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后疫情时代,哪些变化将成为城市常态

后疫情时代,哪些变化将成为城市常态

评论
摘要: 疫情改变了全球各地城市的面貌和氛围,但疫情过后,只有部分变化会保留下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后疫情时代,可能会浮现两种城市面貌。一种是城市规划学家设计出来的乌托邦:加宽的人行道、充足的自行车道、由停车场改造的绿地空间和纵横交错的林荫步行道。另一种是反乌托邦:空荡荡的街道、用木板封起来的商店、文化荒漠,巴塞罗那的兰布拉大街、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伦敦的皮卡迪利广场和纽约时报广场上的眼花缭乱、热闹非凡与良辰美景,被匆忙穿梭于工作和家、保持社交距离的戴口罩市民所取代。剧场、影院和博物馆纷纷闭馆,餐厅和咖啡馆有的歇业,有的稀稀拉拉地接待一些保持社交距离的客人。街上没有人闲逛,游戏场里没有孩子嬉闹,更不可能发动一场街头篮球或足球赛了。这是目前波士顿的写照,没有红袜队(Red Sox),没有凯尔特人队(Celtics),没有爱国者队(Patriots),没有棕熊队(Bruins),也没有波士顿马拉松。


后疫情时代的城市现实可能介于上述两种极端景象之间。可能会有更多自行车道,但开车的人也将增多,因为乘火车或公交不安全的担忧挥之不去。家庭数量将变少,但年轻人变多。豪华摩天楼将变少,海外财富将减少,超级绅士化现象将减少,贫瘠也将减少。许多现有的商店和创意场所会关闭,但新商店和新创意场所会开业。艺术家、音乐家和创意人士的适应力非常强,他们会因为低租金的吸引重新回到城里居住,并像以往那样,用创造力和心血汗水让城市再次焕发活力。


未来一两年,我们的街景将有所改观,城市氛围也会不太一样,其中一些变化是我们正在目睹的。戴口罩可能是最明显的变化,戴的也不仅仅是廉价的医用口罩或手帕式头巾。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将会减少,随意为之的聚会也会减少。户外排长队的盛况将无处不在,杂货店、零售店、博物馆和文化场所门前都有等待的人群,特别是写字楼门口,上班的雇员将不得不排队接受体温检测。临街店铺会出现空置,餐馆和咖啡馆也会变少。活下来的餐馆和咖啡馆,容纳座位会变少,桌椅布局要拉开就餐距离。酒水饮料会被送到桌上,人们不再围在吧台处饮用。如雨后春笋般沿街冒出的健身室将继续停业,或为保持社交距离进行改造,不像以前那么拥挤。


我们的工作方式也将改变,不仅仅是大多数人将在家办公。复工后,办公室和商业区的面貌和感觉都会有所不同。许多专业人士将回到办公室上班。随着城市变得年轻化,那些有多名室友的年轻人全都需要在拥挤的公寓之外找地方工作。


出门也会变得不一样。人们对乘坐火车和公共交通的担心可能会持续下去,不管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能否让乘坐变得更安全。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早发布的鼓励人们开车上下班的指南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担忧。随着开车上班的人越来越多,疫情封锁期间几乎空无一人的街道和高速公路将会变得更加拥堵。乘坐地铁、火车和公交巴士的人会变少,一方面因为很多人不敢乘坐,另一方面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


在纽约、洛杉矶和迈阿密等具有设计感的大城市,口罩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时尚宣言。

在纽约、洛杉矶和迈阿密等具有设计感的大城市,口罩已经越来越成为一种时尚宣言。


哪些变化可能保留下来

我们不可能事先预测哪些变化会持续,城市和郊区最终会变多少,变到什么程度。大胆预测未来永远是愚蠢的游戏。但可以肯定地说,保留下来的变化一定是那些可以使我们的城市更安全、更健康、更有效率的变化。以史为鉴,即使戴口罩和社交距离从我们的集体记忆中消失,城市的建筑形式和基础设施仍可能保留下来,成为最持久的变化。


疫情暴露出我们的城市基础设施和开放空间在应对人群和社交距离方面是多么糟糕。人行道太窄,太多的空间让给了停车位和汽车。多伦多的行为艺术家展示了这种情况是多么难以忍受,他们穿着“社交距离保持器”(类似呼啦圈,用半径约1.8米的塑料圈制成)在街上行走。疫情暴发后,像巴黎、米兰、柏林、西雅图和加州奥克兰这样多样化的城市,将连绵数公里的街道设为步行街,以敦促人们保持社交距离,并显著扩大了自行车道和可骑自行车的区域,此举加速了疫情前就已提速的另一种趋势。随着城市的重新开放和城市经济的逐渐恢复,道路将重新布局,为步行、自行车、汽车、公交巴士、快递和拼车等提供明确划分,这是城市规划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呼吁的。一些道路可能会被改造成公交专用道,公交车可以快速通行,还可增加车次。水城则可能会扩大渡轮和水上出租车服务。


