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在完全消失和确实存在之间平衡

在完全消失和确实存在之间平衡

摘要: 如同一个人的成就不应该被夸大地赞美一样,建筑物的核心也不应该被过分突出。

大卫·奇普菲尔德

大卫·奇普菲尔德

出生:1953年生于英国伦敦

身份:David Chipperfeld建筑事务所主理人等

代表作:德国柏林新博物馆、英国BBC苏格兰总部、上海西岸博物馆等


对于很多不喜欢到拥挤的外滩打卡的年轻人来说,上海还有一个值得去逛的地方——西岸。西岸曾是废弃的工业区,以飞机制造闻名,现在被改造成绿树成荫的文化走廊。其中,西岸博物馆是在上海滨海大道上新建的美术馆。该建筑由三个主要的画廊组成,围绕着一个有两层高中庭的中央大厅,呈针轮状。这种配置允许博物馆的不同组件独立运行。博物馆的东西两侧各设置了入口,人们可以通过西侧的龙腾大道和东侧的滨江步道进入美术馆。西侧可一览开阔的黄浦江风景,以及沿江宏伟的建筑群。


设计师正是英国的大卫·奇普菲尔德( David Chipperfield),这所博物馆也恰如其分地诠释了其个人理念:我判断建筑的理念有两个,第一是它看起来像什么,另一个是它的野心如何。


大卫出生于1953年12月18日,英国建筑师,曾就读于英国金斯敦艺术学校(Kingston School of Art)(现金斯敦大学)以及英国AA建筑联盟(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完成学业后,他在诺曼福斯特( Norman Foster)、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 及 Douglas Stephen 的建筑事务所中工作过,他作为建筑师、设计师和教授的职业生涯已达数十年,横跨世界各洲。自1984年以来,他主持了 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 事务所的工作,获无数国际大奖。他和安藤忠雄、雅克·赫尔佐格、扎哈·哈迪德齐名。他出生在欧洲,却有着东方人的内敛和沉静,他的代表作品有德国柏林新博物馆、英国BBC苏格兰总部等。


作为卓有成就的极简派艺术(Dense Minimalism)的实践者,大卫表现出不同寻常的谦虚。他的建筑似乎是在对环境和功能仔细分析的基础上精制而成的作品,但是请不要向他寻求可认知的建筑形式或者鼓舞人心、令人敬畏的构造空间,这不是他想要的。实际上,大卫的真正意图并不是让你注意到他的建筑。他反对为了吸引注意或者提供某一特定需求而进行设计。他想要设计一些建筑,人们也许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是却能感觉到在那些建筑附近所发生的事情。大卫试图在一些建筑结构里面,能让大众看见自己日常的生活,从而因熟悉而觉得忽视这个建筑。


这迥异于当时的英国建筑风格。当时英国上一代建筑师以应用于壮观的大范围结构的暴露技术而闻名,但是大卫属于新一代的设计者,即设计出不会透露出本身任何信息的作品,纯粹只是更好地把它放在那里,并成为当时的建筑设计师最受欢迎的风格。从他最初的作品纽斯博物馆(Neues Museum, 1997)和河上泛舟博物馆(Riverand Rowing Museum, 1997)或菲戈艺术博物馆(Figge Art Museum, 1999)所体现的理念上,我们可以看出大卫正在定义一种新的建筑,这种建筑比大多数后简单派艺术作品有着更根本的自我否定和更重大的成就,他所完成的作品也总是在完全消失和确实存在的边缘趋于平衡。


西岸博物馆


河上泛舟博物馆是让大卫一鸣惊人的作品。在此之前,他在日本和伦敦已经设计了一系列高质量严谨的商店,其中涉及了反潮流的形式和对完美结构的掩饰。两幢平行展厅的建筑有地方房屋的特点,同时给人一种精心打造的木制赛艇船的感觉。通过在河流的分支和铁路线之间打出通槽,他们建成了一个文化地带,这一地带为每年举办一次的赛船会提供了永久的遮蔽。河上泛舟博物馆由相关部分组合而成,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它作为内部建筑的壁垒而注意到它的田园风情。这个细节加强了一种人们可能在内心深处呼唤某物的感觉。博物馆的入口不与陆地上任何建筑相连,也看不到建筑的基础(好像整座建筑漂浮在冲积平原之上)。较小的教学楼由几何图形组成,露出的木屋揭示了混凝土的框架。每次当你以为它是具有地方特色的地域建筑时,你却错了。这种特殊关系或相关的否定遍布于大卫的所有作品。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 曾用“严肃、沉稳、不愠不火,但总是契合周遭的历史和文化”来评价大卫的作品。确实如此,大卫设计的建筑物是一种完善的、有点似曾相识的事物, 可它又不像其他任何东西,也不会和环境存在明显的反差,但是又没有任何一座建筑可以销匿掉它的功能与环境中;它总是足够协调,能经得起仔细地研究;又不过于抢眼以至于夺去你全部的注意。如同一个人的成就不应被夸大地赞美,建筑物的核心也不应被过分地突出。


作为一个建筑师,他并不沉迷于为打造自己丰富的作品集,而是从社会、生态和民生指引自己的实践,在设计工作之外,他在西班牙成立了一个小团队,专门帮助政府研究诸如环境、交通、可持续和年轻人就业等的社会问题。


在接到西岸博物馆的设计邀请后,大卫表示,他们并没有得到邀请方非常确切的设计要求,“业主只是告诉我们需要三个展厅空间,”大卫说,“所以一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后来觉得这也不算太糟,所以不如去享受这种自由,淋漓尽致地去试验和玩味这三只‘盒子’”。大卫和他的团队最终将三个承载着展览功能的“盒子”以风车的平面造型旋转编排,并通过中央位置的大厅连结。三个主要建筑17米高,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包含一个顶部照明的画廊空间。底层的空间功能多样,包括多功能大厅、艺术工作室和教育空间。多功能厅部分下沉,并通过天窗照明。咖啡馆位于河岸海滩边,旨在最大化河流景观,而其屋顶作为一个宽敞的露台,正对上部入口。


中庭的屋顶保持在主要体量的屋顶线以下,朝向河流和道路。在两端,屋顶由一个巨大的逐渐变细的柱子支撑,将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入口。三个主要的建筑由半透明的呈乳白色的再生玻璃覆盖,让参观者可以饱览西岸艺术公园、黄浦江和城市风光的全景。


“在寸土寸金的城市里,盖一栋住宅、一栋商场或许比建一个美术馆或者一个公园更赚钱,但后者对城市文明和市民的生活却更加重要,我们的生活方式,除了投资赚钱、购物、美食等之外,还存在着另一种更具价值的可能,我们的城市、我们的下一代,也应该拥有一种更有价值的生存方式。”大卫说,不止于此,大卫将当代艺术视为一种改变世界的工具。他相信真正的道德和良知来自文化和艺术,来自每一个艺术家,包括作家、导演、雕塑家、设计师……


撰文— 曲雅悦 编辑—万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