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看清经济学的伪装

看清经济学的伪装

评论
摘要: 是谁引导了道德信任走向衰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通往衰败之路

《通往衰败之路》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人们评价好坏的方式发生了巨变。祖辈认为有害、愚蠢的行为,在今天看来却是理性的、更贴近事物内在的逻辑,这其实是经济学的问题。

本书生动讲述了经济学理论家如何改变我们的世界,以及从“搭便车”到“助推”等关键经济学理念如何不断地渗透到我们的决策,乃至影响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揭示了经济学出其不意控制我们的道德观和价值观的真相。


乔纳森·奥尔德雷德

乔纳森·奥尔德雷德

剑桥大学伊曼纽尔学院研究员、经济系主任、剑桥大学土地经济系讲师。

二十多年来致力于经济学心理基础的相关研究。


天气预报是否准确不会影响天气,但经济预报是否准确却会大大影响经济。


事实正是如此,经济学有的理念腐蚀或误导了我们的道德观与价值观。所以本书作者要为这类专家颁发“作恶通行证”。批评他们把人引往衰败之路,提醒人们要看清经济学是如何掌控我们的生活,要看清其伪装。因为大多数经济数据都是由经济学家以某种方式构建,而不是像牛顿力学的变量那样观察出来的。


经济学到底要发展成类似物理学,依赖数学工具的、有恒定定律支撑的科学,还是更贴近哲学的、一种人类对复杂社会现象思考的社会科学?这是值得深思的。如果让经济学的邪恶逐渐变成— 种趋势或标准,那公正和责任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2007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有的经济专家指责是由于监管不力。但如果反问:“你家被盗了,能把责任全推到警察身上吗?”其实这是银行的错误和贪婪,他们的游戏规则为作恶发了通行证,所以这场金融危机暴露了一些金融经济学家对监管工作和市场实际操作知之不多。正如凯恩斯所说:“经济学家要向牙科医生学习,要表现科学虚心精神。”批评家琼·罗宾逊尖锐地说:“研究经济学的目的不是要获得一套现成的经济问题答案,而是要学会如何避免被经济学家欺骗。”


人们迷信经济学家,所以往往他们能出其不意地控制我们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如“搭便车”一词最早出现19世纪50年代的美国威斯康星州,原指不花钱乘坐火车,后来发展为指享受他人的贡献所带来的好处而自己不用出力。正常人是不能长期容忍被人搭便车的,因为除了利益方面的考虑,人还有被尊重的心理需求。苏格拉底早就认为:“即使没有法律予以制裁,个人也应该遵守法律。”搭便车虽然是一种潜规则,但应该坚决禁止。可是爱占便宜的人用搭便车来获利,比如对企业来说,逃税便是一种严重搭便车行为。对国家来说,不承担义务也是一种搭便车思维,如全球每秒钟燃烧170吨煤炭,要改变日渐变坏的气候,必须减少碳排放,但有的国家却不愿主动多承担责任。后来这些经济家把搭便车改头换面成了一种明智之举,成了新思想。


有的经济学家还以错误理念误导人们。比如博弈论一直强调一方的获利必然导致另一方的损失,所以要最大可能地将损失最小化。但它假设理性人的行为是不信任对方,参与者必须狭獈地以自我利益为中心,这就引导人走向衰败。他们提出的财富最大化掩盖了活跃在市场的经济机制当中的个体,让判定标准距离公正越来越远。打着让一切更有效率的旗号,却挪偏了公正标尺,推着人们往衰败之路走去。又比如“助推”一词,本源于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他认为真实的人类不会像经济人那样行事。人不会权衡最优选项而行事,而是被经验、直觉、冲动所引导。助推的核心思想是与其与这些力量作斗争,不如利用它,引导人们做出经济人会做的选择。行为经济学的核心观点是:我们不应去挑战人类行为表现出来的种种弱点,相反我们应该借助它推动人们本应做出的选择。助推的假设仍然是理性人们的最佳选择,问题的严重之处在于现在很多助推的手段都与使用金钱作为物质刺激有关。


经济学家认为人们都是愤世嫉俗、互不信任的,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格信念。比如当人们无偿捐血时,有专家认为:为了鼓励更多人献血,应改为有偿献血。社会学家理查德·蒂特马斯比认真调查了美、英两国献血情况后,惊讶地发现:实施有偿献血后供血量反而减少了,而且血液质量下降,原因是有些人隐瞒了病史,说明献血的善意已被经济驱动挤走。因为他们不再是捐赠者而是变成了卖家,身份大不一样。又如当把老师的工资与学生的考试成绩挂钩后,更多老师会谎报学生的成绩以骗取奖金。经济学的激励有时会破坏良好品德。每个人都有自已心中的价格。众所周知的故事是:一位大亨问一位当红女星:“我出一万英镑,你愿意和我共度良宵吗?”女星回答:“嗯。”大亨又问:“那么一百英镑怎么样?”女星答:“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大亨说:“我们已经成交了,现在只是讨价还价而已。”大亨的话是对的,女星一说“嗯”,其实已同意了,现在只不过是讨论一晚值多少钱而已。


我们在新闻里,常看到一些经济预测结果是完全错误的,所以人们与经济学家的关系是爱恨交织的。一位英国女经济学家竟然说:“常识与经济学往往相冲突,所以常识往往是错的。”本书作者提出要重新看待经济学和经济学家,对经济学和经济学家提出新要求。有时经济学家的公开建议过于简化,忽略了细微差别和注意事项。


以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为例,许多经济学家在公共场合批评自由贸易是有罪的,但私下他们都很清楚选择自由贸易还是保护主义要视情况而定。我们要认清一些经济学家抽离了伦理和道德判断的客观视角,挑战伦理,无视道德,崇拜金钱,寻租自肥等恶行,打着市场经济大旗畅通无阻,这正是经济学渗透的危险所在。如果放任自由市场行为占领原本属于伦理道德和价值观的领域,让经济学的算计替代了人类复杂而多元的思考,就可能开启了作恶之门。在目前变化万千的世界,要认清人与经济的复杂性与多样性,站在这个视角去研究经济,促使学科之间互融共进才是正道。


其实所有的经济生活都嵌合于社会生话中,而单独去看待经济的时候,往往需要抽象,并在此基础上再去做计算,在计算基础上得出政策。最终,政策反馈却不是回到被抽象出的经济理论层面,而是回到社会生活中。如此,发生了诸多扭曲与悖论。本书书名《通往衰败之路》正是一种警诫,提醒人们要认真洞察社会生活中实在的人类行为,据此反思经典西方经济学理论。当今,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所以必须深度反思经济大局的不确定性与风险,加促推动经济学进入自省轨道,反思形式主义经济学,向实在主义迈进。


撰文— 尤诗芸 编辑— 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