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英国,拍卖行如何历久弥新?

英国,拍卖行如何历久弥新?

评论
摘要: 英国拍卖行已有200多年历史,古老,保守,停滞。互联网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各个传统领域,英国拍卖行每次都能巧妙地“躲”过,安居一隅,直到新冠疫情爆发,不得不主动拥抱科技。未来,这个行业将作何改变?科技又是否能充分满足市场需求?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英国拍卖行已有200多年历史,古老,保守,停滞。互联网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各个传统领域,英国拍卖行每次都能巧妙地“躲”过,安居一隅,直到新冠疫情爆发,不得不主动拥抱科技。未来,这个行业将作何改变?科技又是否能充分满足市场需求?


英国的拍卖行绝大多数可以全天候观展

英国的拍卖行绝大多数可以全天候观展


夏季,原本应该是伦敦的拍卖行最繁忙的季节。受疫情影响,拍卖行今年格外清冷,线下展厅空无一人,直到6月初英国宣布结束疫情封锁,拍卖行才慢慢找回往日的烟火气。相较之下,线上却是另一番景象:以苏富比(Sotheby's)、佳士得(Christie's)为首的拍卖行纷纷在官方网站的显眼位置展示线上拍卖的拍品和日程,意欲凭借300多年来的拍卖经验,昭示这个古老行业的新开端。


根据伦敦艺术品市场研究公司ArtTactic的数据,2002年上半年,世界三大拍卖行_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Phillips)的成交额为28.8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大跌49%。其中,佳士得上半年拍卖成交额下降60%,富艺斯和苏富比分别下降46.7%和37.6%。ArtTactic还指出,2020年上半年在线拍卖的销售额增长了497%,从2019年同期的6900万美元攀升至4.12亿美元。


这个伴随着英国资本主义革命发展起来的行业已经形成了诸多“定律”,近现代英国殖民扩张又将这些“定律”带到了世界各地。如今,全球各地的拍卖行都以英国为蓝本,这其中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又最负盛名。但早在疫情之前,拍卖行曾引以为傲的传统就已经备受争议。作为业界龙头,英国的拍卖行将如何在疫情和互联网中保持自身的庄重和仪式感呢?


历久

现代拍卖行形成于17、18世纪的欧洲,英国的海外扩张和君主立宪制的确立让市场经济在不列颠得以发展。1660年,英国出现旧船和废船的拍卖,1689年出现绘画和手稿拍卖,1739年出现房产拍卖……据《伦敦宪报》(London Gazette)记载,60世纪后期,伦敦的一些咖啡馆和小酒馆中开始出现艺术品拍卖。当时,伦敦已有余家大大小小的拍卖行,生意十分红火。


当时的法国大革命给了伦敦的拍卖行崛起的良机。大量法国艺术品进入伦敦市场,极大地促进了伦敦拍卖行,尤其是艺术品拍卖的交易。如今的世界拍卖业格局正是在这期间确立的。


无论从历史、规模还是之后的发展来看,苏富比和佳士得都堪称世界上最权威的拍卖机构。这两家成立于伦敦的拍卖行依托彼时大英帝国的扩张迅速成为行业龙头,并称霸世界至今。英国因此成为了全世界拍卖历史最悠久、机构最为完整的国家。


然而,两场世界大战让这些附庸风雅的交易转入低潮。1941年,伦敦的“不列颠大轰炸”更令英国艺术品拍卖界损失惨重,许多珍贵的藏品未能幸免于战火。直到战后经济复苏,艺术品拍卖才得以重新恢复。这时,伦敦的生意已经跨过了大西洋。1955年,苏富比从伦敦拓展至纽约。1977年,佳士得也在纽约成立了办事处。


如今,即便拍卖行已经遍及全球各地,英国仍保持着其权威地位。除了两家龙头,富艺斯和宝龙(Bonhams)也不容小觑。整体而言,英国本土的拍卖行一直保持着几百年来的本土特色。与其他国家在拍卖前集中预展不同,英国的拍卖行绝大多数可以全天候观展。打个比方,去其他国家的拍卖行像在参观博物馆,去英国的拍卖行就像在逛商场。因此,跟其他国家“高大上”的风格相比,英国的拍卖行“更接地气”。


