美元,出口额则下滑47%至45.7亿美元;毛坯钻石进口额跌19%至52.6亿美元,出口额减少了32%至49.9亿美元。


而今年4~9月,印度切割及抛光钻石的出口额同比跌46.52%至55亿美元;毛坯钻石出口额则下滑67.27%至1.59亿美元。


全球钻石业的供应链由上游供应商,中游加工商和下游零售商组成,而新冠疫情导致整条供应链从头至尾均陷入停滞,尤其是在今年3~7月期间,其状况最差时几乎用“冻结”一词来形容也不为过。


直到八九月份需求回暖的迹象才开始出现,而进入11月以后,随着美国圣诞节、中国农历新年及印度排灯节假期临近,市场需求回升带动钻石交易的好消息才陆续传来。


据悉,目前印度的钻石加工产能已恢复了70%以上,而中国大陆市场大珠宝商的销售额也有所增长,美国市场仍面临较大压力,但据Mastercard SpendingPulse数据,今年11月美国珠宝在线销售增长高达45.5%,也算是一个亮点了。


说起在线销售,倒是让人想起安特卫普早在2012年就确立的“钻石计划2020项目”。当年这份策略方案反映的,正是安特卫普为维护“钻石之都”地位尝试拥抱变革之心态,当中所提出的系列举措之中,前两项为“打造钻石交易枢纽”和“建立钻石知识中心”。


在“交易枢纽”项下的对策之一正是“打造抛光钻石在线交易平台”,而在“知识中心”项下则提及建立“国际钻石数据中心”以及“国际零售数据库”等举措。


应该说,打造在线交易平台的思路是正确的,但这或许不是安特卫普一地所能独立完成的重任。


实际上,2012年5月推出的Diamdax在线钻石交易平台后来一直不成气候,或许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一点。合资创立Diamdax 的是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AWDC)和DODAQ公司(全称为“钻石交易商自动报价系统”)。只是,在线交易平台看重的是透明化,但钻石却是复杂隐秘的全球化生意,可以想象当年数字化先驱Diamdax 的起步面临多大的困难。


相比之下,8年之后在线钻石交易平台Get Diamonds 境遇之佳,却似乎是因祸得福了。


Get Diamonds本为以色列钻石协会(Israel Diamond Institute)开发的在线交易平台,2020年4月被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WFDB)借疫情之机收购并大力推广,在短短一个多月之后就报出亮眼成绩——


截至5月25日,已上架120万颗钻石,价值总计超过55亿美元;注册供应商达3500多家,注册买家达2.6万多家;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BB抛光钻石在线交易平台。


疫情肆虐,Get Diamonds 适时推出当然更易旗开得胜;另一方面,世界钻石交易所联盟的成员囊括了全球各地29家钻石交易所,除了安特卫普四家交易所之外,以色列、孟买、纽约、迪拜、上海、广州、香港、南非、莫斯科、澳大利亚、东京、新加坡等地的钻石交易所均在其列,这自然也有助于Get Diamonds 顺利开展业务。


Get Diamonds目前的推广口号是“行业共治,行业共享”(“By the industry, for the industry”),强调的三大原则是“独立、透明、非牟利”,不过业务主要是抛光钻石的在线交易。


毛坯钻石在线交易平台方面,De Beers 集团拍卖业务部今年5月推出的Buy平台,也属疫情期间的适时创举了——以前其注册买家购买拍卖钻坯须在限定时间内投标,但经调整后在Buy平台上随时随地均可下单购买,多了一种更简易的灵活选择。


要知道,为把定价权牢牢把控在手里,钻石开采巨头长期坚守毛坯钻石的传统售卖方式,至今占全球总价值3/4的毛坯钻石仍是通过合同方式出售。


Buy平台的推出毕竟已是态度较为开放的尝试——即使De Beers 毛坯钻石供货中仅有10%通过其拍卖部售卖。


安特卫普共有四家钻石交易所,历史上做钻石生意的主要是犹太人

安特卫普共有四家钻石交易所,历史上做钻石生意的主要是犹太人。


用区块链改造供应链

翻翻钻石业发展史,你会发现安特卫普与钻石业的渊源可回溯至15世纪中后期。当时弗莱芒犹太裔匠人范贝肯(Lodewyck van Bercken)发明了钻石抛光轮,而随着他首创的切磨技艺在低地国家传播开来,阿姆斯特丹和安特卫普的钻石加工业也随着起步并逐渐发展成为强劲对手。


17世纪时,受阿姆斯特丹开放包容的宗教文化吸引,不少从事钻石业的犹太人自安特卫普迁往阿姆斯特丹。1725年巴西发现钻矿后,阿姆斯特丹钻石业更借荷兰殖民势力发展壮大。


