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海牙:网络卫士的硬道理

海牙:网络卫士的硬道理

摘要: 荷兰乃“欧洲互联网门户”,而其网络安全三角洲的头号集群则在海牙。海牙致力打造“和平、正义及安全之城”,挟荷兰全国“脑力”当好欧洲网络安全卫士。

肉鸡(Zombie)、钱骡(Money Mule)、蝴蝶(Mariposa)、大螃蟹(GandCrab) 、天马(Pegasus)、奇幻熊(Fancy Bear)……


小孩子听到这些名字,可能会以为有精彩的童话故事要开讲啦,只是,他们的一派天真这次碰上的绝不是可爱角色,而是网络世界中可厌得足以让人“想哭”的家伙。嘿嘿,就是“想哭”也千万要Hold住,因为“想哭”(WannaCry)不是别的,而是一款勒索软件的大名……


2017年5月,“想哭”攻击了150个国家的电脑用户,锁掉其文件再索要数百美元比特币的赎金解锁,让网络界警铃大作。“想哭” 至今活跃,而另一网络勒索软件“大螃蟹”则见好收“螯”——去年6月,其背后的神秘人物表示赎金支付累计已超20亿美元,决定就此携“蟹”退隐。


听起来颇有点“能奈我何”的意味对吧?其实打击网络犯罪的捷报也不是没有——


十多年前控制了全球近1300万台计算机的僵尸网络“蝴蝶”,其主脑最终于2010年落网并入狱;而今年3月,控制了全球900万台计算机的Necurs僵尸网络,也终于被摧毁,微软联手35个国家多位合作者的八年奋战总算没有白费。


还有呢,欧洲国际刑警去年底的第五次欧洲钱骡行动,在3个月内就查出了将近4000个收取佣金为洗钱活动提供中转账户的“钱骡”,以及近400名钱骡招揽者,为600多家银行机构防止了近1300万欧元的损失。


据悉,网络犯罪每分钟在全球导致的经济损失接近300万美元,每年导致的损失高达1.5万亿美元以上。要知道,直至2019年,全球也仅有16个国家的GDP超过1万亿美元,而1.5万亿美元的损失额,甚至超过了排名13~16位的西班牙、澳大利亚、墨西哥和印尼四国的GDP,比荷兰9000多亿美元的GDP还高出四成。


海牙为荷兰行政中心,距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不过几十公里路程

海牙为荷兰行政中心,距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不过几十公里路程。


安全三角洲的生态力

地处西欧东西南北商路枢纽的荷兰,素来有“欧洲门户”之称。从地理上来看,它东邻德国,南接比利时,北濒北海,跨大西洋海底电缆大多数直接通往荷兰,实现了欧洲大陆与北美直连;西隔北海与英国相望,从荷兰海牙到英国伦敦,也不过300来公里的路程。虽然它面积仅有4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也不过1700多万,却是世界经济及科技强国。


在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排行榜中,荷兰高踞第4位,仅次于新加坡、美国和中国香港,且为欧洲之冠,超越了瑞士、德国、瑞典、英国和丹麦。


在历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排行榜上,荷兰也常名列前茅,2020年排行第5位,仅次于瑞士、瑞典、美国和英国(中国排行第14位);而在GII全球前100个科技集群排行榜中,荷兰有两个集群上榜,其中排行第18位的阿姆斯特丹-鹿特丹集群,共计有4000多项PCT专利申请及近8万篇科学文献发表,排行第34位的埃因霍温集群则有8000多项和6000多篇。


早自1980年代,荷兰就引入了互联网服务,初步搭建起了NLnet,并于1988年底与美国建立起连接,而在随后10年间,它颇具先见之明地致力于把荷兰打造为欧洲互联网门户的战略。


身为荷兰第一大城市和法定首都,阿姆斯特的网络实力固不必论。早在1994年,它就开始营运AMS-IX互联网交换中心。发展至今,AMS-IX的规模已居全球首位,联接着全球875个网络,在阿姆斯特丹、旧金山湾区、加勒比地区、芝加哥、香港和孟买运营六个交换中心。今年3月其峰值流量一度突破8太比特/秒,相当于每秒同步传输32万个4K高清视频。


既已建立欧洲互联网门户的地位,如何确保网络安全也成为荷兰面对的挑战。海牙距阿姆斯特丹仅60公里,且身为荷兰行政中心,政府、王宫和大多数使馆均在此,当然是荷兰打造网络安全集群的首选之地。


历史可回溯至13世纪的海牙,为数百个国际法律及和平组织所在地

历史可回溯至13世纪的海牙,为数百个国际法律及和平组织所在地。


从1230年荷兰伯爵威廉二世狩猎的围场,到如今的荷兰第三大城市及240多个国际组织的所在地,海牙经历了近八百年历史沧桑的洗礼。席凡宁根(Scheveningen)海滩度假胜地当然为人乐道,各大美术馆中维米尔、伦勃朗、埃舍尔、蒙德里安的杰作的确令人神往,而大街小巷众多建于13~19世纪的古老建筑及其背后的兴衰变迁轶事也无疑让人着迷……但最重要的是,海牙如今已被国际社会公认为“和平和正义之城”。


久远点来讲,这里于1899年和1907年举办过两届国际和平会议; 就目前来看,这里云集着联合国国际法庭、国际刑事法庭、欧洲网络犯罪中心、欧洲刑警组织、欧洲检察署、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等130多个法律或和平组织。