从拍品来看,除了艺术收藏品,还有汽车、瓷器、书籍、红酒、家具等日常用品。即便是艺术拍卖品,其美学价值也很好地融入了日常生活中,买家可以带回家继续使用,而非仅仅收藏。这种拍卖风格在全世界独树一帜。


但这并不意味着英国没有高端拍卖交易。例如凡·高的《向日葵》曾在1987年的伦敦佳士得创纪录拍出了2475万英镑。又如2019年,英国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作品以6730万美元创下了苏富比伦敦拍卖行的当代艺术拍卖纪录。


英国艺术市场联盟的数据显示,英国是全球第三大艺术品和古董市场(包含拍卖行在内),或直接或间接提供了41420个就业岗位,占据了全球22%和欧盟65%的交易份额。2016年,整个艺术市场对英国经济的贡献估计达14.6亿英镑。


苏富比的伦敦总部位于新邦德街

苏富比的伦敦总部位于新邦德街


沉浮

历久,意味着英国拍卖行必须要面对岁月沉浮中的变化。摆在这些百年大行面前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市场萎缩。


曾经的主要标的物——精致艺术装饰品和古董已经不是主流。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尽管2018年全球百万富翁的数量增加了1/3,但高端拍卖品的成交额只有291亿美元,该数字甚至低于五年前的299亿美元。在2019年伦敦苏富比的圣诞拍卖季上,39件历史悠久、负有盛名的大师画作的成交额仅为1850万美元,足以说明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光辉正在褪色。


即便如此,艺术品的数量本就有限,这就加剧了市场份额的竞争。拍卖行向买卖双方收取大量费用以赚取利益,但这可能会给代理商带来巨大的生存压力。代理商已经放弃了一部分利润,加之编目和营销的费用,财务负担非常大,最终可能导致艺术品交易量的减少,拍卖行生意流失。


拍卖行需要找到新的市场突破口,于是他们把目光瞄准了奢侈品。为什么是奢侈品?苏富比2018年的收入为64亿美元,净收入为1.086亿美元,利润率却仅有1.7%。而同年奢侈品牌的利润率却高达20%。难怪富艺斯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爱德华·多尔曼(Edward Dolman)感叹:“对奢侈品的关注是有道理的。”


苏富比率先采取行动。2019年,苏富比新任CEO查尔斯·斯图尔特(Charles Stewart)宣布了重大改组计划,计划将拍卖行分为“美术”和“奢侈品、艺术与文物”两个部门,后者将涵盖珠宝、手表、葡萄酒、20世纪设计、亚洲艺术品、书籍和装饰艺术品。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在发送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斯图尔特将这些类别确定为苏富比的“关键增长领域”。当然,这不是苏富比第一次试水奢侈品了。早在2017年,苏富比就成立了奢侈品和生活方式部门,其中葡萄酒销售额在2019年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1.18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20%。在斯图尔特眼中,奢侈品是拍卖行的一次重大机遇, “它可以(帮助拍卖行)进一步开发新的销售渠道,包括销售平台、电商、零售,让拍卖行走上未来的增长之路。”


苏富比的主要竞争对手佳士得也采取了类似的策略。这家拍卖行的最大股东是开云集团创始人弗朗索瓦·皮诺特(François Pinault),特别重视名牌手袋、手表和珠宝的拍卖活动。2017年,一款爱马仕的Birkin Himalaya手袋在香港佳士得拍卖行以383522美元成交,创下纪录。富艺斯则更侧重拍卖世纪和当代艺术品、手表和珠宝。多尔曼说:“拍卖行的业务必须要有所侧重。全球正朝着奢华生活方式发展。经典类别现在是利基市场。”


