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对宏观经济的另类解读

对宏观经济的另类解读

摘要: 解决资产负债表衰退问题的妙丹良方在哪里?

复盘

《复盘》

从资产负债表衰退到摆脱量化宽松陷阱,本书详细说明了全球经济从2008年资产负债表衰退到缓慢复苏的过程中仍有许多危险。作者解释了阻碍经济复苏的独特政治和经济陷阱,预见了西方会出现的困境并曾发出警告。他将凯恩斯开启的宏观经济学革命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为全球解决资产负债表衰退问题提供了良方。


辜朝明

辜朝明

野村综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被日本资本和金融市场人士选为最受信赖的经济学家之一。1998年至2010年担任东京早稻田大学客座教授。曾获美国联邦储备委员理事会博士会员的荣誉。著有《大衰退》《大衰退年代》等书。


本书取名《复盘》,复盘的原义是股市收盘后再静态地看一遍市场全貌。作者辜朝明在2015年撰写这本书时,冷静地对宏观经济作了一番另类解读,全面分析了摆脱经济危机需要做什么及需要花多长时间。其提出的资产负债表衰退理论和摆脱量化宽松陷阱措施,有效解释日本和美国经历的经济衰退,并成功地预测了后来的欧债危机。


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陷入长期性经济停滞,不少国家的金融机构在风险管理、市场组织及财政政策等领域进行变革,却因认识不统一而争论不休。正统的经济学没有给那些因为私营部门选择减少债务而引发的这种经济衰退命名,辜朝明将它称为“资产负债表衰退”(以下简称“衰退”)。就是说,当一个国家的资产价格如股市、楼市发生暴跌,使得企业负债超过其资产,在技术意义上而言,该企业已经破产,而企业为了维持生存,由高管负责隐瞒资产负债表,并从银行提取存款修复资产负债表,企业把目标从阳态世界的利润最大化转变为阴态世界的负债最小化。此时的企业恐惧资产负债,忙于还债而停止贷款,不论利率何其低。当大多企业都如此之时,便形成“衰退”。这时不管央行怎样降低利率,注入流动性,都无法解决。


以日本为例,日本的投资在1990年出现泡沫,泡沫破裂后,资产价格暴跌,为此日本实施财政刺激计划挽救经济。自民党建议政府通过修建道路、桥梁等基础设施来刺激经济。财政刺激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政府举债的消费行为。当时政府将财政支出提高到它能做到的程度才使经济安全前进。日本用460万亿日元财政刺激来购买2250万亿日元的GDP,这是“一笔划算的交易”。


又如中国在2008年11月面临国内资产价格和出口大幅下降时,果断实施4万亿人民币财政刺激,使GDP在2010年第一季度增长达12%。2009年二十国集团也实施财政刺激,全球经济呈V型复苏。辜朝明认为:日本经验为全球作出了贡献。


过去20多年以来,日本在财政政策上犯过的最大错误是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在1997年推行紧缩政策,随后几届政府也大多没有采取积极的财政刺激政策,导致经济衰退期延长。2012年安倍晋三上台后,实施“三支箭”组成的安倍经济学:一是日本中央银行的积极货币政策,二是灵活的财政政策,三是结构改革。日本经济的瓶颈是私营企业贷款需求不足,所以2014年实施的投资税收抵免和加速折旧津贴起了作用。日本最重要的经济刺激措施是说服家庭消费1500万亿日元的个人金融资产。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起到了较大推力,但日本仍存在高税率等难题,还要激励人民工作和投资所需的供给侧改革,制定大胆的增长战略,才能挽回失去的时间。沉重的是:今年疫情使日本第二季度GDP创下自195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就意味着,安倍经济学取得的成果灰飞烟灭了。


面对衰退,政府能够结合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来管理经济。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宽松货币政策被寄予很高的期望,也成了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所谓量化宽松是指中央银行在实行原利率或近似零利率后,通过购买国债等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资金干预的方式,鼓励开支借贷。形象地说,就是“间接增印钞票”。美联储主席因提到2013年中期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引发了“不必要”的长期利率激增,反过来削弱了美国住房市场和新兴市场,这对于支持扩大这些项目的中央银行来说是个冲击。利率长期飙升表明,实施货币宽松政策收效甚微。削弱量化宽松政策的过程不仅为国家带来影响,还为全球经济带来严重风险,包括新兴市场。所以辜朝明称这一风险为“量化宽松陷阱”。


一场全球金融性危机最终演变为一场全球性经济危机,虽然美国经济增长相对强劲,但在2008年也处于“衰退”中,800多万人失业,政策上也有不少失误之处。但美联储和白宫使用“财政悬崖”来警告过早的财政整顿,有的官员读过辜朝明的著作,所以有的决策不同于1997年的日本和2010年的欧洲。2013年1月,奥巴马总统说服国会通过提高美国债务上限法案,通过发行国债为财政支出筹资,保证了经济增长。


面对美国不良资产规模走高和全国范围的信贷危机,必须采用注入资本的方式解决信贷危机,因为缺乏信贷将快速摧毁整个经济,只有系统性风险得到释放,才能把精力放在银行问题上。2008年,奥巴马手下的经济官员劳伦斯·萨默斯提出刺激计划,提出要及时(timely)、定向(targeted)、暂时性(temporary),简称3T。但尽管银行实行零利率,人们仍选择存钱还债,因此3T不足以应对美国面临各种问题。萨默斯在2009年7月马上将方向调整为快速的(speedy)、大范围的(substaintial)、可持续的(sustained)刺激政策。从3T到3S的转变说明他已了解“衰退”是什么了。总之,美国应对经济危机的管理方法,从快速处理不良资产转向了更为务实的“假装与延期”的资本注入方式,所以经济比英国、欧洲要好。


辜朝明自2003年以来一直警告:如果日本、美国和欧洲陷入衰退,那受损最严重的将是受有缺陷的《欧洲联盟条约》约束的欧元区,后来不幸言中。他强调欧元区需要财政刺激,欧洲有的决策者错将资产负债表问题当作结构性问题,重复日本近二十年前的错误。欧元本是人类取得的最伟大成就之一,但欧元的引入也带来两个缺点:一是《欧洲联盟条约》不曾考虑“衰退”,二是在同一货币区内建立多个政府债务市场会带来极度顺周期和不稳定的资本流动。所以要鼓励他们实施财政刺激措施,帮助他们从结构问题的谬误中走出来。


本书最后一章以“中国的经济挑战”为题,分析了中国经济强劲的原因,也指出中国是第一个了解日本“衰退”的重要教训,即财政刺激重要性的国家。但中国仍存在产能过剩和收入不平等、消费不足、投资过剩等问题。中国虽然通过了刘易斯拐点,但如果忽视提升工业基础,中国就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国如果将经济和社会建设放在建设受世界尊重的一流国家的愿景基础上,未来将发展更快。


撰文— 洪安模 编辑— 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