实际上,17至18世纪中叶期间,全球“钻石之都”是阿姆斯特丹,而不是安特卫普,这一状况一直持续至后来巴西钻矿枯竭才有所改观。


1866年南非发现钻矿时,安特卫普反败为胜的机会随之降临。当时英国大亨罗德斯(Cecil Rhodes)创立了De Beers 集团,而南非的毛坯钻石也开始自开普敦源源运往安特卫普。


1948年,De Beers 始将钻石定位为爱情和婚姻的象征信物,抛出“钻石恒久远”的卖点,这一长青数十年的营销战略使De Beers 迎来史上最大增长,直接带动安特卫普发展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钻石之都”。


可以说,De Beers 成立后数十年间的发展壮大,对促使安特卫普成长为全球“钻石之都”影响颇大。


De Beers 曾经是钻石业最强势的垄断者,20世纪初它一度掌控全球90%的钻石生意,直至1980年代其市场份额尚高达80%以上,不过随着时移境迁,到2019年却已下滑至29.5%,若按产量计仅占22.3%,低于俄罗斯阿尔罗萨(ALROSA)所占的27%。


2019年,全球前六大钻石开采商所占的市场份额加起来也只有66.7%,比起2018年的82.8%来说已显著下滑。可以说,钻石业已不再是垄断产业。


不过,安特卫普每年进口的毛坯钻石约三成来自阿尔罗萨,约两成来自De Beers。两大巨头对安特卫普“钻石之都”地位的影响依然举足轻重,只是,当大开采商长年倚重的垄断模式已过时之际,它也必须作出与时俱进的调整。


地处西欧中心,跟钻石交易相关的基础设施及配套服务齐全,深厚的钻石业知识积淀和人才基础……这些传统优势固然值得安特卫普骄傲;全球80%毛坯钻石和50%抛光钻石的必经中转站,每日全球四五百批总值2.5亿美元的钻石的发货目的地,每年高达四五百亿美元的钻石进出口总额……这些数字也尚足以让安特卫普自豪。


英国企业易葳录的区块链上已存储了120万颗钻石的相关数据

英国企业易葳录的区块链上已存储了120万颗钻石的相关数据。


只是,当一场新冠疫情让中央火车站附近的安特卫普钻石区满目萧条,1700多家钻石企业及2.6万多名相关从业者相顾惶然的时候,安特卫普真的必须迅速行动起来,借危机带来的转机推动钻石业供应链的数字化改造。


世上钻石颗颗不同,如何追踪它们从矿井到指节的一路历程?为防止“冲突钻石”渗透进供应链,除颜色、切工、净度和克拉重量“4C”之外,现在要增加第五个“C” ——合规性(Compliance)。


目前来看,区块链已是这场改造中最被寄予厚望的科技。最被钻石业看好的区块链企业, 则可以说是英国易葳录(EverLedger)了。据悉,迄今为止,已有120万颗钻石在易葳录的区块链上完成了数据储存,以确保每颗钻石的品质、可持续足迹及合规标准均有充足的透明度,这一点对钻石在线交易平台的可信度可以说是莫大的促进。


另一方面,昂贵的钻石也要求“数字金库”具备极高安全性。自2016年开始,易葳录采用IBM Hyperledger Fabric技术,弃用以太坊等其他区块链科技,或许一个原因是看中IBM Bluemix云平台HSBN云服务(High Security Business Network)的安全性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腾讯参与投资的易葳录,目前已与全球头号钻石开采商阿尔罗萨携手推出了微信电商小程序,它与周大福和京东等中国企业也有合作。


De Beers 则早在2017年就着手开发Tracr—— 一个面向全行业开放的独立平台,提出要实现对每颗钻石从矿井到指节,从钻坯变为成品钻整个流程的追踪。据悉,Tracr 整合了安全保密、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区块链等科技,以确保每颗钻石的来源(Provenance)、真实性(Authenticity)和可追溯性(Traceability)。目前其合作伙伴有阿尔罗萨、周大福以及全球最大钻石珠宝零售商Signet 等。


可以肯定的是,易葳录也好,Tracr 也罢,要想确保对钻石的全程追踪,没有中游印度钻石加工商阵营的合作是不行的。印度领先钻石加工商Sheetal 集团已开始尝试与易葳录合作。


2021年,当苏拉特崭新气派的钻石交易中心开张时,安特卫普朴实而不起眼的钻石区不知将洋溢怎样微妙的气氛?


一场提升钻石供应链透明度的数字化变革,已开始折射出让人目眩神迷的“火彩”……


全球各地珠宝*销售额增幅预估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