如今,城市基础设施的范畴已超出街巷、隧道、管线和地铁,而是蕴含并依托于高科技。当前的疫情不仅会加速建成环境的变化,也会使追踪病毒的监测技术应用加快转变。在亚洲城市,体温检测和感应已成为办公楼和机场的例行程序。智能手机app会向接触过感染者的人发出警示,并允许公共卫生机构追踪他们的活动。今年4月,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宣布结成合作伙伴,以便让iPhone 和安卓手机也具备这类功能。对健康和安全的重视程度可能会超过对个人隐私的重视。正如埃兹拉·克莱恩(Ezra Klein)今年4月所说:“我在意个人隐私,但远比不上对我母亲的关心程度。”政府须将必要的监管措施和治理机制落实到位,在有效保护个人隐私的同时,更好地保障民众健康和安全,这一点至关重要。


疫情后,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开车上班的人越来越多。

疫情后,因为需要保持社交距离,开车上班的人越来越多。


凝聚亦或疏离

在工作方式上仍存在严重的阶级分化,收入较高的专业人士和知识型劳动者可以远程办公,安全地居家隔离,而收入不高的一线服务业者却要冒着危险为他们服务,并面临高出数倍的死亡率。这种工作上的阶级分化同样与种族有关。纽约市的一线工人中有四分之三是少数族裔,超过60%的清洁工是拉美裔,超过40%的运输业员工是黑人。此外,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对贫困者和少数族裔的打击最为沉重。美联储主席杰罗姆· 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5月中旬称,仅3月份一个月,就有40%年收入不足4万美元的美国人失业。他说:“经济形势的这种急转直下造成了难以言表的痛苦,许多人的生活因未来的巨大不确定性而被彻底改变。”


即便是在疫情暴发前,日常生活经历也会把人们分成两个社会,私立学校、体育场的豪华包厢、一流的治疗条件以及所谓“凌志道”的收费快车道都属于富人,而经费不足的公立学校、排长队和坚硬的露天看台座位则属于穷人。危机将使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这些分化放大。在一个需要长时期遵守社交疏离规定的世界,去高档餐厅就餐、看电影、听音乐会或外出游玩的成本都可能因座位减少而上升。富人可以获得个性化服务,聘请厨师为他们操办聚会,在家里举办私人音乐会,而弱势群体却根本无缘享受这些乐趣。在一些富裕的城区,各种建筑有私人保安巡逻,并增派守卫,这是在当前危机爆发前就不断增强的另一个趋势。


最终,无论是复苏的时间表,还是我们的城市和社会在复苏后的状态,都将取决于新冠病毒。我们的城市市容和氛围以及日常生活节奏出现的这些变化,很多都将随时间推移而消退,就像在西班牙流感疫情结束后一样。如果能较快研发并推出可靠的抗病毒疗法,如果疫苗能够比多数专家预计的时间(一年左右)更快问世,这些变化会相对较小。但如果疫情在未来12、18和24个月内以更猛的势头卷土重来,或者财政、经济和社会危机随之显著加剧,那么这些变化就会存在更长时间,有些甚至可能将永远存在。


疫情推动了远程办公


如何建设更具韧性的城市

要让城市和整体经济安全地重新开放和复苏,还有很多事要做。更重要的是,各个城市需要制定长期的复苏计划,确保重建工作能以更包容、更平等、更公正的方式展开。这将需要得力的策略和投资,用于减少不平等,打击种族和经济上的隔离,将提供资金的目标从警察转向社区组织,开发更多的经济适用房,提供更多的经济和社会机会,增强弱势社区和群体的力量。


无论如何,当前形势与1918年西班牙流感疫情的相似之处都令人难忘。和那时一样,如今我们经济中的一些基本要素也在发生改变。那时,由汽车、电子、化工和其他新产业形成的大规模生产经济正在底特律、芝加哥和匹兹堡等大型的工业化城市兴起,当疫情席卷拥挤的工作场所和社区时,工厂的工人和贫困的移民首当其冲受到侵害。


如今,一个新的工人阶层正在崛起,这是由一线服务业者组成的群体,包括仓库分拣员、零售店员、护工和送货员,他们的死亡率也远高于作为他们服务对象并有较高经济和社会地位的高知从业者。1918年后的几年中,地方和国家层面的政治势力中萌生了工会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潮。如今,沃尔玛(Walmart)、亚马逊(Amazon)、杂货连锁公司、优步(Uber)和Instacart 的服务工人都为争取危险津贴和防护装备而举行罢工。与此同时,一个跨阶层和种族的广泛联盟已走上街头,抗议经济和种族的不平等。


我们愿意相信,此次疫情的余波将有助于让人性中积极的一面发扬光大,让我们的国家更公正、更包容。但这样的变化不一定会发生。也许,在席卷美国和世界各城市的抗议活动中涌现的社会和政治运动,将会加快当今的渐进性变革过程。


不过,我最大的担忧是随着当前危机所带来的最直接威胁消退,目前这种令人信服、迫在眉睫的变革势头也将消退,我们将逐渐回到过去的老路。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通常被称为“被遗忘的瘟疫”:欧内斯特·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威廉· 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和F ·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这一代才华横溢的作家都写过那个时代的大规模战争和重大经济、政治事件,却几乎没有提及西班牙流感。但至少就目前而言,病毒及其引发的错综复杂的危机依然在扰乱我们的城市和社会。让我们期待,这一次我们能从挫折和创伤中吸取教训,重新打造我们国家的筋骨,使之更加包容、公正和坚韧。

(本文选自《商业周刊/中文版》)


撰文— Richard Florida 翻译—丁虹、邵璐宁、王忠 编辑— 李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