可以说,这座人口不过51万的滨海城市,和平安静的表象之下不乏紧张暗涌。在某些宅邸中贵族名流或高官政要或许正在会晤,不知何处则说不定正有战争罪嫌犯正在受审……而在“海牙安全三角洲”(The Hague Security Delta),科研人员、创业家、商界人士和政府人员的头脑风暴也许正在进行。


说起荷兰的三角洲,一般人们会想起其西南部莱茵河-默兹河-斯海尔德河下游的三角洲地带,以及其始于1958年的三角洲防洪系列工程,包括著名的马仕朗防风暴大坝(Maeslantkering)。众所周知,荷兰乃低地国家,约二成土地低于海平面,约五成土地仅高出海平面一米,为适应自然环境荷兰人也逐渐转变为治水专家。


不过, 海牙安全三角洲却非关治水,而是为了配合荷兰国家网络安全战略(NCSS)。其中,2011年发布的战略一(NCSS1),主张“合作求成”(Success through Cooperation);2013年发布的战略二(NCSS2),提出“从意识到行动”(from Awareness to Capability)的转变。虽然均以“打造一个既自由又安全的网络以追求社会经济效益”为目标,但相比战略一,战略二更重视网络安全风险意识,网络就绪指数及行动能力。


海牙安全三角洲最早仅作为一个两年期项目于2012年3月正式启动,到2013年7月才正式成立。发展至今,海牙安全三角洲已有数百家合作伙伴。除了海牙,荷兰在特温特和埃因霍温-蒂尔堡还有两个网络安全集群。据悉,荷兰安全科技产业的营收两年前就已超过84亿美元,共有6万多名从业人员,单在海牙就有400多家网络安全企业及1.5万多名从业人员。可以说,荷兰网络安全集群已领先欧洲。


荷兰乃至欧盟的5G频谱拍卖全球关注,图为荷兰皇家电信(KPN)营业点

荷兰乃至欧盟的5G频谱拍卖全球关注,图为荷兰皇家电信(KPN)营业点。


弄潮物联网的“艇仔队”

全球数字产业的蓬勃发展,势必让网络安全市场也水涨船高。


据IDC数据,到2022年全球数字产业产值将高达46万亿美元,在全球经济产出中占比达46%,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


而全球与安全相关的硬件、软件及服务支出,2020年将达1252亿美元,前三甲为美国(564亿美元)、中国(79亿美元)和英国(76亿美元);到2024年将升至1747亿美元,2020~2024年均复合增长率预计为8.1%。


云计算、物联网、5G、人工智能的大规模部署和全方位渗透,莫不与网络安全科技与市场的进化息息相关。


若从普通消费者的角度来看,你能想象家中的电视、冰箱、热水器、恒温器等家用电器,或者你身上的任何可穿戴设备均有可能成为黑客入侵“劫持”的目标吗?据悉,早在2018年就已有一个代号叫“疯狂物联网”(MadIoT)的黑客潜在攻击被及时防止,只要成功“劫持”10万台左右的智能化空调及热水器,MadIot就能操控电力需求,制造超负荷并进而导致小型电网崩溃。


而据Gartner预测,到2021年全球家庭联网设备总数将飙升至150亿台,当中75%的家用电器有可能被僵尸网络用于网络袭击,可想而知,物联网将为网络安全企业奉上多么巨大的“蛋糕”以及多么艰巨的挑战。


据悉,荷兰的特温特和埃因霍温蒂尔堡两个安全集群,在感应器科技方面的研发颇为领先,不知能否成功研以致用,及时捕捉物联网商机呢?


埃因霍温智慧港区(Brainport)是荷兰“脑力运动”的最尖端地带,这里的高科技园区素来有“欧洲最智能的一平方公里”的美称,亦是飞利浦和阿斯麦的所在地。


2020年正当欧洲5G计划上马的最后关键时段,而阿斯麦顶级极紫外(EUV)光刻机正是5G超级芯片生产不可或缺的设备。因美国高压阻挠而买不到这售价高达1.5亿美元/台的好家伙,可以说最令中国和华为“芯”疼。当欧洲5G部署激战风云叵测之际,荷兰有阿斯麦此“家珍”,在这场超级政经科技博弈中成为重量级角色自是不在话下。


2019年底,欧洲乃至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研发网络Claire(Confederation of Laboratories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esearch in Europe)总部落户荷兰海牙,更让人对荷兰的科技雄心刮目相看。


实际上荷兰政府已于2018年10月发布了“荷兰人工智能战略行动计划”,作为其总体数字战略六条行动路线之一,其余五条路线包括大数据分析、网络安全、区块链科技、5G及量子计算和量子软件,而且所有路线均提倡公私合营。


人工智能在网络安全科技中能发挥的作用,是派拓(Palo Alto Networks)、IBM、华为等网络安全巨头最为关注的地带。派拓Cortex,IBM Watsons及华为Atlas近年来均在AI防火墙技术上积极探索,看来基于机器学习的认知型安全平台的发展是未来大势所趋。而荷兰乃至全球的众多新锐安全企业,则寄望网络安全生态系统的日渐浮现及发展,能为自己带来生存壮大的机会。


17世纪时,荷兰凭借垄断全球海路运输赢得“海上马车夫”美名,而21世纪的物联网“海洋”中,它的网络安全小艇又能否智勇双全地灵活弄潮呢?当科技巨头们的巨舰面临万般阻力之时,“小而智”的荷兰艇仔卫队却无人敢轻视……


2020年全球网络安全支出业务比较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