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用精品精神消除傲慢与偏见

用精品精神消除傲慢与偏见

摘要: 你或许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但未必了解最优质的精品杯壶是怎样出产的。被称为杯壶界隐形冠军的“国货之光”希诺(HEENOOR)用它20多年的潜心耕耘给出最响亮的回答。

你或许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但未必了解最优质的精品杯壶是怎样出产的。被称为杯壶界隐形冠军的“国货之光”希诺(HEENOOR)用它20多年的潜心耕耘给出最响亮的回答。


希诺始终把弘扬民族文化与倡导绿色健康生活方式作为自己的责任

希诺始终把弘扬民族文化与倡导绿色健康生活方式作为自己的责任。


“人近中年事务多,保温杯里泡枸杞。一杯敬国产,一杯敬自己。”90后的吴博好似“当代李白”,手握一只保温杯,洋洋洒洒地在办公室向同事炫耀养生哲学。


他在保温杯的选择上有自己的一道标尺,相比较虎牌、象印、膳魔师等国外品牌,他更倾向于选择国货品牌。在他看来,“撞杯”就跟“撞衫”一样尴尬。


而让这位“杯控”颇为“心水”的保温杯,正是被称为杯壶界隐形冠军的“国货之光”——精品杯壶的铸造者希诺(HEENOOR)。与吴博一样,希诺集团总经理张碧峰、黄伟军夫妇也不喜欢“雷同文化”,二人一致认为,让国货走上世界的舞台,才是新一代民营企业家应该一致努力的目标。


“不少国人喜欢去日本背马桶盖、电饭煲、保温杯‘三宝’回来。事实上,不少国外保温杯都由国内企业贴牌生产。希诺成立的初衷就是想改变中国杯壶行业的OEM、ODM现状,让国人不再盲目崇拜洋品牌,用国产杯壶也能喝出安全健康的好水来。”张碧峰在接受《周末画报》专访时表示。


自1999年希诺第一只塑料杯在上海诞生以来,希诺始终把弘扬民族文化与倡导绿色健康生活方式作为自己的责任。以“一只杯装下民族品味”为企业使命,通过打造精品杯壶,引导人们崇尚健康、时尚、环保、节能的低碳生活方式,推动居民饮水方式的转变。


在张碧峰和黄伟军夫妇的带领下,经过20多年的潜心发展,希诺现已成为中国轻工业百强企业、中国轻工业日杂行业十强企业、中国工艺杯和精彩杯的创始者、纳米银抗菌杯的发明者、江苏省高新技术企业,并且拥有各项专利近200项,同时也是多个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的主要起草者。


据希诺官方数据,希诺在国内中高端玻璃杯市场上已占据行业第一高位,年销售额近6亿元人民币。


希诺之所以能够成为杯壶行业的“隐形冠军”,与希诺集团总经理张碧峰过人的商业智慧及敏锐的战术动作有着根本联系。另外,黄伟军对打磨原创美学的耐力和企业文化建设的执着与张碧峰形成“珠联璧合”之势,成就了杯壶界“绝代双骄”的佳话。希诺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外界对中国国产杯壶品牌的“傲慢与偏见”,也激活了国内企业家让国货精品与外国制造“分庭抗礼”的民族自信因子。


希诺将原创和工匠精神融入到品牌的骨血中

希诺将原创和工匠精神融入到品牌的骨血中。


用匠心铸造“文化母体”

1892年,苏格兰物理学家、化学家James Dewar 发明了全世界第一支双层真空玻璃瓶,自此,保温杯行业在国外已有128年的历史。


而国内保温杯行业,从改革开放初期由日本引进开始算起,只有30余年。在这短暂的发展期内,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不锈钢保温杯市场,销量占全球比例已超过50%。据网上公开数据,2019年国内保温杯壶年产量约8亿只,产值超400亿元人民币。


尽管保温杯市场体量巨大,但目前国内品牌在竞争格局中并不占优,国内高端产品市场主要被虎牌、膳魔师、象印等国际知名品牌所占据,而国内生产企业尚未与国际知名品牌商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当红利期过去之后,中国厂商面临新的问题:卖大路货,陷入同质化竞争;追求性价比,利润被压缩了,生意越来越难做。


张碧峰是中国杯壶行业最早一批具有品牌意识的企业家之一。为了铸造一只精品水杯,从最开始,希诺就致力打造集研发、生产、设计等于一体的完备产业链条,让原创和工匠精神融入到希诺的骨血中,最终从国际品牌的重重包围中闯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每一个小小的零部件,每一道加工工序,甚至每一个外包装,希诺都尽量做到原厂生产。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保证品质的始终如一。希诺从未抄袭过,所有产品都坚持原创,仿冒的产品没有灵魂可言。”张碧峰语气笃定地告诉《周末画报》。基于对原创精神的执着,希诺的第一代小熊Logo都是由黄伟军本人亲自操刀设计。