还有一个挑战来自于拍卖行之外——脱欧。对英国拍卖商来说,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加大了交易的动荡。因为在英国成长为全球拍卖行业龙头的过程中,其最主要的优势是背靠伦敦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给拍品交易带来最大程度上的便利。脱欧可能带来的一大结果是伦敦金融城的衰败,这势将给英国拍卖行带来不小的打击。


不过幸运的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对于英国拍卖商而言,英国脱欧对拍卖行造成的动荡要少于伦敦议会。英镑疲软会吸引渴望在拍卖中抢购便宜货的外国买家,市场不确定性可能促使资产所有者通过寄售将其财富转换为现金。这两者的供需关系能够给拍卖行带来更多生意。


需要指出的是,这些生意并非都会发生在伦敦,或者英国境内。爱尔兰都柏林拍卖行亚当(Adam's)就表示,它已从英国的政治混乱中受益。其董事总经理詹姆斯·奥哈罗兰(James O'Halloran)表示:“脱欧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但也让爱尔兰的经济环境得到了大幅改善,鼓励更多的英国客户来我们这里委托,供应商的数量在2018年显着增加。”


此外,伦敦还得面对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市场——亚洲的冲击。随着艺术市场版图的扩大,日益繁荣的亚洲艺术品市场已成为国际艺术资本的新一轮争夺之地,占全球艺术市场份额的比重也越来越高。投资重心的转移减少了伦敦交易,远道而来的英国拍卖行还需要面对亚洲本土的竞争者。市场的剧变中,英国拍卖行的落槌声还能响亮又清脆吗?


弥新

剧变的不仅是市场,还有渠道。互联网的浪潮一波又一波地冲击各个传统领域,英国拍卖行却每每巧妙地“躲”过,安居一隅。ArtTactic指出,2019年的在线艺术品和收藏品销售其实是停滞的,从2017年的12.5%下降至4%。


新冠疫情俨然是英国拍卖行转型的催化剂——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2020年第一季度的在线拍卖业务创造了3.7亿美元的收入,是2019年同期的五倍之高。拍卖行业高度依赖现场与亲身体验,无法亲眼近距离观察作品是横亘在卖家与买家面前的最大问题。此时科技的价值就突显出来了,人们通过虚拟现实、在线展厅等方式就能看到拍品。


首先试水的是苏富比。6月底,苏富比进行了首场线上拍卖。拍卖现场,拍卖官、苏富比欧洲区主席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身处伦敦大本营,独自一人面对四个大屏幕,接受来自伦敦、纽约、香港三地代理人以及线上买家的竞价。从未有过的新颖形式让巴克感叹“宛若置身于一场电影制作的中心”。


结果还不错,三场连场拍卖会总成交额高达3.63亿美元,成交率达到93%。其中,英国画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启发自埃斯库罗斯之三联作》以8460万美元成交,不仅登上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第三位,也创造了线上拍卖历史最高价。亮眼的拍卖成绩向低迷的艺术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宝龙在疫情期间组织了珠宝、手表和其他奢侈品的在线拍卖。宝龙表示,这场拍卖吸引了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买家参与,其中40%为首次参与拍卖,另外有1/3的参与者是40岁以下的买家—又一个技术为古老拍卖行注入新活力的例证。“在线拍卖是吸引新的年轻客户的好方法,”该拍卖行亚洲业务总监凡妮莎·埃雷拉(Vanessa Herrera)说,“他们精通网络和数字化,可以真正参与在线销售。”


佳士得则打算策划“线上+线下”展览组合来拍卖20世纪的艺术品,让其香港、巴黎、伦敦和纽约四地的客户得以以新的方式聚集在一起。


这一历经200多年历史的行业因科技而焕发新活力,但现场拍卖并没有因此被遗忘。随着英国解除封锁,整个行业都在正在酝酿回归,一些拍卖行计划以私人封闭式的环境进行线下拍卖。英国艺术市场联盟主席安东尼·布朗(Anthony Browne)表示:“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尽快推动商业运转。”但拍卖行和其他地方一样,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将成为新常态,恰如这个行业从线下的传统走入网络新世界的变革。“这将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布朗说,“我们都必须适应这个新世界。”


撰文—Lynn 编辑—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