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失落的海上巨头瓦拉里斯

失落的海上巨头瓦拉里斯

摘要: 石油市场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突然、极端和全球性的历史性冲击,行业巨头瓦拉里斯也未能幸免于难。

拥有65座钻井平台的世界最大的海上钻井平台承包商瓦拉里斯公司(Valaris Plc)宣布破产了,该公司欠债超543亿元(78.5亿美元)。


这家公司从Ensco和Rowan合并成为Ensco Rowan再更名Valaris,合并和改名似乎都没有给公司带来好运气。油价暴跌加上新冠病毒疫情持续蔓延,让瓦拉里斯成为继Diamond Offshore和Noble Corp之后海洋钻井平台市场又一家“受害者”:当地时间8月19日,瓦拉里斯发布公告称,已经自愿向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地区破产法院提交了第11章财务重组申请,寻求重组约7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


在六大洲的几乎每个主要离岸市场都有钻井业务的瓦拉里斯在破产申请中列出,其目前总资产约130亿美元,债务总额约为78.5亿美元。首席执行官Tom Burke表示:“能源行业的严重低迷,加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迫使我们采取这一步骤,以创建一个更强大的公司,能够适应行业的长期衰退。”在破产重组期间,瓦拉里斯将不间断地为客户提供服务。


瓦拉里斯指出,疫情已经损害了全球经济,石油需求下降,供应过剩,这些因素导致原油价格下跌;虽然最近油价已经有所反弹,但这一趋势能否持续依然十分不确定,预计至少到2021年钻井公司的前景都将充满挑战,部分原因在于考虑成本因素的客户希望重新协商钻井合同。


瓦拉里斯曾被誉为石油界的励志故事。其前身为Ensco和Rowan于2018年10月合并组建的Ensco Rowan公司。Ensco前身Blocker Energy Corporation,于1975年由长期从事石油工作的石油人John Blocker成立。在1973年的石油危机之后,1975年John Blocker收购了位于德克萨斯州、拥有6部钻机的钻井承包商Choya Energy公司,并更名为Blocker Energy公司。这家经验老到,出手干脆的钻井巨头,多次在油价下跌以前并购钻井公司,从2011年到2016年,将自己的钻井船队由78座降至46座,提前瘦身挺过本轮行业寒冬。


Ensco在2018年合并了创立于1923年、历史最悠久的海洋石油钻井装备运营公司Rowan之后,不但实现了钻井装备的全球覆盖,更实现了中东海域、墨西哥湾海域和北海海域的重点突出。这次合并的背景是,2017年大批钻井公司倒在了行业寒冬之中,被分析师认为是嗅到了海上油气复兴前兆而进行的强势布局。


石油产业链是个强周期的产业链,整个行业从1910年开始经历了5次回调,最近的一次是由于页岩气技术的突破带来美国页岩油产量的迅速增长,使得市场供应过剩、油价下跌,随后由于 OPEC 等国家追求市场份额持续扩产,延长了油价的低迷期,国际原油价格从2014年开始了漫长的回调。


海洋钻井平台市场则是一个重资产市场,优质的装备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资本投资回收期比较长,给产业投资带来一定的风险。2009年至2014年,油价的高企,推动了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2014年,油价曾攀上每桶100美元的时候,海上钻井行业迎来了巅峰,根据Evercore ISI的数据,该行业在2014年达到了322台钻机的顶峰,钻机可在400英尺深的水域中开采石油。


紧俏的海洋钻井资源带动了业界对钻井平台严重过剩的投资,致使钻井平台市场供过于求,尤其在油价暴跌后跌入低谷,使整个行业进入缓慢而痛苦的去库存阶段。与陆地项目相比,海上油井的优势在于,它们可以生产相对稳定且可预测的石油量长达数年之久。 但标准普尔全球评级分析师克里斯蒂娜·贝塞特指出,这需要巨额的前期成本,而现在,“他们已经处境不佳,负债累累,无法产生现金”。


瓦拉里斯曾经认为油气要复兴的判断显然是错误的。疫情已经对油价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世界各地的封锁措施导致企业关门,人们出行受到严重限制。石油、天然气和电力的消耗受到了直接的影响。当前,油价暴跌的影响正在整个行业蔓延:目前美国石油钻井平台、钻机等相关产业链正在采取休整减产的方式,以度过供求失衡的市场危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曾对媒体表示,未来如果长期低油价,对石油产业的挑战将是前所未有的。


高昂的成本、油满为患的低迷需求、对巨额现金流的要求,都是横亘在海上钻探开发公司发展和运营的大山。Evercore ISI的数据显示,今年钻井船的数量已经下降了约1/3至221台。雷斯塔能源预计,2020-2021年间,全球海上钻井公司将会有多达10%的合同量被取消,相当于总收入损失约30亿美元。


不只是瓦拉里斯,整个石油市场目前正在经历一场突然、极端和全球性的历史性冲击。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可能是长期的,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破坏需求,特别是航空燃油需求。全球石油需求要到2023年三季度才有望恢复到疫情暴发前的水平,而且还将有250万桶/日的‘永久性需求损失’。”


欧佩克则警告,原油需求预期的下行风险依然很大,存在进一步调整的可能性。遭受新冠肺炎疫情和低油价的双重打击,从页岩油气到海上石油企业,均没能逃过一劫。今年4月,北美地区数一数二的海上开发公司——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就申请了破产保护。而一年前,它还是个总营收为9.81亿美元,拥有2500名员工的行业巨头。相继而来的消息就是,海洋钻井承包商诺贝尔公司申请破产保护,以重组债务,保障权益。太平洋钻探公司也表示,可能会重返破产法庭。


编辑—李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