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话术”与“人设”

“话术”与“人设”

摘要: 演,算不得活;技,远不如心。

杨斌

杨斌

职称: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经管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

课程:《领导与团队》等精品课程

著作:《企业猝死》《战略节奏》(合著)《在明明德》(合著),译有《要领》《教导》等


在学校教书的好处之一,就是不断地接收到新一代的新思维、新生活以及新语言。当然,接收后是否接受,得有个判断和选择。大学里变幻着流行,却以经久为使命。典礼上或是课堂上的哄笑喝彩,如果只是因为师长们刻意批发了某些网络流行语的缘故,就不该有绕梁或者余香的奢望吧。


倒并不是一概而论地“衣不如新,‘词’不如故”,人心在变,时代疾行,反映着这些变化的词语相应涌现,老话儿的含义也会与时俱进,这都正常。虽然也因为家里的小学生放学回家后“喜悦地”报告说,我所较真的以“呆板”“说服”和“叶公好龙”为代表的那些容易读错的语词,已经都有了顺应民心、合乎时代的新读音,而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但遵循荀子“名无固宜,约之以命。约定俗成谓之宜,异于约则谓之不宜”的大义,应该入“新”随俗了,团结一致向前看。


就眼看着这许多年轻朋友们相互交流,用到文字时毫无挂碍地敲这么多的别字,是特别有意的,真不是赶时间或疏忽,说是一种新范儿,说是让交流更生动亲密,说是不会影响这之外的正常书写与表达,如此坦荡荡,让我常戚戚——铺天盖地的别字让我特别担心,可别把深度学习的那些输入法和人工智能机器人给带沟里去,找不回来喽。有研究者正经地研究指出,包括别字在内(还有很多生造、缩略、恶搞)的网络用语是网民多元精神世界的一种表达,这种创造体现的是网民的娱乐和解构精神,是年轻人宣示主张和个性的一种武器。更有一种自信的看法是要类比100年前的“崇白话而废文言”的运动,举旗说“是什么时代的人,说什么时代话” —网络时代啦,就得说“网话”。


且让子弹飞多一会儿,再说。很多事儿,是左一脚右一脚、进三步退两步地走着。“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也有一些词,似乎不只是登堂入室,而且相当强势地进行着价值观的植入和方法论的灌溉。更有,不只听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心里想着嘴上说着,还行动了起来。


比如“话术”。十多年前大概有零星的几本以此为名的书,渐渐地多了不少以此为主题的培训,在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中密集地出现是最近三五年。如今已不再只是“说话的艺术”或者“推销的技术”的简化说法了,已经变异为“如何通过一套虚虚实实的话语组合,达到控制对方的行为和选择”的套路、招数、秘籍。许多话术指南,摊开来读过去,迹近骗术教唆,存心着实险恶。顶着个“指导你如何屡试不爽地收获情感”的名目,像是入门技巧,但不放一丝真心意进去,从头到尾不把对方当平等人对待,真就不是人,而是猎物,或一茬茬的韭菜。


与此同时,媒体舆论中头面人物们像是要亲近新一代的生活似的,也“话术”长“话术”短地说热起来;推波助澜地还有领导者的话术分析,企业家的话术管理,像是要常驻下来。大伙都在,笑话精彩,像是平白无故的,让我难过起来。


“人设”也是现如今一个热闹的概念,从动漫、游戏到娱乐、明星,便顺利地深入到大众生活中。从打造受大众或粉丝热爱的品格形象,到人与人互动中个体印象以简化、强化而刻化;不只是外形样貌,角色外显特征,更是价值观、风格样式、行为习惯。如果说有一个真实的身份认同存在的话,行走于世的,却是那个虚拟出来的身份。所谓的自我的社会性合法形式,被期待着能持续地再现重演的公共形象。


公司里、组织中也都兴起了对于人设的探讨,商学院的教师还要附带上回答身为高管的学生们关于人设的询问——跟我的出身和个性的关系,与公司主营业务和所处行业的投射,以及是否要迎合目标受众乃至主流价值的取向?在深入到这些专业分析之前,其实也还有几个问题可以想一想:所谓的人设,究竟属于谁?人设是否是一种消费品,如果是,被消费的过程是否会对人和组织产生什么长远影响?对人设的这种扮演、这种沉浸,对人的选择和决策的这种可预期性,是否会有什么隐蔽却注定的风险?


不同的课程中都有复盘过“猪湾惨败”的决策,集体盲思之外,还有人设惹的祸,让上任不久的肯尼迪总统和内阁、军方诸位“扮演着”人设所界定的冒险、勇敢、强硬。把万湖会议搬上银幕的《阴谋》一片,用力的鼓掌与敲桌子喝彩,在犹太人大屠杀的决策中不断出现,强有力的控制与操纵来自于“话术”高超的海德里希和艾希曼,少数派重重的疑团与顾虑最终消弭在忠诚、专业、可靠的人设中了。“术”套路人,“设”套住人,如果探究话术与人设的基调的话,充满着对人的物化、消费化,扭曲着施予者与接受者双方都走向非人,阻隔着人们以真实与本来的样子行动。康德会说,理性存在在哪里?看见的只是手段。


记得教《文化、伦理与领导》的课程时,会跟同学们一起讨论阿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透过被“话术”套在“人设”中无法自拔而走向幻灭垮塌的威利·洛曼一家,大家反思的不只是“美国梦”的幻灭。那是二战后美国发展进入黄金时期的1949年,但也是当下、各处。


口水话有一句说: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习惯了“呵呵”以答的我们,需要扪心自问:是吗?想象一下“话术”与“话术”的对话,“人设”与“人设”的相处,是怎样的一种荒谬?如果非要类比说“人生如戏”,我想那该是强调她的难以捉摸,起伏跌宕,而绝非予虚而委蛇、虚情假意以正当理由。演,算不得活;技,远不如心。


20多年前就想要奔腾电脑和Windows 98来“代替我来思考”的我们,一阵儿一阵儿地被“新的游戏、新的面具、新的规矩”诱惑着的我们,还是“就让该简单的简单”吧。警惕,可别中了以“话术”作为能事的蛊,也要跳脱开有意无意塑造或罩上的“人设”的束缚。“Authentic Leadership”常被译作“正直领导”或是“真诚领导”,其实,真正“Authentic”说的是领导者要找到并坚持你的本色。本色可能是复杂的,并不总能让众人满意,但也因此具有更加持久的力量。


真实的人,实在的话,才最美好,并有力量。


撰文—杨斌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