“与国外品牌不同,希诺的文化母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创立之初,希诺就根植于中国礼仪文化,赋予杯子礼品属性,让其成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连接、商业礼仪表达的承载。通过对中国饮茶文化的洞悉,希诺推出了针对国人的高端玻璃杯,产品不但注重形式美感,更注重文化内涵,让消费者在饮茶的过程中有更多精神上的愉悦,以达到美的享受。所以与国外品牌相比,我们可能更懂中国人的需求。”上海希诺电商总经理高书立告诉记者。


采访期间,记者在希诺产品墙上见到了冰花杯、水滴杯、十二生肖、熊猫杯等取灵感于大自然、造型独特的各式保温杯。随手拿起一只不锈钢保温杯,杯身颜色典雅大气,面漆喷涂平整光滑,触感细腻有分量,采用304不锈钢内胆健康材质,整体质感的确不逊色于国际大牌。


在张碧峰看来,一件产品能够做到100分,他不会选择只做到99分。他对细节的追求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几乎所有的研发设计最终都由他亲自定稿,连杯口下面0.1毫米的弯曲度的差别他都不放过。据了解,希诺玻璃杯的淘汰率达到了惊人的58%,从下料到成品,只有42%的产品得以保留,其他都在生产现场被砸碎。很多砸碎的产品不是不符合行业标准,只是不符合希诺自己精益求精的标准。


希诺冠名了8列开往京沪广的高铁广告

希诺冠名了8列开往京沪广的高铁广告。


坚持非凡的战略定力

张碧峰颇具典型的浙商品格:敏锐的商业洞察、低调务实的精神、数据化结果导向。而且,还拥有不被商业假象所迷惑的战略定力,长期坚持对希诺中高端杯壶品牌的精准定位和差异化经营。


当“中国口杯之都”永康的企业家们争相抢夺代加工订单时,希诺坚持中高端自主品牌定位,不曾发生游离,并熬过了做精品品牌早期业绩回流缓慢的痛苦期。


在产品营销层面,尽管直播炙手可热,但张碧峰却不为所动。他并不热衷于找网红带货,也不急于投滚屏广告,而是冠名了8列开往京沪广的高铁广告。“高铁广告也算是一种硬广,虽然不能带来直接收益,但会扩大希诺品牌的传播。当5000万人看到希诺冠名的列车,就会有5000万人知道希诺。”张碧峰说。


除此之外,敏锐的张碧峰还抓到了保温杯行业的一个痛点,即中国人热爱茶文化,但用不锈钢杯泡茶会影响茶汤品质。于是,希诺从2009年起果断开拓高端玻璃杯业务,并积极培育线上与线下市场,目前线上和线下的销售比例为1:3。在线上领域希诺已做到了高端玻璃杯销量的第一名。


但随着2018年线下经济走软,加上新冠疫情的暴发,杯壶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为应对危机,不少友商开始采取降价促销策略。线下原本200多元的产品,线上可低至99元。面对一触即发的价格战,希诺却反其道而行之,坚持不降价策略。


“首先,中国人喜欢买涨不买跌,倘若以前卖两三百元的产品,现在只卖99元,之前购买产品的粉丝就会失去对品牌的信任。希诺想把产品打造成茅台酒一样的硬通货;其次,价格战会增加市场规范成本,压缩产品品质和服务的升级空间,所以希诺不打价格战。”张碧峰解释说。


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被人需要是一件幸福的事

“无论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的是常怀梦想。企业的存在就是为社会创造价值,企业文化建设就像种庄稼,没有文化建设的企业则像是在种草。”黄伟军告诉《周末画报》。


在黄伟军看来,品牌是企业的生命力,使命、愿景和价值观是企业文化的核心,也是她创办企业的初心。因此,希诺高度重视企业品牌建设。


走进希诺海门工厂,随处可见希诺对爱的传递轨迹。不仅有便宜实惠的员工餐厅、员工超市,还有职工健身房、体育场、图书馆。很贴心的是,希诺还为员工组建了托儿所、辅导班等,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此外,希诺还成立了希诺商学院、职工之家和希诺党校,对员工进行精细化培养和管理。只要员工需要的,希诺都在努力满足他们。


令记者动容的是,在选择员工宿舍时,希诺的管理层会让基层员工优先选择朝南的房间。尽管只是一个小细节,但这正是希诺秉承的“真实、有爱、有梦想”核心价值观的体现。基于希诺种种的爱心传播事迹,江苏希诺公司被评为“海门市劳动者最具尊严企业”。


黄伟军告诉《周末画报》:“我发现被人需要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播撒阳光,传递希望是希诺的社会责任和担当。”


希诺还积极投身社会公益事业,尽最大努力回报社会。希诺与《扬子晚报》开展了“阳光助学行动”,助力和陪伴了无数贫困家庭学子圆梦大学。


“爱企业、爱员工、爱民族、爱国家。热爱美好,一切创造都是为了更美好的生活。”黄伟军情真意切地告诉《周末画报》。


采访、撰文— 徐申娥 编辑— 邹健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